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新章节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两个问题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两个问题

    chapter189

    盛广煊确实是精神出了点毛病,不单是苏磬,就连他自己也隐隐有所察觉,但是还不等他采取什么措施去验证自己这个想法的时候,他已然完全失去理智。行为举止狂躁到匪夷所思。

    有句话说得好,天令其亡,必令其先狂。

    说的就是盛广煊,太过赶尽杀绝总归没有什么好下场,要么报应在自己身上,要么报应在子孙后代身上。而就目前情况来看,显然是盛广煊自己中招了。

    除了重生的记忆影响以外,颜秋意觉得这事应该还有很大可能是跟人为有关。

    颜秋意对盛家知道的其实并不多,除了盛广煊的暴虐以及他这个人以外她几乎无所知。但在她记忆并没有完全恢复的时候,因着盛广煊而再再而三的找上门,她身边的人都极尽所能的帮她科普,包括萧君扬,包括沈放,包括林嘉年。盛家不干净,里面什么龃龉都有,盛广煊为偏房庶子隐有上位的可能,其他人自然坐不住,暗地里下个绊子使个坏。

    想到这里颜秋意微微笑,“他精神有问题……这对我来说,应该算是半好半坏的事情吧。”

    苏磬先是愣,接着哭笑不得的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

    精神有问题代表着他随时会被虎视眈眈的盛家子弟拉下马,对颜秋意不再具有那样大的威胁。而另方面,盛广煊这样疯狂或许会殃及到她。

    颜秋意当初是真的喜欢过盛广煊,但是分开了就是分开了,之所以有些记忆深刻无非就是因为他是初恋的缘故——初恋嘛总是有几分憧憬的,不过结局是好是坏。然而盛广煊没能让颜秋意把这份美好维持下去,颜秋意对他的喜欢点点磨灭最后转化为有如实质的恨意。

    而这辈子,盛广煊虽然没来的及对颜家人做些什么,但是前世的伤害已经造成,要颜秋意跟他你好我好大家好是不可能的,顶多最和平的结局就是老死不相往来——他落魄时她不会雪上加霜,他风光时她不会锦上添花。

    伤口差不多处理好了,苏磬把他那堆瓶瓶罐罐宝贝样收好,转身就要走,却被颜秋意叫住。

    “两个问题,”颜秋意声音不算高,但足以让人听清,“我需要知道的、关于你的。”

    到目前为止,苏磬说的这些却都不是颜秋意想知道的。

    比如,苏磬是怎么知道她使得那套针法的。

    再比如,苏磬说了这么多还是没有说他是站在哪边的。

    苏磬转过身听疑惑的听颜秋意接着说。

    “你是从哪知道我们有同门之谊的,别跟我说什么冥冥之中自有天定这套。”颜秋意见他嬉皮笑脸的模样就知道他不想说实话,所以直接从源头截断。

    苏磬笑嘻嘻的说,“别介,我们这么见如故知交莫逆熟的不得了还能在乎……”

    “我叫什么?”

    “……”

    苏磬可疑的沉默了。

    颜秋意冷哼,“呵呵,见如故知交莫逆,咱俩可真熟。”

    苏磬觉得自己刚刚的反应简直糟糕透了,让这个看起来温温柔柔的小师妹给反将了军真是败笔,好吧,能把灯泡生生捏碎了制住盛广煊的主可不是什么善茬,但是他刚刚说完话就跑的行为明显也欠考虑——明明看小姑娘就是典型的执拗性子。

    不过他脸皮厚的也没把在颜秋意这受到的冷遇放在眼里,反而笑嘻嘻的腆着脸继续凑上前,“那小师妹你叫什么?”

    颜秋意发誓自己绝对从他身上看到了秦陌的影子,“颜秋意。”

    “颜秋意,好名字!”苏磬树了个大拇指,后来还是承受不住颜秋意的眼光直接说道,“好吧,我主要是看到了这个。”

    苏磬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枚银针,后柄处刻着精细的花纹,“除了质地,跟我的几乎是样的。”右手从医师袍的袖口里探,枚同样花纹的金针赫然出现在眼前。“这个刀工雕刻,恰是师门专有的,所以我才……你懂的。”

    因着银针委实精美,所以颜秋意素来珍惜,用过之后都会收好清洗,但是她那些在去赴约的时候被盛广煊全数打落,苏磬又是在哪找到的?

    “你去了那间包厢?”

    苏磬点点头,到现在也还觉得有点匪夷所思,“有人给我发消息说几点去那个包厢,我向习惯尽早赴约,提前了半个小时去,还是个人没有发现,除了房间里的迷香跟地上散落的银针以外几乎无所获。”

    而当他追出去的时候,恰好看见盛广煊抱着颜秋意离开。两件事看似没什么关联,但他总是多想步,接着给盛广煊身边的保镖治伤的契机不动声色的套了话,虽然寥寥但也能提炼出有用的信息。

    “……后来见着你觉得面善,所以就试探了句。”苏磬耸肩示意自己说完了。

    那叫试探么?语气那么笃定?!那叫试探?!

    这几年经历的事情也多,开阔的眼界也深,颜秋意到这时差不多已经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了,低头看了眼被包的整整齐齐的手掌,觉得自己其实差不多已经猜到了苏磬的立场了。

    “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你不用说我也知道是什么,无非就是问我为谁做事的?”苏磬说的漫不经心,语气却带着几分倨傲,“施家传承百年,代代身傲骨,还没有谁能够驱使我做不想做的事。”

    他看着颜秋意的眼睛,“盛广煊这个人还没有这么大的能量跟影响力。”

    颜秋意的直觉有的时候很准,她能感受到苏磬话里的真诚,所以决定暂且相信。

    不过……是谁给苏磬发的消息呢?

    时间地点那么赶巧,要么就是误打误撞。

    要么……就是早知道盛广煊在那里等着她。

    想着苏磬说的那个时间,比颜秋意被骗去赴约的时间要晚了将近半个多小时,巧到这份上还真是少见,但是——如果对方知道苏磬喜欢提早赴约,而且还是提前半个小时这个习惯的话,发消息告知赴约的时间跟颜秋意到达的时间,这个时间差可谓是掐的刚刚好。

    如果对方真的是抱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的话,那这个人定是对盛广煊跟苏磬都极为了解,甚至能够根据他们的性格特点制定这个滴水不漏的计划。(。)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