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新章节 → 第三百八十二章 美好的误会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 第三百八十二章 美好的误会

    chapter382

    “还行吧。”颜秋意头也不抬的摆手,但是下秒她就反应过来跟她说话的人是谁了,“临临哥哥!”

    “嗯。”宋临脸上带着笑,笔挺的军装穿在身上并没有让颜秋意觉得违和,直以来颜秋意都觉得这个自己童年时期的男生兼邻家哥哥是属于那种温脉君子的学者风范,而现在见他穿着军装却是觉得十分的顺眼。

    果然无论干什么都是要看脸的吗?颜秋意被自己这个想法娱乐到了。

    “你们孙奎教官可是非常严厉的,不过看起来你完全没问题的样子。”

    “原来是你们蓝锋的?难怪这么凶。”颜秋意继续喝水,“不过还好了,让我们站了个小时军姿,然后跑了五公里,然后穿了针引了线而已,算是个下马威?不过话说,临临哥哥你不也是教官吗怎么这么清闲还有功夫到处溜达。”

    “也还好,这次共抽调出了九十名军士,我们这边半,五十七旅红团那边半,现在还没到我们发光发热的时候。”

    颜秋意放下水壶,“这么大阵仗就为了选拔?怎么上面这么重视,居然派了这么多人过来。你们那很缺人吗?”她往队伍方向看了眼,发现大家还没有结束穿针引线的战斗。她凑到宋临跟前神神秘秘的低声问,“该不会你们有什么重大任务要些新面孔去执行,所以现在才这么劳心劳力的去选拔?”

    宋临也有样学样神神秘秘的低声说,“其实……我也不知道。”

    “切!”颜秋意直起身子,揉了揉发胀的额角,“知道你们有保密条例,不说拉倒。”

    “你这个小丫头。”宋临伸手就要去揉她的头发,被颜秋意灵活的避开,“干嘛,长大了主意正了就不愿意搭理你临临哥哥了是吧,你小时候我还喂你吃过饭呢。”

    “来这忆苦思甜回忆童年了是不是。我这满头汗满头油的你也能下的去手……噫,那边的那个兵哥哥是不是找你的?”颜秋意视力极好的看到几十米外树下站着的军人,对方四下里张望明显是在找什么人。“戴着眼镜皮肤白净,手臂上看没有什么力量,应该是从事文职工的,现在这个时间点跑来找人,应该是要你们去开会。也许可能不单你,还有我们教官。”

    宋临敲了敲她刚带好的帽子,“聪明!”

    萧凌杉跟唐淮如释重负的慢慢走过来,看了眼刚刚离开的那个军绿色的背影,动致的捞起水壶,“伊伊,刚那是谁啊?”

    “邻居家的哥哥,也是这次的教官,过来溜达圈就顺便聊了两句。怎么样坚持得住吗?”

    “就这点小把戏,能难得住我们小哥俩吗。”萧凌杉摘下军帽,用袖子擦了擦脸上淌流的汗,顺便给了唐淮拐子,“你说是吧,小唐哥?”

    唐淮被怼的呛了下,好容易缓过来还没等回话,就听得阵哭天抢地鬼哭狼嚎的叫喊离他们越来越近。

    “啊啊啊啊,终于解放了,累死哥了。”武湄个箭步冲向马扎,直接栽倒在上面。“又累又饿又渴,在家里还真没受过这份苦。我说哥几个,等军训结束了去搓顿怎么样,我请客。”

    “还有心情想这个,孙教官还是罚的轻。”

    “老隋也完事了?来来坐着歇会。”

    其他的同学也陆陆续续结束手上的工,得到孙奎的豁免跑树底下阴凉地来休息。

    孙奎背着手过来对颜秋意交待了几句就离开了,等他走了以后大家才上舒口气仿佛重生般活跃起来。

    “这才第天,往后还有的熬。”

    不知道哪个同学忽然说了这么句话,大家沉默了下,忽然觉得有点心酸,在家里谁不是当宝贝宠着的,到了军校非但没有开始以为的扬名立万,反而……这才不到两天就受到来自各方的‘折磨’。

    “熬就熬呗,人活着不就是为了熬?”武湄咕咚咕咚喝了大口水,“我从小就想当兵,去年差两分复读了年才终于考进gf大,虽然苦是苦了点吧,但是想到以后我死了要么会葬在八宝山,要么被当做烈士葬进公墓……真是入了土都得高兴的死而复生。尤其是这点……”

    大家被武湄的话给吸引了,都竖起耳朵听他接下来会说什么。

    只见武湄扬脖,“连殡葬的钱都省了,国家全权包办,这越往后坟茔地越贵你们会不会算账!”

    what?

    马丹!

    刚刚眼眶都湿润了,结果特么你小子给我来这套!

    周鑫直接把自己的帽子扔到武湄身上,像是受到召唤样,看不过眼的男生们边起哄边跟着把帽子扔了过去,武湄边笑边躲,嘴上还嘟嚷着,“我说的这是大实话,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还问为什么这么对你?老子眼泪都快流下来了,结果你特么来这么出,兄弟们,干他!”隋长青把水壶扔直接个飞扑压在武湄身上,“揍他丫挺的。”

    司环宇率先响应隋长青的话,帽子扔在马扎上就跟着压上去。

    然后颜秋意就眼睁睁的看着十几个男生十分嗨皮的叠罗汉,蔫坏蔫坏的萧凌杉跟唐淮交换了个眼神舒舒服服的趴在了最上面。

    最底下的武湄嗷嗷直叫跟被人踩了尾巴样绝望而愤怒,嘴上也开始滴里嘟噜冒出大串带器官、带亲戚的词,但大家玩的开心开的开心压根没人理他。骂了半天他终于有点累了,所以最后千言万语都汇成句话。

    “老隋你特么坑我,等军训结束了,咱俩天、安门城楼底下干架!”

    隋长青同学也十分的悔不当初,他苦着脸应道,“我特么也没想到这些孙子响应度这么高,压死我了,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都给坑进去了。起开起开,大哥们都起开。”

    “晚了,我跟你说,哥们儿玩嗨了。”

    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句,引起无数的赞成声音,接着是大片哈哈的爆笑声。

    各连队休息的地方挨得还是比较近的——毕竟树下的阴凉地也就那么片,所以其他各连队汗流浃背累的抬手指的力气都没有的学生都十分羡慕的看着连队男生们非常有活力的打闹。

    战略指挥系的就是不样!这是大多数同学心里的想法。

    训练量比他们大、任务比他们多,就连教官也比他们严厉,但是人家就是如既往的活力四射,王牌就是王牌,不服不行。

    于是这样个美好的误会就这么诞生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