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金丹道最新章节 → 第十八章 无人荒谷

金丹道最 第十八章 无人荒谷

    第十八章无人荒谷

    龙象寺,场旷世大战之后,五界金丹大能者被人震慑尽数皆退,各界的小人物也纷纷散去,不多久人山人海的灵山瞬间便空旷起来了!

    “无枯大师有事?”

    周梦空转身对着无枯大师恭敬的问道,对于眼前这个老态龙钟的前辈他心中还是满怀感激的,若不是他自己与黑觥今日定然是难逃死劫。

    无枯之前并没机会看清周梦空相貌,现今大劫已化,便仔细打量了周梦空番,见周梦空外貌平平,眼神清澈,眉目之间却隐隐有股黑气环绕,而在黑气之间有隐隐有股清流,心中顿时大惊,对着周梦空道:“老衲受苏施主所托,等待周施主已久!”

    “为了我身上的毒?”

    周梦空听,顿时便猜测道。

    “正是,请施主随我了!”

    无枯点了点头道,说着就欲在前带路。

    “无枯大师请等会,晚辈想先处理点事!”

    周梦空突然想到小师妹似乎还没走,便对着无枯道。

    随即黑觥也不等无枯回答,直接从空中身化流光落地牧溪四人身前然后便默默的站在周梦空身后。

    “多谢黑觥前辈!”

    周梦空回头向黑觥道了声谢,随即便转头看向牧溪四人,刚回过头就见道身影直接扑倒在自己身上。

    “呜呜,三师兄,你没事真的太好了,你和我们回太清门好吗?有师尊在他定会保护你的!”

    秋音直接就在周梦空的怀里哭了起来,从小到大,她与周梦空都是形影不离的在起,如今时隔多日不见,又亲眼目睹周梦空的处境,边哭着,边担心的劝道。

    “小师妹别哭了,你看三师兄不是没事吗?再哭等下把脸哭花了,小心大师兄不要你了!”

    周梦空心中疼,他又何偿不想和秋音、大师兄在起呢?只是自从他们离开太清门这切就已经注定了,只能拍了拍秋音的肩膀取笑道。

    “讨厌,臭三师兄!”

    秋音听完后脸红,似乎是真怕牧溪不要她了,连忙就从周梦空怀里跑出去挽着牧溪羞骂道。

    牧溪摸了摸秋音的头,随即对着周梦空担心道:“梦空,秋音说的没错,我也这样觉得,你还是回太清门吧,虽然我不知道那天你和我们走散后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回太清门有师尊在可以护着你总比在外面好!”

    周梦空看了秋音眼,心知自己大限将至时间不多了,无枯大师也不定能治好自己,望着秋音心中不知道该不该把她的身世告诉她。想了想周梦空绝对还是算了,随即才将目光转到牧溪身上道:“大师兄,还记得我当日在青城外小村庄和你说过的话吗?”

    牧溪点了点头,周梦空见此知道牧溪还记得这才又开口道:“大师兄,秋音我还有点事,便先离开了,你们快回太清门路上小心!”

    说着周梦空便转身离开,牧溪望着周梦空言不发,秋音看着周梦空离开的背影则是强忍着泪水不让它流出来大声的喊道:“三师兄,我们还能再见?”

    周梦空身体顿,心道:小师妹,再见了,或许我们永远也见不到了!心中虽然这般想,但还转头笑道:“小师妹,放心,等三师兄将这桩事了解后就回太清门找你!”

    “小师妹,放心,梦空有无枯大师以及九幽门副门主相助肯定不有事的,我们先回太清门向师尊汇报这里的情况吧!”

    牧溪看着周梦空渐行渐远的背影以及直跟随在他身后的黑觥对着秋音安慰道,心中也下定决心此次回宗门便闭关,不证金丹大道不出关。

    “嗯!”

    秋音知道牧溪的话只是安慰自己,不想牧溪为自己担心,点了点头道。

    “大师兄,离山之时师尊交代我和柳师弟件事,所以暂时不能这么快回宗门,你们先回去吧!”

    这时直在旁的岳军突然走出了对着牧溪道。

    “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牧溪问道。

    “就是件小事,不用劳烦师兄了,我与柳师弟就够了!”

    岳军摆了摆手,脸轻松的道。

    “行,那你们小心点,我和秋音就先回去了!”

    牧溪见岳军脸轻松也放下心来,有关心的提醒了句后才将飞剑幻化成飞船带着秋音离开。

    “岳师兄我们为什么不同回去啊?”

    待牧溪与秋音二人离开后旁直没有说话的柳席风走到牧溪身旁疑惑的问道,显然方才岳军是骗牧溪的。

    “我留下来还有些事!”

    岳军并没有直接回答柳席风的话,说完后便将头看向龙象寺。

    柳席风见此也不敢再问,他知道眼前这个看似和善的青年有多么的恐怖,柳席风明白在太清门宁可得罪公认的未来太清门掌门的牧溪也不能得罪岳军。

    另边,周梦空和牧溪四人道别后回到龙象寺时无枯大师正在龙象寺大门前等着他。

    “有劳无枯大师了!”

    见此周梦空上前道。

    “无妨,施主请随我来!”

    无枯毫无金丹大能者的架子伸出手来做出个请的手势,随即在前带路。

    周梦空与黑觥二人紧随其后,几经转折后来到了龙象寺的后山,最后随着无枯进入处山洞之中。

    山洞内的空间不大,外表还有各种岩石冒出来,不过在墙壁上镶嵌着不少夜明珠使得洞内还是比较光亮的,不多久终于到了洞的尽头,空间才稍稍变大有十立方米左右。洞内的空间虽然不大,但是四面的墙壁缺要比外面通道内的石壁要好的多,没有任何外露的岩石,极为平整,四面的石壁上还刻着些奇奇怪怪的文字,在洞内的中心还有个用石头做成的菘圃显然是用来打坐的。

    “此处莫非就是梵天洞!”

    黑觥仔细打量这眼前的这个山洞,对着无枯有些难以置信道。

    “正是!”

    无枯点了点头道,随即看向周梦空见后者脸迷茫才又道:“梵天洞是龙象第任主持梵天佛祖所创,相传当年梵天佛祖本为个普通修炼者途经此地之时见灵山灵气充沛,突然心有所感,便在此处开辟了这个山洞闭关修炼,终于有天证得金丹大道创立龙象寺,后来梵天佛祖圆寂也是在这山洞,这石壁上的文字便是梵天佛祖所留!”

    “你是说这石壁上所刻的便是梵天所修的菩提心经!”

    黑觥指着石壁上那些奇怪的文字惊声问道。

    “正是,不过菩提心经只有有缘者可习之,就连我师尊这般天纵奇才也不过惨悟到菩提心经的星半点!”

    无枯点了点头道,意思很明显就是告诉黑觥这菩提心经就算你看了也参悟不到看也白看,就不要在心里打菩提心经的坏主意了!

    黑觥被这么说刚刚蠢蠢欲动的心顿时就有些不甘的安分下来,心想我说这老秃驴怎么舍得让外人进入梵天洞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周梦空听无枯这么说以及黑觥在听到菩提心经四个字时下意识就流露出的贪婪之色也明白这心经定然非凡,不过周梦空没心思理会这菩提心经,他只想知道无枯带自己来这干嘛,于是开口问道:“那无枯大师带我们来这为何?”

    “你体内的两种毒皆是天下奇毒,若分开来其中任何种我都有七成的把握治好,但两毒结合到起我只有成不到的把握,若是不能治好你体内的毒定然提前爆发,所以我需要借助外力帮助到时候就算失败也能阻止剧毒提前爆发,而这梵天洞残留着梵天佛祖圆寂时残留下的至阳至纯真气毫无疑问是最佳之选。”

    无枯将目光落到周梦空身上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就有劳大师了!”

    周梦空点了点头道。

    “那现在就开始吧,施主请坐上梵天佛祖当年打坐所用的菘蒲上!”

    无枯大师看着菘蒲对着周梦空做了个请的手势。

    周梦空顺着无枯大师的目光向菘蒲看去,菘蒲不知道经历了几万年的风霜,散发着种古老沧桑的气息,周梦空走了过去慢慢的坐了下去,发现菘蒲竟然惊人的冷,顿时身体忍不住的颤,下意识便要坐起来。

    “施主不用担心,此菘蒲乃是当年梵天佛祖冥河深处的玄冥寒石所成,虽经数万年的风霜依旧是寒冷彻骨,不过对修炼者确实有大益!”

    这时无枯手拍在周梦空肩上将欲起身的周梦空压下去同时解释着道。

    “玄冥寒石,这梵天洞的好东西可真是不少啊,相传在玄冥寒石上修炼年可抵他人十年修为,若是修炼的是至阴心法更是他人百倍!”

    旁的黑觥听到后眼神中充满了羡慕,这种天地奇物便是金丹大能者也会忍不住生起贪婪。

    “施主注意了,我现在要替你治愈体内的剧毒了!”

    说着无枯便盘坐着身体双掌贴在周梦空背上,周梦空只觉的股充满生机的清流传入自己的体内。

    不多时周梦空便觉得全身都开始发烫了,股来自内心深处的狂暴涌了上来,闭上的双眼只觉得热气腾腾,仿佛有道声音在告诉他:别天真了,杀了眼前这秃驴,你身中两大剧毒他根本就治不好你,他在骗你,杀了他,杀了他!

    “施主莫要被心魔侵蚀神智,随我念,菩提即是心,心即是众生。若能如是解,是名菩萨修菩提心。菩提非过去、未来、现在,如是心、众生亦非过去、未来、现在,能如是解名菩萨,……”

    无枯第时间便发现周梦空的异样,道灵魂传音直接传入周梦空耳中。

    “菩提即是心,心即是众生。若能如是解,是名菩萨修菩提心。菩提非过去、未来、现在,如是心、众生亦非过去、未来、现在,能如是解名菩萨,……”

    周梦空惊这次发现自己差点就被心魔侵蚀了神智,来不急多想自己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心魔连忙就跟着无枯大师念起经文来。

    随着周梦空在心中念起经文来,那充满蛊惑性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了,周梦空的心也越来越静,六识逐渐的缩小,眼不见物,耳不闻声,鼻不嗅气,舌不识味,体不察觉,意不存思,切仿佛静止了般,时间长河不在流动。

    半响后,无枯大师的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青筋凸了起来,就在这时无枯大师的双手猛得在周梦空背上拍了几掌,随即便连收功都来不急直接口鲜血喷出直接倒在地上。

    “无枯大师,你没事吧?”

    而周梦空被无枯连拍几掌也从那玄之又玄的状态中醒了过来,望着无枯倒在地上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也明白定是替自己疗伤所导致的,连忙便起身将无枯大师扶起来道。

    “无妨,老衲无能,施主体内的剧毒老衲没能除去!”

    无枯起身盘着身体尽显老态,显然替周梦空祛毒花费了他很多真元。

    “无枯大师无须自责,晚辈生死是小,凡请大师告诉我苏白的下落!”

    周梦空也没对大的反应,毕竟连百花谷主世代相传的医术都需要药池相辅才有把握用五年的时间医好自己,所以周梦空并没对无枯抱太大的信心。知道自己毒没有祛除后,便立即向无枯打听苏白的行踪去向。

    “唉,你去风州风城皇甫家族,只要皇甫家族还没出事,哪里定就可以找到静儿!”

    无枯大师迟疑了下,随即叹了口气缓缓道。

    “静儿?”

    周梦空眉头微皱,不知道无枯大师怎么叫苏白静儿。

    “施主此去风州万万小心,特别是你的心魔已经被激发出来了,要将菩提心经牢记于心,心魔出来时可念此经抵御心魔侵蚀神智。”

    无枯大师显然不想解释话题转到周梦空身上道。

    “无枯大师是说我方才的心魔是被激发出来的?”

    周梦空听这才想起之前无枯在给自己祛毒时那蛊惑自己心神的声音无缘无故的出现,于是问道。

    “正是,方才我为你祛毒用的乃是师尊从菩提心经中体会所创的菩提小心经,菩提小心经可助人明悟本心,你非我佛门弟子所以在真气入体后便容易出现心魔。而梵天佛祖留着这石壁上菩提心经无需任何修炼,只需在心里默念便可拥有清心破除心魔的效果!”

    无枯大师点了点头,随即又接着向周梦空解释。

    听完后周梦空心中的各种疑惑也被解开了,随即便对着无枯道:“晚辈多谢无枯大师了,晚辈就此告辞了!”

    “等会,你与黑副门主去风州至少需要7日,还是老衲送你们程吧!”

    这时无枯站了起来,随即手上出现六块玉石,只见无枯将六块玉石扔在洞里的六个角落,顿时便见六块玉石各冒出几条光线将六块玉石连接起来,中间则凭空凝聚出道虚空之门。

    “这是六芒星阵,通过六芒星阵你们只需半日便可到达风州风城!”

    无枯指着洞中出现的虚空之门道。

    “多谢无枯大师了,!”

    周梦空喜,随即对着身旁的黑觥道:“黑觥前辈,我们走吧!”

    说完便不等黑觥回答率先走人虚空之门中,黑觥看了无枯眼,随即见周梦空已经进入虚空之门了,只能连忙跟上。

    踏入虚空之门中眼前的景象便变,好像是身处个时光隧道般,周围片漆黑,偶尔还会有银色雷电和血色火焰在隧道的边缘闪动,这时黑觥走到周梦空前面道:“公子,这六芒星阵有天雷地火还请小心,若是被这两样东西沾上纵然是金丹大能者也非死既伤。”

    “嗯!”

    听到黑觥的提醒周梦空才知道原来这雷电和火焰竟然如此的凶残,于是点了点头道。

    随后二人便顺着隧道向前走,中途遇到了几次天雷乱劈,不过还好有黑觥在每次都躲开了。突然眼前出现道白光,刺眼的光芒让周梦空与黑觥二人不由的闭上了眼睛。

    当二人睁开眼睛的瞬间,发现自己二人正处于个峡谷之中。

    ,请 gegegengxin ()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