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裕安卫计委多向韩司令学习

2018-02-07   作者:   来源:

回到医生的付出和报酬这一问题上来,提倡奉献没有什么问题,但脱离合理报酬一味劝说别人奉献,甚至于把命赌上,这是不折不扣的耍流氓。

最近有这样一则消息:安徽六安裕安区一位名叫方培虎的医生猝死了,年仅31岁。猝死的地点是医院值班室。方培虎有着和绝大多数医生类似的经历:连轴转,又忙又累,积劳成疾……不幸的是,别的医生硬撑了下来,而方培虎却再也没能在值班室内醒来。事情发生之后,裕安区卫计委发文,号召广大医生向方培虎同志学习,不料这个看似“正常”的倡议很快就引发质疑。

卫计部门号召学习的决定为什么会引起非议?这其中固然有官僚主义的缘故,但更主要是因为反人性。这不,决定中有这样的表述:“请各单位精心组织,采取学习先进材料,开展座谈讨论,撰写学习心得,践行模范行为等多种方式,扎实开展活动,并及时报告活动情况。”医生因为连轴转猝死,卫计部门不是该第一时间排查医生工作时长,防止悲剧重演吗?最不济,也不该额外加压,用学习活动挤占其工作时间。现在倒好,忙不迭号召学习,是鼓励医生超负荷工作,一个个在“倒下”的路上前仆后继吗?

还是网友说得通透,这样的学习号召注定要被喷,因为它既得罪了广大吃瓜群众,也得罪了基层医务工作者。用一个最高标准去要求所有医生学习,只会导致一个结果———医生越来越少,最终只会累及患者以及整个社会。不可否认,医生、教师、警察等职业,很容易因为职业特征而广被大众认可,但这种认可不能只有“掌声”而缺少“面包”。在陈旧的话语体系下,塑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高大全式人物,或许没什么不对。但在新时代,这种宣传推介方式注定要失败。宣传一个职业、吸引人才进入的最好方式无他,那就是尊重劳动和创造,让其有地位有尊严。

就眼下而言,医生离这样的目的显然还有很大差距。作家连岳最近写了一篇文章——— 《医生为何成了糟糕的职业?》文中提到了一个报道:胡皓夫是全国著名儿科专家,河北省儿童医院名誉院长。河北省卫计委曾为他特批了30元的特需专家挂号费,胡皓夫得知后马上表示反对,后来也一直坚持着一般专家的9元挂号费。胡皓夫生前曾罗列了他一个月的收入:330 0元的退休费,1300元的返聘金,600元的国务院特殊津贴。“我的老同事和老同学中,就我一个人还在坚持上班,但我最穷。”

对此,连岳这么分析,胡皓夫医生自愿放弃更高的收入,这是他的权利。但是站在医生的角度看,站在年轻人规划人生的角度看,奋斗成为全国著名儿科专家,一个月不过几千元收入,在老同事老同学中是最穷的人。这样的职业有什么吸引力呢?一个全国著名儿科专家这么穷,不应去歌颂他的奉献和清心寡欲,而是应该惭愧。类似逻辑,其实同样适用于方培虎。

回到医生的付出和报酬这一问题上来,提倡奉献没有什么问题,但脱离合理报酬一味劝说别人奉献,甚至于把命赌上,这是不折不扣的耍流氓。关于医生的作用,有一句话流传很广:“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在我看来,承认医生也是肉体凡胎,也需要正常的休息,和承认医生不是万能的一样重要。所以,面对方培虎猝死的个案,卫计部门需要做的显然从人性、人情出发,对医护人员安慰和关心,并从体制机制上反省改进医生过劳的情形。

近期,解放军陆军司令员韩卫国写了《致陆军官兵家属的一封信》,信中提出军人“在父母生病临终时、在妻子生子临产时、在孩子升学临考时,只要没有打仗任务和确实离不开的特殊任务,都必须及时请假回家”。这“三个必须”为何刷爆了朋友圈?答案就是“人性”二字。老师在前,还请涉事的卫计部门多向韩司令学习学习。

  •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