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新章节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风水轮流转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 第一百九十九章 风水轮流转

    chapter199

    萧家青壮年直系共七人,萧君扬排行最末,不是作为接班人培养,却是最受关注的存在。在作风清正的萧家,萧君扬自小受到的培养自然不会少。除了心性上的加持,心智计谋多少夜略知二,加之他生而聪慧过人,所以手段还是很高明。

    不使手段不代表……没有手段。

    有句话说的好,势力纷华,不近者为洁,近之而不染者尤洁,智诫机巧,不知者为高,知之而不用者尤高。

    萧家子弟秉承祖训,心中自有沟壑,为人清正不屑权谋却并不代表人家欺负到头顶上了还傻傻生受着不去反抗。如果真的要说的话,清高词实在不足以形容萧家人,因为萧家人个顶个的‘芯黑’,面上宁直不阿,旦触及底线,那直接就是切开黑了,跟裹着糯米团的芝麻馅样。

    对于萧君扬来说,颜秋意就是他的底线之,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姑娘——就是他训人之前还得掂量掂量语气会不会太严厉吓着她,说是捧在手心里里宠着也不为过,就这么被盛广煊对待,他自然要报复回来。更别说盛广煊那明目张胆的嫁祸,索性横竖都是陷阱,倒不如把这个名头坐实了,意思意思给盛广煊个即兴发挥的机会。

    不过现在看来,对方似乎疼得影响发挥了呢。

    萧君扬迈开步子走进室内,质地精良的军靴踏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通通”的响声。

    楼是会客厅跟书房,祁霖已经把盛广煊按坐在沙发上,就算盛广煊坚持锻炼手上有些功夫但到底比不过人家行伍出身。唯忠心的手下郑宽也被直接按住头反绑住手臂。

    环顾了下周遭的环境,萧君扬在心里评估了下,然后开口,“去,上二楼房间帮我们盛少找找医药箱,直流血可不太好。”

    祁霖幸灾乐祸的看样脸白的像纸样的盛广煊,心说早就看这小子不去顺眼了,去找的究竟是不是医药箱他心里也门清,当下毫不含糊应道,“是,老大。来,小武,你过来好好,扶着我们盛少。”

    “你,萧君扬你仗势欺人!”

    郑宽愤愤不平,他的声音却不敢太大,虽说主宅里的盛家子弟当下只有盛广煊盛清儒,但老爷子多少还有口气\在,盛广煊的意思他知道,这老东西在这个节骨眼上死不得。最起码不能死于寿终正寝,最好也得是个意外,而这个意外的造就者只能是……萧君扬。

    萧君扬逡视的目光停顿了下,凉凉的视线落在郑宽身上,嘴角勾起丝笑意,看起来仿佛是个不问俗物风流写意的世家公子,“你说我……仗势欺人?”

    郑宽喊过那句心里也有些没底,他看了眼自家主子盛广煊——疼得压根没空理他,只能硬着头皮壮着胆子直视萧君扬,看起来似乎没那么吓人?

    “对、对啊,我说你,你仗势……仗势欺……”

    最后个字人还没等的急说出口,又声枪响在耳畔响起,盛广煊声惨叫,萧君扬漫不经心的放下枪,风轻云淡的模样仿佛刚刚盛广煊小腿的那枪不是他开的样。

    “哦,我就仗势欺人了你能拿我怎么办?!”

    搜了二楼多个房间的祁霖听见这句话,脚下差点打滑,浑身激灵了下——萧老大这是真怒了啊。

    “快快快,快点找。”祁霖低声道,“不然底下那小子得被打死了。”打死倒不要紧,他很少见萧君扬发火,这真愤怒起来什么样他绝对兜不住,貌似能兜住的那个小丫头现在还踪迹全无。

    萧君扬面上没什么表情,内里却是心急如焚,越想小姑娘的现状他就越是担心,为了引他入局小姑娘被绑了来,更别说对方还对颜秋意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志在必得的不安好心。

    没心情跟盛广煊耍花枪,萧君扬踏着军靴迈步向前,死死拎住盛广煊的衣领,“人呢?”

    盛广煊额上疼得冒汗,脖颈上的血痕也崩开渗出血来,沙发地面上全是血迹。他强撑着抬头看了眼萧君扬,不屑的扭开头。

    萧君扬失了耐性,右手执枪,神情冷酷的对准盛广煊的右腿又是枪。郑宽惊得叫出声来,而盛广煊连惊叫的力气没有了。

    小武原本是按着盛广煊不让他动弹的,萧君扬刚刚开的那枪他甚至也没有反应过来。默默看眼余怒未消的萧君扬,心里默念声好可怕,默默起身闪到边——左右沙发上这货已经动弹不了了,腿上两个大血窟窿呢。

    “人呢?”

    盛广煊张了张嘴没说什么,萧君扬抬手又是枪。

    “给他止血。”

    “是,老大。”小武应了声,从胸前口袋上掏出止血带,稍微给盛广煊处理了下伤口。

    门口盛广煊的那群手下起先是目光不变的看着这出闹剧,但在萧君扬开出第枪的时候,身子抖了下开始默默往门口挪。开玩笑,盛家薪水是多,但这跟命比起来压根算不得什么,更不要说现在在盛广煊手下还要防着不挨自家老板的枪子。十几二十个人很快就挪出了房间外,除了郑宽时竟没有人去关心盛广煊的死活。也是盛广煊平时积怨太深,原本还算忠心的手下渐渐离心离德心生退意。可以说,盛广煊开枪的那刻就注定了这个结局,但他本人显然并不这么想——以为重生是契机,真把自己当成了king,这几年的顺风顺水让他忘乎所以,原本就自负任性我行我素,这下更是懒得去笼络人心。

    盛广煊的下巴被萧君扬捏住,连反抗的力度也没有了,“人呢?”

    盛广煊喘着粗气,汗水血水混杂在起,他抬起左手,指着扇花纹繁复的木制雕花门,气息不匀的说,“在,在那呢。”

    萧君扬看了他眼,向前走去。

    却不知道盛广煊指着的正是盛老爷子盛识的房间。(。)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