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控无处不在,我们还有隐私吗?究竟是好是坏?

2018-02-06   作者:   来源:

原标题:监控无处不在,我们还有隐私吗?究竟是好是坏? 马歇尔和辛德勒将普通智能手机送入轨道来进行试验

原标题:监控无处不在,我们还有隐私吗?究竟是好是坏?

马歇尔和辛德勒将普通智能手机送入轨道来进行试验,他们想确认一下相对廉价的拍照设配能否在外层空间发挥作用。“我们当时就在想我们能用这些拍来图像做些什么?”辛德勒说道。“我们如何才能用这些东西造福于人类呢?

于是我们列出了当今世界存在的问题:贫困、住房需求、营养不良和森林砍伐。如果我们有更多的关于地球的最新信息,那么上述几个问题解决起来就会容易一些。比如说通过太空拍照我们可以发现亚马逊森林出现了大面积砍伐,而如果我们能很快将这一信息提供给巴西政府的话那么情况会不会有所改观?”

技术越来越先进,而我们对于隐私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但这好像是一对矛盾。现实世界中的我们还存在隐私吗?或许隐私正在变成人类的回忆!

监控无处不在,我们还有隐私吗?究竟是好是坏?

图注:英格兰东南部大伦敦地区某处高分辨率摄像头捕捉到的画面,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白色上衣男子的体态相貌和周边环境的细节。

伦敦北部伊斯灵顿区某个周六的上午10点半左右,两个骑着轻型摩托车的男子来到上街(Upper Street)的购物区。他们戴着头盔、手套,身穿夹克,他们的行踪看起来不像是人类,反而像是电子游戏里的狂躁角色。他们在繁忙的道路上高速穿梭,即便身旁有着双层巴士也肆无忌惮。巴士司机都被这他们的行为吓到了。这还没完,这俩骑摩托的人还把前轮抬起来骑!

大概过了三、四分钟,骑摩托车的俩人突然在上街拐了个弯然后驶入一处安静住宅大街,街道两旁树木枝叶茂盛。他们停下来熄了火,然后开始说话,当然说什么只有他俩知道。但这俩人可能不知道,就在1.6千米外的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内,另外两个人正在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他们又开始动了,”萨尔向埃里克说道。

萨尔和埃里克坐在伊斯灵顿闭路监控控制室的控制台前。控制室墙体和地面都是灰色的,没有做任何装饰。当摩托车手又开始骑行时,萨尔在键盘上敲了几下,随后10号摄像头捕捉的画面就呈现到了电脑显示器上。屏幕显示这俩骑手又在上街飞驶。当这俩骑手在萨尔面前的屏幕中消失后,埃里克很快在163号摄像头监控中发现了这俩人的行踪,然后他使用操纵杆捕捉到摩托车牌照并放大查看。

萨尔联系到了警察局:“我们发现有俩摩托车骑手在上街区域玩特技,这很危险。”

监控无处不在,我们还有隐私吗?究竟是好是坏?

图注:两名闭路监控系统工作者正在伊斯灵顿控制室内观察着街道上的状况。伦敦的视频监控帮助警方破解了2005年的一场恐怖袭击,在这次袭击中有52人不幸罹难。(图/ 托比·史密斯)

工作人员面前是一大片显示器,这里有16个显示屏。这些显示屏与180个闭路监控摄像头相连,实时传输着伊斯灵顿地区的情况。通过视频监控来看,这周六的早上没什么事。而在本周早些时候,一个年轻人在一所公寓内被刺伤身亡,而另一个男人从拱道(Archway Road)的立交桥(此桥被当地人称为“自杀桥”)上跳下后坠亡。今天晚些时候,芬斯伯里公园(Finsbury Park,位于伦敦哈林盖伦敦自治市的一座公园),监控摄像头会花几个小时的时间在参加节日活动的35000人中寻找扒手、醉酒闹事者以及各种搞事情的闲散人员。

然而就目前而言,伊斯灵顿地区的监控主要作用就是搜寻飞车族。萨尔在这行干了15年,埃里克做这份工作也有4年时间,可以说他们都算是老手,他们一会儿盯着这块屏幕,一会又转向另一块屏幕,他们经验丰富,但遇到突发情况时他们也会紧张的心跳变快。他们认为这片区域某个帮派的两个成员一年多来一直扰乱着该区的秩序。他们抢夺行人的智能手机然后卖到黑市。在这座有着近23.3万名居民的市区,这类事件每周大约有50起。

然而对于那些尚不知情的人来说,他们不会把观察的重点放在危害公共安全的飞车族这一事情的本身上。就拿我来说,我一想象到街区上的两个行人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人的观察之下就会感觉有些迷惑,监控下的某些行人究竟是罪犯、反社会分子还是普通民众的确不好确定。但唯一确定的是,我们在观察着这些行人的一举一动,而他们却看不到我们在干什么。这就好比一只可怜的鹿跑进了瞄准器内,同理,监控下的民众可能人畜无害,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隐私显然暴露无遗。

当晚在监控室几千米外,我坐在伦敦西南方的一辆拖车内,就在沃克斯豪尔地铁站(Vauxhall Underground Station)的街边。我身旁是一名和蔼可亲的年轻人,他被人称为Haz。我们面前排列着数个闭路监控屏幕,屏幕显示着10部监控摄像头捕捉的画面,目标是附近的两个夜总会。

城市监控

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遭受了恐怖分子卡车炸弹袭击后,伦敦当局就开始普及闭路电视监控。从2012到2015年,伦敦的监控摄像头增加了72%,占全英国监控总数的三分之一!今天的伦敦人是世界上“最受关注”的群体。举个例子,伦敦中心以北的伊斯灵顿区就有180个监控摄像头。

监控无处不在,我们还有隐私吗?究竟是好是坏?

图注:伦敦市和伊斯灵顿区闭路监控摄像头分布情况。(图/英国民间维权机构Big Brother Watch;伊斯灵顿市区政府;英国陆地测量部)

Haz在这儿待了一个多月了。夜总会里灯光闪烁,老板希望借此来保证毒品交易的老顾客不用惹上法律麻烦,所以警方委任了一个移动闭路电视运营商和一名前警员戈登·泰尔曼,希望让他们的伙伴Haz留意来往的人群。如果夜总会有人偶尔发现了监控,他们就会朝着摄像头竖中指或者坦胸露乳,因此,Haz就从屏幕上看到了这些不雅动作。如果来往于夜总会的男男女女太多的话,Haz就很难进行观测了。

“这是迄今为止我体验到的最棒的工作,这份工作非常激动人心,”Haz说道。“一切都是那么安静,但突发事件会在不经意间爆发。”

Haz在拖车里一坐就是10个小时,他的双眼盯着夜总会的顾客。如果他看到毒品交易或者暴力冲突,他就会用对讲机通知夜总会内的安保部。Haz对毒贩的轻率举动感到吃惊,因为毒贩就把毒品放在袜子里,这在专业侦查人员看来太过显眼,而且他们的交易过程也很肆无忌惮,他们似乎毫不在意警卫的存在。“我们问他们,‘你们怎么这么蠢?’,而他们仍然没当回事儿。”

  •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