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新章节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天涯处处皆师兄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天涯处处皆师兄

    chapter188

    听得这话,直默不声不给反应的颜秋意蓦地抬起头去看苏医生。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师兄?

    哪门子师兄?

    她心里油然而生出种怪异之感,总觉得面前这人有点……

    “你什么意思?”

    刚刚直在强撑着,现下药力股脑全涌上来,失力的感觉让她几乎撑不住靠在床上的身体,再加上这个苏医生刚刚拍她**道那下更是雪上加霜。

    苏医生收好医用酒精,拿出小瓶药膏模样的瓷瓶,不以为意的看了颜秋意眼,文质彬彬的模样因为他脸上带着的调侃笑意而生动起来。

    “什么意思?”他咂么了下,偏头看她,“还能有什么意思?基本上……我说的应该是人话吧。”

    见颜秋意扭过头去不搭理她,苏医生自觉无趣的挑了下眉索性放下手里的东西,坐到床边看着她。“小师妹,好歹给个反应啊,比如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什么的?”

    饶是颜秋意这种沉浸在悲伤愤怒余韵里的人,见着苏医生这不着四六的模样也忍不住在心里骂句特么的。

    许是颜秋意压根没掩饰自己的表情,苏医生很快就读懂了她的意思,“喂喂喂,不要这么伤人好嘛,好歹我在盛家也是个妙手仁心高冷端庄的人物,你这反应真让人难过。我明明……”

    “你太吵了。”

    能不能正儿八经的把开始要说的话说完,特么的都已经离题万里。

    絮絮叨叨被截断的苏医生显然意识到了这点,小师妹现在这种情况还真不好直叙旧——而且看小师妹的反应是压根不想跟他叙旧。

    他轻咳声,“咳,那什么,小师妹,我是苏磬,不是喜庆的庆也不是罄竹难书的磬。”同时做出个‘我看好你我知道你肯定懂’的眼神。

    颜秋意听他的声音越听越熟悉,她忽然想起前世在澳洲时候,去找她的除了萧君扬和秦陌似乎还有个人。而她当时昏昏沉沉的并没有多注意,只依稀记得昏迷前的那个声音跟苏磬声线类似,而等她从医院醒来之后,病房里便只有单柔跟萧君扬在。

    所以,这个真有可能是她……算不上嫡亲的师兄?

    没得到应有反应的苏磬接着说道,“我的老师是施筠,不知道你师承自谁?”

    颜秋意这套针法实际上并不是完全出自她自己的领悟,严戎当初见她在这上面颇有天分就把这套针法教给她了。而在她重生前——是施筠教她的,只不过她当初记忆太过混乱把这码事给忘了。

    施筠跟严戎是师承派的师兄妹,施筠的父亲更是把毕生所学传授给严戎,包括医武两道,而施筠身体素质不是特别好便只学了医术。这样说来,这个苏磬,如果真是施筠的徒弟的话还真是有可能的。

    这样就有些说的通了,当初齐去澳洲的十有**就是苏磬,只不过她醒了之后就离开了所以颜秋意对他并没有什么印象,只是单纯的觉得声线耳熟而已。

    只是,他现在是盛家的医生,连狂傲如盛广煊都对他有几分纵容,情况怕是要细细琢磨的。

    “我师父是严戎。”这话她也没有什么保留,毕竟这件事有心人查就能查到,但是没弄清楚对方的立场,颜秋意的语气并不十分客气,“盛广煊无所不用其极到打亲情牌了吗?”

    苏磬笑容僵。

    空气沉寂了几分。

    他收敛了不正经的模样,叹了口气,“还真不是!”

    凭苏磬的本事,区区个盛家还真留不住他。

    苏磬神色认真起来倒还真像那么回事,他拆开瓷瓶上的瓶塞,抬起颜秋意的头把药粉均匀得洒在上面。“你难道没发现盛广煊不太对劲吗?”

    不太对劲?

    没有吧,而且,他正常过吗?盛广煊这个疯子在她印象里向是阴险狠辣的,虽然没有对她动过手,但是她周遭的人所遭受的事情简直就是噩梦。

    不过要真说不太对劲的话,颜秋意皱眉思索片刻,还真有点奇怪,这次他的态度明显比此前任何次都要疯狂跟不顾切。

    “他似乎精神状态有些问题。”

    “他似乎精神病犯了。”

    两个人的话音几乎同时想起,然后相互对视眼。

    “嘶。”颜秋意低低的喊了声。

    苏磬:“疼就对了,小姑娘家家的对自己那么狠,额头上留疤破相的话,以后还要不要嫁人了。”

    这话说的真像施筠,果真徒弟随师父!颜秋意暗叹句,心里复杂的情绪倒也真的被驱散不少。不过这个苏磬是何居心,最起码他短时间内对她没有所图。

    “从半个月前,盛广煊的精神状态就不太对,喜怒无常不说,甚至有的时候暴戾恣睢到连盛家老爷子都不放在眼里——他之前可是最在乎老爷子得看法,毕竟盛家还没有完全交到他手里他没那个底气。而且这半个月来,盛广煊夺权夺的明目张胆,狠辣无情,连他身边培养的许多亲信都缺胳膊断腿的,甚至有的都……”苏磬顿了顿,“没能留下全尸。”

    半个月前,不正好是她高考的时候吗?那天她还运气特别不好的遇上他跟他未来的妻子——那个叫晴晴的娇小姐当时看盛广煊的反应还比较正常,谁能想到半个月后就变成这样?

    颜秋意忽然响起,自己刚刚重生时候,因为受刺激太大遗忘了跟盛广煊有关的所有事情,包括萧君扬跟师母传授的针法甚至是致命的那枪。见到盛广煊时候也只是没来由的厌恶,而在她想起大部分记忆之后这种情绪便愈加深厚,知道全部记忆复苏,恐惧跟仇恨才股脑涌上心头。

    那么会不会……盛广煊的记忆也有些许断层,而他也是最近半个月菜把空白消除?

    仔细回想了下他的眼神,颜秋意觉得自己应该是猜对了,要说了解盛广煊,打了这么长时间交道,她自认也是了解二的。(。)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