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狗咬人,当初反对打狗的人在哪儿呢?

2018-05-07   作者:   来源:

爱狗人士若要表现真正的道德感,他们愤怒的对象不应该是为了公共安全而打狗的人,而应该对准不负责任遗弃狗的人,或许这些人也曾以“爱狗人士”自居。谁也没有权利牺牲别人的安全来满足自己的爱心。

5月1日晚,湘潭大学一位女生在校园内遭到成群的流浪狗撕咬。视频显示,一群流浪狗突然朝一名女生扑来,女生疯狂逃跑。校方通报称,还有一女生被咬伤。据悉,该校保安去年曾打狗,遭学校动保协会声讨后停止行动。

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打狗的时候,某些爱狗人士说“狗狗那么可爱,不会咬人”“可以不爱,但不能伤害”。打狗和支持打狗的人都会被贴上“残忍”“自私”“冷漠”的标签。但是一旦发生流浪狗伤人事件,这些爱狗人士却不会站出来。

流浪狗问题不是爱心有和无的问题,而是爱心如何使用的问题。

流浪狗不管在哪里,都是一大安全隐患。有的狗患有传染性疾病,是行走的传染源。有的狗由于长期流浪或曾经遭受虐待,对人有攻击性。首先要承认这个前提,否则爱心就可能办坏事、办蠢事。

流浪狗可怜,难道无辜被咬的行人就不可怜了吗?对陌生狗有爱心,对陌生人没爱心,这是伪善,是某种意义上的“率兽食人”。

我们没必要将讨论上升到“人权高于狗权”这种层面,因为一个文明的社会在保障人的安全的同时,也应该给流浪狗一席之地。但这个一席之地不是由流浪狗自由占领的,而是由人来规划管理的。

理想的状态是:立法明确遗弃宠物狗的法律责任,从源头遏制流浪狗的出现。现实中的流浪狗送到专门的收容救助机构,该绝育的绝育,该安乐死的安乐死,合格的狗再交给合格的人领养。

但现实比理想骨感很多,法律、制度、资金等方面都还有很多待解的难题。流浪狗保护经常简化为打狗和护狗的二元对立。打狗在很多时候是维护公共安全的不得已之举,但在护狗一方的道德攻势面前,常常显得力不从心,毕竟谁也不想被看成“冷血动物”。

然而如果为流浪狗献爱心仅限于制止打狗,然后便以为万事大吉了,那是极大的不负责任。流浪狗随意繁殖、流窜,必然会引发伤人事件,新优平台,最终便会激起更强烈的打狗呼声。

近年来,“爱狗人士”一词在舆论中的贬义色彩越来越重,就是因为部分人把这个议题泛道德化,目中有狗而无人。反对打流浪狗可以,但请为流浪狗找到妥善的安置办法。如果没有办法,新优娱乐平台,就不要阻止别人做必要的事。

爱狗人士若要表现真正的道德感,他们愤怒的对象不应该是为了公共安全而打狗的人,而应该对准不负责任遗弃狗的人,或许这些人也曾以“爱狗人士”自居。谁也没有权利牺牲别人的安全来满足自己的爱心。,新优平台

  •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