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金丹道最新章节 → 第十七章 五界第一

金丹道最 第十七章 五界第一

    龙象寺,个传承远久的的古老寺庙,在时光的侵蚀下显得苍老而沉朴,历来神圣的龙象寺今日来却被无数的修炼者包围,这些人修为高低不齐,尽是三教九流之辈应有尽有,但是也不缺乏有正在的金丹大能者坐镇在寺前。

    这群人毫无疑问自然是来龙象寺寻找苏白的,自己数月前天元决现世青城,最终落入苏白手中五界之人无不想从苏白手中夺得天元决,但苏白却如同石沉大海般没有丝毫的消息,如今有了苏白的消息自然不会放过,三日不到五界之中各大势力都云集龙象寺欲图从无枯大师嘴中得知苏白的下落。可惜龙象寺主持无离却宣布无枯大师被九幽门门主袭击身负重伤需要闭关养伤,不见任何人。

    周梦空自从来到灵州后便马不停蹄的从灵城离开来到了灵山,路上遇到了无数的修炼之人,昔日那些神龙见首不见尾五气朝元境的高手简直如同沙石般抓大把,就连那些神般存在的金丹大能者偶尔抬头都能见到。

    当周梦空到达龙象寺之时,发现龙象寺门口已经是人山人海了,若非龙象寺门面大怕是容不下这般多的修炼之人。而在龙象寺大门前无离带领这三千五气大圆满的寺僧立在门口,在场之人无不是倒吸口冷气,断然没想到龙象寺的底蓄竟如此浑厚,三千寺僧之间能量流转不断,显然是个三千人组成的阵法。

    “哼,无离老秃驴,赶紧将你师兄无枯叫出来,我们五界英豪齐聚如此他躲着不见算什么事?莫非是看不起我等五界之人不成?”

    这时终于有人按耐不住了,从人群中越而出指着无离的鼻子嚣张道。

    周梦空仔细打量了下此人,身着普通,身修为与自己相仿,但语气中却充满了底气直指无枯,欲图挑起龙象寺与五界其他势力的争端。周梦空心想此人背后定然有某个势力的金丹大能者为其撑腰,不然以这人三花聚顶境的修为断然不敢在无离面前放肆,不提无离纵是那三千寺僧随便个都能轻易取其性命。

    “这位施主,今日龙象寺有幸使得五界英豪齐聚,只是无枯师兄早日遭受苏白妖人袭击,如今身负重伤,实在是不方便见诸位!”

    无离自然也知道此人背后定然有其他势力的金丹大能者做后盾方才敢如此明张目的挑事。

    “哈哈!好个重伤,无离大师不愧是龙象寺主持啊,无枯大师乃人界公认的第二高手,九幽妖人能伤到无枯大师岂非我人界之笑话,怕是无枯大师闭而不见是与九幽妖人有见不得人的勾当吧!”

    这时四人从人群中飞了出来,三男女,三人之中两人身着白衣修为尽是五气大圆满,女子身穿绿裙,修为才三花聚顶人花境,另人也是五气大圆满不过却蓝袍,而出声之人正是这蓝袍青年。

    见到这行四人周梦空顿时惊这行人正是牧溪三人,而另蓝袍青年则是秋无殇座下大弟子柳席风。见到四人周梦空惊的同时下意识便移动身体生怕会被认出来。而与此同时在暗处个全身被黑袍裹住的人也担心的看了周梦空眼,见周梦空没被发现后悄然运转的真气才缓缓散去,如果周梦空见到此人的话定会发现此人就是当日与自己同乘飞船的那个黑袍人。

    而柳席风此言出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顿时就变,谁都知道今日五界之人齐聚此地除了为了苏白外不少人是冲着龙象寺而来想乘此机会让龙象寺从人界消失。龙象寺的势力实在是太大了,出来无枯,无离两大金丹大能者外竟然拥有三千五气大圆满的强者。

    “施主此言差矣,当日九幽妖人便将使计击杀贵派掌门并重创现任掌门白照风,师兄虽然修为高深,但是如今九幽妖人习得天元决身修为更是深不可测,偷袭致使我师兄重伤为何便不可能呢?”

    无离也脸色变,不过早在当日他们便想过这种情况,他只是没想到素无恩怨的太清门竟然也会对龙象寺出手。无离能成为龙象寺主持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很快便做出了应对。

    “没想到无离老秃驴竟然是以揭人伤疤为乐,哈哈哈!”

    无离此言出所有人都是脸蔑笑的看着牧溪四人,其中甚至还有不明事理的人在这时嘲笑起来,柳席风脸色青,断然没想到无离竟然会将这事抬到门面上了羞辱自己。

    牧溪与秋音听完也脸色变,而岳军则是微微笑,在众人的目光下身体瞬间消失,下秒柄血色的长剑便从之前那嘲讽之人的脖子之间穿过,那人到死还不明白自己是为何而死的。

    “岳军,你竟敢杀我剑宗之人!!”

    被岳军所杀之人正是剑宗之人,其中个剑宗弟子顿时喝道欲图拔剑替死去的那人报仇。

    “住手!”

    而剑宗领头的大弟子则是呵斥声制止了,随后才对着岳军道:“多谢岳兄替我除去这个叛徒,我早便怀疑他心怀不轨!”

    “不必!”

    岳军笑,随即拔出沾满了血迹的长剑转身离开。

    见此所有人都明白看来要灭龙象寺的还有剑宗,没有人会在乎那弟子的死去,因为这就是残酷的修炼界,不明智的人沉默是最好的选择,想那死去之人不明事理开口不仅得罪了无离还得罪了太清门所以死就成了必然,剑宗也不会为此与任何势力交战。

    岳军这把握人心杀伐果断的举动,顿时使得那些戏笑之人收敛了不少,就连那些隐藏在暗处关注着此地的金丹大能者都暗暗评价:此子将来成就定然不凡。

    “二……二师兄!”

    秋音看着走回来的岳军,她突然发现眼前这个二师兄似乎换了个人,变得她都有点不认识了!

    岳军见此依旧是微微笑,恍惚之间牧溪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好像有太多事情不知道,无论是梦空,还是现在的岳军他都觉得好像变的陌生,不知道为何他总是觉得会发生什么。

    “无离大师说的对,九幽妖人使阴谋诡计重创师尊杀我掌门,此仇不共戴天,今日我与师兄弟便是想来问问无枯大师九幽妖人下落,以报掌门大仇,却不料无枯大师也遭毒手,想来在场者应该有精通医术之人,说不定能助无枯大师早日康复,这样来大家也能早日寻得九幽妖人下落替五界除害!”

    岳军没有停留让柳席风后退,随即上前对着无离道。

    “是啊!无离老秃驴叫无枯出来,莫非是看不起我五界英豪!”

    “哼,无枯老秃驴若是看不起我五界英豪我等便打进去,让他知道我五界英豪的厉害!”

    ……

    顿时人群中片喝声,全是让无枯出来的声音,更有甚至扬言要打入龙象寺。无离见此神色顿时就沉重起来,没想到竟有如此多的势力欲灭我龙象寺,此时无离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最后手了,希望能化解此劫。

    周梦空见此知道无枯大师若在不出来怕是整个龙象寺都将毁于旦,只是周梦空很好奇无枯为何不出来,莫非他与苏白真的有什么。想了想,周梦空便四处张望起来,想找个机会潜入龙象寺中。

    而就在这时周梦空发现人群中个人有些奇怪,袖口似乎藏着什么东西,轻轻的向牧溪等人靠近,下秒周梦空便见此人袖口露出柄锋利的匕首,身影动朝秋音而去。

    “小师妹小心!”

    周梦空下意识便喊了出去。

    “给我死!”

    牧溪与岳军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顿时便回头看去,见有人想对秋音不利两人几乎同时出掌,那偷袭之人顿时便被二人的掌力撕碎。

    “三师……”

    而秋音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后更本没听清什么,她知道这是周梦空的声音,下意识便望去,刚想喊,便被人捂住的嘴。

    “嘘!”

    捂住秋音嘴的人不是牧溪而是直欲图之周梦空与死地的岳军。

    这时牧溪和秋音也反应了过来,若是此时周梦空被认出来定然是死路条,两人都朝岳军送去个感激的目光。

    “周梦空!你竟然敢出现在这里!”

    不过岳军却百密疏,忘了?除了他们三人外,旁的柳席风也认识周梦空,柳席风顿时就喝道。

    这喝所有人都看着吃惊的看着周梦空,顿时所以人都愣住了,断然没想到传说中与九幽门主合夺得天元决的人竟然是个三花境不足二十岁的青年,不仅不躲着众人还潜藏在人群之中。

    周梦空也知道自己身份暴露,今日死定了,而就在此时个黑影手抓着周梦空就欲离。

    “想走!”

    这时众人也反应过来了,瞬间数十万道攻击全朝黑袍人而去。

    “哼,尔等蝼蚁也妄图留下本座!”

    黑袍人手将周梦空抓着,另只手挥竟然将所以攻击挡了下来。

    “金丹大能者!”

    所有人惊,才知道这黑袍人竟然是金丹大能者。

    “三师兄!大师兄你快想想办法救救三师兄啊!”

    秋音见此立即就慌了,眼瞳瞬间涌出层拉着牧溪道。

    “秋音,对不起,大师兄没用!”

    牧溪不甘的闭上眼睛道。

    “哈哈,九幽护法黑觥果然霸气,我仙界五方仙帝倒是想来讨教番!”

    “剑宗剑无情也想领教番!”

    “既然各位都现身了我乾坤教主也不好在躲着了,七杀兄同现身呗!”

    “道宗若虚也想讨教番!”

    除此之外,妖界,魔界,鬼界金丹大能者也稀数尽出。

    时间数十尊金丹大能者将黑觥围住,皆是五界的颠峰强者。

    “周公子,在下看来不能护你周全了,只能与公子同死在此处了!”

    面对几乎已经是五界所有的金丹大能者包围,黑觥知道纵使自己修为通天也必当陨落没有在乎自己生死反而对着周梦空歉声道。

    “黑觥前辈,你还是将我交出去吧,反正我也活不过三天了!”

    周梦空听到他们唤这黑袍人九幽门护法知道他是苏白的人连忙便劝道。

    “阿弥陀佛,诸位何必赶尽杀绝呢?”

    黑觥愣,还想说什么,突然空中声佛号,龙象寺后院龙象之声亢然而起,个老态龙钟的和尚,身披迦沙走到众人面前道。

    “无枯!”

    “师兄!”

    此人出顿时引起阵喧哗。

    “无枯,你终于出来了,怎么你这是要护主这个勾结妖人杀害秋无傷,打伤自己师尊的奸邪小人吗?”

    无枯出来仙界五方仙帝之的黄帝直接开口质问道。

    “阿弥陀佛,贫僧受人所托,还请诸位能放过这位公子!”

    无枯也没隐瞒直接就道。

    “哈哈,无枯,你果然与九幽妖人苏白有所勾结,诸位听到了没?今日我等便为五界除害荡平灵山!”

    黄帝听此顿时便大声笑道,语罢便率先向无枯而去,同时四道身着各异的身影也想无枯而去,赫然是另外四大仙帝。

    “三千诸天阵,结!”

    这时无枯轻喝声,便见那护在寺门前的三千僧人同时坐在,每人身上都有龙象盘旋。而此时无枯以及无离二人身上的气势顿时爆涌。

    “三千诸天阵果然名不虚传,就连无离在此阵是加持之下在场恐怕除了无枯外无人是其对手!”

    所有人的心中都升起道这样的念头,不由的羡慕万分。不过在场数十个金丹大能,饶是无枯无离两人有通天修为也难逃陨落之命!

    “五行大轮回阵!”

    顿时五大仙帝也施展出五行大轮回之阵。

    “法象天地!”

    无枯怒吼身,虚空之中道巨大的身影出现,天地顿时失色,风云隐去,整个天空之中仿佛就只剩下无枯的法象之身了!

    “喝,龙象掌!”

    怒吼声,无枯直接掌拍向五大仙帝结阵后幻化的虚空之身。

    “我来助你们!”

    旁的人见无枯这掌之威原胜当日的魔尊自在天,心知若是五方仙帝败下阵来今日怕是很难将周梦空擒住顿时便不在观看出手相助。

    “休想伤我师兄!”

    无离自然不能让他们轻易联手对付无枯同时也出手抵挡。

    “若虚真人,我们去截下无离!”

    而这时旁还未行动的剑宗宗主对着身旁的若虚真人道。

    “我去牵制黑觥,你们去吧!”

    若虚真人看了无离眼道,他与无离算是有些交情不想与无离交手便直接向黑觥飞去,以防黑觥乘机带着周梦空逃离。

    当然除了若虚真人外还有其他金丹大能也想黑觥出手,死死的牵制住黑觥,生怕会被他逃走。

    就这样无枯大师被五大仙帝以及五六个名气不大但修为却不低的金丹大能围住,无离则被剑宗宗主,乾坤教主,七杀宫主牵制,黑觥也被若虚真人以及七八个金丹大能者盯着。三处战场又被十数位金丹大能者围住,时间无离,黑觥二人都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无枯身上。

    还好所有围杀的人都明白进入无枯等人必死无疑,并没有以命相搏,而是慢慢的耗着。

    不过无枯处真正战斗的也就是无枯和五大仙帝,另外六人并近不了无枯的身,只能在远处时不时的来招阴手限制无枯。

    “嘭!嘭!嘭!”

    两道巨大的虚影,每次交手都会使得天地变色,雷电轰鸣,在灵山的修士还好有五界各派金丹大能护住,不然早便陨落在二者对拼的威压之下了!

    天空的云层不断的翻滚,雷电也被二者的气势震慑的在云层中萎缩不出,时间整个灵州的天地都黯淡了下来。这就是正真的强者,强者发怒,天地失色。

    无枯看着五帝之身,气息已经开始有些急促了,知道自己怕是抗不了多久便要败下阵来,若只是对付五帝在三千诸天阵的加持下无枯自然有把握获胜,只是另外六人在旁干扰自己无法全心对付五帝,现在身上已经有了不少小伤了,若再这样下去必输无疑。

    黑觥也看出来无枯有落败的趋势了,明白自己若是不能从这里突破出去今日自己与周梦空必然要死在这里。现在只能奋力搏了,看向被自己手抓住的周梦空道:“周公子,等会黑觥拼死也会给你打开条路,届时只望公子鸿富能从他们手中逃走。”

    “不行,要走起走,就算不能起走,那么该活下去的人也是你,我帮不到苏白,而且活不过三日了,你是金丹大能者定可以帮助他。”

    周梦空听完顿时就对着黑觥道。

    “门主没看错人,不用说了,黑觥可死,公子不可死!”

    黑觥望了周梦空眼坚定道。

    “噗!”

    在二人谈话之间无枯终于败下震来,中了掌虚空巨影顿时便黯淡起来化虚无,无枯也喷出口鲜血,脸上苍白毫无血色。

    “师兄!”

    无离见此顿时就担心的喊了句,无离失神的瞬间剑宗宗主找到机会顿时剑刺向无离。

    “噗!”

    “滚!”

    无离仓促之间只能避开要害,剑宗宗主剑无情剑直接刺穿无离的肩骨,无离身中剑,举起双手不顾身上的剑伤,蓄积全身力量猛的拍向剑无情。

    面对无离疯狂反扑剑无情不敢将剑拔出来,连忙松手向后退开。

    “师弟,噗!”

    无枯见此苍白的脸色出现道剧烈的血色,由于反应太过激动牵动了体内的伤势,顿时又是口鲜血吐出。

    “无枯,有空担心你师弟,还是当心你自己的小命吧,五行轮回掌!”

    这时黄帝大喝声,虚空之中,五帝之身掌直接拍下,整个天地在这掌之下都发出颤抖,所有人看着这只巨大的手掌仿佛整个天地都被这手掌覆盖了般。

    这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无枯身上,因为他们知道无枯已是重伤,根本接不下这威力足以撼动天地的掌了,人界第二高手即陨落成为历史。

    “幽冥神功!”

    而就在这时黑觥乘众人分神的瞬间施展全身功力,向挡在自己身前的这个金丹大能者而去。

    “什么?”

    此人没想到黑觥突然拼起命来,连忙就向旁躲去,他这躲顿时就让黑觥突破了第重封锁。

    “遭了,拦住他!”

    这时外围的金丹大能者起用了,顿时向黑觥围去,若虚真人也立即追了过去。

    “不怕死的过来!”

    “啊!”

    黑觥见到外围的金丹大能者围了过来,顿时怒哄声,身体瞬间膨胀起来

    “自爆,这个混蛋!”

    顿时所有金丹大能者皆是退的远远的,不过依旧形成了包围圈。个金丹大能者的自爆可不是闹着玩的,离得太近便是同为金丹大能者也不定能逃脱。

    “公子保重!”

    黑觥手划,身前出现道空间隧道。

    “混蛋,是空间隧道!这家伙竟然再打这个主意!”

    所有人这才明白黑觥竟然自爆竟然是想将众人逼退,开辟空间隧道将周梦空传走,只是现在众人方才仓促之间离得太远想阻住已经来不及了!

    “黑觥!”

    周梦空拳头紧握,心中疼,在这刻,他突然好恨自己为什么这么弱,自己为什么直都需要别人用命来换取自己活命的机会,掌门师叔是这样,如今黑觥也是这样。

    此时周梦空眼中只剩下黑觥自爆逐渐撑大的身体以及仙界五方仙帝凝聚的巨大手掌,而就在巨掌即将落在无枯身上时突然巨掌消失,黑觥膨胀起来的身体也逐渐的萎缩下去,失色的天地也恢复到了平常的样子,白云飘荡,太阳高挂!

    整个人界都处于种玄之又玄的状态,无比舒心,不由自主的放心手中的切举动,静心不想任何事情。唯有龙象寺上空的金丹大能者才能在这种玄之又玄的状态下保持自我,抬起头死死的盯着天空。周梦空在黑觥的保护下也保持本心,他发现在这刻所有的金丹大能者都在颤抖,没错是所有金丹大能者,也包括黑觥在内。

    “黑觥前辈,你怎么了?”

    周梦空不明白这数十尊金丹大能者为什么会突然颤抖起来,不过他清楚他们定在害怕什么,碰了碰黑觥颤抖的身体疑惑的问道。

    “受昔日龙象寺以逝故人所托,他若离世替他护寺百年,离期还有八十八载!”

    而就这时空中传来道虚无缥缈之音,声音仿佛来自天边又如同就在耳边的诉说,说完声音便消散的无迹无踪,充斥在整个人界的玄之又玄的状态也随即消隐,切仿佛从未发生般。

    而这时五界的金丹大能者在周梦空惊讶的目光下皆是不甘的身化流光远遁而去,最终消散在天边。

    “咕!”

    周梦空不由的吞了口口水,他自然知道这些金丹大能者在马上就能将自己擒住的情况下没有丝毫犹豫的退去是因为空中那人的话。他实在想象不出到底是什么人连身都不用显,句话就震退五界所有的金丹大能者。

    “呼,没想到今日竟然活了下来,周公子,我们还是赶紧离开此地吧?”

    望着五界之人全部退去,这时黑觥才庆幸的对着周梦空道。

    “嗯!”

    周梦空虽然不认识这黑觥,但是知道这人断然不会害自己。

    “周施主请留步!”

    黑觥刚欲施展神通离开,这时道沧桑有力的声音打断了黑觥。

    转过身去,出声之人正是差点陨落的无枯大师。

    ,请 gegegengxin ()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