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金丹道最新章节 → 第二十二章 阳谋

金丹道最 第二十二章 阳谋

    第二十二章阳谋

    “既然如此,那道友可看完了,是否能离开了!”

    青年听到周梦空的话眉头微皱,随即问道。

    “那在下就告辞了!”

    周梦空知道眼前这青年已经下逐客令了,随即双手抱拳道,说完便身化流光离开了皇甫家族。

    “青云大哥,这么轻易就让他离开吗?这人鬼鬼祟祟的,说不定与皇甫静有关系呢?”

    在青年身后那名为青凌的少年看着周梦空消失在天边,看着青年不甘的道。

    青年回过身去看了看青云没有说话,随即看向直都未曾有过动静的女子道:“宣儿,陪我出去走走吧!”

    “嗯,青云大哥!”

    那女子点了点头,随即便走到青年的身旁。

    两人就这样并肩走在路上,刺鼻的血腥味不断的钻入鼻中,两人走过几条走廊,来到了个已有些荒凉的后院,院中颗巨大的古树,个秋千静静的挂在这棵古树上。

    皇甫青云看着眼前这个荒凉的后院,知道这或许是皇甫家族唯处没有被鲜血充斥的地方。

    “宣儿,你说要是这切都没发生过那该多好啊,我们三个说不定就能永远在这上面开心的笑着!”

    皇甫青云走到秋千前伸手轻轻的抚摸着怀念道。

    另边,周梦空离开了皇甫家族后心里团糟,他不明白苏白为什么要将自己满族杀尽,手段更是如此残忍,现在回想起在皇甫家族看到的情景周梦空依旧忍不住有种想吐的感觉。

    周梦空浑浑噩噩的走在风城之内,走了阵子之后,突然道淡淡的酒香悄悄的钻入鼻中。周梦空顺着酒香望去,原来在前方有座酒楼,下意识摸了摸空荡荡的腰间,那日晚上苏白不讲理的将自己的酒葫芦扔了的幕涌上回忆,脸上出现道淡淡的笑意,随即不自觉的便走进了酒楼之中。

    酒楼中的布局很简单与青城的青梅酒楼差不多,四面围着,中间是处说书台,上面依旧是个老者和个女子在上面说书。周梦空找个了靠窗的位置,到了点茶水,看着说书台上的祖孙二人,当日与苏白相识的幕仿佛就在昨日般。

    “这位公子,不知我能坐这里!”

    就在周梦空发愣时,道清脆柔和的声音传入周梦空的耳中。

    “苏……”

    这幕与当日何其相似,周梦空下意识便将苏白的声音代入进来,心中喜以为是苏白,转过头的瞬间发现此时个女子正在等着自己的答复。到嘴里的名字也咽了回去,眼神中出现丝失落,随即回道:“姑娘请便!”

    “公子在想心上人!”

    女子轻轻的坐下,看着周梦空问道。

    周梦空这才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位姑娘,不得不说眼前这女子绝美至极,身上穿着袭青衫,头戴玉簪,五官精致,身上散发着轻柔的气息,让人忍不住的放松,提不起警惕之心。

    “嗯!”

    周梦空点了点头笑道。

    “能和我分享下你和她的故事吗?”

    女子笑着问道。

    周梦空看了眼前这陌生女子眼,不知道为何又或许是因为眼前这女子本身就拥有种亲和力,周梦空觉得自己似乎挺愿意与这女子诉说心中之事,回想起苏白来嘴里下意识便笑道:“她?我和她相处不到十天,后来也从未见过了,本以为在这里能见到,可惜,我又来晚了!”

    说到后面周梦空的声音明显带着丝丝的失落以及疑惑,对苏白灭自己全族的疑惑。女子看着周梦空句话便说完了段感情,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眼神中出现丝迷离,同时出现又似乎懂了点什么。

    “在下还有事便先离开了!”

    见女子有些迷离的眼神,周梦空轻轻笑对着女子礼貌性的说了声,随即便向酒楼外走去。

    女子看着周梦空离开的背影,喃喃自语道:“皇甫静,难怪你不敢见他,亲口告诉他这切!”

    “千寻!你果然在这里,告诉我皇甫静在哪里?”

    这时道青色流光飞入酒楼之中,化个身着青衣,眉清目秀的男子,男子落地后看着女子问道。

    “哥,你怎么来了?”

    女子见到这青衣男子眼神中出现丝慌张道,显然很怕这男子。

    “哇,风家大公子风辰和三小姐风千寻!”

    “真的耶,那是风家三小姐,好美啊!”

    ……

    男子这身化流光飞入酒楼顿时便吸引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酒楼中就阵仰慕之音。

    风辰显然早就习惯了这种场面,看着之前与周梦空说话的那女子也就是风千寻问道:“告诉我,皇甫静在哪里?”

    “我怎么知道?再说了,皇甫静十五年前不是就死了吗?”

    风千寻目光边躲避着风辰的急切的眼神,边有些慌张的道。

    “皇甫家族满族被灭,我从道宗赶回来后直接去了皇甫家族,青云已经把切都告诉我了!不要瞒我了,告诉我她在哪里?我知道她回来定会找你!”

    风辰盯着风千寻道。

    风千寻知道不可能瞒住自己哥哥,可她答应了皇甫静也就是苏白不将她的行踪告诉风辰,可是看到风辰那恳求的目光,风千寻又狠不下心去骗他,最后只能无奈的道:“她受了伤,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她伤好后定回去太清门找个人!”

    “白照风!”

    风辰眼中闪过道精光,嘴里吐出三个字,随即身化流光直接便离开了酒楼。

    风千寻看着急切想寻回皇甫静的哥哥,心中痛,他知道自己哥哥与皇甫静有着娃娃亲,从小自己哥哥也是真心喜欢皇甫静,自从十五年前皇甫家族发生场变故,皇甫静生死不明后,年仅十岁哥哥便拜入道宗不问世事。只可惜她明白自己哥哥只不过是单相思而已,因为他知道皇甫静喜欢的是之前那个青年。

    十日后!

    太清门密室!

    “军儿,如今我伤势已然痊愈,今日便可出关,不知你血心印练得如何了!”

    白照风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岳军问道。

    “恭喜师尊出关执掌太清门,只是徒儿资质愚钝,至今为止血心印才练至第五重,不过离第六重不远了!”

    岳军警甚的回道,其实他血心印早已经修炼到了第五重巅峰,随时都可以踏入第六重,但是他忍住了步入金丹大道的诱惑,他知道自己但突破血心印六重白照风定然会向自己出手,在不知道白照风目的前岳军断然不会轻易突破。但是岳军又怕白照风见自己迟迟不突破失去耐心杀了自己,只能说自己快到六重了给白照风个希望,这样来白照风对自己心存丝希望定然不会轻易杀了自己。

    果然在听完岳军的回答后,白照风眉头微皱,不过下秒便松了开来道:“军儿希望你能早日将血心印修炼至第六重,这样来我便可安心将这太清门交由你手上了!”

    “既然来了,和不进来见呢?”

    岳军听完刚想回答,白照风突然对着石门外出声道。

    “嘭!”

    白照风声音刚刚落下就见石室的石门瞬间炸成无数碎片,外面的阳光照入石室中,个身穿华丽白衣的女子负手而立,站在石门口静静的看着白照风。

    “苏门主,哦,不对,我应该叫你皇甫门主才对!”

    白照风仿佛没看见石门被毁般,脸上带着丝丝的笑容看着苏白道。

    旁的岳军在就在青城外的村子见过苏白,见苏白后便默不声的悄悄站了起来向白照风靠近。

    “白照风,十五年前的债,是时候偿还了!”

    道惊天的杀气伴随着这话气从苏白的身上散发出来。

    “六重天元决!”

    苏白爆喝身,运转天元决,瞬间石室便被苏白那恐怖的杀气给裹住。

    十五年的隐忍,九幽门中地狱般的磨练,无数次从尸骨中爬出来,依靠着仇恨从死亡的边缘活下去,切的切就是为了今日,在这刻苏白再无往日的恬静,优雅,自信身上散发着恐怖的杀气,怨气,恨意,盯着白照风她此时只想废了他的修为,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受尽世间所有折磨。

    感受到苏白身上冰冷的气息,那种淡漠,那种睥睨天下的气息,白照风心中不由的颤,眼神贪婪的目光变得更加浓烈,在心中癫狂的喊道:天元决,哈哈,这就是天元决的力量吗?我定要得到你,定要!

    “死吧!”

    而就在白照风妄想得到天元决时苏白身体突然消失,下秒便出现在白照风身前,嘴里不带任何感情的吐出两个字,只纤细的手掌直接拍向白照风。

    “哼!”

    白照风虽然极度想得到天元决,但还并没失去基本的危险意识,心知苏白这掌的力量,轻哼声,运转八重血心印,掌迎了上去。

    “噗!”

    两掌相碰,白照风完全不是将天元决练至六重的苏白的对手,不过接了掌顿时便口鲜血喷出,身体直接倒飞出去砸在石壁上。

    岳军看到白照风在苏白手上竟然连招都接不住心中顿时惊,心想天元决不愧是令五界之人都疯狂的心法,仅仅修炼到六重就如此恐怖,若是练至九重五界之内有谁会是她的对手呢?

    苏白招重伤白照风后没有着急,看着白照风倒在挣扎起来,此时白照风头发凌乱,嘴角流益着血迹,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白照风,没想到吧?我不仅没死,反而还成了九幽门主,从你手中夺走天元决,而且你马上也要死在我手上!”

    苏白眼神冰冷,盯着白照风尽情的享受复仇的快感道。

    “嘿嘿!”

    白照风扶着石壁勉强站起来,也不顾嘴角的血迹,阴沉的笑。

    “笑吗?”

    苏白见白照风死到临头竟然还笑的出来,道真元附在手上,空中巴掌扇在白照风脸上,顿时白照风又被扇飞砸在石壁上最后滚落到地上。

    “嘿嘿,小杂种,有种就杀了我啊!哈哈哈!”

    白照风躺在地上也不挣扎着起来,阴沉的痴笑道。

    “你想死,我偏不让你死,我要你受尽折磨!”

    苏白眼中顿时充满了怒气,中指与食指相合,真元聚集在两指之间,凌空指点向白照风,顿时道真元所化的流光直接射入白照风的腿骨盖上。

    “啊!”

    白照风顿时疼的惨叫起来,苏白下手极为准确,攻击的全是不伤及要害却回令人苦不堪言的地方。

    “啊……!”

    石室之内,声声的惨叫,旁的岳军冷眼看着身上个个血窟窿的白照风,看向苏白时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这个女子当真的魔鬼,虽然畏惧苏白,不过心中却暗自窃喜,白照风啊白照风,没想到你也会有这么凄惨的天。

    岳军正在心里窃喜,希望苏白能杀了白照风时,突然发现苏白脸色变,身上的气势瞬间下降了至少九成,凝聚在指尖的真元也散去了!

    “哈哈,皇甫静,你终究还是没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咳咳咳!”

    这时躺在地上惨叫的白照风得意的大笑起来,不过却引起了体内的伤势顿时便咳出几口血来。

    苏白在折磨白照风时突然感觉到体内的力量如洪水般在流失,身体也提不起丝力气,瞬间便明白自己中毒了,很快苏白连站着的力气也没了,身体无力的往前倒下,死死的盯着白照风,她不明白自己是什么时候中毒的。

    白照风这时贴着石壁,勉强坐着,脸色苍白的笑道:“哈哈,是不是很奇怪,血心印六重开始每突破重便会散发种剧毒,托你之福我在这石室中的突破到了第八重,而这些毒我并没有吸入体内让他们留在这石室中,为的就是这天,只是我没想到天元决竟然这般强大,这么久你中的毒才发。”

    苏白躺在地上听着白照风的话,这才明白原来这石室中就充满了剧毒,自己远转真元这些毒便会顺着自己的静脉流露体内。看着岳军和白照风两人都没有中毒的迹象,心想看来两人早服了解药就等着自己上门了!想到这里,苏白不由的懊恼自己太大意了。

    白照风看着地上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的苏白,用着胜利者的口吻道:“我说我的本命分身怎么会被识破,原来是你在搞鬼,当年我为了你那死鬼父亲皇甫白的本命莲花可费了不少功夫啊!不得不说,皇甫白不愧是皇甫家第人,若不是你族内的那群老家伙帮我,我还真杀不了你父亲还有你母亲苏灵儿。只可惜,皇甫白和苏灵儿两个混蛋竟然拼死开辟出空间隧道将你给传送走了!不过无所谓,我要的只是本命莲花,有了它我就能炼制出本命分身以假乱真,切本来都在我掌握之中,只是我没想到竟然会出现你这个变故,让我的计划耽搁了这么久,不过还好,马上天元决就要回到我手上了!”

    “军儿,给我过去废了她修为!”

    说着白照风脸色变,对着岳军道。

    “是,师尊!”

    岳军听到白照风的话,迟疑了下,随即道,说完便向苏白走去,边走,岳军边在心中谋划着,自己要不要趁此机会将苏白与白照风全部杀了,但是直觉又告诉岳军白照风虽然元气大伤,但总觉得他还留有后手。

    这时岳军已经到了苏白的身前,转念想还是谨慎点好。白照风则是死死的注视着岳军,看着岳军蹲下身去抓起苏白的手腕,眼看下秒岳军就能毁去苏白的静脉废去修为,突然苏白掌拍向岳军。

    “噗!”

    顿时岳军便倒飞出去砸在地上吐了口血,而苏白也没有在呆下去的意思,直接就化道流光遁走。

    “可恶,咳!”

    见苏白逃走,白照风顿时气急攻心,想要去追,可惜他此次元气大伤,身体刚到就牵引了体内的伤势,又是道血迹从嘴角溢出。

    “师尊,徒儿无能,请师尊责罚!”

    岳军这时也顾不得身上的伤,连忙就连滚带爬的跪到白照风面前个劲的猛磕头道。

    “我还是太小看天元决了,传我命令封锁太清门,皇甫静定逃不远,给我找,生死不论!”

    白照风冷冷的看了岳军眼道,若不是自己身负重伤,而且突破九重血心印也要靠岳军的话,早就杀了他。

    “是,师尊!”

    岳军也不顾自己已经瞌出血的额头点头道,随即便起身离开,出了石室后,岳军嘴角浮起道轻藐的浮度。

    很快,太清门在白照风的令下封锁起来,各个下山路口,都有弟子把守,五人对的队伍也开始在太清门搜索起来。

    岳军则是回到自己的院子养伤,刚盘腿坐床上准备打坐疗伤,突然房门被人推开了,岳军睁开眼看,个身着白衣的女子看着自己。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苏白,岳军吓跳,连忙下去将摇摇欲坠的苏白扶住,看了下外面没人才将房门禁闭将苏白扶到桌旁坐下道:“你还呆着不怕死?”

    “我现在没有丝力量,逃不出去,我需要个地方疗伤!”

    苏白看着岳军道。

    “你不怕我将你抓起来?”

    岳军盯着苏白的双眼,想从这个年纪轻轻却差点杀了白照风女子眼中看穿这女子的秘密。

    “你既然帮了我次,我想应该不会不介意再帮我次!”

    苏白对于岳军的话不可置否道。

    岳军收回目光道:“我已经帮你次了,再帮你总得给点好处吧!”

    “天元决前三重修炼方法,待我伤势痊愈我便传你全部心法!”

    苏白开口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

    岳军听到天元决眼中顿时出现贪婪的目光,很快他便意识到自己失态了,隐去目光中的贪婪道。

    苏白嘴角微翘,仿佛切都在她掌控之中,看着岳军道:“你只能选择相信,因为我即便不给你任何好处你都得选择帮我,因为我落在白照风手上,你会比我死得更惨!我活着可以替你吸引白照风的的目光,你才能继续隐忍下去寻找机会。”

    “好,我相信你!”

    岳军惊,没想到眼前这个女子竟然这般睿智,自己心中所想竟然被她丝毫不露的看穿了!

    原来之前在石室中岳军知道苏白中毒后,发现自己经常出入石室都未曾中毒,便猜想到是因为血心印的原因,于是白照风要自己废去苏白修为时便趁机将道真气送入苏白体内,苏白也正是通过这道真元恢复丝力气配合岳军演了场戏。苏白明白,岳军就自己无非就是让自己牵制白照风,这样来白照风虽然察觉到岳军有二心,暂时也不会对岳军出手,这也是苏白敢来找岳军的原因。

    “你打算把我藏哪里呢?我想白照风不会放过任何地方!”

    岳军同意帮自己苏白没有任何的意外,随即好奇的问道,对于这个以五气大圆满境界就在白照风眼皮底下算计白照风的青年她倒是挺感兴趣,这也是她为什么愿意将天元决传授给岳军的原因之。

    “就这在!”

    岳军想了下,随即转头看着苏白道。想要看看苏白的反应,可苏白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就静静的看着他。岳军见此心中对苏白升起丝佩服,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心境。岳军也不打算卖关子了,直接了当道:“白照风将血心印传给我了,而且他很在意我什么时候突破第六重,只要我宣布我要闭关突破,到时候没有任何人敢打扰我!”

    “即便白照风心存疑虑也不会贸然前来打探吗,而你也可以趁此机会看看你突破六重血心印对白照风到底有多重要,决定叛逃的时间,是吗?”

    苏白轻轻笑道。

    岳军笑,也不答。

    泰!!请在线看: meinvxuan1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