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金丹道最新章节 → 第十一章 苏白离去

金丹道最 第十一章 苏白离去

    时间天天的过去,周梦空出现在片奇怪的空间内,他仿佛化了这片天地,静静的注视着座大山,在山顶的中心有座湖,湖面上散发着阵阵的寒气,个男子静静的站在湖面上,两鬓的头发苍白,眼中尽是沧桑之色。整座大山没有任何的声音仿佛只有这个神秘男子和那散发着寒气的湖。男子突然抬头看了看天空,周梦空看到男子的眼神顿时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溃散了般,只见男子缓缓的开口道:“三梦,你来了!”

    “三梦?三梦是谁啊?”

    周梦空听到这声音顿时就在心里好奇道,而就在这时周梦空就觉得有人在自己耳边喊道:“梦空,快点起来修炼了,在偷懒我就把你踹下去!”

    “苏白,别,别摇了,我醒了,真是的睡个觉都不让!”

    周梦空极不情愿的从梦里醒来,看着苏白脸忧伤的样子道。

    “噗嗤,就是不让你睡,快点陪我起修炼!”

    苏白俏脸笑,副蛮不讲理的样子看着周梦空道。

    周梦空嘴角抽,这些天来直修炼真的是太无聊了,眼珠转笑道:“苏白,我们今天不修炼了,我们在村子里转转吧,直修炼实在是太无聊了!”

    苏白想了想随即道:“现在他们应该还不会找到这里来,暂时应该不会有危险,你若是觉得修炼太枯燥了就去转转吧?记住不要离村子太远了!”

    周梦空自然知道苏白说的他们自然就是各界窥视天元决的那些人,不过听到苏白说让自己个人去转时并没有立即离开。周梦空的目的除了不想修炼外,更多的还是想让苏白放松放松,不要直这么刻苦的修炼。虽然他们相识的时间不长,但是他却能明白苏白虽然天赋异禀,但平时定然是极为刻苦的修炼。从这些天来苏白得到天元决后就直没日没夜的修炼就可以看出来苏白能有如此惊人的修为,除了天赋异禀外绝对少不了刻苦的修炼。

    “你和我起去呗?”

    周梦空自然不会忘记自己的目的,凑到苏白面前道。

    “不去,我要修炼!”

    苏白很果断的就拒绝了。

    “真不去!”

    见此周梦空站起了又问道。

    “不去!”

    苏白还是摇了摇头道。

    周梦空见此没办法了,脸上出现道笑意,躬下身随即把将苏白抱起来,得意的笑道:“嘿嘿,那我就抱着你去!”

    “啊,你快放我下了,快放我下了!”

    苏白脸红,顿时就道。

    “不放,你不和我起去我就不放你下来!”

    周梦空此时也脸蛮不讲理的样子道。

    “哼,我去还不成嘛?”

    苏白只能轻哼声,埋怨的妥协道。

    “嘿嘿,那走吧!”

    说着周梦空并没有将苏白放下来,而是抱着苏白越下屋顶才将苏白放下,同时还脸依依不舍的道:“唉,这么漂亮的姑娘真舍不得放下!”

    “没正经!”

    苏白立即就白了周梦空眼。

    就这样两人在村子里悠闲自得的逛起来了,很快周梦空和苏白便走到了宁轩与宁渊两个小家伙的家门前,脚步顿,不由的就想起了当日在这里发生的切事情,师尊的癫狂,自己身中血心印,秋师叔被师尊重伤。

    “怎么?又想起那天的事了?”

    苏白见此知道周梦空又想起那日的事情了,随即在旁道。

    “嗯!不过没事,不用担心!对,既然到了这里,我们就进去看看这两个小家伙怎么样了,希望那天战斗没有波及到他们两个小家伙!”

    周梦空点了点头,随即对着苏白笑道。

    “宁轩,宁渊,你们的梦空哥哥来看你们了,还不快出来!”

    说着周梦空便拉着苏白的手往朝屋内走,边走还边喊道。

    “梦空哥哥!”

    声音刚刚落下就见宁渊跑了出来,看着周梦空惊喜道。

    “宁渊,见到梦空哥哥开心不?喽,我还给你们带了位漂亮的姐姐,咦,宁轩呢?是不是又害羞的不敢出来了!”

    “姐姐好!”

    宁渊先是礼貌的喊了声苏白,在听到周梦空后话后立即就换了个人样,声音中有些哽咽道:“娘生病了,我们没钱医治,妹妹就在里面照顾娘!”

    “这样啊,那快带我们去看看你娘,这位姐姐可是会医术哦!”

    周梦空听完响起苏白的医术似乎还不错,治个普通人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立即就对着宁渊道。

    “真的吗?太好了,娘有救了!”

    宁渊听顿时就破涕为笑,手拉着周梦空手拉着苏白往屋里跑。

    两人对视眼,只能无奈的任由宁渊拉着他们跑进屋子。进屋子就见个夫人脸色有些苍白的妇人躺在床上,而宁轩正坐在妇人的床边双眼通红显然是刚刚哭过不久。

    “宁轩,快让开,娘有救了,梦空哥哥带了个仙女姐姐来救娘了!”

    进屋后宁渊连忙跑到宁轩面前兴奋而有焦急的道,生怕再慢点苏白会突然就消失了般。

    “真的吗?仙女姐姐你快救救我娘吧,轩儿求你了!”

    宁轩好奇的看了苏白眼,随后连忙从床上跳下来对着苏白恳求道。

    “放心,我就是来救你娘的!”

    苏白摸了摸宁轩的头笑着道,说完便走到床边,将宁母的手拿了出来,只手搭在宁母的手腕上。

    数息之后,苏白笑了笑,随即手掌翻出现枚淡青色的药丸,药丸的外表还有些透明,同时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苏白手指在宁母的脖子处点就见宁母嘴张,下秒苏白便将药丸喂入宁母的嘴里,随即便对着宁轩宁渊二人道:“好了,不用担心了,你们娘现在已经没事,等下就能会醒过来了!”

    “咳咳!”

    苏白的话刚落就听到床上传来两声咳嗽,宁母缓缓的睁开了眼,嘴里下意识便喊道:“渊儿,轩儿!”

    “娘!”

    “娘,你终于醒了,轩儿好害怕,呜呜!”

    宁渊与宁轩同时喊了声,随即开心的跑到宁母的身旁,宁轩则是直接趴在宁母身上哭了起来。

    “好了,轩儿不哭,娘没事!”

    宁母心疼的边轻轻的拍着宁轩的背边哄着,这时宁母也发现了房间中多出了两个人,看着周梦空和苏白二人知道自己多半是二人所救连忙就道:“老妇谢谢周公子与姑娘的救命之恩!”

    说罢便欲起身行礼,周梦空见此连忙制止道:“阿婶大病初愈,还是多休息比较好,这世俗之礼不行也罢!”

    “这么快就找到这了吗?来的人还不少,可惜全是送死的,我去去就来!”

    苏白这时眉头皱,随即脸不屑的道,说完便留下道残影。

    “你们别出来!”

    周梦空怕苏白会有危险,对着屋内脸茫然的三人说了句后便也运转轻功向外面而去。

    村子内,行人身上的着装样显然是属于同宗门势力,由两男女带头走在前面,两男子身着白衣,女子穿着身绿衣,这行人正是太清门的弟子。

    “大师兄,你说三师兄会在这个村子里吗?”

    秋音看着身旁的牧溪神色复杂的道,这次他们是奉白照风之命来捉拿周梦空的,说实话她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与自己起长大的三师兄。

    “这里是九幽门门主用阴谋害死你爹爹夺走天元决的地方,照理来说他们断然不敢再回来,不过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九幽门门主说不定就藏在这个危险的地方。”

    牧溪没有虽然没有直接说周梦空会在这村子里,但是五界的人谁不知道太清门白照风的三弟子和九幽门门主勾结谋害掌门抢走天元决。九幽门门主在这周梦空自然也在。

    “那……”

    秋音还想再说什么,这时前方突然出现个白衣女子挡住去问。

    “太清门的弟子?本座不杀你们,给我滚!”

    苏白看到牧溪与岳军身上的穿着与周梦空样,顿时就知道这群人是太清门的弟子,因为周梦空的存在倒也没起杀意,股淡淡的威压扩散开来,随即对着牧溪缓缓道。

    “尊下是何人,我们今日是来找九幽门门主以及我师弟的,还望尊下看在我师尊白照风的面子上不要挡我等去路!”

    牧溪能感受到眼前这看似柔雅的女子身上隐隐透露者股上位者的气息,以及那双仿佛看穿切的眼睛,知道这女子自己断然不是对手,只能拿出白照风的名头来。

    “哈哈!本座就是你们九幽门门主,本来还想放你们条生路,不过你既然拿出残害师弟毒害弟子的白照风来吓唬本座,本座就只能杀了你们了!”

    苏白轻狂笑,随即嘴角微翘,股杀意生腾而起。

    “苏白,不要伤害他们!”

    而这时周梦空也终于赶到了,感受的苏白身上的杀意连忙就跑过去对着苏白道。

    苏白眉头皱,随即收敛起自己的杀意,站在旁不在出声。周梦空见此只能无奈的苦笑下,心道这下苏白估计在生自己的气了。

    “梦空,没想到你真的与九幽门门主勾结在起!”

    而牧溪这时亲眼目睹周梦空竟然轻易阻止苏白对自己等人的杀意后,对传言已经不在怀疑了,没想到与自己起生活十八年的小师弟竟然会真的与魔教之人勾结残害掌门打伤师尊夺走天元决,顿时就失落的对周梦空道。

    “三师兄,真的是你害死爹爹的吗?”

    这时秋音在这刻心中也开始动摇了,顿时就对着周梦空喊道,她实在接受不了周梦空害死自己爹爹的事实。

    “小师妹,大师兄,不论你们信不信,害死师尊之人并非是我,而是另有他人!”

    周梦空也知道自己害死秋无傷的罪名是背定了,只是他可以被别人误解,但他不希望自己的小师妹与大师兄也误会。

    太清门的弟子听到周梦空的话全是不屑顾,若不是有苏白在这里的早就冲上去将周梦空给擒住了。只有牧溪与秋音二人听到这话后,心中再度权衡不定,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周梦空的话。不过这时有个人却比牧溪和秋音更相信周梦空,而这个人正是岳军,岳军在听到周梦空说害死秋无傷的另有其人时,脑中顿时就浮现出白照风。

    “大师兄,我相信三师兄!”

    最后秋音还是选择了相信周梦空,十八年的相处她与周梦空早就亲如兄妹,在这时候她更愿意相信周梦空说的害死自己爹爹的另有他人。

    牧溪见此眼神中出现道坚定的目光道:“梦空,我也相信你,你现在跟我回太清门和师尊说清楚到底是谁害死掌门的,我相信师尊定也会相信你!”

    周梦空见自己大师兄和小师妹在这时候还能相信自己,心中顿时阵感动,只是自己断然不能回太清门,也不能告诉他们真正的凶手就是师尊,只能开口道:“大师兄,小师妹我不能和你们回太清门!”

    “三师兄,为什么啊?我们回去和师尊说清楚多好啊?难道是因为她吗?”

    秋音听到后立即就问道,从小就和周梦空没分开过如今分开这么久好不容易找到了周梦空她真的不想又要分开。

    “小师妹,大师兄那天发生的事实在太多了,很多事情的真相你们都不明白,我也不能告诉你们!我只希望师兄你能早日踏入金丹大能。”

    周梦空对着秋音二人道,随即转对着苏白道:“我们走吧!”

    “三……”

    见到周梦空与苏白离开,秋音还想追上去问个清楚,这时牧溪伸出只手拦住秋音,眼中闪过道失落道:“秋音,梦空师弟是在保护我们,或许等我踏入金丹大道才有资格知道事情的真相!”

    旁的岳军听到周梦空的话,眼神微微眯起,不知在想什么,片刻之后似乎是想通了什么,最后将目光停留在秋音身上嘴角微翘。

    而就在这时,天空中道流光划过,股惊人的气息向村子而来。

    而这时离开的牧溪等人之后,便往村外走的苏白和周梦空也察觉道了这强大的道气息。

    “金丹大能者!”

    苏白眉头微皱,知道金丹大能者可不是之前那群太清门弟子能比的,自己要是不能快速解决到时候必将引来更多的金丹大能者。但此时自己刚刚转修天元决身修为可谓是不进反退了不少,若是打起来,时半会还真不好脱身。

    不过苏白很快就想到了应对办法,对着周梦空道:“梦空,我们分头离开,他们的目的是我,等会我就去引开他们,三日之后在御寒山山洞中汇合!”

    说着不等周梦空反驳,苏白便身化流光远遁。周梦空见此也知道苏白此行极为危险,现在五界之人都在窥予天元决,苏白出现了,他们定然不会放过这大好机会。不过周梦空知道自己三花境的修为也帮不上苏白,只能无奈朝反方向跑。

    “啊!遭了,血心印要发了,可恶,发的真不是时候!”

    刚跑出不足三米,周梦空就只觉得心口疼,仿佛万只蚂蚁爬满了自己的身体不断的啃噬着自己。

    “啊!”

    此时周梦空只有个感觉那就是疼,头部仿佛充血了般血红,着了魔般疯狂的跑,好像跑能缓解痛苦般。

    不知不觉周梦空就跑到了村子后山的悬崖边上,此时五官发挥不出任何的用,全部被疼痛占据着,丝毫没察觉到前面是处悬崖。

    ,请 appxsyd ()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