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新章节 →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不生气了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不生气了

    chapter399

    “伊伊你别wwΔw.『kge『ge.la”眼看着小姑娘又要炸毛,萧君扬连忙安抚。

    “我能不激动吗?”颜秋意从萧君扬的身上跳下来,她往上提了提因为长时间拉扯变形而不断下滑的衣领,“萧君扬你说说我们认识多少年了,差不多六年了吧。”

    萧君扬不是很能理解颜秋意突如其来的激动,不过他还是好心的纠正,“是六年三个月零……”

    “我管它几个月零几天,不是,我说,现在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吗?”颜秋意气结。

    “好好好,我的错我的错。”萧君扬好脾气的笑着说,他端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续了杯冷茶。“,是是是,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萧君扬你能不能正经点,我这说正经事呢,非要弄得跟我耍小孩子脾气似的吗?我不小了,我有胸的好吗?!”颜秋意边说边挺了挺自己发育良好的某个部位。

    “噗……”口冷茶还没等进到喉咙里就直接贡献给空气,还险些波及到旁的颜秋意。被结结实实呛了个半死的萧君扬边咳嗽边揉嗓子,“伊伊,你……”

    不是,现在的小姑娘说话都这么语不惊人死不休吗?

    矜持点不好吗?

    “你这是什么反应,我有胸,我不是小孩了。”颜秋意完全不能理解萧君扬的震惊和诧异,不过她关注的重点倒是轻而易举的被转移了,“你为什么这么……”

    “咳咳,伊伊,咳咳咳,我不明白你是不是小孩跟你有没有……”萧君扬耳根红,坚持着把话说完,“有没有……咳,有什么关系,不过伊伊,你的重点是?”

    “我的重点是,咱们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在你眼里我居然跟凌杉不样,他是你侄子你晚辈,我就不是了?好歹我也叫你声叔叔,你什么都藏着掖着,这也不是什么机密。”

    “那能样吗?他是我小辈你是吗?”萧君扬也有些激动,但很快他意识到自己的情绪起伏过快,立刻降低了声音,“你们……辈分就不对,正规论起来,你还算是他姑姑辈的,嘉年那小子你不也口个大侄子叫得欢快吗?怎么到凌杉这就平辈论交了呢。”

    这辈分是有点乱哈~

    不过迷糊瞬,颜秋意很快就想起了自己的立场,“你不要转移话题,你以为把辈分那套拿出来我就会这么轻易的被你忽悠过去了?不可能我告诉你,萧君扬,你今天要是不把这件事说清楚,出了这个门,咱俩就桥归桥路归路,以后就是走在路上遇见了那也是大哥不理二哥,连个招呼都不必打。”

    颜秋意这人有个特点,吃软不吃硬,人家要是跟她说点软乎话,再强硬的态度她也端不起来。

    比如刚刚。

    颜秋意这个人还有个特点,蹬鼻子上脸,人家要是对她好言好语言听计从的她就习惯性的顺杆爬。

    比如现在。

    永远不要试图跟女人讲道理,无论她的年龄多大。这是萧君扬这些年从他家母上大人身上吸取的经验教训,只要不撒泼,那么她多么无理取闹那都是正常的。

    小姑娘这样的顶多算是娇俏的撒娇。

    “伊伊你先把衣服穿上,下雨天冷别着凉了。”

    “咱俩都要断交了,你还管我是不是着凉,不回答我的话是吧,我这就走。”小姑娘气呼呼的扯了沙发上的外套,连帽子都不要了就打算出门去。

    看着这似曾相识的幕,萧君扬连忙拦住她的去路,“凌杉是凌杉,你是你,对我而言,他是我侄子,是我关心的小辈。而你……在我眼里从来没有把你当成过我的小辈,最开始你可是叫我七哥的你可别忘了。”他努力想要调动起颜秋意的情绪,但是这句自认为的俏皮话很无奈的没有起到任何用,“好吧,我知道点也不好笑。我直认为,抛开年龄不提,我们的精神层面是平等的,你身体的灵魂是个成年人的灵魂。不过你幼时早慧,这些倒是可以预见的。”

    颜秋意没有把话听完就被吓了跳,成年人的灵魂,这话说的可真是切中肯綮直捣黄龙了,她可不就是老黄瓜刷的嫩漆,嫩壳子里装着老芯子。被萧君扬这么吓,她难得的哑了声没再搭茬。

    居然没反驳?

    萧君扬诧异了下,接着说,“再者而言,选拔的艰苦程度完全没法跟军训相提并论,难度级别相当于你之前说的超级hard模式。所以受苦受累受伤全都再算难免,每年都有伤残跟战损指标。凌杉是个男孩子皮实,磕了碰了伤了权当是历练,你毕竟是女孩子……”

    “女孩子怎么了,巾帼不让须眉,保家卫国还分性别啊。”心虚的颜秋意也不再大小声了,当下只是小声的反驳嘟囔。

    “是,巾帼不让须眉,现代化军事战争中女兵也逐渐发挥越来越重要的用,但是伊伊,你跟凌杉,甚至说你跟她们都是不同的。”萧君扬认真的看着颜秋意,目光温柔而坚定,却又像星光样细碎的溢满整个眼眶,“在我心里,你是与众不同的,所以不要随便把自己跟别人相提并论。凌杉受伤了我不会心疼,只会欣慰,因为他学会了成长,每道伤疤都铺筑前进道路上的基石。但是你受伤了,我会……我们会心疼。”

    最后那句话语调硬生生的拐了好几个弯,说完之后他还补充了句,颇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颜叔,夏姨,良良,你师父还有蒋老他们都会心疼的,要是知道因为选拔受了伤,肯定不会饶了你也不会饶了我的。”

    颜秋意的脸莫名其妙的红了下,她咬了咬嘴唇,脸上淡淡的粉色迟迟没有消褪,“我,我知道了。解释就解释呗,非要,非要这么肉麻兮兮的。”

    萧君扬质地良好的白色衬衫因为衣服的主人并不在意已经整洁不在,袖口领口上面沾上了褐色的药油,胸口处也有几道印子。他单手叉腰,微微弯下腰,“怎么了,不生气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