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金丹道最新章节 → 第三十一章 军岳军的恐怖

金丹道最 第三十一章 军岳军的恐怖

    白照风见迎面而来的混沌银雷运转血心印双手伸出道血色光罩出现,混沌银雷直接就撞在这血色光罩之上瞬间便反弹了回去。

    “啪!”

    周梦空不闪不避,任由混沌银雷向自己反射回来,直到接近自己的瞬间周梦空才反手巴掌将混沌银雷拍开。

    “轰!嘭!”

    正好混沌银雷飞出去的方向刚好有道混沌紫雷落下,两者想碰顿时虚空之中产生声巨响,如同天地塌下来了般周围的混沌之气被这爆炸的狂暴之力卷入形成个巨大的混沌雷电风暴,这幕如同世界末日般整个混沌都黯然失色。

    金丹大能者能与天地沟通,在混沌银雷爆炸产生巨大冲击时,五界之内的金丹大能者都在瞬间感应到了混沌空间的变化,纷纷都使出神通观天眼查看混沌之中的情况。

    仙界五方仙帝,此时齐聚仙宫大殿,五人感应到混沌之中产生的巨大声响时都抬头望着天空,五人此时的眼眸都流溢着真元之芒,显然是施展出神通观天眼。世界切都在这刻化虚无,直接洞穿空间延伸到混沌之中,当他们看到那混沌虚空之中的周梦空与白照风时五人相视眼都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到了道不可置信的目光以及深深的担忧。

    “大哥,怎么办?没想到这周梦空不仅没死,身修为竟然到了这般恐怖的境界还有那白照风,他们二人的修为恐怕已经到了若水真人的境界!”

    旁的炎帝看着黄帝眼神中尽是担忧道,其他三位仙帝也同看向黄帝希望他能拿出个决定。

    黄帝心里此时也很担忧甚至有些慌了,当年那战苏白重伤定然会陨落,若是周梦空真的到了若水真人的境界等与白照风打完后定然会来仙界找自己五人寻仇,到时候即便是结出五行轮回大阵恐怕也是回天乏力了!不过身为五帝之首的他虽然心中担心甚至害怕了,但是依旧强行镇定下来。黄帝看了直默不声的青帝眼,因为五人之中就属青帝聪明,所以黄帝打算想听听青帝的打算:“五弟,你可有什么想法?”

    “唉,只希望白照风能打赢这场吧?不然周梦空绝对不会放过我们,虽然白照风同样狼子野心,但是我想只要我们选择退避他应该不会伤我们性命!”

    青帝轻叹声道,此时他也只能将希望寄托于白照风身上。

    而就在这时道黄色的通信玉符划破空间出现在黄帝身前,黄帝伸出手去将玉符握住读取里面的信息。

    “大哥,怎么了,是九瑶山那边出什么事了吗?”

    半响后,只见黄帝眉头微皱好像在考虑什么,可却不出声,性格有点急躁的白帝顿时就忍不住的问道。

    “或许还有其他选择!”

    黄帝这才舒展开眉目道,黄帝此言出顿时其他四帝都惊喜的看向黄帝。

    “刚刚九瑶山的弟子传来消息,说他们在九瑶山采药时见到几个女子心生歹意,却不料其中个女子为保清白竟然说出了个惊天消息!”

    黄帝见四位兄弟的神色也不隐瞒道,丝毫没觉得堂堂仙界仙宫弟子行这般下之事会影响五帝威严。

    “大哥,你就别买关子了,快说吧,兄弟们都急死了!”

    这时连想来老实憨厚的墨帝都忍不住了开口问道。

    “哈哈,好!大哥就直说了,苏白并没有死,现在正在九瑶山寒冰湖疗伤,还有十年才能彻底恢复,我们的机会来了,只要从苏白手中夺得天元决,我兄弟五人还用怕他周梦空,到时候我五人天元决大成试问五界之内谁能奈何得了我们!”

    黄帝大笑声道,他没想到在这时候竟然峰回路转自己不仅不用担心周梦空了还能夺得天元决。

    “真的,大哥,这实在是太好了!”

    另外四帝也顿时喜形于色,没想到失踪了九十年的天元决的消息就这样又回来了。

    除此之外,妖界,人界,魔界,鬼界四界的金丹大能都注视着混沌之中,脸上的表情可谓是丰富多彩,感慨颇多,没想到这世间竟然又出现了两尊像若水真人样的人物。

    风州,个充满了远古气息的大山之中,无数的山峰耸入云端之中,参天大树屹立不倒,历经世间的风霜,飞禽走兽随处可见,不过这些飞禽走兽都没有任何的戾气,没有杀戮,人与妖兽和平相处,偶尔还能见到几个凡人家的小孩子骑在直三花境的妖兽身上嘻嘻哈哈的玩耍,切都那么的自然祥瑞,传说中五界第人若水真人所在的道宗便是座落最高峰的顶端之处。

    道宗后山,个女子正独立于悬崖边,脚下是层层的云海,身上穿着的蓝白道袍随着风的方向飘逸,云雾从身边自然的飘过,切都显得那么自然静逸,远远看去若隐若现仿如不染凡尘的风采令人心生向往,似乎是因为女子不染世间烟火连她的肌肤都像是染上仙气般的无暇,敢问世间怎会出现这般让天地都对这份美只敢怀着敬畏而心生向往的女子呢?

    而此时的风城风家,女男站在个尽是白丝满脸慈祥的老者面前,感觉到混沌之中的动静那男子与女子正欲施展神通之术去查看,直接那老者摆了摆手道:“不必这般麻烦!”

    说完老者便伸手虚空挥,直接混沌之中周梦空与白照风战斗之象便如同现场直播波出现在空中。

    “周梦空!”

    “公子!”

    周梦空出现那男女便同时惊呼道,原来这二人正是当年被苏白与周梦空联手封锁在村子结界中的黑觥与风千寻二人。两人从结界出来后便直接向降魔谷而去,只可惜等二人到的时候大战早已经结束了,五界之人也尽是散去,周梦空与苏白也不知踪迹。两人在青州寻找数日未果后,风千寻便将黑觥带到了风州风家,边派人暗地寻访苏白与周梦空二人的下落,边跟随风家老祖修行,希望有朝日能够亲自替苏白与周梦空报仇。

    只可惜九十年了,苏白二人就像从五界消失了般,今日突然在混沌之中见到周梦空自然欣喜万分。

    “老祖爷爷,我怎么感觉他的修为能与你相当了呢?”

    风千寻打量着混沌之中与白照风缠斗在起的周梦空有不可置信道。

    “丫头,看来这些年你没白跟着我修练,才突破金丹大道三十年便能隐约的看出来这点!”

    老者点了点头道,随即又开口道:“不过你说的并不对!”

    “错了嘛?不过也是,梦空即便再天才也才过去九十年而已怎么可能与老祖爷爷你相当呢?”

    风千寻听随即想了下道。

    “呵呵,丫头,你又说错了,我的意思是这小子的修为不是与我相当,而是远超于现在的我,放眼五界之内都找不出个人能与之抗衡的人!”

    老者笑道,丝毫不介意自己不如周梦空。

    “什么!老祖爷爷,你开玩笑吧?你可是能与若水真人不相上下的人耶!”

    风千寻听顿时就觉得自己是听错了,张着嘴不可置信的道。

    旁的黑觥也是惊,这九十年他才明白以前的自己是有多么的弱小,这九十年在老者的指点下他的修为至少提升了百倍,随着时间推移修为越来越深,他也越来越觉得眼前这老者与道宗若水真人的修为深不可测!当他听到这老者竟然说周梦空的修为已经超越了他时,心中震撼之时更多的是狂喜。

    “嘭嘭嘭!”

    混沌之中,周梦空与白照风二人你拳我掌打的不可开交,根本无暇去想五界之人的想法。

    “嘭!”

    拳避退白照风,这时刚好道混沌黑雷落下,混沌黑雷乃是五大混沌之雷中破坏力最恐怖的雷电,所过之处即便是混沌空间也会引起空间波动。周梦空见此直接运转真元将这混沌黑雷擒下,真元涌入混沌黑雷之中将其幻化成柄黑雷不断环绕闪动的长剑。

    混沌黑雷剑在周梦空真元加持下环绕在剑身的黑雷不断闪出数十米长的黑色雷电向四面扩散出去仿佛将整个混沌空间吞噬般。手持混沌黑雷剑周梦空没有丝毫犹豫,身形动,下秒便出现在白照风头顶剑直接斩了下去。

    “哼!”

    白照风轻哼声,丝毫不惧这剑用真元将手护住直接便以手为盾迎了上去。

    周梦空剑斩下在离白照风手掌还有足足厘米的距离时如同碰到了层透明的铁壁般无论如何都斩不下去半分,这时白照风另只手双指突然伸出夹住剑身,手指转,便见混沌黑雷剑直接断成两半,白照风下秒便抓着被他折断的部分混沌黑雷剑贴上来同时也将断剑剑尖刺向周梦空的胸口要害。

    “叮!”

    周梦空反应也不慢反手便将混沌黑雷剑收了回来向胸前横,剑尖顿时便刺在了剑身上,发出声像是铁器碰撞样却又清脆的声音,周梦空挡下白照风贴身剑,随即将剑柄转断口对准白照风。

    “呛!”

    下秒便见断口之处猛得生出截来直接刺向白照风的头颅,白照风在见到断口对着自己的瞬间便知道周梦空要干什么了?在断剑重新生出剑尖的瞬间便从容退后与周梦空拉开距离了!

    剑落空,周梦空不在意,以白照风的修为自然不可能轻易就被自己击败,而是向混沌虚空握,直接抓来四道混沌之雷用真元炼化涌入混沌黑雷剑之中,吞噬另外四种混沌之雷后那直环绕在剑身不断外敛的黑雷安静下来了,仅仅环绕在黑雷周身。

    “这下才完美了,白照风这下看你还能不能折断!”

    看着手中这柄力量提升无数倍而不外敛的混沌黑雷剑周梦空看着白照风轻轻笑道。

    “哼,折不断又如何!”

    白照风见周梦空手中的混沌黑雷剑已经成为了柄真正的伸剑已经对自己有致命的伤害了,自知在周梦空真元加持下自己若是再像之前那般欲图折断是不可能了,当然周梦空能以真元强行以五色混沌之雷凝聚出充满毁灭的混沌黑雷剑白照风自然也可以做到。

    只见白照风也是朝混沌虚空握,四色混沌之雷被抓在手中,不过白照风凝聚出来的混沌神剑是以白色为主。

    “哼,周梦空看是你的混沌黑雷剑攻击力强还是我的混沌白雷剑防御强!”

    白照风手持混沌白雷剑自信的道,他的目标不是杀了周梦空了百了而是想彻底击溃周梦空的信心。

    “是吗?虽说个是最强毁灭之雷,个是最强防御之雷,不过到底谁强那得看在谁的手里!”

    周梦空听,不屑的笑,手臂缓缓抬起剑尖直指白照风狂道。

    “哼,大言不惭,我就让你见见我真实的力量,十重血心印!”

    白照风轻哼声,身上的气势瞬间,恐怖的气息令那些使用观天眼窥看这场战斗的金丹大能者都如同座小孩被大山压身般连忙运转真元抵抗,些实力偏弱的金丹大能者甚至直接吐血重伤不敢在窥视这场旷世之战。

    “喝!”

    白照风持剑挥顿时道混沌白雷从剑身直接射出向周梦空而去,同时身形动,跟在混沌白雷之后。

    对于白照风隐藏实力周梦空没有丝毫的吃惊,因为他也刚刚热完身,混沌黑雷剑往身前横,真元灌注到极致周梦空才停止不然混沌黑雷剑非被真元撑炸不可,不闪不避,直接剑劈下,瞬间混沌白雷便想纸张般被劈成两半随即被混沌黑雷的狂暴力量撕碎,隐藏在混沌白雷之中的白照风也露了出来,混沌黑雷剑劈开混沌白雷没有丝毫停留的直朝白照风而去。

    白照风眼神中出现丝惊讶没想到周梦空修为竟然也这般高深,本以为周梦空劈开混沌白雷会有丝的停顿,自己可以借机趁此剑直取其要害,断然没想到周梦空劈开混沌白雷竟然这般轻松没有丝毫停顿,虽然心中惊讶,但白照风的反应也不慢直接就是将混沌白剑横挡了下来。

    “铛,啪啪啪啪啪!”

    两件相碰,发出声清脆的碰撞声,黑白雷电如同天敌相碰般,相碰瞬间不断的相对方缠去,黑白雷电环绕在起顿时便发出霹雳啪啦的爆炸声。

    两人无论是谁对剑术的造诣都不高,两柄混沌之剑的交锋完全没有技巧可言只有简单粗暴的劈,砍,每次的对碰都使得混沌之中传出惊天巨响。

    剑宗!

    剑无情见混沌之中周梦空与白照风二人将混沌之剑如此这般使法实在令他不禁为那神剑惋惜,只叹自己修为不济,虽能勉强擒得混沌之雷,却不能像二人般将混沌之雷练成惊世神剑。剑无情知道若之论剑术自己能数息之间将二人手中的混沌之剑计落,但是剑无情明白自己与这二人修为差距实在太大了,即便二人只会劈,砍也足以剑灭了自己。

    这也是为什么金丹大能中出来剑无情外没有任何人使剑的原因,不光是不用剑而任何武器都不用。首先般的武器根本无法承受住金丹大能者的真元,再者即便能承受住真元也不定可以伤到金丹大能者,所以金丹大能者都不愿去使用武器,都是真元的直接碰撞,当然周梦空与白照风不同了,混沌之剑能承受住二人的真元只要命中也能使二人受伤。

    “喝!”

    “铛铛铛,啪啪啪啪啪!”

    混沌之中,周梦空与白照风打的不开开交,两人的实力放在五界之内都是无人能敌的存在,缠抖在起真元疯狂的挥霍半日也不见二人有真元不济的现象,反而是越打越激烈,真元挥霍起来也越来越浪费不加节制,实在让人难以想象两人的修为到底有多浑厚。

    “嘭!”

    声巨响,两柄混沌之剑再度碰到起,周梦空与白照风也在这次的碰撞之中贴的极近,两人这次并没有触既分而是同时将混沌之剑向对方压去。只是两人的实力旗鼓相当,谁也占不得半分便宜,黑白雷电交错在起不断的互相厮杀吞噬。僵持了片刻之后,白照风突然向周梦空瞪眼瞳瞬间便布满血丝,道无形的灵魂攻击射向周梦空。

    “喝!”

    周梦空惊没想到白照风竟然还藏了这么手将灵魂力量由眼中释放形成瞳术攻击,仓促之下根本来不及闪躲,周梦空只能轻喝声,强行将灵魂力量注入眼中形成道灵魂攻击。

    两道惊人的灵魂力量碰撞,没有丝毫的火花,但产生的力量却异常的恐怖,两道无形力量相碰顿时使得整个混沌空间的混沌之气都如同大海涨潮般被激起层层巨浪。那些修为略低的金丹大能者心神也瞬间受创吐出口鲜血身体摇摇欲坠,不敢在用神通窥看混沌之中的大战,只有想道宗掌门若虚真人这般的修为方才能勉强护住心神。

    两道灵魂力量的无形相碰也将周梦空与白照风分了开了,此时周梦空手持混沌黑雷剑神色有些异样动不动的看着远处的白照风。

    “嘿嘿,周梦空,强行将灵魂力量转化瞳术攻击的代价不小吧!”

    白照风见此顿时得意的大笑道。

    “啊!”

    白照风话音刚落便见周梦空突然爆喝声,瞳孔瞬间放大鲜血直接从两边的眼角流了出来。

    此时的周梦空显得格外的狼狈,他没想到这灵魂力量竟然如此恐怖,自己的眼睛差点便因此瞎了,即便如此眼睛已经受了不小的伤,在看下白照风时显得有些模糊了!

    风州,风城!

    “啊,爷爷,你不是说周梦空的修为五界无人能敌吗?”

    风千寻看到影幕之上周梦空双眼竟然流血了顿时就惊慌道。

    黑觥也是惊,他自知眼前这老者不可能骗人,但周梦空受伤也是事实,难道说是这老者太小看了白照风不成,想到这黑觥不由的担心起来。

    “哈哈,丫头,不用担心,这下这小子的才使出五成的力量,而白照风却直是用十成的力量,你说谁赢呢?”

    老者听此哈哈笑向风千寻道。

    听此无论是风千寻还是黑觥都是惊将目光重新放回周梦空身上,心想这怎么可能,才半的力量便拥有这般逆天的威能,他们实在无法想象周梦空将全部力量施展出来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同时又想到若真如老者所说至今为止周梦空才使出五成的力量,那世间又有谁配这个男子使出全部力量呢?

    只见混沌之中周梦空没有丝毫因为双眼流血担心,伸出只手轻轻的拭去眼睛流出来的鲜血,心中苦笑不得,没想到自己大意没使出全部力量竟然吃了这么大的个亏,看下不能在玩下去了。

    “啊!”

    而就在周梦空准备解决这场战斗时远处的白照风突然惨叫声,身上的真元如同不收控制般开始四处溢开。

    “啊,岳军!你这混蛋!啊……啊!”

    真元不受控制顿时混沌白雷剑没有真元加持化为混沌白雷瞬间将白照风给吞噬,只见白照风全身都是雷电环绕恐怖的雷电蔓延开来如同要将周围的切毁灭般。白照风则是在白雷之中摇摇欲坠,嘴里竟然在怒骂着岳军。

    “啊!嘭!”

    不过数息便见白照风周身不受控制的真元瞬间爆炸,环绕在白照风身上的混沌白雷瞬间化为虚无,而此时白照风身上的气息也降到了极点比起当年在降魔谷还有些不足,七窍都流出血来,身上残留的真元已久不安分的四处游走似乎不受白照风的控制,再这样下去即便周梦空不动手白照风也会被真元反噬而亡。

    周梦空愣,不明白白照风怎么突然之间落得这般凄惨的下场,只见此时白照风似乎是放弃了抵抗脸上出现道笑意,如同疯狂般对着虚空充满了不甘的癫狂笑道:“哈哈,岳军啊,岳军,你不愧是我白照风的弟子,原来你早就料了我会以秋音牵制你,你竟然故意将天元诀错练,没想到白照风最终还是死在了你的手!哈哈哈哈!”

    “雪儿,我来了!”

    “嘭!”

    大笑之后,白照风反倒停了下来眼中出现丝安静祥和的柔情低喃声,张开双臂,张臂的瞬间不受控制反噬的真元终于爆炸,真元爆炸的余波过后,白照风也彻底化为虚无。

    “唉!”

    眼见白照风就这样死在自己眼前周梦空忍不住的轻叹了声,昔日与白照风在太清门的点点滴滴涌现在脑中,片刻之后才甩甩头这这些回忆甩出脑中,只能无奈感叹造化弄人。同时也是第次认识那个心欲致自己于死地的二师兄,从白照风死前说的话中不难得知岳军早就料到自己必死无疑,所以从苏白那里得来天元诀前六重心法后故意错练,目的就是为了让白照风吞噬他之后吸收这股不受控制的天元决真元留下致命隐患,吞噬岳军后白照风无论如何都难逃死,要么突破血心印九重当即便遭到反噬身亡,或者白照风实力大增当时这隐患隐藏起来不会发,但白照风不停的使用体内的真元这隐患便会开始反噬。想到岳军竟然生前便以料到死后之事,周梦空不由的有些心惊,开始庆幸当年在太清门岳军还没这么恐怖!

    ,请 gegegengxin ()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