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金丹道最新章节 → 第十三章 百花谷主

金丹道最 第十三章 百花谷主

    第十三章百花谷谷主

    “嗯!”

    声低吟,周梦空缓缓的从昏迷中醒了过来,自己又躺回了那张床上。

    “你醒了,吓死我了,你身上中了这么厉害的奇毒为什么还乱跑啊!”

    周梦空刚刚醒过来就见青墨站在床前惊喜的看着自己道。

    顺眼望去房间里除了青墨外还有阿紫和个散发着金丹大能者气息的女子,这女子看起来才三十岁左右,身上散发着股迷人的韵味,张绝美的容颜并没有因为时光而老去,反倒令着女子的多出份魅力再加上身上穿着件红袍,腿两侧的缝隙分的极高,若隐若现,简直就是个绝世尤物。

    若是平时周梦空见了这般风华绝代的女子定当是眼睛都不会移,但经历青城事后周梦空面对金丹大能者下意识变会升起警惕之心。

    “我没事,让你担心了,对了,我身上的毒你是怎么解的啊?”

    周梦空心中暗暗警惕起来,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对着青墨道。

    “你的毒可不是我解的,是我师尊解的,咯,她就是我师尊,同时也是百花谷谷主哦!!”

    青墨说着就跑到那金丹大能的女子身旁去了。

    “晚辈多谢谷主出手相救!”

    周梦空听连忙便起身下床向那风华绝代的女子拱手道谢。

    “喂喂!你这个家伙,怎么不谢谢我啊,师傅是我喊来的耶!”

    这时旁被周梦空无视的阿紫终于闷不下去了,跳到周梦空面前指着周梦空脸不爽道。

    “是在下的错,把阿紫姑娘忘了,在下也谢过阿紫姑娘了!”

    周梦空哑然笑,随即连忙变向阿紫这个刁蛮又有些孩子气的阿紫道。

    阿紫嘴撇,瞪了周梦空眼道:“哼,点诚意也没有!”

    “好了,阿紫,青墨你们两个先出去吧,我有事要和这位周公子说!”

    这时百花谷谷主终于开口了,柔和的声音中和眉目之间都带着股淡淡的威严。

    “是!师尊!”

    青墨立即就恭敬的回道,阿紫也吐了吐舌头不敢在胡闹,随即二人便离开的房间,出去的时候还顺带将门给带上了!

    “嘎吱!”

    随着房门关上,房间内顿时就升起种莫名的气氛,周梦空看着百花谷谷主心中大概已经明白她要干什么了!

    “你好像对我有很大的戒心!”

    百花谷主见此开口道。

    “不敢,前辈身为金丹大能,有对晚辈有救命之恩,晚辈怎敢对前辈不敬呢?只是不知道前辈有何事要问晚辈,若是能说晚辈定当知无不言!”

    周梦空自然知道百花谷主估计也盯上了天元决,想从自己这里得知天元决的消息立即便道。

    周梦空话刚刚落下就见百花谷主脸色变,股淡淡的怒意出现在那绝代容颜之上,眼睛微微眯起,轻哼道:“哼,好个不敢不敬,能说的定当知无不言,那本座倒是想知道什么才是能说的啊!”

    周梦空只能苦笑声,也不再说话,他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没用,百花谷主不从自己这里得到天元决的线索断然是不会罢休。

    “告诉我九幽门门主在什么地方!”

    百花谷主见此也不在绕圈子了直接就开门见山道。

    “晚辈不知道前辈再说什么,九幽门门主乃是门之主,她的行踪岂是晚辈这个小人物能知道的!”

    周梦空虽然知道自己装傻骗不了百花谷主,但是为今之计也就只能这样了。

    百花谷主轻笑声,似乎早就知道周梦空不会这么轻易说出苏白的行踪,见周梦空与自己装傻充愣,轻蔑的看着周梦空道:“对了,你体内中的毒我并没有解掉,而且我还多种了种毒,百草花虫!”

    周梦空愣,断然没想到这百花谷主竟然会趁自己昏迷时给自己下毒,当真是要脸,身为金丹大能者行事竟然如此不磊落。不过也罢反正自己也活不了多久了,多种种毒也算不了什么。

    “看来你还不知道百草花虫是什么?”

    看着周梦空脸不在意自己又中了种毒的样子,百花谷主脸好心的道。

    百花谷主这么说,周梦空脸色微微变,心想以百花谷主的修为再加上她又懂医术不可能不知道自己身中剧毒已经活不了多久了!那她给自己又下了百草花虫的毒定然不会那么简单。

    见周梦空脸色微变百花谷主才开口道:“百草花虫乃是我百花谷第奇毒,自百花老祖创立百花谷以来共就用过三次,次是百花老祖用来杀死个金丹大能者的仇家,第二次是上任百花谷主用来救人,第三次便是我用在你身上了!”

    “晚辈还真是荣幸啊!能救人又能杀人,前辈若要晚辈性命轻而易举,又何必多此举将如此奇毒用在了晚辈身上呢,当真是浪费了!”

    周梦空苦笑声,不知道百花谷主葫芦里到底买的什么药,自己已经身中剧毒命不久矣,她应该知道,为什么还要将如此奇毒用在自己身上呢?

    百花谷主似乎洞察到了周梦空的心思,眼中闪过道自信的神色道:“看来你还是不太明白,我说过百草花虫能救人又能杀人,你之前身中剧毒本来上次毒发之时便必死无疑,我便用这百草花虫替你将毒解了救了你命,虽然你现在已经没有了性命之忧,不过从今日起每隔七日你体内的百草花虫便会发次,每次毒发之时你都将尝试到生不如死的滋味。哦,对了,这毒只有我能解,等你那天想告诉我九幽门门主的下落了就来找我吧!”

    说着百花谷主的身影便微微颤从周梦空眼前消失,见百花谷主离开周梦空神色微变,没想到这百花谷主的医术这般高明竟然解了自己体内血心印。不过自己也不知道到好运还是倒霉,刚刚没有了性命之忧却又得每隔七日受次苦。虽然现在还没发,但是周梦空知道百花谷主的话断然不是吓唬自己的,连金丹大能者都能毒死的毒岂是般,毒发之时定然不比血心印好受。

    个多月后!

    “嗯,又痛的昏迷了吗?”

    周梦空缓缓的醒了过来,看着自己又躺在床上,脑袋还隐隐有些疼痛,青墨此时正坐在自己的身边,看见自己醒了后脸上的担心顿时就隐去了,变脸喜意的看着自己。

    见此周梦空心中暖,每次自己体内的百草花虫之毒发之时都要疼的晕过去,而青墨每次都是这样在旁担心的等晚看着自己醒来。

    “梦空你终于醒了,你现在毒发之时的症状越来越严重!我担心……”

    青墨见周梦空醒了后眼神中充满的担心之色道。

    “青墨,没事的,不是有百花谷主前辈吗?她定会治好我的,放心!”

    见此周梦空自然知道青墨在担心自己有朝日毒发身亡再也醒不过来了吗这个月来其实周梦空也感觉到了自己每次毒发之时都会越来越严重,估计在有几次自己就扛不住了。只是心中虽然这般想,嘴里却不能让青墨知道,不然青墨怕是要为自己日夜担忧了!

    “嗯,师尊定能治好你的!”

    青墨好像信了周梦空的话点了点头道,随即又开口道:“你先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看你!”

    “嗯!”

    周梦空应了声随即便躺床上闭上了眼睛,片刻后便声关门声响起。周梦空才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青墨离开的地方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并没有告诉青墨真相,他知道她告诉了青墨真相或许有线希望百花谷主会因为青墨而放自己离开百花谷并替自己解了百草花虫之毒,但是周梦空并没有这样做,因为他知道自己若是这样做了,最后无论成败青墨都将是受到最大伤害的那个。青墨如此待自己,自己又怎能利用她呢?

    想着想着周梦空也觉得心情有点郁闷,加上刚刚醒来也没多大的睡意,便起身往房外走。

    虽然周梦空对百花谷没多大的好感,但是却不得不说百花谷的风景真的不错,四面八方都是各色各样的花,走在路上直都被花香包裹着。

    周梦空走在路上时,不少女弟子都看着他,好奇的看来看去。周梦空对这些目光也觉得好奇,见有对女弟子正凑在起看着自己谈论着什么便假装成继续走路,心神却全在那俩女弟子身上。

    “你看,那个人就是青墨师姐从外面捡回来的耶!”

    “是吗?看起来还不错耶?”

    “可惜啊?”

    “可惜什么啊?”

    “唉,你是不知道这男的身中剧毒估计是活不了多久了!”

    两人的声音很小,但周梦空虽然身中剧毒三花境地花的修为却没有消失,将两人的对话听的清二楚,听到这周梦空便没有兴趣在听下去了,心想自己身中剧毒的事估计整个百花谷都知道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听说青墨师姐现在每天都在绝情崖看药典呢?唉,可惜了青墨师姐,也不知道这个人哪里好,竟然能让青墨师姐这个月来都在绝情崖看各种药典。”

    就在周梦空准备收回自己的心神时,那两女弟子旁边的个女弟子凑了过去低声的道。听到这里周梦空将心神收了回来也无心再听她们说什么了!这个月来周梦空并不怎么离开房间,不过偶尔也被青墨带出来散过心,她们嘴里的绝情崖周梦看到也有点印象就在百花谷的东面,于是便往东面去了。

    片刻后周梦空便来到处悬崖处,在这悬崖的尽头有棵树,这棵树很大,枝干向四面蔓延,而且更令人惊奇的是这树的树叶年四季都是红的,每片树叶上都会有滴泪珠型的花纹。而此时在这棵神奇是树身下个女子手上拿着本书,此时的青墨显然正在全神贯注的看着书,丝毫没差觉到周梦空的到了,也没在意微风吹过后那略显凌乱的长发贴在脸上,以及那在风中不断跳跃的青色长裙。

    周梦空慢慢的走了过去,直到离青墨还有大概米时,青墨才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连忙回过身去,见到来人竟然是周梦空后先是吓跳,然后连忙把手中的药典藏在背后。青墨看着周梦空突然出现在自己背后有些紧张的道:“梦……梦空你怎么来了?”

    “谢谢你青墨,我感觉我们挺有缘分的,我认你做妹妹怎么样?”

    周梦空说完只觉得胸口疼,他从未想过青墨竟然在背后为自己默默的为自己付出了这么多,他知道青墨对自己有意只是没想到会这么深,于是只能通过这种办法来拒绝青墨,希望青墨能断去对自己的情素。

    “啪!”

    周梦看到话刚落,青墨就愣,藏在背后的药典直接就掉到了地上。青墨愣了下子,随即蹲下去轻轻的将药典捡了起来,当她在抬起头来时双眼已经涌起层浓浓的雾水。

    “梦空,你还记得这棵树叫什么名字?”

    青墨并没有回答周梦空的话反而是莲步轻移走到处树枝较低的地方回身对着周梦空问道。

    “这个树叫绝情树,这里叫绝情崖也是因为这棵树!”

    周梦空不明白青墨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想了想青墨之前说过这树的名字于是回答道。

    青墨含着泪缓缓的别过头,苦涩的笑了笑,随即伸手摘下片树叶双掌缓缓躺开,看着手中的树叶道:“当年老谷主潜心钻研医术,欲图复活他死去千年的妻子,最终老谷主成功了,只是他复活的妻子没有任何的神智,仿忽是具行尸,老谷主知道自己并没有复活自己的妻子于是便将自己妻子火化于这崖上,老谷主生只想着复活爱妻,经历此事之后老谷主已是心力枯竭,最后便这绝情崖坐化,最终化这棵绝情树世代守护着亡妻之魂,这每片树叶都是老谷主的深情所化,树叶但离开树枝便会落泪,就像现在这样!”

    说着青墨便讲手掌躺开对着周梦空,只见树叶上的泪纹竟然真的顺着树叶流了出来,周梦空见此心里顿时就情绪万千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知道你心中没有我,等你身上的伤好了之后便会离开百花谷,可我还是拼命的想要找到帮你治毒的方法,你说我是不是很傻!”

    青墨说到这眼泪已经遮掩不住了,突然跑到周梦空身前倒入周梦空的怀里,在这刻心中的委屈全部发泄了出来,激动的埋怨道:“你知道吗?我多希望我能在她之前遇到你,这样来你在遇到她的时候便会对她说苏白我认你做妹妹怎么样?你知道吗?我不想做你的妹妹!呜呜!”

    说到最后青墨直接就在周梦空怀里哭了起来,就像是小孩子受了委屈却不被最亲的人理解样,周梦空听到青墨的哭声充满的愧疚与疼痛,只是他心太小,只能容下苏白人,面对青墨这个美丽善良的姑娘他只有像哥哥般的疼惜!

    周梦空缓缓的将青墨抱住,不知道说什么安慰她才好,突然他觉得在自己怀里的青墨颤抖了起来,股寒气从青墨身上散发出来。周梦空只觉得心口凉,不由的抖,连忙看向青墨。此时的青墨好像处于极冰地狱般身体不断的颤抖,紧紧的贴在自己身上,脸色苍白,嘴唇不断的在颤抖。

    “青墨!青墨!你怎么了!”

    周梦空见此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连忙就喊道,可青墨没有任何的反应,贴着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紧,身上的寒气也越来越强。

    明白此时估计是叫不醒青墨了,连忙将青墨放到地上盘做起来,随即也盘腿于青墨迎面相坐,抬起青墨的双臂,随即运转体内的太清真气于青墨双掌相对将体内的真气输入青墨的体内替她稍稍缓解丝寒气。

    片刻之后,周梦空便觉得自己的真气已经开始枯竭了,青墨体内的寒气甚至开始顺着自己的手心侵入的经脉之中,顿时周梦空只觉得自己处于片寒狱之中。十息之后,周梦空的眉毛处已经结出了层薄冰,嘴唇冻得发白没有丝毫血色。

    “梦…梦…梦空!”

    这时青墨由于有周梦空长时间的分担寒气,逐渐恢复了些意识,见到周梦空在替自己承受寒气颤颤微微的喊了声。

    “别……别说……说话!”

    周梦空此时也没空与青墨多说,颤抖的吐出几个字便全心运转真气抵御入侵到体内肆无忌惮破坏自己经脉的寒气。

    而就这时股惊人的气息在百花谷升起,感觉到这气息周梦空心里不由的就松了口气,因为这道气息正是个多月前百花谷谷主的气息。

    泰!!请在线看: meinvmei222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