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夜斩苍穹最新章节 → 第一章 时也运也命也

夜斩苍穹最 第一章 时也运也命也

    “夜阳——要不你还是放弃吧?”

    犹豫的语气,透露出无尽的为难和心疼。

    座庄严的大殿之中,名中年男子正襟危坐,不怒自威。

    说话的正是这名中年男子,下巴和腮边的铁青色胡渣无法遮掩那心中的无奈。

    青色的衣袍套上层薄薄的乌纱,头上束发以银制发冠,给人种谦谦君子的感觉。只是多了份多愁伤感。

    男子对面毕恭毕敬的站着名廋弱的少年,约莫十五六岁。削瘦的身形,枯黄的皮肤,副营养不良的模样。

    听了男子的话,少年心中仿佛压着千斤巨石,呼吸都变得短促。

    双手置于身后,紧紧的抓在起,指甲都快要嵌入肉里。指节变得扭曲,不时还能听到轻微的骨头错位的声音。

    脸上写满了复杂的表情。似乎不愿接受男子的劝告,但是却也做不到反驳。

    牙齿死死的咬住下嘴唇,舌尖尝到了丝丝腥甜味。

    看着沉默不语的少年,男子深吸口气:“夜阳,在九霄大陆,如果十岁之前还不能纳气修炼,那就意味着终生都无法修行。不过我林家地处偏远,时限也推迟到了十六岁。但是——”

    男子欲言又止,似乎不愿看到眼前的少年太过伤心。

    犹豫片刻,男子终于还是说出了口:“夜阳,再过三个月,就是你十六岁的生日,也将是你命运的转折。为家主,我不能太过偏袒你,为义父,我更不想你的梦想幻灭。不如~你就放弃吧。好好的打理生意?”

    确实,马上就十六岁了,却依旧无法纳气修行。放眼整个林家,也就只此人。这种特殊的存在可没有丝毫的荣誉可言,只有无尽的白眼和讥讽。

    回想直以来的种种嘲笑和鄙视,从小的命苦的楚夜阳并没有太过在意。唯有这个梦想,楚夜阳不想放弃。

    少年依旧沉默,只是手背已经被指甲掐出了鲜血。干得快要脱皮的嘴唇也渗出了腥红。

    看着沉默不语的义子,男子十分心疼。直以来,对这个义子都十分的满意。懂事、孝顺、聪明……

    除了无法纳气修行,在男子看来,几乎就是个完美的存在。

    这些劝说的话,男子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可是每次几乎都是样。沉默不语!

    男子知道,自己的义子正在倔强的表达着自己无法说出口的意愿。或许,两个月之后,连这样的沉默都不会再有丝毫的用。

    楚夜阳慢慢的抬起头,眼眶早已湿润,只是强忍着泪水不让溢出。

    楚夜阳何尝不明白,即便心中千般不愿,最后也只能剩下万般无奈。

    这样的劝说,楚夜阳不愿意在继续听下去了,更不想让义父继续为难。

    终于,楚夜阳做出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决定。

    闭眼咽下口混杂着鲜血的唾液,深吸口气。

    “义父,孩儿知道了。孩儿明白,这些年以来,义父直在默默的支持我。是我太过倔强,才会让义父为难。孩儿向义父保证,两个月之后,如果还无法纳气,孩儿就真的放下,老老实实的向义父学习做生意。”

    口气说完,楚夜阳感觉整个身体都被掏空了。连同自己长久以来的梦想,起消失。

    语毕,整个身体都轻松了。同时,男子心中的巨石也都放下了。能让楚夜阳自己同意,也能稍微减少些愧疚。

    看着如此懂事的孩子,男子更是心疼。不过还是挤出丝微笑:“夜阳,好孩子!”

    ‘好孩子’这三个字,听在楚夜阳耳中,却是特别的沉重。

    还没等男子继续说出安慰的话,楚夜阳抢先躬身行礼:“孩儿告退!”

    然后便头也不回的大步夺门而出,直奔外面去了。

    看着那瘦弱的背影越来越小,最后完全从视野中消失,男子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只能无奈的叹气。

    转眼,楚夜阳已经跑到林府大门口,与正要回府的两名少年撞了下。

    凉风刮过,滴液滴落在门前的青石板上。楚夜**本就没来得及看那两名少年眼,便狂奔而去,生怕被人看见落泪的狼狈画面。

    自六岁进入林家以来,楚夜阳这是第次落泪。

    楚夜阳跑了,留下脸茫然的两名少年。目视楚夜阳远去的背影。

    “夜阳少爷?他跑那么急干嘛?”其中名少年不解的说了句。

    另名少年不屑的说:“眼看十六岁生日就要到了,想来是家主找他聊天了吧。呵呵!毕竟这个废物已经浪费了那么多资源了。”

    闻言,先前说话的少年惊慌的看了四周眼,吓得小心脏乱跳:“杰哥,可不能这样说话。毕竟——他始终都是家主的义子,我们做下人的还是要尊称他声少爷的。”

    虽然这样说,但字里行间中却也同样的鄙视。只是碍于身份的差别,害怕被有心人听了去。

    被叫做杰哥的少年却丝毫的不在意:“怕什么?难道我说错了吗?什么少爷,不过就是个死老头捡回去的野孩子。后来那个老头死了,家主才好心收养他的。”

    说到这里,杰哥心中不忿。自己是林家大管家的儿子,世代为林家效力,可谓劳苦功高。但是楚夜阳个野孩子,居然下子就爬到自己头上了,实在是不公平。

    “说到底,我爹是林家大管家,好歹也是跟着姓林的。可他终究是姓楚的,终归不是家人!哼!”

    听的出来,林杰十分羡慕嫉妒恨。只是没有办法改变而已,只能过过嘴瘾了。

    “是是是!杰哥说的都对。不过他终究是家主的义子,身份不同。可不能让别有用心的人听了去,免得被人小题大做。”

    听着身边伙伴对自己的奉承,林杰还是十分享受的。

    “没错。以后我会注意的。再说了,我们林家已经有了绝世无双的三少爷,那可是映府境界的高手。用不了几年,三少爷就会成为青叶城第高手,到时候——嘿嘿嘿!”

    楚夜阳路狂奔,跑到青叶城南边的山崖。

    此处绝壁断崖,无路可走,人迹罕至。每次心中苦闷,楚夜阳都会来此大喊大叫,以抒发心中的愤懑。

    “啊——啊——”

    洪亮的声音响彻正片山崖,却没有回声,很快就消散于天地之间。

    直到吼得喉咙发痛,楚夜阳才收声。但是心中的委屈和不甘却依旧徘徊。

    站在山崖之巅,可以遥望整个青叶城。

    青叶城是处于山脉高地上的片平原。连接青叶城的山脉像根树枝,而青叶城的形状也更像片叶子,因此而得名。

    在青叶城的西面,有座宏伟的府苑,那正是林家的宅邸。

    目光盯着林家后院,似乎想要将房屋看透:“为什么三少爷的天赋那么厉害。而我却百无用?为什么?”

    这些年来,楚夜阳问过自己无数次。但是却只能看着自己与青叶城第天才的林家三少爷越来越远,难以望其项背。

    突然,楚夜阳脸颊抽了下,痛得眉毛都扭曲了。

    原来是因为之前跑的太猛,加之吹了凉风,所以才导致小腿抽筋。

    个瞬间,小腿没有了力气,身子直接摔倒在地。

    因为此处乃是山巅,所以便顺着山崖小路滚了下去。好在没有太靠近山崖边上,不然就粉身碎骨了。

    山崖小路上全是凸起的石头和灌木,身上随时都有剧痛传来。

    终于滚到了平地上,还没等停下来,突然地表的草皮下陷,楚夜阳整个掉了下去。

    ‘咚~’的声,楚夜阳掉进了洞穴。

    因为滚下来的时候撞得满身伤,加上掉进洞里,楚夜阳时无法动弹,全身无力。

    休息了大约刻钟的时间,楚夜阳才能行动。

    刚要站起身,右手手臂传来阵剧痛,好像是脱臼了。只好用左手抱紧右臂,使它不会摆动。

    而且右腿膝盖也受了伤,走了两步都是瘸拐的。

    洞口落下束光芒,楚夜阳全身都是擦伤,衣服也挂烂了。斑斑血迹在衣服上留下了朵朵鲜艳的小红花。

    抬头望去,洞口离自己足足有四五米的距离,而且四壁光滑垂直,根本无法攀登。再加上手脚受了重伤,更加爬不上去。

    除了自己所在的位置有光亮以外,洞中其他地方都是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突然,楚夜阳感觉到左面有微风吹来,伤口被凉风轻抚,生出丝舒服的感觉。

    看着左边黑漆的空间,楚夜阳深吸口气:“反正也爬不上去,说不定逆风而行还能找到出口。”

    于是,楚夜阳便顶着微风,在黑暗中摸索前行。

    小心翼翼的走了好会儿,都没有触碰到任何东西。不得不说,这个洞穴还真是宽大。

    嗒嗒嗒——

    楚夜阳踢到了什么东西。好像是个圆形的东西,体积大约有脑袋大小,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很轻。

    继续前进,路上踢到了很多东西,形态不,有圆的有长的。体积都不小,但却很轻。

    楚夜阳有些好奇,但是奈何洞中没有光。而且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从洞穴中出去。

    突然,黑暗的尽头有些许亮光。

    楚夜阳仿佛看到了希望,兴奋的捡了个长棍状东西杵着前进。

    脚步加快,来到光亮的源头,让人失望的是这里并不是出口,而是洞穴的深处。

    里面十分宽敞,山壁上镶嵌了十八颗散发出茵茵光辉的珠子,每颗都比拳头还大。

    这时,楚夜阳才看清楚自己杵着的东西,居然是根白骨。吓得楚夜阳立刻扔掉,瘫坐在地上。

    没想到直握在手中的居然是根白骨。不过看样子似乎并不是人的骨头。

    惊魂未定之际,又想起路走来,身后全是这样的白骨。吓得楚夜阳背靠山壁缩成团,只露出对惊慌的小眼睛。

    洞穴中是如此的安静,仿佛是死亡之地。

    两刻钟过去了,楚夜阳才恢复了神智,小心翼翼的打量四周。这才注意到放置在洞穴中间的个石棺。

    这个石棺非常奇怪,大约只有两尺长,尺宽,半尺高度,连个孩子都装不进去。

    “棺材?”

    ,请 gegegengxin ()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