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金丹道最新章节 → 第十章 巧儿之托

金丹道最 第十章 巧儿之托

    太清门,秋无傷陨落后,白照风宣布成为太清门新任掌门,白照风成为太清门掌门便宣布则号令:周梦空勾结魔教九幽门门主,谋害了秋无傷,夺走天元决,被逐出太清门,从今往后,凡是太清门弟子遇到周梦空杀无赦!

    宣布此令之后白照风便闭关不理太清门实务,全权交由牧溪与岳军二人处理。

    “大师兄,师尊说三师兄害死了我爹爹,三师兄与我起长大,爹爹更是待他如子,我不相信三师兄会这样做!”

    秋音坐在周梦空以前经常睡觉的石头上对着与自己背靠背坐着的牧溪道。

    牧溪转过身去,轻轻的将秋音抱住道:“我也不相信梦空师弟会做出这种事,可是师尊也不可会骗我们!”

    “那我们要怎么办呢?师尊已经下令凡是太清门弟子都将追杀三师兄,并承诺谁能杀死三师兄便是太清门下任掌门!”

    秋音靠在牧溪怀里担忧的道。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现在五界之内的修炼者都知道天元决在梦空师弟和九幽门门主手中,现在五界之内的人都在寻找梦空师弟的下落,还好直到现在还没有梦空师弟的消息!”

    牧溪摇了摇头,这刻他突然觉得昔日那个直需要自己保护的小师弟已经走远了,走上了条不归路,没有退路,只能不断的前进。

    而远处,双眼睛落在牧溪与秋音的身上闪过道嫉妒,这人正是岳军。此时的岳军已经是五气朝元小成境,悄悄的躲在旁偷听两人的对话并没有被发现。在听到两人竟然不相信周梦空勾结魔教门主谋害秋无傷夺走天元决后,但又丝毫不质疑白照风的话后眼神中出现道轻藐之色,在心里幸灾乐祸道:两个可怜的家伙,还以为白照风是以前的那个白照风吗?

    岳军虽然心眼小,为人阴毒,但是却也不傻,甚至极为机智,他比牧溪和秋音二人更懂得人心的可怕之处。在青城外的破庙他就能察觉到白照风并不想看起来那么简单,他总觉得白照风在谋划什么,天元决只是他计划中的部分,甚至自己都可能是这计划中的部分,也这是白照风没杀自己的原因,所以岳军才没有选择逃离白照风的身边。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逃走的话会死的很快,而且就是只有白照风才知道自己的身世。最主要的点事岳军要报复白照风,既然白照风把自己当成棋子,那么自己就在关键时候将他全盘计划全部打乱。

    “军儿,到密室来!”

    突然岳军脑中出现白照风千里传音的声音。收到白照风的话后,岳军不明白白照风为何在这时候突然传音让自己去密室见他。

    虽然不清楚白照风的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但岳军还是不得不去。他知道自己要是不去的话白照风这个千年老狐狸定会察觉到自己的叛意,不甘的看了秋音眼后,便悄悄的离开了。

    太清门密室之中!

    白照风正在闭目盘腿疗伤,上次吃了苏白掌虽然没有重伤!但却中了九幽噬魂散。九幽噬魂散的毒虽然不能与天下奇毒血心印相比,但是也不简单,自己也不得不闭关将毒给逼出来,不然纵然是自己是金丹大能者也难保不会陨落。

    “弟子见过师尊!”

    这时接到白照风传音的岳军走入密室,看着闭目疗伤的白照风恭敬道,随即站在旁等待白照风开口。

    “岳军,你跟随我多少年了!”

    片刻后白照风才开口缓缓的问道。

    “回师尊,已经有百年了!”

    岳军不明白白照风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事,不过还是想了想如实的回道。

    “百年了,是时候告诉你真正的身世了!”

    白照风点了点头,随即缓缓的开口道。

    岳军愣,不知道白照风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站在旁静等白照风开口。白照风也没在意岳军的小心思,继续道:“我是在个村子里遇到你的,你躺着片火海之中,除了你之外还有牧溪。你们出生在同个村子,你们的村子被火海埋葬后,我观你二人资质不错便将你们带入了太清门传你们修炼之法。”

    “为师并不希望你直活着仇恨之中,所以这么多年来你提起身世我便会狠狠的教训你!”

    白照风说完才又看向岳军眼中充满了苦心的道。

    岳军见此心中冷笑声:哼,伪君子,鬼才信你,我到要看看你到底想干什么?虽然心中对白照风极为不屑,但表面却没有丝的表露,顿时就激动的跪在地上道:“徒儿该死,这些年来竟然直不知道师尊的苦心,还在心中埋怨师尊!”

    白照风双眼微眯,他知道岳军心怀叵测对自己有怨气,没想到他竟然会主动说出来,不过也好自己也可以顺理成章的将功法交给他了,随即道:“唉,有怨气也不全怪你,这百年来为师也直偏心你师兄,这本血心印你拿去修炼吧?算是这些年来弥补你受得苦!”

    说着白照风便手掌摊,本红色的秘籍出现在手中,随即手挥便出现在岳军跪着的地面上。岳军不知道白照风到底想干什么,不过知道自己此时不能有任何的犹豫连忙拿起血心印秘籍道:“弟子谢过师尊恩典!”

    “嗯!你下去吧!为师这次要闭关好好疗伤,你好好修炼血心印,待我出关时希望你能练到第六重!”

    白照风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说完便摆摆手示意岳军可以离开了!

    “是,师尊!”

    岳军从地上站起来,随即便恭敬的退出了密室。

    片刻后,岳军便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坐在床上拿出白照风交给自己的秘籍血心印。

    血心印,共分九重,乃吾血心老祖所创,分上篇,下篇,上篇分六重,练至大成方可习下篇,若有缘者得之练至第九重便可纵横天下。

    “第六重便可入金丹大道,如此强大的功法白照风竟然会这般轻易的交给自己,难道这血心印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岳军看了眼血心印身为超级宗门的弟子,对于心法的好坏他眼便能看的出来,这血心印修炼心法绝对比太清门历代掌门所修的无上太清功还要深奥。虽然知道血心印深奥无比,但是岳军并没有被这不世绝学血心印冲昏头脑,他立即就意识到白照风给自己这血心印绝对有问题。

    虽然知道血心印的修炼心法有问题,但面对绝世心法的引诱岳军还是忍不住的开始修炼起血心印的第重!

    另边,青城外的小村庄,经过几天的时间在村子中的人不断劳下逐渐的恢复到以往的样子。

    苏白与周梦空二人似乎忘记了身中血心印,命不久矣之事,天天起修炼,听着巧儿弹奏出悠美的琴声,日子过得倒也是悠闲自在。

    巧儿家,道清雅婉转的琴声盘旋在村子的上空,不少劳中的人听到这琴声之后也忍不住的停下手上的事静静的听着这动人的琴声。

    “啪啪啪!”

    “巧儿的琴艺当真是天比天精进啊,我看用不了多久巧儿姑娘便会成为人界第琴师!”

    巧儿的琴声刚刚落下,周梦空便鼓掌夸道。

    “小冰哥哥又取笑巧儿了,巧儿这伎俩也就敢在苏姐姐和你面前卖弄!”

    巧儿脸红害羞的道。

    苏白笑,也打趣着道:“哈哈,巧儿妹妹谦虚了,我看那是人界第琴声,明明就是五界第琴声!”

    “哼,连苏姐姐你也取笑我!巧儿不理你们了!”

    巧儿听到后顿时就娇哼声,羞的往屋内跑。

    “哈哈!”

    见此周梦空和苏白都很有默契的笑了出来。

    “梦空!”

    在笑的期间,苏白看到周梦空那脸上的笑意,心中不由的就疼,想起周梦空身中血心印。

    “怎么了,想我了!”

    周梦空知道苏白为自己身中血心印而伤心,笑着打趣道。

    “哼,才没有!”

    苏白知道周梦空脸不正经就是不想让自己担心,哼了声道。

    “啪!”

    这时突然突然声东西掉落的声音响起,周梦空和苏白都本能的顺着传来声音的方向看过去。

    声音正是从巧儿家的门口传来的,只见巧儿摇摇欲坠马上就要摔倒了,而她手中的琴也砸在地上断成了两半。见此苏白身影动,下秒便出现在巧儿的身边扶着巧儿,而周梦空也赶紧上前。

    只见巧儿的脸色极为难看,嘴角还留着丝血迹,双眼无神,嘴张了张随即便晕了过去。苏白眉头微皱对着周梦空道:“我们先将巧儿带到房间去。”

    很快三人便来到巧儿的房间,巧儿的房间很简洁还有这股属于女子的淡淡的芳香,苏白小心的将巧儿放在床上,抽出巧儿只手,两指搭在巧儿的手腕上,片刻后才开口道:“唉,巧儿思念过度,心中久於成疾,以前老伯在巧儿还好点,现在老伯也离去了,巧儿已经失去了心灵的寄托,虽然这些天看似没有什么变化,但却早已心力憔悴!”

    “你还会医术!那怎样才能让巧儿好转呢?”

    周梦空见苏白给巧儿把下脉便知道巧儿的病情,有些惊讶道,这个比自己还要小点的姑娘竟然懂得这么多。

    “会点!巧儿是因思念才导致心里憔悴,想要医治就只有两个办法,个是找到那个让她日夜相思之人,第二个就是让巧儿不在思念他,只可惜这两种办法都难以实现。”

    苏白点了点头,随即无奈的叹了口气,心想自己白白学得身医术,可是到头来即不能帮梦空根除血心印,也不能医救巧儿。

    “那巧儿她?”

    周梦空自然知道苏白的意思是想要救巧儿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有些担忧的问道,他现在就像知道巧儿还能撑多久。

    苏白摇摇头有些伤心道:“已经熬不过今夜12点了!”

    “苏姐姐,没事的,巧儿能为自己所爱的人而死,很开心!”

    这时巧儿醒了过来缓缓的睁开,看着苏白脸上充满了满意的笑意。

    苏白和周梦空都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这个为爱痴狂的女子,不知不觉两人都靠近了些。巧儿说完之后好像陷入美好的回忆,脸上洋溢着笑容,嘴里边道:“我从小就没有爹娘,小时候村里的小朋友都欺负我,不愿意和我玩。只有他愿意和我玩,每次我被别人欺负的时候他都会出来帮我。他很傻,每次帮我都会挨上顿揍,后来我们长大了!我们还是和小时候样天天呆在起,后来他教我弹琴,再后来他离开了,他说他要去寻找长生之道,等他找到之后就回来娶我,永远和我在起。”

    “只可惜,我等不到他了!”

    巧儿神色突然边,忧伤,疑惑,失落之色出现在她的脸上。说完她颤抖的床头的枕头下拿出块青色玉佩,玉佩上刻着个巧子。巧儿看着手中的玉佩,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将玉佩颤抖的递到周梦空面前道:“我知道苏姐姐还有大事要做,所以梦空哥哥,若是你有缘见到他,你能帮我把这玉佩交给他吗?告诉他巧儿不能再等她了,巧儿只盼来生能做他的妻子,不求永生,但求每世!”

    “嗯!我定会告诉他的!”

    周梦空点了点头接过玉佩,对着巧儿保证道,说完周梦空才想到自己还不知道那人叫什么,正准备开口问巧儿。话还没出口,巧儿便安心的闭上了双眼,没有了任何气息永远的睡着了!

    看到巧儿逝去,周梦空看了苏白眼心中不由的痛,想到自己很快就要与苏白永远的分开,忍不住就将苏白拥入怀里紧紧的抱住。

    ,请 appxsyd ()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