让理想照进现实

2018-07-09   作者:   来源:

正像我们不可能不毕业一样,不管何事,我们还是得去“实行”,只是在现实中不断回眸曾经的理想,让理想经常照进现实。

毕业季时的朋友圈儿里,学生们“晒”出来的东西多与毕业主题有关,当然这里面必须且必定会被晒出的,就是一些校长或老师在毕业典礼上的致辞,此时的老学究们,会一改往日严肃、刻板的画风,把他们对莘莘学子的期望,用诙谐、幽默的流行语言表达出来,让毕业生感受到无限温暖。

在各种“晒”完之后,学子们终归是要离开学校的。社会是一所更大且更丰富多彩的学校,玫瑰色的理想和青春的愿望都等待在这里实现。不过,真要踏入社会的时候,一切却并非想象中的那样美好,学子们必须在思想上做好遭逢失意和挫折的预备。

丰子恺先生在《实行的悲哀》一文中就写了各种看上去或想起来挺美、“实行”起来却很悲哀的实例。“毕业也是‘实行的悲哀’之一例。照事理而论,毕业应是学生最快乐的时候,但人的心情却不然:毕业的快乐,常在于未毕业之时;一毕业快乐便消失,有时反而来了悲哀;只有将毕业而未毕业的时候,学生才能真正地、浓烈地尝到毕业的快乐的滋味。”这是因为修业期已经不多,在学校里已成为最高年级的学生,在先生眼中是可以“出山”了,在同学面前则属于“老前辈”,这是学生生活中最光荣的时期。“加之毕业后的新世界的希望,‘云路’‘鹏程’等词所暗示的幸福,隐约地出现在脑际,无限地展开在预想中。”这个时候的学生们,个个都是前程远大的新青年,有作有为的好国民。然而真要毕业的时候,可能就成了这个样子:“告辞良师,握别益友,离去母校,先受了一番感伤且不去说它。出校之后,有的升学未遂,有的就职无着;即使升了学,就了职,这些新世界中自有种种困难与苦痛,往往与未毕业时所预想者全然不符。在这时候,他们常常要羡慕过去,回想在校时何等自由,何等幸福,巴不得永远做未毕业的学生了。原来毕业之乐是决不在毕业上的。”相信当下毕业生们的心境也正是如此。

丰子恺先生的文章,就是能将人人心中皆有、又人人笔下皆无的想法,用平和朴素的语言娓娓道出,让读者在阅读中产生思想与情感的共鸣。毕业是个分界线,一旦走出校门,世人看你的眼光也不会再像对待学生那样宽容,学生时代做错事情,人家可能会说“没关系的,慢慢来,以后做得多了自然就会了。”毕业后再做错事,新优娱乐,会挨劈头盖脸的一顿批评,“都这么大个人了,连这点儿事都做不好,这么多年的书都白念了。”就业了,先不说兑现小时候信誓旦旦的“等我大学毕业了养活你们”的承诺,不管薪水高低,最起码不好意思再伸手向父母要钱了,养活自己成了首要职责。房子得自己找,房租要自己付,曾经在学校时养成的宿舍长明灯与长流水,此时被一概治愈,“随手关灯”和“节约用水”很快就变成了自觉的生活方式。再往后,新优平台,结婚生子,养家糊口,哪里还有学生时代的浪漫轻松自由幸福呢。

除了生活上种种需要自己操心的事以外,还会面临来自职场上的种种不如意。比如学法之人,谁不曾有过捍卫公平和正义的法治理想?可是做一段时间的法官律师之后,发现尽是些鸡毛蒜皮婆婆妈妈的事,那些需要你振臂一呼引领风尚的时候几乎没有,反倒是因为职业的缘故,每天因接触社会的阴暗面而变得越来越失望,对耳熟能详的法律精神和原则产生怀疑,正像德国法学家古斯塔夫·拉德布鲁赫所言,“没有任何一个年轻的法律职业人逃脱得了内心与其学问之间的冲突,他们中间有些人直接经历过憎恨其职业的阶段”,当然大师给出的结论是,“这本不是什么最坏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毕业后的生活果真就无快乐可言吗?非也。其实,踏入社会是真正生活的开始。挣钱养家所带来的责任感和成就感,比被父母养着时伸手要钱的感觉要好很多;由自己制造出来的柴米油盐包围下的家,自会显得更温馨些;当别人不再宽容你的过错时,你才会有真正的成长;读书时的职业理想,只需要说出来就行,而如果在职场上的错综复杂中,仍能理出头绪,找到处理解决问题的方法,那才是真正的学以致用,也才不枉耗时费力念了那么多年的书;当纠纷中饱受欺凌的弱者,在做法官的你的主持或做律师的你的帮助下,恢复平和尊严的生活时,法律的公平和正义其实就蕴含于当事人宁静的眼神中,只是在那一刻,你没有觉察到而已。

虽然丰子恺先生说“世事都同风景一样。世事之乐不在于实行而在于希望,新优平台,犹似风景之美不在其中而在其外。”不过,正像我们不可能不毕业一样,不管何事,我们还是得去“实行”,只是在现实中不断回眸曾经的理想,让理想经常照进现实,就一定会增加我们生活中的快乐。

  •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