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新章节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心知肚明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 第二百二十二章 心知肚明

    chapter222

    对于孟玉的做法颜秋意在心里暗自警惕,言行举止愈发的小心,就连找上门的欺负都硬生生忍了下来,倒是让被蒋屿礼报备了大体情况的蒋老爷子沉不住气把她叫过去说了通。

    大概意思就是在他眼里,她就跟自家孙女蒋菡是样的,所以无论对方是谁是否怀有恶意,都不需要害怕。横竖有蒋家在前面挡着呢。

    颜秋意面上点头应是,心里却并没有把老爷子的话当回事。小打小闹的蒋家还能护护她不让她受委屈,真涉及到比较大的层面上的争执可就未必了,想当年蒋芝在蒋家还被如珠如宝的宠着,王家求亲上门的时候不还是想着委屈了女儿让女儿嫁过去吗?要不是蒋家的儿子疼宠妹妹,蒋芝怕是未必会有好下场。

    这还是亲生的女儿都这待遇,更何况是她。

    蒋老爷子也是人精样的人物,即便颜秋意什么都没说,他也清楚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哼,小丫头心里不相信是吧。我告诉你,就算你觉得蒋家护不了你,你以为你师父姓严的那个老头子的是吃素的?”

    颜秋意阵惊讶,“啊?我师父?”她下意识的忽略了对方对自家师父不怎么尊敬的称呼,“我师父怎么了?”

    “你以为上回你被那小畜生绑去你师父后来没帮你报仇吗?盛家的老不死的病还没好利索,你师父就带着人直接上了门,愣是当着盛识的面把小畜生的腿打折了,肋骨断了三根,口牙差不多全碎了。内脏出血,这都快个月了还在重症监护室躺着呢。”

    颜秋意听就懵了。

    她居然不知道。

    !点!都!不!知!道!

    严戎连个风声都没漏,这段时间只跟个没事人样的指点她的功夫。

    卧槽……

    这么凶残。

    难怪她想把盛广煊收拾顿直都没找着机会,心里纳闷还想着对方要么是学精了不敢出门了,要不就是被盛老爷子圈在家里,合着是被自家师父给收拾的这么惨。

    这谁能想到?!

    卧槽卧槽卧槽!

    师父太特么帅了!

    “颜丫头,丫头!”蒋长海见颜秋意副走神的模样,不满的直接上手拍了她后背巴掌,“想什么呢,老头子说话你都听不见了?”

    颜秋意连忙道,“不不,蒋爷爷,我这是太惊讶了时没反应过来,我师父带了几十个人去的?”

    照她的想法,盛家那也是有很多守卫的,盛老爷子手底下也是有能人的,严戎功夫虽然高,但毕竟是人家的地界,他们还是上门找事的,人要是带的少了,还不定能全须全尾的出来。

    蒋长海听得这话差点没笑出声,“几十个人?你个小丫头还自诩聪明,叫了这么多年师父,居然连你师父什么能力都不清楚!算上你师父共去了四个人,两个年轻的,还有个四十多岁叫什么承的,不过动手的时候就只有两个小的。”

    “你师父当年可是号人物,就算隐没了这么多年那影响力也还是在的,盛识那个老匹夫当时什么都没说,反而还让人客客气气的把他们送出门去。”

    四……四个人,更别说真正动手的只有两个人。颜秋意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被刷新了,师父大人不出手则矣,出手直接就是大手笔,盛广煊这么惨她光是想想就能乐疯了。

    颜秋意立刻就坐不住了,她得回去好好感谢感谢她师父,顺带表达下自己的崇敬之情,只不过……

    “蒋爷爷,您能顺便告诉我下都谁去的吗?”

    蒋长海喝了口茶水,“这还是你二叔跟我说的,三个人中,年纪稍微大点的叫什么……什么承来着,这人我不认识没记住他叫什么,还有两个年轻的,个你认识的姓沈,另个你应该不认识,是你师父早年收的徒弟,姓倪……”

    颜秋意大脑飞速转动,三个名字脱口而出,“尤承,沈千,倪中原?”

    “哎,你居然知道的?”

    出了蒋家,颜秋意拦了辆出租车报了地址就开始打电话。

    电话响了段时间才被接通。

    顺着手机听筒,颜秋意听见了熟悉的声线。

    “喂,伊伊啊,怎么了,忽然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

    颜秋意拿着电话沉默了会,忽然开口说,“之轩哥哥,你……知道了?”

    沈放愣了会才反应过来颜秋意说的是什么,示意自己手下的人继续讨论,走出了房间,“你说这个啊,我还没说你呢,怎么出了事也不告诉你之轩哥哥?”说话间他已经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也不过是在事后帮你出口气罢了。”

    颜秋意顿了顿,“谢谢你之轩哥哥。还特地让承叔出面。”

    “哪里,还是你师父面子大,承叔他不过是起了个引领用,打人的可全是你的两位师兄,位外门师兄,个正儿八经的嫡传弟子,我在其中的用其实并不大。”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的。”

    沈放轻笑,“外道了不是,况且你当时被绑架我不知情,就连你被救出来我也不知道,说起来出力最大的还是……”他顿了顿,说出个名字,“萧君扬。”

    哪壶不开提哪壶!沈放你怎么专挑人家不想说的开口!

    颜秋意神情有瞬间的不自然,她自然清楚自己是应该感谢萧君扬的,但是……

    事情其实还挺特么言难尽的。

    她叹了口气决心把这茬忽略,“我自然是知道的,找机会吧,之轩哥哥你还在c军区吗?”

    “没错,在制定军事计划,要不了多久,c军区就要和b军区进行军事对抗,到时候可能会从gf大选调优秀学生参加,你可要好好努力啊。”

    上来就爆了这么大个消息,这该不会是把军事机密泄露给她了吧?颜秋意阵紧张,直接就把话说出了口。

    “想什么呢,这算什么军事机密,等你入校参加完军训之后学校就会公布的,好好表现,没准到那时我亲自去选人呢,要是足够优秀的话直接进入b军区和c军区的特种部队都有可能。”

    “八字还没撇呢,沈哥哥您就给我定这么高目标,就不怕揠苗助长?毕竟我现在离合格的军校生还差好大截呢。”

    沈放也不含糊,“你实力足够,自谦是等着我夸你吧?而且人本来就需要靠目标来活下去。”他语气有瞬间凝滞,颜秋意在车上并没有注意到他电话里的短暂不同,“况且,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当兵也是样,要当就当兵王,大头兵有什么意思?”

    颜秋意咂么,这句话非常通俗易懂切中肯綮啊,“诶,我怎么觉得这话听着这么耳熟呢?”

    当然耳熟了。

    “你会不耳熟?某些人过目不忘的看过的书页都能倒背如流,怎么会不记得自己说过的话?”沈放调侃。

    “更正下,这话,我是转述的我爸爸,老颜同志的,那绝对是根正苗红的老兵枚。他的指示,我不过是稍微转达下。”

    颜秋意这话点没掺假,除了是不时追思过去以外,老党员颜正泽同志还依然坚守着每年交党费的习惯,非但如此他还时不时给颜家姐弟讲讲红军长征二万五,雷锋继光董存瑞。

    插诨打科间,颜秋意来到了严家,知道沈放还忙着制定战计划,她也不再多耽误他,笑闹了会就把电话挂了。付了车钱,颜秋意噔噔噔跑进别墅区,门口的警卫笑着跟她打招呼,她也跟着冲他摆了摆手。

    没有办法,严戎住着的小区,外来车辆律不准入内,只有业主的车才能顺利开进去,其他的不但要登记还要业主亲自出来签字,安保机制好的不得了。等出租车登记好,再等严戎签了字不知道什么时候了,颜秋意不想那么麻烦,所以直接在小区门口下了车,凭她的脚程很快就能到地方,就是热了点。

    “师父!你真是太厉害了!”进了门,颜秋意气还没喘匀就直接夸上了严戎。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严戎直接给了她个白眼,完全不接受她的奉承,不过看自家小弟子谄媚的表情就知道,她定是知道了什么,因为这丫头眼睛里的感动与感激不是假的。“从哪知道的?”

    颜秋意吐吐舌头,“就知道瞒不过您老人家,蒋爷爷告诉我的,他看我太忧心忡忡孟玉这个人,就把我叫过去顿训,顺带把您老人家的丰功伟绩给我讲了遍,师父就是师父,老将出马横扫千军,赞!”

    “知道师父好了?”严戎横了她眼,倒是对小徒弟的夸奖很受用,“下次长记性,以后到了军校里更是要注意,那里面派系林立,你可千万不能大意。不欺负人,也绝对不能让人欺负了。”

    “知道了师父,我记住了师父!”

    严戎满意的点点头,忽然问道,“我听说孟家的小孩出了大丑,是不是你做的?”

    颜秋意在那装傻,问三不知的模样,“啊?师父你说什么?我跟孟家人都不熟,唯的个孟玉还是怕的不得了,他们家孩子出了丑怎么能赖在我身上?您老可得公平点,不能往您徒弟身上泼脏水,天晴日朗的,怎么就不能是他孟家恶太多,老天爷看不过去动手惩罚呢?!”

    这话说的掷地有声,扔地下都能砸个三米深的大坑。但严戎岂是那么好糊弄的人?他不过是哼了声,颜秋意就乖乖站在原地,五十的把事情交代了。

    前段时间,萧凌杉见孟沛欺负个小姑娘,就上去见义勇为了把,结果反倒被他们两个合起伙来诬陷说他非礼打人,虽然最后证实非礼这事是个误会,但在众人面前到底落下个萧家人仗势欺人欺负孟家人的印象。

    而就在最近,情况出现了惊天逆转,不但萧凌杉被彻彻底底洗白了,就连孟沛在圈子里也成了飞扬跋扈纨绔没脑子的典型代表,不但得罪了人,还累得孟家名声不好。

    好田出歹笋!

    不,也许压根就不是好田,只不过平日里太会假装了!

    这便是那天参加宴会的众人心里的想法。

    “小小年纪你心也是够狠,人家才多大个孩子,你就这么对他?”严戎敲打着。

    颜秋意扁扁嘴,“那他当初那么对付凌杉的时候,怎么就没想着凌杉的名声会被毁了呢?况且我也不是完全祸害他,最起码只是让别人对他印象不好,但孟家家世摆在那,谁又能真敢对他指指点点,顶多背后说几句嘴罢了。”

    而且还不止这件……

    颜秋意接着说,“他天天准时准点去我家报道,牛皮糖样撵都撵不走,这不是关键,他要是好好的不出幺蛾子,那大家也就你好我好大家好井水不犯河水了。但关键他张口闭口要追我,还特么趁没人的时候动手动脚的,转头出了门就胡说八道败坏我名声,师父你说这我能忍吗?”

    颜秋意是真的烦死了,之前因为种种原因她直忍让,想着孟沛不过是个十七八的孩子,忍忍也就过去了,但孟沛越来越过分,再加上她知道,孟沛这么做,完全……是出于孟玉的指示或者命令。

    想来经过这件事以后,孟沛会消停段时间了吧。

    严戎拍桌子,“小兔崽子!”

    “师父,我……”

    颜秋意吓得往后退了两步,又听得严戎吼道,“不是说你,我是说孟家那个小兔崽子,伊伊,没吃亏吧?”

    “没有没有,我机灵着呢。”颜秋意赶忙摇头,“他开始动手动脚我就把他收拾了顿,点都没浪费您教给我的功夫,套着麻袋直截了当给他来了段甩针舞!”

    马丹,敢欺负老娘,不收拾你还等着过年吗?!

    本来想着帮凌杉出了这口恶气,让孟沛丢丢脸也就算了,她当时是这没想到孟沛为了完成孟玉交代的任务这么无所不用其极,因而下手狠了点。(。)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