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新章节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没有如果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 第一百九十四章 没有如果

    chapter194

    盛老爷子盛识年轻时候手段可见斑,凭借己之力使13什么根基的盛家勉强跻身世家之列,就算这其中使出的手段算不得光明,但在大多数人的定义里他也是成功的。

    但无奈身后儿孙众多却连他当初的半手段都没有,就连前世将盛家收入囊中的盛广煊也不过是稍有手段,不说别的,就说他手下得力的那些人,基本上都是老爷子的手下。换句话说,若非是盛老爷子起意将盛家交到他手上,盛广煊即便能力在众多子弟中再出众,也不定风光无限。

    而盛识积威颇重,这点从盛广煊的手下居然听从盛清儒的命令就能看出来。个身体孱弱有哮喘甚至出行需要坐轮椅的少年,居然能够让盛广煊的手下听从他的命令——若非深受盛识看重的盛家嫡孙他哪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只是不知道为何前世未曾听说过这位的半点消息。

    郑宽莫名觉得面前坐着的盛家小少爷气势十足,但仔细看时,发现对方还是那副柔柔弱弱人畜无害的模样,心下觉得自己是小题大做大惊小怪了,定是被今天下午的变故给吓着了。

    “小少爷您吃过了吗?要不要……”

    “好啊!”盛清儒答应的很是痛快,反倒让郑宽生生被噎了下,他却丝毫未觉,反而语气很欢快的说,“让人把饭菜摆上来吧,人多了吃饭才热闹,对了,让人把苏医生叫来起吧。”

    颜秋意看的阵好笑,也不知道这个盛家小少爷是真作态还是假不知,反正被关着她也没有恢复体力,索性就跟着起闹闹,总归不能让他们好过。

    她笑了笑,“所以……你要起来吃吗?”

    这话是对郑宽说的。

    郑宽面上的笑险些挂不住,他脑子里忽然蹦出颜秋意用玻璃碎片割破盛广煊脖子的片段,只得干笑两声唬弄过去。

    眼前这位年龄不过十四五的小姑娘可不是个般人物,能让盛爷费尽心机掳来,自己受伤了都没舍得跟她计较,还巴巴的让他来送饭……可得罪不得。再有就是这小少爷,老爷子还没彻底咽气之前谁敢给他脸色看

    挥了挥手,进来几个人手脚利落的把饭摆上,然后……苏磬就被请来。

    盛清儒是这么说的,“不能放颜小姐离开,连跟她说说话都不可以了么?”

    然后苏磬竖了个大拇指,认认真真的夸赞了番。

    “人才!”

    颜秋意同样认认真真的对着他翻了个白眼。

    “呵呵!”

    气氛看似团祥和美好,但是有些事颜秋意却清楚的很。

    “吃啊,来来,小师妹,多吃点补充补充体力。”门关上的那刻,苏磬特别自来熟的招呼颜秋意。

    颜秋意不动声色的看了眼脸上挂着温暖笑意的盛清儒没有说话。

    苏磬吃了口米饭,眯着眼,“紧张什么,清儒是自己人,我把你的事跟他说了,这可是大帮手。”

    盛清儒点点头,长而细密的睫毛有些紧张的频繁眨动,没了在郑宽面前的淡定自如,明明是十七八的少年年龄比她要大,却局促不安的瞄了颜秋意眼又眼。

    颜秋意被看的心有切切,手里的筷子差点都没拿稳,救命啊,她可真受不了这么欲说还羞的小眼神啊。怎么这个盛清儒看起来比她还要良家妇女贤良淑德,娇弱的模样就连她这个货真价实的女的都忍不住心生怜惜之情。

    当然主要是这小孩长得实在是好看。

    “颜小姐,真的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我……我……”

    苏磬放下碗筷,直接性截断盛清儒的话头,“清儒,这件事你没必要这么自责……要怪就只能怪盛广煊。”

    确实,这事说到底跟盛清儒没多大关系,要真要勉强牵扯到起那也只能说是他跟盛广煊同个姓氏。总之事已至此多说无益,颜秋意本身也是太过大意,没能多长个心眼,而且碰上盛广煊就个直接失了分寸没了理智,生生的被困在这盛家主宅。要不是药物的原因,她能够逃出去也未可知。

    不过……

    颜秋意看了看收拾好情绪的小白莲盛清儒还有苏磬,垂下眼睫藏住眼中的复杂思绪。

    “吃饭吃饭,人是铁饭是钢,把肚子先填饱了,其他的以后再说。”

    颜秋意应和声,默默扒了口饭,苏磬说得对,身体是革命本钱,只有填饱肚子才有力气去想别的。

    尤其是在这个谁都靠不住,只能依靠自己的时候。

    菜色很不错,尤其是因为有盛清儒这个娇贵的小少爷在场,更是不敢马虎了事,毕竟这个小少爷身子孱弱至极,压根受不了任何药物催化,是以饭菜里面并没有任何不该出现的添加成分。这大概就是盛清儒最初的目的吧。

    虽然看不穿他的用意,但是颜秋意还是决定承下这个情。

    “我们就不在这打扰你了,清儒该去治疗了。你也该好好歇歇,”苏磬推着轮椅,作为盛家的医生他自然要顾念最金贵的小少爷的身体,他关切的看着没什么力气窝在沙发里的小师妹,“别想太多,凡事有师兄在呢,我定会想办法把你送出去的。”

    盛清儒仰头去看她脸上感动的表情,苍白的脸上也现出丝激动的红晕,“我也会努力的,等爷爷情况好转些我就告诉他,他说的话,堂哥会听的。”

    “有劳费心了。”少女目光澄澈星眸闪闪,乌黑的长发更衬得肤白如玉,额上的纱布服服帖帖,药效还没过并不是很好的脸色都没能让她的样貌失色。

    话语里俱是信任和感激,似乎觉得这样句简简单单的话并不能够表达自己的诚意和心情,她咬了咬嘴唇,半晌无奈道,“你们量力而行就好,能到这个地步我已经很感激了。事实上除了不能出房间门以外,被掳来的能有这样的待遇已然不错了。”

    吃好喝好有人陪聊。

    房间门被打开,苏磬推着盛清儒向外走,站在门外的保镖赶忙上前来搭把手。

    片刻之后,门被关上,刚刚还副浑身无力勉强拿的动筷子模样的人居然立马从沙发上坐起来,精力十足的快步走到门口,贴在门板上细细听着,\边听边在心里默念。

    “,二,三……十,不对。”

    门外应该是有十个保镖在的。

    排除苏磬和盛清儒之外的第十个人脚步虚浮无力,脚重心沉,她换房间时候见过的这些人,应该只有郑宽符合要求。

    ——感谢盛广煊没有丧心病狂的在房间里面安放监控器。(。)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