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新章节 → 第二百零五章 担心的有道理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 第二百零五章 担心的有道理

    r205

    莫名其妙被吼了嗓子,颜秋意不单是被吓了跳,心里还有点委屈。本来嘛,遭遇绑架这件事本身就够糟心的了,不安慰就罢了这是人之常情,你好歹也别摆脸色给人看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欠你八万吊呢。颜秋意撇撇嘴在心里吐槽了句。

    原本她是调节气氛小能手,但是这会心里不爽就直没开口,闭上眼睛拒绝同萧君扬交流,但看萧君扬也没有要跟自己搭话的,颜秋意就明白自己这是白矫情把了。重生这几年顺风顺水,她觉得她绝对是太把自己当盘菜了,人萧君扬挺大个人没必要成天宠着她,颠前颠后的哄她开心,能在这种关键时刻出手相助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她要求的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颜秋意悄悄睁开眼睛在内视镜里看了眼萧君扬——对方正握着方向盘面无表情的开着车。

    她想起她高考前有段时间也是,说话说的好好的就忽然脸色不太对,那之后跟她说话也是心不在焉,后来更是直接不见人影——关键是他那时候压根就不忙,分明就是不想搭理她。

    这态度说实在还是有点伤人的。

    在盛家的时候,盛广煊为了防止她逃跑连鞋子都没给她准备,所以现在脚上不但满是尘土还有些细小的伤口,还有手上也是,愣生生捏碎了只灯泡可不是开玩笑的,伤痕累累的稍微动就有些疼。她忍着不适把脚挪上座椅,萧君扬的外套也\足够大能够把她整个人都包裹在里面。

    萧君扬把她的举动都看在眼里,想要开口问小姑娘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但是又想她现在应该不太想搭理自己就没有开口,只是把担忧的心思放下默默加快了车速。

    谭贲的电话就是这个时候打来的,颜秋意看来电显示,本来想把手机递给萧君扬,谁料萧君扬头也没回,“你接就好。”

    “君扬,情况怎么样?”

    看来这个点没睡的不止她身边的这几个人,她这回可是够兴师动众的了。

    “谭贲哥哥,我没事了。”

    柔柔的嗓音响起,迅速的止住了谭贲急惶惶的声音,他愣了下连忙问,“伊伊你回来了,怎么样没受委屈吧,你放心那王八蛋,那王八蛋哥哥肯定找机会收拾他。”

    “我没受委屈,挺好的真的,他没也没落好脖子上被我割了好深道口子呢。而且不用去医院那么麻烦,对,谭贲哥哥你也快去休息吧,辛苦你了。”

    谭贲摩挲着下巴,有些不好意思的应了声,到底小丫头是因为他时大意才被带走的——虽然这里面是有盛广煊故意设局的成分,但根源还是他的疏忽。现在刚被救出来的小姑娘不怪他却反过来安慰他……不管怎么说,这妹子他认了,这以后说想欺负颜秋意都得先问问他。

    “嗯,伊伊,你也好好休息休息,等晚上哥去看你。行,我先挂了跟君扬说我没什么事了。”来去已经快天亮了,这要是好好睡觉不得到晚上了,谭贲觉得自己想的没错,他不休息人小丫头还得好好缓缓神呢。

    “谭贲哥哥再见。”收好手机往萧君扬衣服口袋里放,颜秋意没有看到某人欲言又止的模样。接了电话心情好了,很多看着还有段路程颜秋意索性往后靠闭目养神。

    很快就到了严戎家,这是严戎来b市新购置的房产,离颜秋意家不远不近,倒是跟康家挨着。

    车刚停好,颜秋意打开车门就要往下蹦,萧君扬急忙解开安全带下了车就要抱她过去。

    颜秋意这头还别扭着呢,自然不肯麻烦萧君扬,他脸色黑了黑头次不顾颜秋意的意愿直接把人抱起来就走。

    “闹什么,你身上还有伤呢。”

    颜秋意立马乖巧的不得了。

    进门就看身着黑色宽松唐装的严戎在客厅坐立不安走来走去,看见他们两个赶忙迎上来。心里担心的不得了,面上还是肃着脸呵斥了句。

    “丢人不丢人被人掳走了,教你的那些功夫都教到狗肚子里了是不是!”

    颜秋意从萧君扬怀里挣开,赶忙跑到严戎身边撒娇,“唉呀,师父,我没以为人心那么险恶嘛,而且,迷香这种东西我之前并没有接触过。就连您老人家这么见多识广讲敌人阴险手段的时候不也都是直接把这段给略过去了嘛!”

    严戎被颜秋意抱着胳膊好阵摇晃,头都有点晕,其实压根没生气,心疼自家小弟子还来不及哪里会舍得真骂她?不过他倒是被颜秋意的话吸引了注意力。

    “迷香?怎么回事?”

    颜秋意还没等说话,就看见萧君扬黑着张脸再度把颜秋意抱起来,“师叔,旁的等会再说,先给伊伊处理下伤口。”

    严戎这才看到颜秋意脚上站着的那块地毯上面全是血迹,就连手上的也透过萧君扬的军装外套渗出来大片,看就是原本受了伤没得到好好治疗这下伤口又裂开了造成的。她裹得严实,他老头子个也没看见,要不是萧君扬眼神好使……

    旧伤添新伤的,这孩子报喜不报忧,电话里还说没事!

    严戎又气又心疼,甩着袖子,“君扬你带着伊伊上这边来。”

    清洗了伤口,涂好药裹上纱布,颜秋意也不避讳萧君扬在这,“师父,你给我号号脉,我担心我身体里被注射进了容易上瘾的药物。”

    无论是盛广煊最开始用针剂推进去的药物,还是后来苏磬帮她处理伤口时的用药,以及包厢里甚至老爷子卧房里燃着的香,她都心有戚戚。唯的不同就在于苏磬的药她是直接拿饮用水清洗掉的,无论是头上和还是手上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她伤口比较深的缘故了——本来身上就没有力气更别提完成这项“浩大”的工程了。

    “而且……”

    颜秋意不知道从身上哪又摸出个小瓶子来,最起码萧君扬书没看出她衣服上连个口袋都没有是怎么藏住的。这还不算完,她摸颈后,费力的取下个什么东西,萧君扬赶紧帮忙去拿。仔细看时才发现是枚掰弯了别在身上的金针。

    “师父你给看看这瓶子里的东西,还有这枚金针,都是个叫苏磬的人的。瓶子里的是他给我看病时候给我的这针是我从他身上顺来的。”估摸着苏磬这个名字师父严戎可能不太熟悉,颜秋意补充道,“据说是师姑教出来的徒弟,医术倒不清楚就是看着有股子邪气。”(。)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