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金丹道最新章节 → 第二十四章 苏白陨落

金丹道最 第二十四章 苏白陨落

    第二十四章苏白陨落

    青城,片废墟化历史的痕迹,几只乌鸦落在废墟之上跳来跳去,周围偶尔有两个行人经过也不会正眼瞧这废墟眼。世人尽无情,或许百年之后,废墟之上长满杂草,谁都不会记得这座废墟曾经是座繁华的城市。人是健忘的,他们不会记得是什么导致这座城市化废墟,更会遗忘在这废墟之中被大战无情掩埋的数十万亡魂,贪婪,自私,**不断的腐蚀着内心,终有日会将五界都毁灭,就像青城般化历史的痕迹。

    周梦空四人从降魔谷离开后,经过昔日的青城四人停下了脚步。

    “梦空,怎么了?”

    苏白看着周梦空突然站着不动问道。

    “没事,对了,既然回来了,我们去村子看看宁渊,宁轩两个丫头吧?”

    周梦空对着苏白笑了笑道。

    “哦,这样啊,那我们去看看他们吧!”

    苏白笑了笑回道,她明白周梦空没有说实话,不过也没有揭穿,因为周梦空不想说之事她绝不会强迫。

    见此四人便往村子走去,离开时周梦空有些疑惑的看了眼废墟便收回了目光,他似乎感觉到了废墟传来的情绪,片废墟也会有情绪吗?想了下不知道答案,周梦空也不再多想。

    四人很快便到了村子里,进村子就有不少人好奇的看着四人,在村民的目光下四人走进了宁渊宁轩家。

    “宁渊,宁轩,你梦空哥哥找你们玩来了!”

    入门周梦空便大声喊道。

    “梦空哥哥!”

    这时就听见屋外对惊喜的声音,随即就见宁渊与宁轩二人从屋外路跑进来,看见周梦空后直接扑了上去。

    “是梦空与苏姑娘啊,这几位都是梦空与苏姑娘的朋友吧?来,快请坐!”

    紧随宁渊二人身后他们母亲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先是和周梦空二人打了打了声招呼,随即看向黑觥二人热情道。

    “梦空哥哥,我们来玩游戏!”

    坐了阵子后,宁母便去厨房做饭了,宁母刚走没过多久,宁轩与宁渊两个小家伙就缠着我和他们玩游戏,看在屋里坐了阵子的苏白三人也不知道去哪了,自己人也挺无聊的,于是便道:“好啊,哪玩什么啊?”

    “嗯,捉迷藏,梦空哥哥,我先来找你和妹妹,谁被第个找到,下次就该谁找了!”

    宁渊想了想随即眼睛亮道。

    “好啊!”

    我点头道。

    “那你们快藏好了,我数百下就来找你们了,我可是很厉害的,到时候被我找到可不要耍赖哦!”

    宁渊随即背对着我与宁轩天真道。

    宁渊话刚落,宁轩就连忙躲了起来,动极为熟练,显然是经常玩躲迷藏。

    我愣之际,宁渊突然从十跳到了九十,弊,顿时苦笑不得,看屋内好像没有可以躲的地方连忙往外跑。

    出了屋子后,看着屋外那个已经重建的菜园,脑中又浮现起当日在这门口发生的事情。想起往事,与宁渊桌米测之事也忘之于脑后了,心想也不知苏白去哪了,随即便在村子找起苏白来。

    当然周梦空不会漫无目的的寻找,这村子中苏白回去的地方除了这里只有巧儿家及埋葬巧儿的地方了。

    巧儿之墓在村子的后山,所以周梦空便打算先去巧儿家看看,刚到巧儿家就听见院子中传来苏白的声音,心中喜,果然在这里。

    “千寻,答应我好不好,等我死以后替我照顾好他。”

    刚要进去,院内苏白的话顿时就让周梦空止住了身形。

    “皇甫静,你真的能狠心离开他吗?而且你离开了他,他就能忘了你吗?”

    院内风千寻带着怒火的声音传来出来。

    “千寻,我只有三天的寿元了,我不想让他看到我死去,我会让他狠我的,然后我会借机离开他。如今,我唯放心不下的就是他了,虽然他已经踏入了金丹大道,但是他终究入世未深,加上初入金丹大道比起那些早已踏入金丹大道的人实在差太多了。”

    苏白的声音中带着不甘与恳求。

    “你屠尽皇甫家族,不仅仅是为了报十五年前的血海深仇,更多还是让他认为你是杀人魔头,从此害怕你吧?你成功了他确实把你当成了杀人魔头在听到我说你不要他去找你时,他日夜沉迷,只是即便如此,听到你有危险,他还是不顾切来寻你。”

    千寻的话周梦空心里震,没想到苏白屠尽皇甫家族竟然是为了自己。

    “屠尽皇甫家族是我自己的仇,于他无关!”

    不过苏白确直接否认了。

    “皇甫静!你,我,大哥,青云,宣儿五人从小便在起,我也是最了解你的人,你留下皇甫家族的晚辈不杀就是因为你不愿皇甫家族真的灭亡,你知道周梦空不喜欢杀人,所以你屠尽皇甫家族用的手段更是令五界任何人见了都为之后背发凉,就是为了让他不在想你,然后渐渐的忘记你!”

    风千寻的话落下后院内便沉默下来,短暂的沉默后,风千寻还是妥协了,出声道:“好,我答应你。”

    “谢谢你了,千寻!”

    风千寻的话,显然令苏白轻松了许多。

    “梦空哥哥,我终于找到你了!嘿嘿!”

    这时远处道欣喜的声音出来。

    回头看在数百米外宁渊兴奋的边跑,边喊道,周梦空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也不再在门口。

    苏白与风千寻二人也是惊,连忙就向门口看去,只见周梦空从门口走了进来,没有任何的语言,看着苏白步步的走了过去。

    “唉,这样也好,你们自己解决吧,我先走了!”

    见自己与苏白的事已经被周梦空撞破了,风千寻轻叹声道。说完便往院子外走了,随即有听到门外阵欢笑,欢笑声也逐渐,显然是风千寻将宁渊给哄走了!

    院内苏白低着头不敢看周梦空,这刻她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周梦空才好,名震五界的九幽魔头在这刻失去了令五界畏惧的通天修为,不过是个在心爱的人面前慌了神的普通女子。

    周梦空走过去轻轻的将苏白揽入怀里,苏白将头埋入周梦空的怀里,彼此感受着对方的心跳,这刻,时间仿佛停止了,又似乎心跳相碰次万年已逝。

    “那天我和你分开后便在御寒山等你,可是我直都没发现你的身影,你知道吗?原来等待真的好难,时间就像变慢了样,见不到你我好担心,我又不敢修炼,怕我修炼太过专心,你出现在御寒山我不能第时间发现,你知道吗,我多想时间走快点,这样我就能快点见到你了,可我又想时间慢点,最好是停下,这样你身上中的血心印就不会发了!”

    “傻瓜,时间快点我们就不是能早点见面,你也可以不用受那么多苦了吗?”

    周梦空心中痛,流着泪边伸手轻轻的替苏白擦去脸上的泪水,边笑着道。

    “十天还不见你出现,我只能拿出天元决转移注意力,没想到我发现了天元决的速成之法,用寿元便可以加快修炼速度,我见不到你,怕你会出事,我要快点找到你,于是我便修炼天元决速成之法,短短个月我便将天元决练至六重,我决定了我要出去找你,我发现自己的寿元已经没有多少了,在找你许久都没有消息后我便去了灵州找到了无枯大师,当日在灵州我见到黑觥隐藏在你身边时,我便放心的离开了,有黑觥在定能保护你见到无枯大师替你化解体内血心印之毒。”

    “知道自己时日无多,让无枯大师治好我后,然后你就去了风州,想让我离开你,忘记你,然后我就能个人好好的活着了,对吗!”

    “嗯,我没想今天在降魔谷在见到你,我竟然没控制住自己,还是选择与你相见了。”

    苏白不敢抬头看周梦空低声道,突然苏白感受到滴滚烫的液体落在脸上,抬起头去,只见周梦空双眼通红,眼角的泪痕还散发着淡淡的热气。

    “苏白,你好狠!”

    四目相视,周梦空狠狠的道,随即将苏白抱的更紧得意道:“哼,你想将我个孤零零的留在这世上,休想!”

    “梦空!”

    苏白看着周梦空眼中的癫狂,心中痛,无力的喊了声。

    晚上,轮晈白的圆月挂着夜空之中,苏白与周梦空坐在巧儿家的屋顶上,苏白静静的靠在周梦空身上,看着圆月道:“好美的月亮啊!”

    “嗯,不过你比这月亮好看百倍,不对,是万倍!”

    点了点头,周梦空看着苏白笑道。

    “没正经,不理你了!”

    苏白脸上出现抹娇羞,嘴里说着不理周梦空,心里却美滋滋的。

    “苏白,你还记得我们初识的那天晚上吗?”

    周梦空望着怀里的苏白道。

    “当然记得了,某人还想骗我喝他那破葫芦的酒呢!”

    苏白嘴嘟,脸上出现道埋怨。

    “我酒葫芦都被你扔了,好像吃亏的是我吧!”

    见苏白脸嗔怒,周梦空有些郁闷的道。

    “噗,小气鬼!”

    苏白见到周梦空脸幽怨,顿时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两人不再出声,似乎又回到那他们相识的那天。

    翌日,清晨!

    “梦空!”

    苏白醒来发现周梦空已经不在身边了,心里慌顿时就四处张望起来。

    “哟哟哟,心上人不见了,怎么?着急找心上人啊!”

    就在这时道打趣的声音从苏白背后响起。

    “哼,千寻叫你取笑我!”

    苏白脸红,不用看只听声音她也知道来人是风千寻,转过身去就对着风千寻的咯吱窝挠去。

    “别!别,你敢挠我,我就不告诉你周梦空去哪了!”

    风千寻吓得连忙后退,直接甩出重码道。

    “好,这次我就饶了你,那快告诉我梦空去哪了!”

    果然听这苏白立即就停下手中的动,看着风千寻问道。

    “你马上就知道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你身上的衣服换了!”

    风千寻神秘笑,随即拉着苏白就从屋顶飞下去,向屋里走去。

    “我换衣服干嘛?千寻,你想干什么啊,梦空呢?”

    苏白眼中充满了疑惑,不明白风千寻想干什么,不过也不反抗任由风千寻将她拉入屋内。

    突然阵极为喜庆的罗鼓敲打声从远处传来,而且越来越近,风千寻听到这乐声,拉着苏白走的更快了!

    “难道?”

    苏白心思敏捷,瞬间就明白了。

    “现在知道了吧,咯,赶紧换上吧!换上就能见你心上人了!”

    风千寻手上凭空出现件红色衣裳得意的道。

    苏白看着风千寻手中的新娘服,手有些颤抖的缓缓伸了过去,眼泪忍不住的从眼中涌了出来。

    “等下把自己哭丑了,小心周梦空不要你了哟!”

    风千寻见此伸手替苏白抹去眼角的泪珠打趣道,同时心里也尽是感触。

    “喂,新娘子快点出来了,新郎官迎娶新娘来了!”

    罗鼓声停留在院子外,道欢喜的声音从院外传了进来。

    周梦空身穿红色新郎服,在院门口有些焦急的等待着,身旁的村民还在热情的呼唤新娘子快点出来。

    “公子莫急,门主应该就快出来了!”

    旁的黑觥见周梦空手直摇摆不定笑着安慰道。

    “嗯!”

    周梦空点了点头。

    “哇,新娘子出来了!”

    两人话音刚落,就听身后村民的阵惊喜声,周梦空连忙向院内看去。直接苏白身穿自己替她选好的衣裳,头上盖着个红色盖头,在风千寻的牵扶下走到院子中。见到苏白后,周梦空顿时就走了过去代替风千寻扶着苏白。

    “好了,新娘,新郎准备好要开始拜堂成亲了!”

    这时黑觥充当二人的主婚人,不知何时黑觥也开始受到了影响,开始他保护周梦空完全是出于苏白,甚至有想过利用周梦空让苏白带领九幽门称霸五界,不过这些天与周梦空经历了种种之后他那课争霸之心也淡了许多,看到周梦空与苏白要成亲也是打心里的高兴。

    “拜天地!”

    黑觥走到二人身旁喊道。

    黑觥的话刚刚喊出来就感觉万里之外升起数道惊人的气息,苏白与周梦空自然也感觉到了,从方向来看应该是来源于降魔谷。今日是两人的新婚,两人也极有默契的不去理会降魔谷的事。

    “是大哥的气息!”

    两人刚准备拜天地之时,风千寻突然惊呼了声。

    “风辰大哥!”

    苏白身体顿,盖头下出现声惊呼,随即苏白便将盖头掀了开来。围看的村民见到苏白那倾世容颜之后忍不住的便呆着了!

    “梦空!”

    苏白掀开盖头后看着周梦空有些为难的喊了句。

    “我陪你起去!”

    周梦空自然明白苏白要干什么了,从两人的话中很明显就知道风辰与二人的关系极好。而且这个风辰很有可能就是上当了,想去搭救那个假苏白,结果被五界金丹大能给围困了。

    “嗯!”

    苏白点了点头,随即两人便欲前往降魔谷救人。

    “你们不许去!”

    风千寻立即出来拦住二人道。

    “千寻,你拦着我们干嘛?”

    苏白愣看着脸坚决不让自己去救风辰的风千寻问道。

    风千寻连忙解释道:“15年前你出事后大哥便拜入了道宗成为道宗若虚真人门下弟子,想来五界之人也不会真正的取大哥性命,你们二人不同,若是去了降魔谷定然是凶多吉少。”

    “千寻,你听着,五界之人为了天元决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风辰大哥即便是若虚真人的弟子与我沾上了关系,五界之人必然不会放过风辰大哥!”

    苏白将手伸到风千寻肩上道。

    “可是……”

    风千寻又何尝不能明白这点,只是她知道苏白此去救自己大哥必死无疑。

    “放心,我本就是将死之人,能在死之前救下风辰大哥我已经很满足了,走吧,梦空!”

    说完,苏白便收回手转身对着周梦空道。

    “嗯!”

    周梦空笑,虽然他明白自己是去赴死,不过能与苏白起死,即便是死又有何惧呢?

    周梦空刚刚转身便觉得背后道劲风袭来,周梦空脸上没有任何的意外,瞬间转身让自己的丹田对准突然其来的掌。

    苏白大惊,没想到周梦空竟然会料到自己会对他出手,眼看就要落到周梦空但田处了,连忙便收掌,脸怒色的看着周梦空道:“你怎能这般不珍惜自己性命,我这掌刚刚若是落在你丹田上,你现在还有命?”

    “谁都能杀死我,唯独苏白杀不死我,走吧,在不走怕来不急了!”

    周梦空笑道,说完便拉着苏白的手直接身化流光而去。

    黑觥与风千寻二人愣,这次明白原来苏白竟然想要偷袭周梦空,使周梦空去不了降魔谷。更没想到的是周梦空竟然早就看出来了苏白的想法,如果不是眼前这活生生的例子,恐怕二人即便是打死也不相信有人会千方百计送死吧!

    二人相识眼,正准备跟上去,突然村子上空升起个光罩,两人顿时惊,暗道声不好,可这时已经慢了。只听苏白的声音传了进来:“你们二人好好在结界中呆着,个时辰后结界便会自动解开!”

    “这两个混蛋!”

    风千寻虚空掌拍向空中的结界便会可惜结界纹丝不动,只能怒骂声,心里同时祈祷起来,希望苏白二人能平安无事带回来。

    “门主!”

    黑觥拳头握,他知道皇甫静与周梦空合了凝聚出来的结界他是不可能打破的,只是他不甘心,不甘眼睁睁看着门主奋战自己却无能为力。

    另边,降魔谷!

    个青年被个看起来仙风道骨却透露着丝丝阴鹫的白衣人招招逼退,身上已经是数道伤痕了。

    “嘭!”

    又是毫无技巧可言的两掌想碰,青年本就落于下风,这掌之后只觉得手臂震,看着眼前这白衣人眼中布满了杀意,心想:难怪皇甫静会刺杀失败,这白照风修为竟然如此之深,即便自己跟随师傅修炼十数载也全然不是他的对手。

    想到自己师傅,风辰就不由的将目光投向在外围众多为防止自己遁走的金丹大能者,最后将目光落到身蓝白道袍的若虚真人身上。

    “死到临头还敢分神吗?”

    这时白照风阴沉沉的声音从风辰耳边蔓延而起,下秒风辰便直接倒飞出去砸在地上再也无力反抗。

    若虚真人见风辰受伤身体颤,可却不敢上前,他是道宗掌门凡事都得以大局为重,风辰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要救五界罪人苏白,自己若心怀恻隐之心皆时道宗必然招致五界之仇人,即便是有若水师妹在怕也难以化解吧!

    “说,九幽妖人在哪里?说出来绕你不死?”

    这是仙界五帝之人的黄帝落到已然重伤的风辰面前质问道。

    白照风见黄帝连招呼都不打便直接无视自己审问风辰,心头升起道怒火,眉头皱,心道:黄帝,你敢这般无视我白照风,待我修成九重血心印必然第个拿你仙界开刀。

    “哈哈,我苏白面子可真大啊,五界金丹大能今日全来齐了吧?”

    这时空中道狂笑声落入整个降魔谷之中。

    所有人皆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两道流光直接想外围的包围圈冲去,而在外围的金丹大能者多半都是实力稍弱丝,明白九幽魔头身修为深不可测,都不敢轻易阻挡,连忙避开放入包围圈。

    “九幽神掌!”

    流光落到,苏白掌直接便向离风辰最近的黄帝而去。

    “哼,后土神功!”

    黄帝身为仙界五大仙帝之首,面对苏白掌自然不慌不忙直接运转后土神功掌迎了上去。

    “嘭!”

    两掌相碰,苏白纹丝不动的站在风辰身前,而黄帝则是硬生生退了数十步方才稳住身形。

    众人见黄帝交手便吃了大亏,心里阵暗爽,同时又在心里暗惊苏白的修为之深,竟然能掌轻易震退黄帝,要知道若论单打独斗,在场除了道宗若虚真人以外估计无人是其对手。

    “风兄,你没事吧?”

    周梦空也没想到苏白修为这般深厚,稍稍愣后便回过神来,弯下身去,伸出手去对着脸措颚的风辰道。

    “谢谢,静儿吗?”

    风辰被周梦空扶起来后道了声谢便看着苏白的背影期待道。

    “怎么?数十年不见,风大哥便认不出静儿了吗?”

    苏白掌震退黄帝后,眼神扫了白照风眼,听到风辰的话后便没在理会二人,转过身前略带俏皮道。

    “真的是你?你……”

    风辰见到苏白,虽然时隔十五年两人都早已不复当年的样子可依旧眼认出了苏白,顿时喜,刚欲上前,突然身体顿,目光停留在苏白身上的新娘服。

    “静儿你和他?”

    风辰这才想起之前扶自己起来的青年似乎穿的便是新郎装,似乎明白了什么,眼中出现道痛苦之色,不过依旧带着丝希望的翼光道。

    周梦空见此,在旁默不声,明白二人的关系似乎有些复杂,自己也不好插嘴。

    “风大哥,我与梦空今日成的亲,现在我便是他的妻子了!”

    苏白明白风辰的心思,不做任何隐瞒直接道。

    “呵呵,你还是和小时候样,就不能说的委婉点吗?”

    风辰苦笑声道。

    “噗,原来风大哥还记得这事啊,当真是小气!”

    苏白见此突然就忍不住的笑了出来,看着风辰轻哼道。

    “只是你们今日不该来这里!”

    风辰语气突然变,开着苏白叹气道,他心中苏白的安危原原比自己要重要,如今见苏白为了救自己陷入这般死局只能无奈的道。

    “哼,九幽魔头没想到你会自投罗网,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而就在这时道恐怖的气息从黄帝身上升起,个巨大的虚影凝聚在黄帝的背后,五帝之身成黄帝瞬间便有掌握切的自信了。

    “你们俩小心,五帝交给我!”

    苏白见五帝结阵也不敢小视,对着周梦空二人说了句便直接向五帝而去。

    “我去帮静儿!”

    风辰强行运转真元,拖着重伤之躯刚欲上前,个身穿蓝色道袍的男子突然出现挡住了风辰的去路道:“风师弟,师傅让我看着你,所以你那都不能去,只要九幽魔头死,相信五界之人也不会揪着你不放了,届时有师尊在你定能平安无事道回到宗门!”

    “师兄,你与师尊对我好,我明白,只是师兄若是拦我,师弟只有得罪了!”

    风辰说了句,也知道青年不会轻易离开,直接就冲了上去。只是身负重伤的他再加上青年根本不与他交手,就是缠着他玩太极,你攻我闪,你闪我便攻,风辰连碰都无法碰到青年。

    周梦空见此心中风辰不会有生命危险,便没过去帮忙,看了眼苏白处,只见此时苏白人独战集五帝之力所凝聚的五帝之身,道宗掌门若虚,剑宗宗主剑无情,妖界妖皇以及十数名在远处干扰苏白行动的金丹大能。即便如此苏白依旧不落下风,游走于众多金丹大能之间,时不时的反击,只是苏白虽然不落下风,但也占不到任何便宜即便反击也造不成什么伤害。

    周梦空刚准备上前帮忙,下秒便感觉到股气机锁定住自己,心里沉,眼中闪过道复杂的神色,这熟悉的气息自己能忘记吗?寻着气息望去,个白衣男子正脸轻藐的看着自己,望着这个昔日如父亲般的男子,周梦空以为再见到他时除了恨不会在有其他的了。只是整整十八年的相处,让周梦空不由的会怀有丝丝希望,看向白照风周梦空时当真不知如何是好。

    周梦空盯着白照风,心神却暗暗的向苏白而去,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苏白现在虽然没有落败的迹象,但身上的气息却在逐渐的变弱。周梦空知道自己不能再拖了,定要过去帮苏白,直接身化流光想苏白而去。

    下秒周梦空便感觉道寒意从背后升起,明白该来的还是来了,运转真元反手便掌拍了回去。

    “又是血心印?”

    两掌相碰,周梦空顿时便察觉到道极寒之气顺着自己手心涌了进来,周梦空低喃声,任由血心印之毒顺着经脉进入自己体内。

    “找死!咦!这是?怎么可能!”

    见周梦空竟然无视自己的血心印之毒任其入体,白照风暗骂声,可刚刚骂完便察觉到血心印之毒入周梦空体内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顿时便失声道。

    “太清掌!”

    周梦空却丝毫不惊讶,因为他知道太清无上功修炼到第九层就是血心印的克星,血心印之毒碰到太清真元便会被化解,只是历代太清掌门都未曾到达这般境界,而周梦空也就利用这点,趁白照风失神之机立即施展太清掌。

    “噗!”

    周梦空传承百世真人百世修为,虽然并未全部化为己有,但修为却也与白照风不相上下。虽然只是短暂失神,但金丹大能者过招即便毫秒之差也足以取人性命了,掌白照风没有任何躲避的机会直接硬扛了下来,顿时便口献血洒落在空中直接倒飞了出去!

    计胜白照风后,周梦空也不愿在与其纠缠,连忙向苏白而去。而就在白照风落败的瞬间,三个实力稍差的金丹大能又堵了上来。三人虽然实力不及白照风,但胜在人多,也不与周梦空拼命目的只是缠住他,时间周梦空也突破不了三人组成的封锁。

    “五行轮回掌!”

    另边五帝齐喝,使出了当日在灵州龙象寺所施展的绝学。

    只巨掌遮天掩地,直接从空中落下,苏白脸上出现丝凝重,以己之力独战十数名金丹大能者,其中八名更是站在五界顶端的强者。即便苏白修为通天,可依旧难以做到轻松应对,面对这掌不敢丝毫小视,天元决疯狂运转,真元如同不要钱般从体内涌出来。

    “剑神笑!”

    “妖皇星典!”

    “太上道决!”

    感觉到苏白身上恐怖的气息,妖皇,剑无情,若虚三人心中阵憾然,未曾想到苏白修为竟然这般惊人,比之当日的魔界至尊自在天与无枯大师不知也强多少倍。三人连忙各自祭出自己最强的底牌向苏白而去。

    苏白眼中散发出道金芒,虚空画出个先天八卦太极图,随即手拍太极图便直接迎向八人的攻击。

    “噗!”

    气势吞天的巨掌,杀气禀淋的剑气,妖气逼人的紫球,沧桑古老的太极圆球落在苏白的太极图上,声令天地都为之失色的巨响过后,苏白瞬间倒飞了出去,五帝之身瞬间化五道光影四散而去,妖界妖皇,剑宗剑无情,道宗若虚全部是吐出口献血,身体颤从空中倒飞下去。

    “苏白!”

    周梦空被三人缠住,见苏白与八人奋力搏两败俱伤后,心里痛,眼中杀气涌现,情绪大起大落的变化冲击着丹田内的封印,道来自上古王者的气息无意识的从丹田而出,声爆喝直接身化流光向苏白而去。

    而缠住周梦空的三人刚欲过去阻拦,可周梦空身上散发的上古气息令三人心里震,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怖,三人不约而同的止住了身形,三人极有默契的相识了眼,看向周梦空时眼中充满了恐惧,因为就在刚刚那刻,他们感觉到了股熟悉的感觉,和若水真人样的感觉,如同座永不可攀越的山峰压在心头令人喘不过气来。

    周梦空破开三人的封锁后,把将倒飞的苏白借住,没有丝毫停留的往降魔谷外遁走,与苏白对战之人全部在这次相拼中受伤,看着周梦空抱着苏白身化流光离开只能希望外围金丹大能者能拦下周梦空。

    “挡我者死!”

    冰冷,淡漠的声音从周梦空嘴里吐了出来,上来堵截的金丹大能全部是背后凉,与之前三人样种从灵魂深处散发的恐惧令他们下意识停住了身形。

    这停顿身化流光的周梦空瞬间便从冲出了外围,随即消失在边迹。

    “可恶,没想到最后还是让他们跑了,哼,妖皇果然和所说样你妖界的人都是精英啊!”

    黄帝见此不甘的掌劈在地上,顿时地面出现个巨坑,随即看着妖皇脸不屑的嘲讽道。

    “哼,我们回妖界!”

    妖皇听到黄帝的嘲讽脸上也挂不住光,但却无力反驳,因为那外围围堵周梦空的四人正是自己妖界的妖王。看了眼四大妖王,当着五界之人的面,妖皇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当成没听到黄帝的嘲讽对着妖界来参与围杀的十位妖王道!

    “是妖皇!”

    另外六人连忙回道,同时都狠狠的看了另外四个妖王眼,若不是他们妖皇与妖界怎么会被黄帝这般侮辱。

    “哼,我们回仙界!”

    黄帝见妖皇忍住不发,也轻哼声随即对着另外四帝到。

    仙界五方仙帝,以黄帝为大哥,黄帝出言另外四帝也只能不甘的回仙界去了。

    皇甫静已经重创远遁而去,这时也没人在揪着风辰不放了,现在即便杀了他也引不来苏白还会得罪道宗,所以众人也都不在提此事,默默地散去了。

    “周梦空,苏白你们休想跑,给我等着,我定不会罢休的!”

    白照风见人已经尽数散去,看着周梦空消失的方向眼中充满了不甘的神色,神色狰狞道。

    御寒山,周梦空抱着重伤的苏白回到当初的那个山洞,看着脸色苍白气息已经降到了极点的苏白,周梦空让苏白的身体盘坐起来,掌心相对,体内的真元如同洪荒巨兽般疯狂的涌入苏白体内护住苏白最后道真气。

    “梦……梦空,咳咳!”

    在周梦空的真元护持下,苏白虽然伤势不见好转但却从昏迷之中醒了过来,见到周梦空在耗费真元替自己护住最后口真气时,强忍着体内经脉尽断,就来心迈都已经震碎了的伤势,脸上出现丝喜意开心的发出丝声音。

    “苏白,你别说话,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你放心!”

    周梦空见到苏白咳了声顿时心里便慌看着苏白紧张道。

    “好……好好活下去,不要给我报……报仇,你不许不听妻子的话!”

    苏白边笑着,边将手伸向周梦空的脸庞,可惜手到半空中便无力的落了下去,双眼缓缓的闭起,泪水夹在笑容中从眼角滑落下来。

    “苏……苏白!”

    周梦空看着苏白的手从空中落下,嘴里颤抖的轻唤了声,轻轻的将苏白抱在怀里,双手裹住苏白逐渐冰冷下去的双手,忘记了心中的痛,忘记了切,颗充满戾气的种子埋入心中。

    ,请 appxsyd ()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