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女匪谋天下最新章节 → 第七十五章谁调戏谁

女匪谋天下最 第七十五章谁调戏谁

    “落花,落花!”老鸨在门前敲着门叫道。

    “什么事啊,妈妈,这么早就来叫我。”个穿着白衣的女子开门问道。

    “落花啊,今天来了个贵客,拿的是金子,金子啊!”说着老鸨还拿出那块金子在落花面前晃了晃。

    “你快梳洗打扮打扮,呆会我带你去见那么贵客,他指明点你伺候。你可以要好好伺候。”老鸨接着说到。

    “好的,妈妈,等我梳洗打扮片刻,你稍等下。”说着那个白衣女子落花就退进房去。

    落花在铜镜前面,略施粉黛,淡眉轻扫,随后又换上袭白色纱衣。

    “妈妈,好了,我们走吧!”落花轻声说到,老鸨看到打扮好的落花也是满意的点点头。

    “公子,落花来了!”还没有走到老鸨的声音便到莫小渔耳里。

    莫小渔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老鸨身边个穿身白衣的女子,秋水盈目,面若桃花,股冷艳的气质,跟周围这群女的气质格格不入。

    “呵呵,不愧为头牌,果然是冠压群芳!”莫小渔毫不吝啬地的赞美道。

    “落花见过公子!”叫落花的女子平平淡淡的在莫小渔面前说到,面无表情,也分不清她是喜是忧。

    没有想到青楼里还有这样的女子,真是有趣。果然,头牌就是不样,有脾气。莫小渔在心里暗自想到。

    “恩,落花姑娘好,来坐下起。”莫小渔说到。

    落花姑娘看了酒菜眼道:“公子,我们找个雅间继续吧!”

    “行,也好,那就听落花姑娘的!”莫小渔点点头。

    周围的几个姑娘件落花过来,便散开,各做各的事去。

    莫小渔跟着落花上楼,进入个装修精美的房间。

    “公子贵姓?”落花笑着问答。

    “在下姓莫,莫玉。”莫小渔看着落花笑,觉得有些不自在,刚才她感觉这个落花应该是个冷美人才对,为何现在要对她笑。

    “公子好名字,落花敬公子杯酒。”落花举着酒杯道,屋里早已经准备好酒菜。

    “额,不用了,刚才我已经喝过不少酒。”莫小渔撒谎拒绝到。

    落花见着莫小渔的样子心里嘲笑到,伪君子,假正经。

    “那落花为公子捏捏肩?”落花笑着说到。

    “好。”莫小渔点点头。

    于是落花缓步走到莫小渔身后,伸出纤长的手指给莫小渔捏肩。

    “公子,舒服么?”落花轻声问道。

    “额,有点痒,用力,往下点。”莫小渔皱着眉头说到,她就感觉落花没有力气,在她肩上背上轻轻捏来捏去,弄得浑身痒痒的。

    “好。”落花目光暗,手伸进莫小渔颈口衣领顺着往下摸。

    “你干嘛?”莫小渔把惊异的抓住落花的手,然后甩开问道。

    “让公子舒服舒服啊?”落花笑着说到。

    “不用!不用!”莫小渔紧张的站起来,手捂住自己的衣领。

    “哎呀,公子你别紧张嘛!”落花轻笑道。

    看着落花这幅模样,莫小渔也明白落花这个人也就是外冷内热,外表上看上去高冷的很,其实内心热情又狐媚。

    “紧张?开玩笑,我怎么可能紧张?”莫小渔皱着眉头道。

    “不是紧张,公子那是?”落花撩了下耳边的发丝问道。

    “我,我是怕你在我身上留下什么印记,我回去我夫人知道我就完了。”莫小渔撒谎辩解道。

    “呵呵,原来如此,那请公子放心,落花绝对不这样做。”落花笑了笑走到床前。

    落花半躺在床上,朝莫小渔勾勾手指,“莫公子,来啊!”

    看着落花这幅莫小渔心想,还好自己是个女人,要是个男人肯定抵挡不住落花这狐媚的诱惑。

    莫小渔明白落花的意思,但是又怕落花发现自己的身份暴露,便找了个借口。

    “现在还是白天,做那种事情太早,我们还是先玩玩其他的调好了。”

    “呵呵,这样也行,听莫公子的,不知道莫公子想怎么玩?”落花笑问道。

    “恩,就我们两个人不好玩,多叫几个人来玩。”莫小渔说到。

    听到莫小渔的话,落花脸色沉,还是应了莫小渔的要求,叫来几个姑娘。

    落花看着莫小渔清秀的模样想到,难道他真的不是来“快活”的,对我点不感兴趣的样子,如果不是,那么他来梦里稥做什么?

    来的三个姑娘正好是之前伺候过莫小渔的姑娘,听说莫小渔还要招几个姑娘,想着之前莫小渔的有钱和大手笔,于是她们三个便抢着要来了。

    几个人围着桌子坐下,玩什么好呢,莫小渔思考着,大家也在等着她开口。

    “有了,我们来玩词语接龙,谁输了睡就罚酒杯”莫小渔双手拍说道。

    “好啊&p;p;;

    “好啊!”

    “好啊。”

    “词语接龙,怎么玩?”

    “我来给你们说下规则,比如我说西瓜,下个接着说的就用瓜开头,可以说瓜果,然后果子等等,就是这样,明白没有。谁没有接上来就算谁输。”莫小渔解释道。

    “这个玩法还真是有趣。”穿浅黄色衣服的女子说到

    “是啊,我还没有玩过。”穿大红色衣服的女子说到

    “我也是第次听说呢,感觉很不错的样子。”穿粉红色衣服的女子说。

    “恩,好的,可以玩玩。”落花笑道。

    “好,比赛开始,就先从落花开始,顺着来我最后,如此循环。”莫小渔说到。

    “好。”众人齐声答道。

    “好,那我就先开始了,就用我的名字,落花,开始吧!”落花首先说到。

    “花儿。”

    “儿子。”

    “子子”

    “哈哈,打不出来了吧,来喝酒。”莫小渔笑道,没有想到第轮黄衣女子就没有答上来。

    “好,我罚酒杯。”黄衣女子在众人的笑声中,豪爽的干了杯酒。

    游戏新的轮开始,由黄衣女子先说。

    “太阳。”

    “阳光。”

    “光头。”

    “头发。”

    “发火。

    “火苗”

    “穹穹”

    第二轮接了很多词语,最终在落花这“穹”字接不上,上个接的是:苍穹。

    “好,我认输。”落花给自己酒杯满上杯,口喝掉。

    于是,接着有开始新的轮。众人都玩的不亦乐乎,梦里稥的下人都不知道她们在干嘛,来来回回都送了不少酒过来。

    不过大多数酒都是这个几个姑娘喝得,莫小渔也就喝了几杯,谁叫她是现代来的姑娘呢,说得些词她们几个听都没有听说过。

    不过莫小渔酒量不怎么好,几杯酒下肚都也有点晕晕的了,那几个更是醉的不像样。

    黄衣女子抱着莫小渔的右手,红衣女子抱着莫小渔的左手,穿粉色衣服的姑娘更是在莫小渔脸上亲上口。

    另外两个女子见粉色衣服的女子亲上莫小渔,加上莫小渔长得又俊俏,刚刚表现也很出色,也人边给莫小渔亲上口,这才满意。

    坐着对面的落花看着不满意了,自己好歹是梦里香的头牌,怎么能被其他人抢了风头,加上酒精作用,热把外套脱,走到莫小渔面前,整个人贴在莫小渔身上,抱着莫小渔的脸,“吧唧”口亲上去。

    莫小渔被她们几个亲的云里雾里的,加上有点醉酒。

    心想,哼,就知道亲我,不信,我也要亲。

    于是,便双手抱着落花的头,对着落花的脸口亲上去。

    正在这时,房屋门被打开,个男人站在门口。

    莫小渔眼望去,发现来人正是萧泽川。

    原来萧泽川醒来便发现莫小渔不见,害怕莫小渔出事,腿又不方便,便到处找她,结果跟店小二打听到她女扮男装来到梦里稥,然后又跟老鸨打听到她在这里,结果进门就发现屋内这幅模样。

    四个醉熏熏的女人,各种姿势的贴在莫小渔身旁,莫小渔身男儿满脸唇印,正亲着另外个女子,说不出的感觉。

    看着这幅模样,萧泽川呆在门口。难道小渔儿好女色?所以才直不接受自己,天呐我的小鱼儿。

    “泽川,你来了。”莫小渔看到呆在门口的萧泽川笑道。

    莫小渔走到萧泽川面前,看到萧泽川脸上没有唇印,大家脸上都有唇印,在酒精的作用下,觉得分外的怪异。便“吧唧”口亲上萧泽川。

    萧泽川被莫小渔口清醒,感觉又惊喜又害羞。

    “你看你干的什么事!”萧泽川有些生气的说着便从莫小渔钱袋里,不应该是他的钱袋里掏出两块金子,抱着满身酒气的莫小渔离开。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