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新章节 → 第六十六章 听见

重生之恰恰年华最 第六十六章 听见

    chapter66

    b市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说是豪门多如狗,权贵满地走,点也不为过。`

    颜秋意曾在b市生活了五六年,自然对这点是深有了解的。

    萧家在这里是个极为显赫的存在,功勋卓著军功起家,建国前就直抛头颅洒热血建下累累军功,子孙要么从军要么从政均是各方翘楚。到萧君扬这辈,已经统共出过位元帅,三位上将,五位中将,四位委员,位总理。

    在她前世最近的次大选中,当时萧家的那位当家人距离华夏国权力最高的位置只有步之遥,可惜最后迟差步不幸败北。

    跟萧家最小的儿子有师徒之谊的康牟多多少少也受到点波及,颜秋意作为康牟的小弟子在萧家败局刚露出端倪的时候就早早的被康牟打出去。这也是为什么颜秋意在老师身边呆的好好地忽然接受了s师大的聘书去当教书匠。

    颜秋意是想要跟老师师兄师姐同进退的,但是三师姐夫对她说了句话,让她无奈的打消了这个想法。

    “你弟弟出国直不肯回来,你要是坚持的话,你爸妈怎么办?”

    她生出的满腔勇气顿时退了回去。`

    今天大堂经理这么说,颜秋意倒是把自己之前所知道的事情前前后后都结合起来了。嗯,好在她现在年纪小,否则的话,萧君扬应该不会对她这么和颜悦色的吧?

    进了电梯,颜秋意在光可鉴人的电梯内壁上偷偷看了眼萧君扬,默默得出了这个定论。

    萧君扬看颜秋意有点沉默,觉得可能小姑娘被自己不说话的样子吓到了,毕竟平时总跟他在块的那些小有时候也说自己冷着脸的样子挺吓人的。万把人家小姑娘吓哭了可就不好了。

    他清了清嗓子,露出个自认为和煦的笑容:“伊伊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刚刚吓着了?”

    颜秋意老实的摇摇头,“我只是替刚刚那个伯伯担心,”她顿了顿接着说,“他身材倒还好就是衣服有点不太合身,那件衬衫都快被撑破了。”

    萧君扬有点不太甘心,毕竟他家小侄子就被他冷着的脸给吓哭过,“你就没……”他低头看了眼颜秋意,“……被吓着?”

    被萧君扬这么煞有其事的问颜秋意起初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呢,听明白之后才恍然,哎,小师兄也有青春年少的时候——压根不是五师姐口中的那个三十多岁找不着对象成天冷着脸的大光棍。`

    “哦,你说这个啊,我只是觉得,”颜秋意托腮思考了下,“叔叔你刚刚那样……真帅!”为了增加自己话语的可信性,她还认认真真的比了个大拇指。

    萧君扬:“……我谢谢你夸我。”

    他知道敢拿拍砖拍人不手软的小姑娘跟其他人想法不样,只是没想到有这么不样,枉费他刚刚的那番忐忑。

    ——娇娇弱弱的小姑娘被吓着去找人告状或者直接走人什么的。

    林嘉年包厢在哪颜秋意有个大致的印象,上次看他和帮明显还在中二期的少年在起说话的时候,颜秋意临走前稍微瞄了眼。下了电梯就直接往旁边拐,到让萧君扬有点惊讶。

    “你知道嘉年在哪?”

    “大概知道吧,上次跟爸爸吃饭的时候碰到我大侄子来着。”

    大、大侄子?萧君扬嘴角抽了抽,孩子没有纠正颜秋意这越叫越顺嘴的称呼。

    长长的走廊铺着烫着洒金边绣着各色繁花的尼龙地毯,两边墙壁上挂着油画。颜秋意对西洋画没什么了解,而且她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会为难自己,对于自己不了解的事物除非十分感兴趣想要深入接触,否则的话是不会轻易往跟前凑合的,毕竟……身为炎黄的子孙不能够太跌份儿不是。

    很快他们两个就在林嘉年常去的包厢门口站定。

    包厢的门半掩着,萧君扬和颜秋意走了进去,萧君扬正准备说话却在里面传出男人说话声的同时,顿了下来。颜秋意仗着人小视力好,隐约瞧了眼里面的情况。

    窗帘拉了半,灯没有开,屋里烟熏缭绕的看就是没少抽烟。沙上坐着个人,看身形约莫是林嘉年,茶几前站着个略矮些的男人,说的话很是不客气。

    “我听父亲说你想要做生意?”

    颜秋意听见了吞吐烟圈的声音,估摸是林嘉年在抽烟,林嘉年嘴上叼着烟,话里很是玩世不恭。

    “哎哟,大哥您这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啊,这你都知道,不容易啊。”

    男人的声音很冷,透着种偏执的阴鸷,“少在这吊儿郎当的,把烟给我掐了,像什么样子?林家的人怎么能是你这个样子!”

    林嘉年从沙上坐直身体,嘲讽道,“嗯,你说的有道理,我刚满十四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教会我抽烟,还说这是好东西。”

    “你,你……”

    “我怎么了?纨绔,败家,我越没个林家人的样子不就是你越期望的吗?假惺惺的,天天盯着那点家产,我从来都不稀罕跟你争。”

    “不稀罕,那你最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趁早打消老爷子的念头,你也不希望我最后让你无所有吧。你要是安分的话,老爷子百年之后林家也许还有你的席之地,你要是肖想不该肖想的东西的话,不要怪我不顾念手足之情。”

    林嘉年把茶几上的杯子扫到地上,落在垫着的地毯上,出并不清脆的闷响。“你顾念过吗?林嘉豪你顾念过吗?去年我出的那场车祸不就是你找人做的吗!需要我来提醒你吗?不过是因为老爷子给了我点股份你就坐不住了,如果不是六叔,你现在恐怕是跟在我的棺材前跟我说话了。”

    颜秋意震惊的睁大了眼睛,来打个招呼就听见这样的事,还真是……

    萧君扬脸色很不好,冷得几乎可以结出具象的冰渣,他的拳头握得很紧手上的青筋暴起,周身冷冽的气质让颜秋意有点陌生。

    屋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颜秋意听见那个被称为林嘉豪的男人的叹息声,“嘉年,我也不想的,但是你要知道,林家只能有个当家人,只要你安分守己,我不介意养着个……”

    “养着什么?养着个废物吗?”林嘉年冷冷的回道。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