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天赋异禀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天赋异禀

    Chapter121

    路痴的人可能直路痴,比如叶莲诺娃。⑤∨,.●.●o

    古道热肠好心帮忙的人可能直古道热肠,比如颜秋意。

    缘分这东西很奇妙其实,几年前就是因为问路跟颜秋意相识,几年后又是因为问路而再度重逢。

    “听懂了吗?”

    叶莲诺娃歪着头看颜秋意,“不是很明白……”

    颜秋意叹了口气,感叹句自己拿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让叶莲诺娃转过身,她指着路口开始交待,“看见前面那个路口了吗?你走到那边然后左拐走到头,对,尽头上是有个站牌,上面的数字你大概认识是176,对,然后从右边绕过去……”

    叶莲诺娃把颜秋意的话仔细咂么了咂么,又小声的复述遍,这才回过心神,“还好有你在,我都在这边转了三十多分钟了还没有找到地方。”

    “这说明我们有缘分。”颜秋意挥挥手,“话说你来B市是来玩的吗?”

    叶莲诺娃摇摇头,“不是,我们家跟着爸爸来B市工作,上个月才刚到的。”说完就从包里拿出纸笔要写什么东西。

    颜秋意疑心她是要再给自己写地址,连忙开口去问——她可真是害怕战斗民族的战斗字体了,斜线斜线波浪线波浪线,勾勾划划绝壁能把她眼睛给绕成蚊香。

    “你要写什么?”

    叶莲诺娃抬头笑了笑,棕色的大眼睛闪闪,“我要给你写下来我的地址,哦,对了,你现在应该是在这里读书吧?”

    “我是在这里读书没错,但是你不用写地址了,联系方式什么的你说就好,我记性不错能记住。”

    “啊,这样啊,那好吧。”

    叶莲诺娃爽快的放下笔,将自己的家庭住址跟电话号码说了遍,颜秋意细细听了忽然开口问。

    “叶莲诺娃,你爸爸……是不是从事的外交工作?”

    叶莲诺娃有些惊讶,她疑惑道,“你怎么知道的,颜?难道……你认识我爸爸?”

    这个不能怪颜秋意未卜先知,只能说她周围的小伙伴见多识广,又时常推己及人的稍微给她科普科普。她二师兄康怀就是这样个人,康家虽然除了施筠和康牟没有人从事学术工作,但也就数他最特立独行,不但没有子承父业,反而各种投机倒把,不过到他年纪更大些的时候收了心,开始做生意,倒是做得有声有色。也就是康怀,曾对颜秋意这个傻乎乎的小师妹各种恨铁不成钢,字句各种教。

    就比如吃饭的时候去了间餐厅,他有时会讲世家之家的各种盘根错节。去到个地方,他会说哪里哪里曾经住过什么什么样的人。故而虽然相处时间并没有很长,颜秋意还是自康怀处受惠不少。

    叶莲诺娃家所在的地方,恰是康牟提过的,据说那里曾住过以为俄方的驻华大使。颜秋意不过顺嘴猜,却不成想歪打正着反而猜中了。

    她打着哈哈,心说也不能直接说自己是蒙的,但闷着不说编瞎话明显也不是她性格,倒不如爽快点,“我只是觉得吧,你这举动言行很有风度,所以才凭空猜测了把。”

    叶莲诺娃想想也是,自己家刚过来B市,连路都没认全呢,怎么可能有人这么巧的认识自己。遂敬佩的比了个大拇指,“不愧是颜,就是聪明绝顶。”

    颜秋意点不好意思没有的收下了叶莲诺娃对她的夸赞。

    ……

    到康家时,客厅里就只有端坐着看报纸的康启,见她来了微微笑打了招呼。

    “伊伊来了,有段时间不见感觉长高了呢。”

    颜秋意不好说是他的错觉,但她又不想承认自己确实没有如传说中样窜窜,故而只能腼腆的笑了笑,“借师兄吉言了,要是今年我能长个,过年的时候定给你包个大红包。”

    康启失笑,将报纸搁在桌子上,拿起茶盏给她倒了杯茶。

    严戎的这个小徒弟倒是很招人稀罕,康牟那样严肃的性子在她面前都要软和几分,更别提家里的几个师兄弟。本来嘛,最小的弟子就是要被师兄师姐各种疼惜,欺负与被欺负。但很明显,他们康家的小弟子武力值高面容清冷,就连性子也是不遑多让的冷淡,往日里他不坑别人就是谢天谢地了,这谁还敢捉弄他?

    至于宠这个词,相信不等大家说出口,就会被萧君扬分分钟教学重新做人。

    ——看上去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实际上切开里面都是黑的。

    这完全就是某人的真实写照。

    而新来的师叔家的颜秋意,则很恰好的满足了他们对关门弟子小师妹的所有幻想,尤其是在大家年龄相差这样大的情况下——康启的儿子康楷和颜秋意差不了几岁——大家更是不遗余力想要以身作则,扮演好师兄师姐的角色,就连向走高冷国际范儿的高楚楚也不例外。

    康启道。“那还真是要谢谢你的贴心了。”

    颜秋意摆手,“大师兄您客气,对了,康老师和师姑呢?”她并不是很习惯称呼康牟为师伯,也更倾向于称呼他为康老师。左右名字里都有个老师,权当是她这辈子当不成康牟徒弟的最大慰藉了。

    “你师姑跟你五师姐去买东西了,康老师在楼上,你要是会下棋的话可以上去陪他下盘。”

    颜秋意脸色变赶忙摇头,“不不不,还是不用麻烦了,我在这里等着就好。”

    开玩笑,要是让康牟那个臭棋篓子抓住了,那可是要承受许多的煎熬和精神摧残的,说是惨不忍睹也点不为过。为了生命安全,她还是尽量远离下这种危险系数明显不是很高的人物。

    人既然来了,康启身为这个家里的份子,不能什么时候都当甩手掌柜不管不顾,喝了口茶就开始聊天。

    说的开始是中规中矩的话题,后来不知道东扯西扯说到了些学术问题。虽然康启好久没有详细翻阅,但毕竟是康牟手把手带出来的,方方面面的东西都会点,故而跟颜秋意也越聊越投机。(。)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