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夜斩苍穹最新章节 → 第八十八章 夜袭

夜斩苍穹最 第八十八章 夜袭

    暮色四垂,低云合天。

    太阳落山,满城灯火通明。

    “啊……”

    林天宣有些乏了,打了好长个哈欠。

    看了眼屋外的夜色,林天宣小声问道:“夜深了,你们当真不会去休息吗?”

    楚夜阳也想回去躺在床上舒服睡大觉,谁让任务还没完成呢。

    “前辈们都还没发话,我怎么敢说休息二字?”楚夜阳无奈的摇了摇脑袋。

    伺候的婢女忙了天,也都累了,神色疲倦,如风中弱柳。

    “大少爷,要是您觉得困了,上二楼休息吧。”婢女是好意。

    林天宣看楚夜阳极不情愿,却还精神奕奕的,自然不甘示弱。伸展番筋骨,扭了扭脖子:“不困!你们下去休息吧!”

    得到林天宣的同意,婢女们自行告退,回去休息了。

    今天的夜格外的安静,清风从窗户吹进来,吹得火苗东倒西歪,人影摇摆不止。

    “楚夜阳,你当真不累?”林天宣是强行硬撑,其实已经乏了。

    心想:“我就不信你小子不困,装模样!哼!”

    楚夜阳望着烛火,神色坚定:“大少爷如果困了,尽管去睡。有两位前辈在,会保证安全的。”

    楚夜阳突然高傲起来,让林天宣更加不爽,怒而起身:“记住,我不是累了,而是不想和你待在起!走了~!”

    找了个理由,林天宣上二楼睡觉去了。毕竟今天打斗了场,确实累了。

    脚步声渐行渐远,最后完全消失,应该是林天宣上床睡觉了。

    楚夜阳轻轻吹,摇曳的烛火便熄灭了,黑暗升起片刻白烟。

    烛火熄灭,整座阁楼便沉睡在夜的寂静里,悄无声息。

    这么大个院子,屋外连虫鸣都没用,确实奇怪。

    楚夜阳神经崩得紧紧是,稍有异动就能随时出手。

    突然,未关上的窗户被风吹得来回摇摆,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凉风袭来,楚夜阳能感受到风中的丝隐隐杀气。

    当下凝神闭目,灵气汇于掌心,蓄势待发!

    炷香过后,二楼飞檐琉璃瓦传来细微的摩擦声,应该是有人踩在上面。

    都这么晚了,会是什么人跑到阁楼飞檐上?

    摩擦声闪而逝,想必只有人,可能是探查虚实。毕竟要潜伏堂堂林府,偷袭个修为达到映府境界的大少爷,可不能个人就能由此胆量的。

    果然,十几个呼吸之后,细微的摩擦声接连不断,根据楚夜阳判断,人数应该在十人左右。

    此刻,恐怕林天宣已经睡着了。楚夜阳忍不住朝二楼走去。

    刚走到半,就听见微弱的声响。

    “吱吱吱……”

    听声音,像是窗户被轻轻推开的声音。

    楚夜阳放轻脚步,继续上楼。

    推开窗户的声音消失,紧接着出现的就是衣服摩擦的声音,若非夜太过寂静,根本听不到。

    突然,束火光从楚夜阳的头顶飞过。线流火,直上二楼。

    那是个火球,像是被什么人操控似的,径直的朝跳窗而入的黑衣人撞过去。

    火球正好击中最后进来那名黑衣人的胸口。

    “啊——”

    声惨叫,黑衣人瞬时倒飞出去,在空中喷洒出腔热血。

    在火球击中黑衣人胸口的瞬间,楚夜阳似乎还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还有生肉被烧焦的味道。

    火球将黑衣人撞飞出去,又弹了回来,悬浮于空中,照亮了整个二楼。

    楚夜阳立马冲上二楼,火光下站着七八名黑衣人,甚是慌张。

    原本是打算夜里偷袭林天宣,没曾想居然被伏击了。黑衣人背靠背围成个圈,同心协力。

    刚才击,林天宣也醒了过来。睁眼就看到楚夜阳上了自己的卧房,楚夜阳对面更是有七八名身穿夜行衣的蒙面大汉。

    “什么人?胆敢擅闯林府,闯入我的卧房!”

    面对林天宣的质问,黑衣人怎么可能会回答。

    “大少爷,别问了。只要抓住他们其中个,审问下不就知道了!”林将从楼梯走上来,单手负于身后,看黑衣人像是看手中的麻雀似的。

    黑衣人全都手持利剑,围成个圈,警惕的戒备四周。

    “他们又埋伏,我们怎么办?”

    刚才林将的话已经很明白了,旦被抓住,少不了酷刑,生不如死。

    这群黑衣人中,六名天轨修为,两名二星映府。如此实力,在四星映府面前,显然不够看。

    领头的黑衣人看了眼窗外,外面漆黑片,没有灯火,想来是还没有惊动林家其他人。

    有四星映府强者在,偷袭林天宣已经是不可能了。为今之计,只有逃。

    “撤!”

    声令下,黑衣人尽然有序的想要撤退。

    突然,黑暗中冒出来只手掌,结结实实的印在了最先跳出窗外的那名黑衣人胸口。

    强劲的掌力印在黑衣人胸口,黑衣人的胸口顿时凹陷,肋骨尽断,其中有几根断裂的肋骨在挤压下插入了内脏。

    那名黑衣人连发出惨叫的声音都喊不出来了,难以置信的抓住那只从夜色中伸出来的手掌。最后瞳孔散光,最后丝生机也失去了。

    行九人,尚未出手,就已经死了两个了。凉凉深夜,如何能不让人胆战心惊。

    “说出幕后主使,还可免其死!”林将居高临下的劝说黑衣人。

    黑暗中的手掌突然抓住被打死的那名黑衣人,直接丢到外面。然后林浮才从窗口跳进来。

    “接受吧。否则不定都能痛快的死去!”林浮玩弄自己染血的手掌,威胁之意满满。

    前后受困,腹背受敌,黑衣人已经无路可逃了。

    在恐惧的威慑下,名天轨修为的黑衣人真的怕了。丢掉手中的利剑:“别杀我,我说。我说!”

    “总算还有识相的!”林将把这切都看做理所当然。

    林浮有些不耐烦了:“快点儿,我不想听废话!”

    那名丢掉武器的黑衣人脱离队伍,朝林将的方向走过来。

    可刚没走两步,把利剑穿透黑衣人的胸膛,鲜血沿着剑上的血槽流出,滴落在红木地板上,如朵朵盛开的月季花。

    “我……我……”黑衣人已经说不出话了。

    出手杀人的正是黑衣人的领队,快速的抽回剑,利剑挥,鲜血洒了地,在地上画了个血色弧线:“再有怕死投降者,杀!”

    即便面临绝境,黑衣人领队也没有投降的打算。

    看着同伴因背叛被杀,其他黑衣人不敢妄动,握剑的手都紧了紧,紧张了警戒身边的每个人。

    因为太过紧张,个个都是满头大汗,蒙面的黑布已经贴在脸上,都能看到他们急促呼吸鼻孔处的黑布起伏。

    林将大怒,掌心又幻化出个火球:“找死!”

    两个火球同时出现在整个密闭的空间里,房间里的温度自然都上升了。黑衣人流汗更多了。

    林将竖起手掌,向前推,火球便弹射而出,如流星般在空中划出条美丽的弧线。

    见火球袭来,黑衣人领队前踏步,将灵气注入利剑,猛然举过头顶。

    灵气注入,利剑散发淡淡金光。然后趁势全力砍下去,不遗余力。

    利剑准确的砍中火球,却并未出现黑衣人领队脑海中猜想的画面。

    火球没有被砍成两半,而是直接将注入灵气的利剑融出了个缺口,并将黑衣人领队连人带剑震退了三步。

    力道完全卸去,黑衣人才站稳身子。可是双手握着的利剑不止的颤抖,发出恐惧的嗡鸣声。

    原来刚才的冲撞已经震伤了黑衣人的虎口,双手都已经被自己的鲜血湿透,双臂更是不停的发抖,怎么样都停不下来。

    “这将是你们最后的机会!”林将的语气突然变得冰冷。

    只要黑衣人拒绝投降,林将就会毫不犹豫的将其击杀。

    黑衣人领队也是汗流不止,喉咙发干,口中更是干燥乏味,似乎这就是死亡的味道。

    突然,黑衣人领队的目光定格在了楚夜阳身上。

    天轨修为,是林家在场实力最弱的。于是,黑衣人就像在楚夜阳身上找到突破口。

    领队笔画了手势,其他黑衣人顿时明了,起向楚夜阳发难。

    见状,林将和林浮的第反应就是上前救援,并在心里埋怨楚夜阳是个拖油瓶。

    大群人朝楚夜阳冲来,林将和林浮全力相助。林天宣却事不关己,双手抱胸,做看戏人。

    !请!: meinvlu123  ()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