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金丹道最新章节 → 第三十章 回太清三门

金丹道最 第三十章 回太清三门

    第三十章回太清门

    百花大殿!

    “梦空!”

    旁的青墨这时也忍不住的喊了出来,看着秋音她甚至有些羡慕这个小姑娘了可以肆无忌惮的抱着周梦空哭。

    “青墨,好久不见!”

    周梦空也看向青墨笑道。

    “三师哥,你怎么穿着新郎的衣服啊,还有你的头……头发!”

    这时秋音突然打断了两人道。

    秋音这么说青墨与百花谷主也注意到了周梦空的异样,说起自己的衣服与白发周梦空不由的又想起了降魔谷役五界金丹大能者围杀苏白,致使苏白至今还要待在那冰冷的湖里十年,想到这些股浓浓的煞气便从身上散发出来。

    “嗯!”

    青墨与秋音顿时便感觉胸口闷,脸上出现痛苦之色。

    “周梦空!”

    百花谷主见此连忙大喝声。

    周梦空这才清醒过来,连忙运转真元将身上散发出的煞气压了下去,这九十年来周梦空每天看着苏白在寒冰湖里承受着寒气,虽然知道苏白对这寒气没有感觉,但周梦空还是忍不住的心疼,心中对五界之人的仇恨也越来越大,煞气越来越重,九十年的积累煞气早已经到了种恐怖的境地,若非周梦空经过顿悟身修为高深莫测早就被煞气反噬控制了!

    “三师哥!”

    “梦空!”

    周梦空煞气收,青墨与秋音立即便觉得好多了,二人几乎同时喊了声周梦空想说什么却都没说出口,煞气本为周梦空的恨意所生,二人被煞气所伤自然也能感受到周梦空的恨意是有多深。这种由爱而生恨实在太过可怕了,可怕的令两人都感觉眼前的周梦空有点陌生。

    “放心,我永远都我,对了我还有件事忘记问了呢?秋音你不在太清门,怎么会在出现在百花谷啊!”

    周梦空自然也知道二人再想什么说了句,随即看向秋音疑惑道。

    “三师哥,你快和我去救大师兄吧,大师兄有危险!”

    这时秋音也想起来了太清门之事,想到牧溪生死不明,眼睛红道。

    周梦空眉头微皱,心想难道是白照风对大师兄与秋音下手了,伸出手放在秋音头上,两秒之后周梦空便将秋音的记忆查看了番,看到那日牧溪将秋音推入空间通道以及牧溪身后那到流光时立即便认出那人正是白照风。

    “白照风,没想到你最终还是选择了赶尽杀绝!”

    周梦空收回手叹了口气道,白照风终于对他有抚养之恩,虽然自己只是他的棋子,苏白也因他陨落要等10年后方可从寒冰湖活过来,但周梦空并不打算去找白照风的报仇这切算是报答抚养之恩,从此以后再不相干。但如今白照风竟然还要对秋音与牧溪下手,周梦空明白不能再让白照风任意妄为下去了!

    “师尊,三师哥你在说什么啊?”

    秋音听到周梦空竟然提起白照风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看着周梦空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秋音,事到如今我有必要告诉你秋掌门真正的死因了,当初杀你爹爹的不是我也不是苏白,而是白照风!”

    周梦空知道自己此行必须要杀白照风当年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能在瞒下去了,也没有瞒下去的必要了,只能看着秋音将事情真相告诉她!

    “不,不可能,三师哥你骗我对吗?师尊怎么可能会害我爹爹,怎么可能?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秋音愣,紧接着便激动的抓着周梦空的手臂眼中顿时涌上层雾水带着丝希望看着周梦空道。

    “唉!”

    周梦空轻叹声,看着秋音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们先回去救大师兄吧,你并未落入白照风手中他定然会以大师兄为诱引你回太清门,我想大师兄应该不会有事!”

    周梦空顿了下又接着道,现在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让秋音接受这个事实,只能先将此时先放下道。

    “需要我和你起去吗?”

    这时直未曾出声的百花谷主从首座上飞了下来落到周梦空身前问道。

    “多谢前辈了,区区个白照风我就不麻烦前辈了,今日就先告辞了!”

    周梦空笑对着百花谷主谢道,向百花谷主与青墨辞别后,便手抓着秋音身化流光瞬息便出现在万里之外,没有丝毫停留的向太清门而去。

    “师尊,他不会有事吧?”

    见周梦空单枪匹马独自前往太清门救人,青墨有些担心的问道。

    百花谷主摸了摸青墨的头,没有回答,只是那数千年没有过波动的眼睛出现丝恐惧,对于周梦空的恐惧,种来自内心深处不可抗拒的恐惧。从周梦空身上她看到了那个人的影子,那个以己之力让五界金丹大能者都不敢抗拒的女子,本以为她是自古以来便没出现过,将来也不会再有的存在,但百花谷主却惊讶的发现周梦空身上也有着她的影子。

    太清门与百花谷虽然相隔极远了但以周梦空如今的修为不过是数十秒的事情,道太清门周梦空便将灵魂力量延伸出去,当然周梦空灵魂力量延伸并未施展的太过霸道,要知道周梦空的修为可不是当年的刘玄机能比的,若是太过霸道整个太清门被周梦空所扫过之处除了金丹大能者能抵挡之外任何的活物都会死在周梦空的灵魂威压之下。

    太清门后山。

    白照风静坐在个亭子之中,在这亭子之上,竖着根石柱,个身穿白衣的男子被个黑色的绳索绑在石柱之上,这男子正是牧溪。

    此时的牧溪双眼无神,脸色苍白,身上的气息若有若无好像随时都可能要断气了般,白照风对此视若不见,穿着往日的白衣,坐在亭子的石桌之前静静的捣鼓着摆放在石桌上的茶具,双纤白如玉的双手端起杯散发着热气的上好茶水,在鼻尖轻轻过,嘴角出现抹自信的微笑,这幕全然没有阴险狡诈,反倒举止之间散发着神秘的气质,若有人见到此时的白照风定然会惊想世间怎会有这般英俊飘逸的男子。

    “梦空,你终究还是出来了,怎么不出来喝杯吗!”

    突然白照风将手中的杯子放下,从茶盘中又取出只杯子放于对面,拿起茶壶边沏茶边开口道。

    白照风话刚落下,周梦空与秋音就没有任何征兆的出现在白照风的对面。

    “师尊,三师哥说是你杀的我爹爹,对吗?”

    见到白照风秋音便直接开口问道,她不相信那个自小便倍加疼爱关护她的师尊会杀死自己的爹爹,就和她当初不相信周梦空会杀死自己爹爹样。

    “看来梦空已经将当日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你了,那我也不骗你,秋无傷确实是死在我的手中!”

    白照风坐着动不动抬头看了秋音眼静静的道,好像在说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般。

    “真的,真的是你!师尊,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秋音听到白照风坦白后顿时最后丝希望也破碎了,看着白照风那无情的眼神秋音不明白为什么白照风也这么做。

    “为什么?哼,秋无傷该死!哦,对了,岳军也死在了我的手上,这事说起来我还得好好谢谢你才对,不然我还真杀不了岳军!”

    白照风见秋音激动的问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不屑的笑道。

    “我?”

    秋音愣,不明白为什么白照风说要不是因为自己他还杀不了岳军。

    “说实话你们四人之中最聪明的便是岳军,本来当年岳军突破金丹大道后借助苏白给的六重天元诀的心法可以脱离我对他的掌控,不过他直心仪于你,所以他不敢逃走,因为他知道他但逃出太清门我必然会对你下手。”

    白照风说完便将茶杯缓缓端起,轻轻的吹了吹饮了口,仿佛这切都与他无关般。

    “秋音,大师兄在亭子上,他被用黑蛟龙的筋打造吸灵索绑在石柱之上,现在体内的真元已经被吸的接近干枯了你拿着这个就能斩断吸灵索放下大师兄。”

    周梦空见秋音听到白照风番话神色变得激动与自责起来时,顿时伸手凝聚出柄真元之剑交到秋音手中道,希望以此分散秋音发注意力,不会过度为岳军因她而死感到自责。

    “嗯,三师哥,你小心!”

    果然提起牧溪秋音自责的神色便少了许多,接过真元之剑警惕的看了白照风眼提醒道,说完便向亭子外走去,然后身体跃落在亭子上。

    “大师兄,我来救你了!”

    秋音跃上亭子就见牧溪脸色苍白的垂着头被条黑色绳索绑在石柱之上,这条黑色绳索正如周梦空所说正在不断的吸取牧溪的真元。

    “秋……秋音,你……怎么来了!快走,快……走!”

    牧溪恍恍惚惚之间听到秋音的声音有些惊讶的抬起头来,发现真的是秋音后空洞无神的眼中出现道焦忧之色,上气不接下气的激动道。

    “大师兄,不要担心,三师哥也回来了,我先救你下来!喝!”

    秋音自然知道牧溪是害怕自己受到白照风的伤害,安慰声,随即聚齐周梦空凝聚的真元之剑直接劈在吸灵索上。

    “啪!”

    顿时吸灵索便断成两半全部散了开了从牧溪身上落了下去,真元之剑也化为点点星光散去。失去了吸灵索后,浑身无力的牧溪直接就从石柱上倒了下来,秋音连忙就冲上去将牧溪扶住。

    “大师兄,你没事吧?”

    秋音扶住摇摇欲坠的牧溪眼中充满了关切与担心的神色问道。

    “没事,只是被白照风废了丹田真元被吸灵索尽数吸去而已,只要修养三个月就能重新修复丹田恢复真元了!”

    牧溪苍白无力的笑,示意秋音不要太过担心。

    亭子内,周梦空直盯着白照风不明白他为什么任由秋音将牧溪救下。

    “很好奇?不用好奇,牧溪的丹田已经被我废了,即便救下来至少三个月之内也是个废人没有丝毫威胁,只要我杀了你他们两个即便让他们逃天我也能数息便轻松追上。”

    白照风似乎是洞穿了周梦空的心思眼神微微眯起自信道。

    周梦空听还确实是这个道理,以秋音的修为带着此时的牧溪别说天再多几天也逃不出白照风的灵魂搜索范围。听到白照风说杀要自己时,周梦空不由的便笑,若是九十年前白照风或许还有机会,可自从在寒冰湖悟道整整四十九年后周梦空也不明白自己的修为到底强到了什么地步,他甚至有信心与若水真人战。

    “怎么?不屑吗?说实话,你是我见过除了若水真人最强的个金丹大能者,不过百岁便能到达这个地步,你可以算的上是第二个若水真人了,不过如今的我自创十重血心印,即便是若水真人亲临我眼不放在眼里,所以你输定了!”

    白照风这时浓浓的杀意终于爆发出来了,那温而儒雅的气质转瞬间幻化成令人感到后背发凉的杀意。

    “那就来试试!”

    说完周梦空便直接身化流光向高空之上而去。

    “哼!”

    白照风轻哼声,也直接身化流光追了上去。

    数息之后周梦空已经破开了云层周围的切都处于混沌之状,层层灰蒙蒙的气体,正是混沌空间才存在的混沌之气,紫色,银色,红色,白色,黑色五种颜色的雷电时不时劈过,还有肉眼可见的青色飓风不断刮过,飓风所过之处混沌之气尽数卷去留下片虚无,在这里无论是风还是任何种雷都充满了恐怖的毁灭气息,即便是般的金丹大能者触之不死也得重伤,这便是传说中的混沌空间,是世间最本源之地,也是大道繁衍出来的的世界,连接着五界又游离与五界之外。

    到了混沌空间后周梦空才停止身形,心想这样来就不会伤到太清门内的弟子了,周梦空刚刚出现顿时道混沌银雷便从头顶落了下来,周梦空手张真元涌现直接将混沌银雷抓在手中。

    “啪啪啪!”

    顿时混沌银雷就环绕着周梦空的手臂不断的闪出银色电光发出阵阵霹雳啪啦的声音。

    “这混沌之雷果然厉害,若非我有真元护住手臂恐怖这狂暴的力量会直接将我整支手臂给撕碎了!”

    感受到混沌银雷蕴含的恐怖力量时,周梦空有些心惊道,要知道混沌银雷在五种混沌之雷之中论破坏力只能排在第三,即便如此在自己用真元包裹的情况下还是能让自己手臂产生发麻的感觉,可想而知若是自己刚刚不用真元恐怕现在这条手臂就没了。

    “送你份礼!”

    而这时周梦空也感觉下方白照风在靠近,大喝声,直接就将手中的混沌银雷甩向白照风。

    混沌银雷在周梦空真元加持下比之前更加恐怖,恍如划破混沌空间般,恐怖的毁灭气息散发开来,银色雷电四面扩散整个混沌银雷就犹如条从九天之上飞驰下来的巨龙般直接扑向白照风,宣告着这场无人目睹的旷世大战的开始。

    ,请 gegegengxin ()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