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新章节 → 第二百零一章 原来是这样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 第二百零一章 原来是这样

    r201

    摸了摸自己头上的纱布,颜秋意很清晰的感觉到了手触之处片冰凉,伴随而来的便是阵阵钝痛,看来伤口果真不出所料裂开了。原本白皙纤细精心呵护的双手,上面也是布满了细细密密的伤口——外墙墙壁上遍布的锋利石子既帮她逃脱怀疑成功遁走,也十分不留情面的留下了伤口。

    迷药的药效很是强烈,即便她用银针在穴位上狠狠扎过,身上的伤痛没有停过,也无法阻止不断翻涌的困乏和无力,若非她心性坚韧意志力惊人,还真不定能撑下去。

    但是不管怎么说。

    她逃出来了。

    轻轻的舒了口气,颜秋意脸上现出丝舒缓的笑意,即便受了再多苦,能逃出来总归是件好事。而且这次之后,不用太过担心盛广煊再次找茬了。只要盛老爷子在世天,她就远不需提心吊胆的活着。

    当时她兵行险招决心好坏拼把,从盛清儒的房间外直接爬到盛识的卧室——中途经过些许波折,她终于成功进入盛识的房间。盛老爷子是昏迷着的,对她来说却是个上好的机会,这意味着她可以毫无顾忌的躲在这里。但是先前的大意让颜秋意吃尽了苦头,故而她现在每走步都要在脑海中思量半天,这样来发现房间中的草药味道不对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几乎不需要思考就能够知道这其中的关节,盛广煊既然能用迷药把她绑来,那么自然也能有法子让盛识永远好不起来,怕是盛清儒身子迟迟不见好转也有他的手笔在吧。如果是平时,以她的半吊子水平她是根本不会管这档子事的,但是转念想,在盛老爷子心里盛广煊已然是个不肖子孙,也就是说只要老爷子活着日掌权日,盛家的权力就永远不会到盛广煊手中,她自然也安全的多,说不准还能有机会报复回来。

    取下身上别着的银针,颜秋意决定试试,前世施筠教的些许药理还残存在脑海中,更加之这辈子为了学好武艺对人体穴位的研究,她觉得自己最起码也能让盛老爷子清醒时半刻。仔细嗅了嗅空气中燃着的香,颜秋意差不多可以确定这是使人意志昏沉最终陷入昏迷的味香料,配方并不算多高明,对健康人没什么作用,对虚弱的人来说少不得是催命符。杯茶水熄了燃着的香料,颜秋意接着月光开始施针。

    医术不是严戎的强项,但在人体穴位上却研究颇多,身为他的弟子,颜秋意自信不能学到十分,至少七八分也是没问题的。细细的银针没道,颜秋意的脑门上也渗出层薄汗,这本就是耗费体力和精神的活计。她丝毫不关心盛识醒了是否会感激她,反正只要盛广煊不痛快了她就痛快了。

    \左右现在时半刻出不去,倒不如试试,等人醒了她再走步看步。

    房间隔音效果好的不得了,但就是这样颜秋意还是听到了门外的吵吵扰扰。而这时,盛老爷子已经幽幽转醒,鹰隼般的目光盯着她。

    ……

    “到底是虚惊场啊,要不是老爷子您出来,我怕是真要误会了萧家小子的番好意了。”陈生歉然看向萧君扬,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不住了。”

    萧君扬淡淡的摇头,“这没什么,换个人怕也是会误会的。”更何况这粉本就不是误会,有那么刻他是真想杀了盛广煊,但到底顾忌太多没能动手。虽然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帮他说话圆了这个场,但萧君扬还是决定顺着对方的话头说下去。“您时好意,说到底,也是君扬考虑不周,这瓜田李下的难免被人多想。”

    陈生不由感叹这名门世家出来的孩子就是不样,知礼守节本事通天,关键人家这性子是真好。跟盛家不省心的子孙相比简直个天上个地下,完全没得比。就连自己好兄弟的独子盛清儒,在气度上也是远远不如的,当然清儒那孩子还小身体也不好自然没有什么可比性。

    盛识脸色并不是很好,但精神头看起来不错,他凉凉的目光扫了眼地上浑身是血的盛广煊,“家丑啊。”

    盛广煊脸色灰败的垂着头,他不知道原本计划好的事情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纰漏,就连控制的好好的盛老爷子也忽然苏醒,手底下的人不在,这下他算是栽了大跟头了。不但没能扳倒萧君扬,就连夺权也是失败告终。

    陈生对盛家的偏房子弟向有些反感,若不是他们,自己的好兄弟也不会无端死于非命,连累的盛清儒那孩子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至今未好。虽然他看不惯盛老爷子的行事,但对他的安危却是在意的,而今这盛广煊更是不仁不义的想要杀人夺权,在他看来是绝对不能忍受的。当即开口,“老爷子,您需要我怎么做?”

    盛识坐在轮椅上气势不减,他对着陈生点点头,“自然是有的。”转头看向萧君扬,“君扬,今天累的你跑这趟了,只是接下来市我盛家的家事,还请体谅下我这个老头子的不易。”

    祁霖早已带着队人马押着人等在门口,客厅里便只剩昏迷不醒的郑宽,穷途末路的盛广煊,气势汹汹的陈生,有几分精神的盛老爷子盛识,还有……脸色骤然有些不好的萧君扬。

    盛老爷子对此浑然不觉,他只是笑了笑,“来,这东西是该物归原主了,小朋友可是帮了不少忙啊。”

    落在萧君扬掌心的赫然是枚银针,他忽然明了了盛识口中的小朋友是谁,当即如释重负。

    “您老早些休息,如此,君扬便不多叨扰了。”

    出了盛家庭院站在军用吉普旁边,祁霖终于忍不住问出声,刚刚情况不好他直忍着担心出错,但现在,“君扬,这到底事怎么回事?”

    未等祁霖得到回答,萧君扬就大步流星的绕过车头,带着几分不可置信惊喜的开口。

    “伊伊?”

    个温软的身体扑向萧君扬的怀里。(。)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