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新章节 → 第三百五十章 是有病吧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 第三百五十章 是有病吧

    chapter350

    方才并不是她的错觉,确实有个身影在她眼前闪过,进了左前方旁开的小门里。颜秋意似有所觉的眯了眯眼睛,原本软软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状似不经意的端在小腹处,看起来似乎姿容更加优雅,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此刻有多警惕。

    阵疾风袭来,凶恶的眼神,不留情面的动作,力度大的似乎完全没想过颜秋意躲不开这下会有什么后果。

    颜秋意嘴唇抿,右手稳稳的格挡住、借力打力的化掉来扑面而来的力量,同时伸腿横扫来人的下盘,倒是让对方猝不及防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么下。

    下盘很稳有几分功夫,身形算不得魁梧更谈不上高挑,中等个子中等身材,就连样貌也是平凡无奇点特色没有,扔大街上很快就会隐没不见,存在感极低,但就是这样的人才是最危险的。

    来者不善!

    不过,她也点没留手。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注意到除了这个突然窜出来的人之外并没有其他人,颜秋意暗自点头,抬臂又是拳砸在了对方的眼眶上,趁着他疼痛袭来忍不住去摸眼睛的空档,脚狠狠踹在他的腿弯上。紧接着旋身绕到背后,手肘重重的击打在他背上,声闷哼在略显安静的走廊里响起,随之而来的是膝盖跪在地上的、让人为之肉疼的‘扑通’声。颜秋意并没有放松精神,对着被她踹到在地上的人的太阳穴,控制好力度又是记肘击,手下挣扎的力道慢慢减弱,原先狠命攻击的人软软的瘫倒在地上——竟是晕倒了。颜秋意自裙子腰腹处取下根细细的韧性极好的丝线,手脚利落的反复绕圈缠绕在对方的扭到背后的手上。

    现在她点也不奇怪为什么刚刚还有些许人经过的走廊里此刻为什么片寂静了,根本就是冲着她来的,那么目的是什么呢?

    派出的人有几分功夫,但却在她可承受范围内。

    试探还是……对方吃饱了撑的闲的没事干?!

    颜秋意边发散思维的想着,边拖着被她打昏的人进了旁的小门。

    这是间杂货间,窗帘半拉着泻进几缕阳光,周遭胡乱的堆放着些杂物,看得出来这里来来往往很频繁,但似乎很少有人打扫,靠窗的木箱上都积了薄薄层灰尘。颜秋意毫不客气的随手把人扔在地上,疾走几步翻身跃上窗台,手里不知何时多了把银光闪闪的小刀,“刷刷”两下,整整齐齐的从厚厚的窗帘上裁下两条,又收好小刀快速跃下,然后手脚麻利的用裁下的布条将地上昏迷着的人五花大绑,绑的……很有艺术感。

    满意的打量着自己的杰作,颜秋意眼角瞄到堆在墙角的箱子,嘴角勾起丝笑意。

    让特么你算计我!

    她并不打算去弄醒这个人,也不打算从他嘴里知道指派他过来的人的目的,她几乎未曾与人不睦,细数下来与她有怨想要算计她的左不过那几拨人,用膝盖想也能猜出个大概。

    真不是句呵呵就能解决的了的。

    拍了拍满是灰尘的手,颜秋意气定神闲的按着原先的路线去了洗手间,仔仔细细的清洗了双手,又从洗手池上取出纸巾慢条斯理的擦净手上的水渍。

    “哎,你很快嘛。本来还想着菜都上来了我们先吃呢,这下没法子了。”井扬开着玩笑,把手边的筷子递给颜秋意。“几道菜闻着就香,果然跟着我们伊姐就能纵享饕餮。”

    “洗个手而已,又不是去打架,难道还要待上它二年?”颜秋意接过筷子,语意不明的说了句,“想要做饕餮?你首先得有人家的那个胃啊,也不知道是谁当初……”

    “好了好了!好汉莫提当年勇,英雄不说当年怂,吃饭吃饭。”井扬连忙讨饶。

    “哟哟,看来井大公子也有段不可言说的过去啊!”仉芮打趣句。

    “我觉得你这绝对是在嫉妒我!”井扬举起筷子作势要敲人,仉芮机智的躲开了。

    “吃都堵不上你们的嘴,雯雯来不管他们,咱们吃。”

    罗雯雯用碟子接过颜秋意夹来的菜,笑了笑,“可不是,这几个二货,在飞机上的时候就咋咋呼呼个没完,你来b市这几年我个人孤立无援的,直受他们的摧残难过死了都。诶,伊伊,要不要喝点?”罗雯雯晃了晃手里的杯子,眼神瞄到隔壁桌上的酒。

    “想喝就喝,大不了喝醉了去我家睡觉,阿姨那边我帮你解决。”

    他们是在大堂坐着的,所以颜秋意招了招手唤了服务生过来加了半打啤酒。在座的其他三个男生见颜秋意如此动作都不约而同的竖起了大拇指,尤其是井扬更是副‘爱卿深得朕心’的模样特别欠揍。

    “对了,我还没问,你们这次来订酒店了吗?”

    “说到订酒店,伊伊,你还不知道吧……”井扬句话说到半截忽然停了下来,给了颜秋意个‘你酷爱来问我’的坚定眼神。

    这什么意思?

    “神神秘秘的,我知道什么?”

    “我爸这次……”

    “井叔叔升官要来b市了。”颜秋意漫不经心的挑出碗里的红辣椒,“这回是升到部里吧。”虽是问句,语气却十分肯定。

    本想着向对h市情况不甚了解的颜秋意炫耀把以后自家也在b市扎根了,谁知道话还没说完就被颜秋意直接把截断了,愣生生的把他想说的话噎在嗓子眼——这样点也不大丈夫好么!

    “卧槽,h市官员的升迁都上了b市的新闻了?”这是薛子涵的第反应。

    仉芮跟罗雯雯默默吃菜没有说话。

    井扬扶好差点掉下来的下巴,找回险些失踪的理智,“哪能那么夸张,照她日常作息来看哪有时间关注新闻,不知道是哪位高人告诉她的。小颜同志,我猜的……对不对?”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我们扬扬最棒了!”颜秋意学着井妈妈的模样夸奖了他句,井扬说的没错,确实是有人告诉她的。前阵子谢师宴的时候,萧君牧特意给她送来了礼物,顺带提了句这事。“谁还没点小道消息什么的。”

    算起来当年在h市的那拨领导班子差不多都升职,萧君牧,井建国,宋谦他们三个现在都转阵到b市,两个升职个调任,怕是在不久的将来还是会站成派。颜秋意忽然想起她当初想起重生前宋谦身份的场景——她重生前宋谦还是l省的省、委书记,其实不光是这件,许多许多的事情都不样了,所以她也早就不单单依赖自己重生前的记忆。

    事在人为!

    什么样的选择造就什么样的未来。

    “不过话说回来,井叔叔跟阿姨什么时候过来b市?”

    “差不多我快开学的时候,所以这段时间……伊伊,介不介意收留下我……”

    罗雯雯、薛子涵、仉芮几乎立刻从善如流异口同声的接过话茬,“……我们几个!”

    “好嘛,这是有备而来啊。”颜秋意食指虚空点点在座几个人,不过调侃归调侃,几个人是熟的不能再熟的关系,就是彼此的家长关系也不错,不说见面必喝顿跟颜爸爸称兄道弟把的井建国,仉芮的叔叔仉昶就是在为颜爸爸工作培训的肱骨,而薛子涵的爸爸妈妈那更是个小区里住过许多年的近邻。

    叫来的半打啤酒到底还剩了两瓶,几个小孩虽然高中毕业了,但家里直管得严又毕竟是在外面都没敢太过放肆。颜秋意吃的差不多八分饱的时候,井扬还在那跟仉芮他们侃大山,罗雯雯起先只是笑嘻嘻的听着,后来也没忍住跟着侃天侃地。

    “那行,你们先吃着,我去结个账。”

    “伊伊,我跟你起去吧?”罗雯雯顺嘴问了句。

    “不用不用,结个账而已,你们吃着我顺便去趟洗手间。”

    颜秋意笑了笑离开了座位去了门口吧台,又点了个水果拼盘还有份小点心付钱结账。吧台收钱的女人二十几岁看起来很干练,等着找零的空档颜秋意忽然状似不经意的问道,“彩姐,我看外面停了辆灰色别克,是不是二哥来了?”

    彩姐的动作顿,讶异的看着颜秋意,疑惑道,“你……你是?”见颜秋意神态自若的任她打量,脑中似乎闪过什么,“你是孟哥的妹妹吧?”

    颜秋意但笑不语,只是面上的神色愈发和暖,“彩姐不认识我也是正常的,最近忙着上学直没露面,就是……就是有段时间没看见二哥了怪想他的,这才……”说到最后露出个羞涩的笑容。

    “果然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孟哥在呢,我让人带你去找他。”彩姐脸上立马挂上笑容,心里却在感叹原来那个画着大浓妆的非主流少女这么快就学好了,“看我,你这是跟同学来吃饭吧,孟哥的妹妹来吃饭我哪能收钱,这样吧,这顿饭彩姐请了。”说着就把刚收好的叠钱递还给颜秋意。

    再三推拒之下颜秋意只得把钱收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副小女儿的娇态,“哪能让您破费呀,二哥知道了说不准怎么念我呢,定会说彩姐你这么能干我还总是去添乱之类的话,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这顿饭就该记在二哥身上,回b市也不去看我,还得让我去找他。”

    彩姐哈哈笑,“孟哥也是太忙了,他也是饭点才到的,我看他当时往你那桌看了几眼,估计是不想打扰到你和你朋友才没出声的。”

    颜秋意神色闪了闪,原来如此,“彩姐就会替二哥说好话,我去找他了。”

    “我找人带你去。”

    颜秋意摆摆手,“不用那么麻烦,我得去吓唬吓唬他,二楼对吧?”

    彩姐更是确定了颜秋意的身份,连连点头,“对,从那边上,二楼上去左手边第间,还是原来的包厢,看样子孟哥跟你说过,那我就不用担心你找不着路了。”

    “那就多谢彩姐了,彩姐,您可千万别偷偷告诉我哥我上去了,我还得吓吓他呢。”

    颜秋意道过谢顺着彩姐所指的方向上了楼。

    “彩姐,刚刚那谁啊?”

    “嗨,孟哥他堂妹,跟朋友来吃饭的,看孟哥车停外面就过来问问,上楼找孟哥去了。”

    “孟哥妹妹这么漂亮,看着……可不像啊。她以前脸上可是天天画的五颜六色的……”个穿着花衬衫的男人嘀咕道。

    “瞎嘀咕什么呢,小姑娘学好了,长大了呗。”彩姐拿起吧台上的菜单敲了敲对方的脑袋,“别在这八卦了,快去干活吧。”

    “好嘞。”

    那次之后,颜秋意被蒋屿礼科普了下孟家的人员关系,知道了孟玉十分疼爱他的这些弟弟妹妹,而孟玉有个年纪跟她差不多大的堂妹孟俏让人很是头疼。这姑娘完全就是被宠坏了的典范,十五六的年纪成天把自己打扮的妖里妖气脸弄得跟个调色盘似的。所以刚刚彩姐把颜秋意错认也并不是个意外,毕竟她跟孟俏个头差不多脸型也很是相似,再加上这个彩姐共就见过孟俏面,还只是个模糊的侧脸这才阴错阳差了。

    倒让颜秋意捡了个大便宜!

    结账的时候看到店门口听着辆灰色的别克,车型很新价格不低,而且从挂的牌子上来看像是大院里出来的。

    结合自己所听所见颜秋意觉得自己大概能猜出对方是谁了。

    那个人对餐馆的构造既有所了解,还能指挥的动服务生,要么有几分能量的常客,要么就是这餐馆的所有者。再加上她偶然听到服务生对这个彩姐的称呼,而且彩姐看她时候也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刚刚袭击的事这个彩姐也许不知情呢?颜秋意这才决心去试探下,整个计划不过在大脑里过了两瞬就成型了,也不知道是她运气好还是误打误撞,居然真的让她给猜中了。

    真的是孟玉!

    从刚刚受到袭击的地方绕开,推开了扇看似装饰性的小门,盘旋而下的楼梯赫然出现在眼前。

    孟玉面前摆着青瓷茶具,袅袅的水汽飘散在空气中,他对着站在面前的手下抬手,“派去的人怎么还没回来。”

    这时,紧闭的门被敲响了。

    (才发现章节名写错很久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