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金丹道最新章节 → 第二十八 太清门之变

金丹道最 第二十八 太清门之变

    第二十八章太清门之变

    时光飞逝,转眼间距离降魔谷战已有九十年的光景,随着苏白与周梦空二人消失在五界的视线中,绝大多数的修士都逐渐的忘记了九十年前降魔谷的旷世之战,那引起五界腥风血雨的天元决也渐渐退出了众人的目光。

    九十年来五界之内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失去了掌门的玄宗从超级宗门中祛除彻底沦为二流势力。太清门白照风自降魔谷战之后闭关不出,而太清门掌门便交由秋无傷脉的柳席风接掌,在此期间太清门封山谢客,直到六十年前闭关不出的大弟子牧溪则宣布踏入金丹大道接替掌门职方才重开山门。

    太清门!

    柳席风如既往的走进太清门大殿之中,这段时间柳席风可谓是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先是白照风与牧溪闭关,而岳军与周梦空先后叛出太清门,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柳席风身为秋无傷大弟子顺势成为太清门掌门,不过奈于各大势力虎视眈眈只能宣布封山不出,好在牧溪宣布突破金丹大道却又从自己手中接过掌门之位,大起大落之后柳席风也稳稳的成为了太清门中的二把手,这数十年来直替牧溪心行事,牧溪要他寻找周梦空与岳军的消息,所以每隔月他都会来太清殿中向牧溪汇报。

    “柳师弟你来了,可有周师弟和岳师弟的消息了吗?”

    首座上牧溪见到柳席风立即就满怀希翼的问道。

    柳席风见到牧溪迫切的目光,眼中闪过丝愧疚,虽然牧溪从自己手中接过掌门之位,但对自己的权利却没有收回丝毫反而委以重任,太清门所有弟子自己全部可以调用,只是数十年过去自己对牧溪所交付的事情都没有丝毫进展让柳席风心中有些愧疚。

    “请掌门师兄责罚,席风无能,至今未有岳师兄与周师兄的消息!”

    柳席风念此处想到自己今天依旧没有找到二位师兄的下落当即便跪下向牧溪请罪。

    “柳师弟切莫如此,说到底还是我这做师兄的过失没能照看好两位师弟,没想到我闭关突破期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梦空师弟在降魔谷战后消失,岳军师弟也无缘无故失踪。”

    牧溪连忙起身上前将柳席风扶起来叹了口气有些自责道。

    “掌门师兄当年正在闭关,这切又怎能怪掌门师兄呢?师弟这次回来虽然没有两位师兄的消失却有另外的收获!”

    柳席风见此连忙便劝解,随即想起自己此行意外得到的消息立即道。

    “师弟请讲!”

    牧溪先是愣随即开口道。

    “掌门师兄可还记得九十年前白师伯说周师兄勾结九幽妖人苏白谋害我师尊秋无傷之事!”

    柳席风并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缓了下看着牧溪道。

    “当然记得,这都是九十年前的事了,那日我在村子中要他随我回门内,他说什么也不肯随我回来,之后在龙象寺别就是九十年!怎么师弟说的事难道与此事有关系?”

    牧溪点了点头下意识便回忆了起来,随即立即反应过来问道。

    “是的,那掌门师兄可还记得周师兄说过我师尊并非是他所杀,而是另有其人,当掌门师兄问他是谁所杀时,周师兄不肯说,只说让掌门师兄你快点突破到金丹大道将来才能保护好秋音师姐!”

    柳席紧接着又小心问道。

    “记得,梦空本性不坏,虽然不知为何被九幽妖女所蛊惑,但他也绝不会对秋师叔出手,想来杀死秋师叔的定然是那九幽妖女,所以梦空才怎么也不肯说出来是谁杀的秋师叔。”

    牧溪眉头微皱,回忆了下随即道。

    “当时师弟也是这般认为的,不过我这次奉掌门师兄的吩咐寻找两位师兄的下落去了当年我们去的那两个村子,这次我去那里遇到了两个老人,我从他们二人那里得知杀死我师尊的既不是周师兄也不是那九幽妖女,而真正的杀人凶手掌门师兄恐怕永远也想不到!”

    柳席风随即看着牧溪有些欲言欲止的道。

    “师弟知道杀死秋师叔的人是谁?但说无妨,恕你无罪!”

    牧溪见柳席风这番模样自然明白后者的担忧直接道。

    “谢掌门师兄,那师弟便直言了!”

    柳席风这次没有了犹豫的神色道,说完便上前小心的凑到牧溪的耳边道:“真正的杀人者是白师伯!”

    “师尊,这怎么可能,柳师弟这事可非同儿戏!”

    牧溪惊,盯着柳席风质疑的问道,杀死秋无傷的竟然是自己师尊白照风这要牧溪无论如何都难以相信。

    “我用搜魂术看过那两位老人的记忆,九十年前他们便认识了周师兄,当日我师尊身亡正是白师叔的暗算,后来九幽妖女出现从白师伯手中夺走了天元决,并带着了周师兄以及我师尊,若有半句虚言,我柳席风愿意今生今世修为永不增进!”

    柳席风当即便双指对天发誓道。

    “不行,我要亲自去问师尊!”

    牧溪见柳席风竟然发这般毒誓,要知道柳席风现在已经是五气大圆满的境界,不用十年定然能踏入金丹大道,届是便有数千载。牧溪打心底已经相信了柳席风的话,只是心底无论如何他都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掌门师兄且慢!”

    柳席风这时连忙喊住牧溪道。

    “师弟有何事?”

    牧溪此时心烦意乱,有些浮躁的回了句。

    “掌门师兄切莫冲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岳军师兄早就已经察觉到了此时,恐怕岳军师兄消失也与白师伯有关,掌门师兄若是这般过去问白师伯恐怕会有生命危险,或许这也是周师兄当初要你尽快突破金丹大道的原因,因为只有这样掌门师兄你才能有资本与白师伯斗!”

    柳席风生怕牧溪这时候就找闭关中的白照风,但白照风出关察觉到当年他所做之事有败露的迹象,定然不会放过自己与牧溪,以白照风的修为牧溪断然不会是他的对手。

    “你说岳军失踪也与师尊有关?”

    牧溪看着柳席风问道。

    “嗯,不瞒掌门师兄,岳师兄失踪前我曾见过他,岳军师兄那日似乎在决定什么,见到我之后问了句奇怪的话!”

    柳席风点了点头道,说完便声音改学着岳军的神情与声音道:“柳师弟,等牧溪知道切后,让他带着秋音离开太清门甚至离开人界都行,否则,等他出关切就都晚了,五界之内,除了若水真人外谁也拦不住他了!”

    “岳师兄说完后便身化流光消失了,当时我虽然感觉奇怪,但却不敢问太多,岳师兄失踪我也想过这事,只是我当时并怎么也想不明白两者有什么关联,直到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原来当日岳师兄便已料到了这天,知道掌门师兄定会知道此事,所以才让我告诉你让你带着秋师姐离开太清门!”

    柳席风此时也不隐瞒任何事情,全盘托出道。

    “我不相信,无论如何我都要去找师尊问清楚,柳师弟,答应我件事,如果我回不来了帮我将秋音带走!”

    牧溪听完后并没有改变注意,只是他心里很清楚白照风就是幕后真正的凶手,不然也不会说出这番话,只是他从小由白照风养大并传授修真之术,方才能活到今日,所以牧溪心中依旧保留着丝幻想希望柳席风所言都是假的。

    “掌门师兄……”

    柳席风还想劝说牧溪不要去做这般送死的傻事,话还未出便被牧溪伸手直接制止了!

    “柳师弟,你今日便带走秋音离开,明日我便去看看师尊,如果我不死的话定会去找你们的!”

    打断柳席风的话后牧溪开口道。

    “唉,九十了,没想到你们最终还是发现了这事!”

    这时候道有些阴沉的声音在大殿内响起。

    “师尊!”

    “白师伯!”

    牧溪与柳席风二人顿时惊,连忙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这时道白光落地个白衣男子出现在大殿之中,正是闭关数十载未出的白照风。

    “师尊,难道这切真的是你?”

    牧溪看着白照风抱着最后丝幻想问道。

    白照风站在原地下颚微微抬起头眼神变得比以往更加的深遂幽暗如同黑洞般神秘,看着牧溪缓缓道:“牧溪说实话,我四个弟子中最不像我的人就是你,而最像我的人便是你师弟岳军,只可惜他实在是太过聪明了,九十年前他便已经察觉到了这切,不过他却有个致命的弱点,也正是因为这个弱点本来可以逃脱我的掌控的他却愚蠢的留了下来成为我的药引,让我血心印修炼到自古以来即便是创造该功法的人都未达到达到的十重!”

    “血心印,本门禁术!”

    牧溪听到血心印三字立即就惊,留在心中最后丝幻想无情的被白照风粉碎了!

    “没错,就是血心印,想要突破血心印九重就需要个修炼六重血心印的人为药引,吸收其身修为方可成功!说实话,如果不是为了突破第九重血心印我还真不想杀了岳军!”

    白照风略微遗憾道。

    牧溪看着白照风说起他杀死岳军为药引突破九重血心印时语气虽然遗憾,但眼神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仿佛不小心踩死只蚂蚁般,心中冷,此时的白照风在牧溪的眼中变得无比的陌生却又那么的熟悉,盯着白照风冷冷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人偏偏是岳师弟,我知道岳师弟修炼天赋不行,但他却极为努力没日没夜的修炼想要得到你的认可,从你收留我俩开始从未变过。”

    “哈哈,牧溪啊牧溪!你和岳军相比实在是相差太多了,你还不明白吗,从我收留你俩开始就是为了这日。想要做药引的人必须要充满着怨气,这近两百年以来我不断的冷落岳军而亲近与你,他体内的怨气早已经积累到了极致,现在你明白了吗?”

    白照风立即放声大笑道。

    “这怎么可能?原来我们都只是你为了突破九重血心印的棋子!”

    牧溪不傻,听到白照风的话顿时就明白了白照风为什么要收留自己岳军。

    “你终于明白了,我没想到岳军上次救下九幽妖女竟然还从她身上得到了六重天元决的修炼心法,让我超越了血心印的创始人创出了十重血心印,从今日开始五界之人都要臣服于我的脚下,哈哈!”

    白照风说到这之前的那双漆黑深不见底的双瞳布满了狰狞疯狂之色。

    牧溪心中惊,没想到白照风竟然有如此野心欲图让五界臣服,同时也暗自警惕起来,他知道现在的白照风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和蔼可亲而有严肃的师尊了,而是个为了心中的**而不择手段泯灭人性的疯子。

    “秋音!”

    突然牧溪感觉到道微弱的气息正在轻巧的向太清殿靠近,而这人正是秋音,牧溪顿时就惊,连忙身化流光从白照风的身旁飞了出去。

    “哼!”

    白照风轻哼声,任凭牧溪从身旁飞走,真元运转,手缓缓伸出来朝大殿内的柳席风虚空握。

    “啊!”

    柳席风只觉得自己身体顿时就膨胀起来,不道息的时间便膨胀到了极点,紧接着身体便伴随着声惨叫被炸的粉碎。

    白照风看都没看被自己随手捏死的柳席风,转身看向殿外飞速向秋音飞去的牧溪冷笑声,顿时身化流光追了上去。

    另边,牧溪见到秋音之后直接落地现身,上前拦下秋音直接开辟出条空间通道将她推了进去喝道:“秋音,快走,永远别回太清门!”

    “想走,哼哼!”

    这时空中道喝声,同时道真元飞向空间之门欲图摧毁通道。

    “破!”

    牧溪连忙挡在前面将这道真元攻击给拦了下来,这拦虽然阻止了白照风破坏空间通道,但这时白照风也追了上来直接向空间通道而来。牧溪明白今日自己只能留下来阻止白照风了,否则以白照风的速度定然也能在空间通道关闭前进入空间通道中。

    “秋音,再见!”

    牧溪看了眼秋音,运转全身真元,加速关闭空间通道。

    “大师兄,不要!”

    秋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牧溪要自己逃走,但是她却明白这门关,以后自己就要与牧溪天人永隔了,想要冲出去,可就在这时门瞬间关上了,秋音只觉得头立即阵眩晕随即便昏了过去。

    而空间通道外白照风也个扑空,感觉到秋音的气息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立即就闭上双眼将灵魂力量蔓伸出去,欲图根据空间通道残留的气息找到秋音传送去的地方,可是空间通道残留的气息极为凌乱根本就找不到最终目的地在哪里。白照风知道这是牧溪怕自己找到秋音故意开启的随机空间通道就连他自己都只知道秋音大概的位置在哪里!

    白照风眉头微皱,片刻后才不屑的笑,转头看向强行关闭空间通道已经耗费进半真元的牧溪道:“你以为这样她就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只要你还在太清门她就定会回来,说不定还能给我带回来个惊喜呢?”

    牧溪眉头皱,他知道秋音定会回太清门来找自己,他只希望自己的空间传送能将她传到天涯海角去永远也回不来太清门。

    三日后,五界传出个消息牧溪,柳席风,秋音联合欲图击杀白照风彻底掌控太清门,不过却被白照风识破,当场击杀了柳席风,秋音逃遁不知踪迹,而身为大弟子的牧溪则被白照风擒住,白照风念及近两百年的情分并没有杀死牧溪,而是将其关了起来,希望牧溪能够悔过自新。

    泰!!请在线看: meinvmei222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