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新章节 → 第一百零八章 惊变(一更加二更)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 第一百零八章 惊变(一更加二更)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chapter1o8

    颜秋意探身够过牛皮纸袋。`

    在此之前,她着重观察了下牛皮纸袋周围的摆放方式。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不过很有可能是李化藏的东西。她根本没地方放也没地方藏。还不如看过之后放在这里。

    她环顾了下四周,打开了牛皮纸袋把里面的东西股脑都拿出来。

    沓打印好的资料纸,几张手抄的账目。还有个小瓶子……

    颜秋意举起瓶子对着光晃了晃。

    食指大小的瓶子,圆柱状,两头密封的,看材质应该是极坚硬的玻璃器皿。

    里面放着的是半管液体。

    颜色倒是很好看,宝蓝色的液体在光下射出诡异的光芒。

    不知怎的,颜秋意看着那管宝蓝色液体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她想了想可能是自己神经过敏。

    然后颜秋意开始翻看那沓资料,上面只是记载着些实验数据和成分之类的东西。有些词太过学术,她根本就没看懂,不过还是依样画葫芦的记在脑子里。接着就是那沓账单,详细的记着往来账目,每笔都是大钱。

    看过之后,颜秋意依原样把东西塞进去,顺带把原来夹在纸页中间的根纤细的白色毛夹了回去,封好口——连绕的圈数和绕圈的方向都保持致。

    颜秋意看了看手里的小瓶子,叹了口气塞进自己口袋放好。

    ……不管是什么总会用到的!她这样想着。

    这间厕所经久不用,已经被砖瓦填平,从这个窗口能够很清楚的看到对面的被重兵环绕的厂房——跟这间厕所原本是连在起的,但是后来中间拉起堵墙,直接就给隔断了,想要从厕所直接通到厂房是根本不可能的,除非按照颜夏凉提供的哪条路线。

    颜秋意按了按自己的口袋。给自己加了油打了气,冲着手心吐了两口吐沫,然后攀着塑料水管就往上爬。管道很粗,上面积满了灰尘。颜秋意好几次都手滑的差点掉下去,但还是用留长的指甲死死扣住。留的微长的指甲扣在白色泛着灰色的塑料管上,点点指肉剥离的感觉,刺痛渐渐传来。

    此刻颜秋意正试图推开天花板上的盖子,从这个盖子钻进去就是了。通风管道直通厂房内部的。

    这时……

    “咔嚓”声音很轻微。但是在这静谧的有些吓人的逼仄空间里很是清晰的传进颜秋意的耳朵,她的心抖了下。颜秋意手心里渗出冷汗,她咬牙暗骂了句脏话,心说这万被现了可是被锅端啊。

    这里面的可都不是什么善茬,没准都是亡命之徒。`com

    生锈的门把手被悄悄推开,走进来个穿着黑t恤,下身迷彩,足登军靴的男人走了进来。个子很高,人也很壮实,看得出时常锻炼。胳膊上的肌肉很紧实。微抬的下巴露出小半张脸,脸膛黝黑瘦削,而且步伐沉稳呼吸均匀,好像走得每步都被丈量过样。

    这个人的看上去内敛,但是周身有种锋芒的气质。

    很不好惹!

    颜秋意不知道她能不能藏好不被现。

    男人绕着厕所看了圈,甚至搬开几块砖和厚石仔细查看。

    颜秋意瞬间明了他的用意。

    ——也许这个人的用意是她想的那样,想着能不能顺手把李化藏得东西找出来。毕竟没有着火的安全的,又离李化不太远的地方也就只剩这里了。

    颜秋意屏住呼吸,尽力放慢自己呼吸的节奏,慢慢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紧紧扒着塑料管的手臂也微微颤抖着。似乎……她快要坚持不下去了,颜秋意苦笑。

    男人走到颜秋意刚刚找到牛皮纸袋的地方,他的呼吸沉重了些,是惊喜还是惊讶?

    他小心的搬开石块。掏出了牛皮纸袋,快的打开纸袋拿出文件,快的浏览的遍,然后他忽然沉默了下。把纸页夹在胳膊里,然后拿过纸袋仔细的查看里面,现里面没有什么东西。还惊讶的咦了声。

    他低头嗅了嗅牛皮纸袋,警惕的环顾了下周遭的环境。

    颜秋意更加紧张了,她紧紧的缩着,努力不让自己下滑。

    好在男人查看了圈就收回了视线,把资料放进牛皮纸袋原样放回砖块下面。然后收拾好,转身离开了。

    颜秋意悄悄舒了口气。

    静静的等了会,现门外已经没有声音。

    颜秋意用尽全力推开盖子,然后手脚并用的钻进去。

    布满灰尘的通风管道出难闻的气味,颜秋意皱着眉头匍匐前行。边小心翼翼的前进,边思考。

    刚刚那个男人是哪方的?

    军人?不像是,身上有种灰色的痞气。厂房内持枪人士的同伴?也不太像,要真是他们同伴的话,怎么会不把牛皮纸袋带走。

    而且……

    颜秋意想到最至关重要的点。

    他是从哪里进来的?

    东北角的厂房都被身着迷彩的士兵把守着,他是怎么大摇大摆的进来的,难道是有她不知道的暗道?

    眼看到了目的地,颜秋意从连接的另头通风口探出了头。

    静悄悄的,跟外面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场面。`

    颜秋意脱掉鞋和袜子,扔在通风口的边缘,然后赤着脚爬下塑料管。

    来回巡视的个黑衣服的男人刚好去到了另边的大门,颜秋意觉得自己好运的简直不可思议,她踩在摞废置的旧管道上,屏住呼吸点点的往下挪。

    颜秋意左脚刚落在地面,右脚还没从管子上拿下来。

    这时她看见远远过来个身影熟悉的男人。

    她暗道声不好,连忙迈步往下走,不小心碰到了根铁管。出了声音。

    之前在厕所遇见的穿黑t恤男人对着那个回头警惕张望的人说道,“阿昌,你看什么?”

    “好像有声音……”

    男人骂了句粗话,“疑神疑鬼的。你去看看,老板打电话来我去找李化那个孙子……”

    来回巡视的男人收回四处扫视的目光,口气有点讨好,“唐哥。嘿嘿,咱商量个事,我去找李化,成吗?”

    黑脸男人鄙视的打量了他下,不耐烦的骂道。“你快去,妈的,就知道贪小便宜,净弄些歪心眼,传个信还要报酬。”伸手锤了下对方,“他手里的那点钱是不是快被你唬弄过来了?”

    “唐哥最仗义了,兄弟先去了。”

    黑脸男人叫住他,“先把门带上,万真有人我也好收拾。”

    “那……辛苦唐哥了。”

    “赶紧滚!”

    颜秋意躲在阴暗处不住的祈祷对方不要现自己,她听着声音渐渐消失。正想松口气的时候。从黑暗中忽然伸出直重似铁骨的大手,颈间忽然传来阵压力,她被股大力扣着给提了起来。

    颜秋意只觉喉咙灼烫,紧紧缚住的窒息感点点传遍四肢百骸。

    “刚才在那间屋子的就是你吧。”唐哥声音冷酷的说。

    颜秋意急促的喘息,被掐住脖子憋得通红的脸上显出丝惊惶,“放手,放……”

    “怎么是个小丫头?”唐哥沉声嘀咕了句,把颜秋意顺手扔在地上。

    颜秋意劫后余生般摸着自己的脖子,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带有灰尘的空气,同时不忘竭力抑制自己的咳嗽声。

    唐哥冷哼声。颜秋意声音有些沙哑,带了点哭腔,“我就是来这边玩会,谁知道它就着火了。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唐哥明显不相信她的话,皱着眉思考了片刻,端详着颜秋意的面容,忽然问道,“你是颜正泽的女儿?”

    颜秋意的心跳忽然停了半拍,声音也戛然而止。不过片刻功夫她就缓过神来,“叔叔你说什么?”

    唐哥似乎也不想跟颜秋意多废话,他从后腰里掏出支手枪。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颜秋意。

    颜秋意攥紧双手,口袋里的东西似乎咯的有些疼。

    名叫唐哥的男人神色阴狠的,慢慢扣动了扳机。

    chapter1o9

    萧君扬带队围在厂房外面,带着对讲机时刻听从叶正阳的部署,耳机嘈杂片刻,他忽然听到叶正阳急切的声音。

    “君扬,你看到伊伊了吗?”

    萧君扬心里闪过不好的猜想,他问道,“叶队?”

    叶正阳声音难言焦急,“伊伊那孩子不见了,刚才还在车里,转头就不见了。而且……”

    而且他放在车子上的配枪也不见了。

    这孩子别在是偷偷进去厂房了吧?

    这些可好,老战友颜正泽没救出来,反倒把他女儿给撘进去了了。叶正阳焦急而懊恼的锤了下车门。

    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省心?

    她进去除了添乱还会做什么?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她被萧君扬拦在外面了。

    萧君扬不待叶正阳下命令,直接开口,“通知各部,任何人不准放进去,守好各个通道。”

    厂房里传来声枪响。

    接着又是声枪响。

    萧君扬拿枪的手颤,恍惚间带着的头盔好像有很大重力似的紧紧往下压了下。

    叶正阳的声音传来,“你那边什么声音?”

    萧君扬低声道,“报告,枪声,共两声,从厂房里传出来的,请指示!”

    叶正阳叹了口气,“做好强攻的准备吧。听我命令。”

    “是,叶队!”

    而此时,厂房内……

    听到枪响,李化连同那队人马都吓了跳,李化更是直接变了脸色向后倒退了几步。讶声问道,“怎么回事?”

    阿昌回道,“好像是在那边,刚刚有声音,唐哥去看了。”他神色严肃,“会不会是有人闯进来了?”

    李化骂道,“大惊小怪什么?这边四面通道都被堵死了,这边还有个人在这扣着,外面那帮人……那群傻蛋不会这么不管不顾的!你,去看看!”

    阿昌被骂的很不服气,本身被自己老板派过来保护李化他就有点不满,那个孬种也值得他们这么大费周章?就这四脚鸡样的软蛋,还参加过越战?还是特殊兵种?都不如被迷晕了的躺在地上的那个!

    解放军这队伍里面怎么尽出李化这样的孬种!

    还是他们这样的好,不说铮铮铁骨好歹不会怂。阿昌这样想到。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看怎么回事。”

    阿昌装作顺服的应下了,然后跑过去,没多久又是声枪响。只听见那个唐哥的声音远远传来,“快过来人,阿昌,阿昌!”

    李化不敢妄动,他支使着身边的人过去看。

    在场的人马都是相熟了,听到自家兄弟出事了呼啦啦都要跑过去。李化见状连忙喊道,“别都过去,留下来几个,留下来几个。”

    他很怕死,当兵打仗的时候有叶正阳颜正泽冲在前面,他跟在后面能捡个功劳。编进特种部队也是从事的文职,后来离开部队跟着那个红二代做事也是顺风顺水的,他心头有些慌张。

    几个人强压住怒火不情不愿的呆在李化身边。

    那边房间传来嘈杂的声音,混杂着枪声,几乎要刺破耳膜。

    颜正泽慢慢转醒,他睁开眼就是有些模糊的视野,眨了眨眼睛适应了周遭的环境。麻木的大脑恢复运转,四肢在麻药的作用下仍是绵软无力的,他费力的扭头去看周围的情况。

    人少了大半。

    空气中有股极淡的硝烟味,开火的地方离这里有段距离,他侧耳去听,听见了渐稀的枪声,从而确认的交火的方位。

    有枪声,谁闯进来了?

    他放的火应该会被驻守在外的那个孩子看到,但是跟李化接头的这些人真心不好对付,他听见厂房外扩音喇叭的声音。

    颜正泽挪动了身体,他得想办法通知他们才是。

    重要的不是李化,而是那个数据和实验成果。

    手上和脚上绑着的绳子让他行动困难,半躺在地上被绑在后面的立柱上,他行动的很是困难。

    这时候他感觉到有人在动他的绳子。

    而枪声停歇了片刻,几个围在李化身边的人没忍住直接跑过去。

    是谁来救他了?

    颜正泽挺直身子尽量方便对方解开他的绳子,片刻后绳子解开。他注意到李化那边片混乱,似乎是李化阻拦他们离开,而那几个人拿枪对准了李化。

    颜正泽解开脚上的绳子,看向埋进阴影里的人,眼中闪过浓浓的难以置信。

    他长大了嘴,几乎快要忘记这里什么场合,颜正泽惊讶道,“怎……怎么是你?”

    难为他还记得压低声音。

    而对方轻轻笑,将个什么东西塞进他的手里。

    (感谢蓝鸟非的月票,感谢妧妧展和枫叶霜远的打赏,这章二合)

    (。)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