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金丹道最新章节 → 第八章 秋音身世

金丹道最 第八章 秋音身世

    第八章秋音身世

    御寒山,梅州有名的座大山,山中充满了恐怖的妖兽,这些妖兽不同与妖界的妖兽。妖界的妖兽是受妖界的势力保护的人而人界的妖兽没有妖界的庇护实力倘若不够就只能被人界的高手宰杀。妖兽的毛皮牙齿骨头之类的东西对于人界修炼者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好材料。这些材料可以用来炼制各种给样的东西,比如妖兽的内丹可以服用可以增长修为,更可以用来炼制真元丹,颗便能增长百年修为可谓是大补丹。毛皮可以制衣服等,骨头能炼制成武器,所以人界常常会有修炼者去猎杀妖兽,不过般能成妖兽修为也都不差都是修炼了数百年甚至千年之久,般都需要三花聚顶或是五气朝元境的高手才能对付,当然若是修炼万年的妖兽就只有金丹大能者出手才能对付。

    御寒山,离青城并不远,此时在御寒山中的个山洞内,只修炼了三千年的熊妖倒在地上。在这山洞中还有三个人,二男女,除了其中个两鬓泛白,眼中尽是沧桑,脸色苍白看起来已经是强弩之末的男子年龄大些外,另外二人看起并不大才十七或十八岁刚刚成年的样子。

    其中那看似已经奄奄息的男子躺在熊妖平日修炼的石床上,另外二人则坐在石床边,这三人正是从白照风手中逃出来的周梦空等人,至于那白衣人正是直隐藏在暗处等待时机的苏白!

    “苏白,我师叔他没事吧?”

    周梦空看着躺在地上脸色苍白的秋无傷担忧的对着苏白道。

    苏白眼中有些歉意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周梦空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随即又看向秋无傷。秋无傷脸上出现道笑意对着周梦空道:“梦空,你不用担心,我活了千年已经够了,如今我大限已至,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不然这事将要随我和雪儿的离去永远成为秘密了!”

    “师叔请讲!弟子定当谨记于心不敢有丝毫忘却!”

    周梦空明白秋无傷临死前要交代自己后事了,立即就恭敬道。

    “梦空,秋掌门那我就先出去了!”

    苏白见此,也明白自己个外人呆在这不合适,于是向二人说了句便起身准备往洞外离去。

    “咳咳,苏门主,不必客气,现在外面充满危险,若是不嫌弃也可以留下来听听!”

    这时秋无傷立即就欲坐起来,可惜已经油尽灯枯的他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身体动反而触动了体内的伤势顿时就轻咳几声,嘴角溢出丝血迹,秋无傷倒也没怎么在意血迹随即对着正欲离开的苏白道。

    苏白听,聪明绝顶的他自然也明白现在自己得到了天元决现在外面的凶险,于是也不拒绝,转身有走到周梦空的身边坐下。

    “这事还要从千年前说起,那时我和师兄的关系还并没有到这步,我们同拜太清门掌门为师,我们的关系非常好,经常在起喝酒练功!”

    秋无傷眼神有些飘渺好像回到了千年前与白照风起修炼的日子,脸上渐渐的有些飘忽!

    “那师叔你和师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师尊竟然会变成这样?”

    见此周梦空好奇的问道,同时想起了白照风今日那样子,心中不由的痛,18年以来那个温和可亲仿佛父亲般的师尊再也不会有了。

    “唉,这还要说到千年前天元决现世人界,引发的场大战说起……”

    秋无傷脑中逐渐回到千年前封尘已久的记忆。

    千年前,太清门!

    太清门后山,除了掌门极其弟子外任何人都不得进入,个看起来有些英俊的蓝衣青年坐在后山中的个亭子中,亭子旁是条小溪。

    “无殇,你果然在这里!”

    这时个身穿白衣的青年神色有些焦急的跑过来,看着亭子中的蓝衣青年道。

    “白师兄,雪儿师妹,你们找我有事吗?还是师尊有事要吩咐!”

    这蓝衣青年正是秋无傷,此时的秋无傷还没有还尽是沧桑的眼神已经那发白的双鬓,看着自己师兄白照风以及在他身旁那穿着粉色长裙的女子问道。

    “秋师兄是师尊找你和照风有事要吩咐,这次天元决现世师尊身负重伤,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事?”

    不等白照风开口,旁的雪儿就先开口对着秋无傷笑道,随即想起三人的师尊此次身负重伤也不知道能不能好,天性善良的她语气顿时就充满了担忧。

    “放心吧!雪儿,师尊乃是金丹大能者,在五界之中也是数数二的高手定不会有事的?”

    这时白照风摸了摸雪儿的头安慰道,说完又转头对着秋无傷道:“无殇走吧,别让师尊等太久了!”

    “嗯!走吧!”

    秋无傷看着亲昵的二人心中有些羡慕,同时也有些不自然,雪儿白照风与自己三人同为师尊的弟子,从小起长大,起练功,对这个心性善良温柔美丽的师妹秋无傷自然也动心。只是他知道雪儿喜欢的是自己师兄白照风,所以他只能把这份感情默默的隐藏在自己的心里,不让他们知道。

    雪儿和白照风自然不知道秋无傷心中羡慕过他们多少次,见秋无傷嘴里说走却还愣着不动,白照风直接就上去把抱着秋无傷道:“还不走,等会去晚了师尊又要罚我们了!”

    太清门密室,历代掌门闭关之地,室内的空间并不大,摆设也非常简单,墙壁中镶嵌着五颗夜明珠照明,中间座石台,剩下便是片空旷。

    石台上坐着个蓝袍道人,秋无傷三人则是恭敬的站在着蓝袍道人的身前。

    “你们都到了,现在我要交代几件事情,你们三人都听好了!”

    蓝袍道人看着三人道。

    “是师尊!”

    白照风三人齐声回道。

    蓝袍道人目光在三人身上看了看随即手掌翻,枚戒指出现手中,随即便见蓝袍道人手挥戒指便自动飘到了秋无傷的身前。

    “掌门指环,师尊!!”

    秋无傷眼便认出来这戒指正是太清门历代掌门的象征掌门指环,似乎已经明白了蓝袍道人的意思,同时也明白这代表着什么顿时就惊慌的道。

    “无殇,不必担心,我只是需要闭关百年疗伤罢了,这太清门掌门之位迟早要传于你,以后这太清门就交给你了!”

    蓝袍道人摆摆手对着秋无傷道。

    “是,师尊,弟子定当让太清门日益强大!”

    秋无傷听完才心安的接过掌门指环。

    见此蓝袍道人点了点头,随即又转头看下白照风道:“照风,从今日起太清门再立天殿,凡是触犯门规者皆由天殿处置,并有监察掌门之职,由你担任殿主,希望你能帮助你师弟发展太清门!”

    “是,师尊!”

    白照风倒也没有羡慕秋无傷得到掌门之位,他知道秋无傷修炼天赋高,修为也比自己要高,师尊平时也更偏爱于他掌门之位毫无疑问是他的。再说了以两人的关系掌门之位他和秋无傷谁当都样。

    “最后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事,那就是我打算将雪儿许配给无殇!”

    这时蓝袍道人笑了笑,目光扫过秋无傷和雪儿两人道。

    “什么!师尊,雪儿怎么能嫁给秋师弟,我不同意!”

    三人皆是惊,白照风激动的直接就开口道。

    “是啊!师尊,雪儿喜欢的是白师兄,请师尊收回成命!”

    雪儿也连忙开口道。

    “师……”

    秋无傷虽然心中喜欢雪儿,但明白她与白照风两情相悦,也刚想开口让蓝袍道人收回这命令,话刚到嘴边蓝袍道人就挥手将他的话打断了!

    “好了,都别说了!我心意已决,谁要是敢再多言句我就废了他的修为逐出太清门!无殇你与雪儿的婚礼就在三日后举行,同时也向门内的弟子宣布你成为太清门的新任掌门!”

    蓝袍道人打断秋无傷之后,不容置疑的对着三人道。

    “师尊,我不服!”

    白照风这时不顾蓝袍道人的话再次开口反抗。

    “哼,不服,我今天就废了你!”

    蓝袍道人见白照风视自己的话为耳边风,轻哼声,抬手道真气便汇集在手心欲废除白照风的修为。

    “师尊,师兄他只是时糊涂顶撞师尊,断然没有任何不逆的想法,请师尊饶了师兄这次吧!”

    旁的秋无傷见蓝袍道人真的要废去白照风的修为连忙就跪下求情道。

    “是啊!师尊,请师尊饶了照风师兄吧!”

    见蓝袍道人是真的生气了,雪儿也连忙跪下起求情。

    “哼,今日我就饶了你这个逆徒!你们都退下吧,三日后我亲自为你主持掌门接任以及婚姻大典!”

    蓝袍道人见此随即才将掌心的真气散去,对着三人挥手道,说完便闭目打坐起来不再理会三人。

    “我……”

    白照风见此向前步,还想要和蓝袍道人争论,不过却被雪儿给及时拉住,并将只手遮住白照风的嘴。雪儿明白师尊说的话从来不容他人有任何的质疑,刚刚白照风没受到处罚已经是大幸了让是在招惹到师尊到时候怕是自己和秋师兄求情也没用了!

    “照风,我们先出去!”

    雪儿看着白照风语气中充满了恳求的道,她真的害怕白照风会不顾切的在现在触怒师尊。

    “我……”

    白照风还想说什么,可看到雪儿那恳求的眼神不由的就心软,怪怪的点了点头示意听雪儿的出去再说。

    三人出来密室之后就来到三人经常起习武的后山。

    “雪儿,实在不行,我现在就带你离开太清门,我们远走高飞!”

    白照风把将雪儿揽入怀中,生怕她会离开自己,对着雪儿道。

    “白师兄,我们就这样吧!其实我喜欢的是无殇!”

    谁知雪儿突然把将白照风推开,走到秋无傷身边低着头道。

    “雪儿,别开玩笑了,你喜欢无殇我怎么不知道?”

    白照风见此立即就无奈的摇摇头道,说着便伸手想要去拉雪儿的手!

    谁知雪儿见此好像很害怕般,吓得连忙往秋无殇的怀里躲去,嘴里还道:“白师兄,我没和你开玩笑,我喜欢的真的是无殇师兄,你快走吧!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你是因为师尊吗?为什么?我带你远走高飞,我们在也不回太清门了不好吗?我知道你喜欢的是我,不要在演戏了好吗?”

    白照风笑容顿时滞,眼中全是柔情的看着雪儿真诚道。

    雪儿看着白照风的眼神心中不由的疼,她知道白照风对自己的感情,可是她知道自己与白照风有缘无份,注定不能在起,自己与他在起甚至会害白照风丧命。心中虽然很想告诉白照风自己愿意和他离开太清门远遁天涯,可理智告诉她她不能这样做。雪儿只能强忍着泪水把抱着秋无傷对着嘴唇亲了下去。

    “雪儿!”

    秋无傷眼神瞬间阵迷离,自己暗恋多年的女子突然吻自己,秋无傷虽然知道这切都是假的,还是不由的真情流露轻唤了声!

    秋无傷这声无意识的真情流露顿时成为了白照风的致命打击,他能听出来秋无傷声音中对雪儿的感情。在这刻,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个第三者,看着雪儿和秋无傷心中顿时心如刀缴,滴眼泪从眼角溢出,脸上强行提起丝笑容道:“呵呵,我明白了!秋师弟,雪儿师妹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的在起!”

    说完白照风便充满了失望,带着身凄凉的转身直接离去。

    白照风离开后,雪儿歉意的看了秋无傷眼便无力的跪倒在地,脸色已经布满了泪水,看着白照风离去的方向全是歉意的自责道:“对不起,照风,我只能这样才能让你离开我!”

    秋无傷见此眼神中闪过道失落,他明白雪儿心中只有白照风,刚刚亲吻自己也不过是为了让白照风离开她罢了。虽然知道雪儿不喜欢自己现在也不是为自己而悲伤,但心中依旧如同刀缴,他多么想保护这个女子,不让她受到丝丝的伤害,只是他明白有些事只有白照风能给雪儿,自己永远也代替不了!

    想到这秋无傷也蹲下,不知道该怎么劝雪儿,只能轻轻的拍了拍雪儿的肩膀道:“雪儿师妹!”

    “师兄,对不起,刚刚我……”

    雪儿这次稍稍平复了下内心,看着秋无傷眼歉意的道,刚才她自然也感觉到了秋无傷对自己的感情,也明白刚刚自己让秋无傷与白照风的关系出现了缝隙,这件事秋无傷受到的伤害不比自己和白照风要小。

    “没事的,我知道雪儿师妹心中只有白师兄,以师尊的性格说出的话断然不会收回,以师尊金丹大能的修为你们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抓回来,师妹这般只是想让师兄离开而已,不然在三天后以师兄的性格怕是宁死也不会看着你嫁给我,到时候师尊怕就算不杀师兄也会废了师兄百年修为逐出太清门去!”

    秋无傷笑了笑对着雪儿道。

    “谢谢你,秋师兄!”

    雪儿见秋无傷能理解自己心中的无奈,心中也好受了点。

    三天后,秋无傷与雪儿成亲并担任掌门,白照风离开太清门不知去处,蓝袍道人在这事之后便直闭关修炼疗伤。

    八年后,太清门后山的亭子,个女子穿着粉色长裙坐在亭子之中,正是雪儿。如今的雪儿看起来比起以往要憔悴许多了,整个人都没有精神。

    “雪儿师妹,又想起师兄了!”

    这时个男子出现在后山,随即几个步法身影动便出现在亭子中,看着眼前这个日渐消瘦的女子道。

    “师兄!你来了!”

    雪儿见道来人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忧郁道。

    来人正是秋无傷,如今的秋无傷掌管太清门整整八年,身上已经有了上位者的威严。

    “唉,师兄离开太清门八年了,也不知道这八年如何?”

    秋无傷看着雪儿轻叹声,看向远方的天空道。

    “咳咳!”

    这时雪儿忍不住的咳了几声,身体摇摇欲坠,脸色顿时苍白无色,神色中出现道痛苦之色。

    见此秋无傷连忙把扶住雪儿,知道雪儿的的旧疾又犯了,伸出只手将真气传入雪儿的体内替她抵制些痛楚,关心的问道:“怎么了,封元草带来的后疾又复发了吗?”

    “嗯!谢谢师兄,不过我已经习惯了,师兄不用担心!”

    雪儿点了点头,对着秋无傷道。

    “要不把孩子生下来吧?已经八年了,八年的时间你承受太多痛苦了!”

    秋无傷想了想随即对着雪儿道。

    雪儿听到秋无傷的话咬了咬牙神色坚定的摇了摇头道:“不,不行!这孩子不能出生,照风要是知道这孩子是他的,他定会不顾切的回来,到时候不是他死就是师尊死,无论那种结果我都不想看到。而如果照风不知道这孩子是他的,他定然会更加的伤心,我不想再伤害他了!”

    “唉,拿去吧!”

    秋无傷听完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即便翻手拿出株只有三片叶子的紫黑色草。

    这草正是封元草,封元草是种灵草,极其稀少,只长在阴寒凶险之地,不过却没多少人会去采摘它,除了采摘的危险太大外,封元草的用也比较鸡肋,用于封印怀孕女子体内的婴儿,使其不能出生直待在肚子中,而且从外表也看不出来女子怀了孕。

    “封元草,师兄你又去了冥界,你没事吧!”

    雪儿看着秋无傷手上的封元草关心的问道。

    “没事,冥界虽然阴寒凶险了点,但我毕竟拥有五气大圆满的修为,还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秋无傷笑了笑安慰雪儿道。

    雪儿眼睛涌出丝雾水,这八年来虽然自己嫁给了秋无傷,但两人却直是有名无实。知道自己怀着白照风的孩子后而自己又不能生下这孩子后,秋无傷每隔三年都会去冥界帮自己寻找封元草。秋无傷嘴上说的虽然很轻松,但她却明白实际上冥界却是凶险万分。她明白秋无傷对自己的心意,可自己心中却只有白照风,对于秋无傷为自己做的切,雪儿也明白自己今生也无法偿还。看着白照风如既往的给自己带来封元草,雪儿只能感激道:“雪儿欠你的实在太多了!”

    “没事,只要你没事就好了,这次离开估计太清门又有堆事等着我去处理了?”

    秋无傷笑了笑,随即便转身离开了!

    又是五年,这年太清门发生了件大事,太清门上任掌门蓝袍道人由于伤的太重闭关疗伤十三年后还是陨落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太清门现任掌门秋无傷在蓝袍道人陨落的第二天也踏入了金丹大道,成为太清门第人。

    太清门,后山的亭子中。

    “雪儿师妹,给!”

    秋无傷将株封元草递给雪儿道。

    “谢谢师兄,你没事!”

    雪儿接过秋无傷手中的封元草谢道,虽然知道如今秋无傷已经是金丹大能者,冥界能对他有威胁的没几个,但还是关心的问道。

    “雪儿师妹不用担心,冥界现在我已经是想去就去,想走就走了。”

    秋无傷笑了笑,豪气万丈的道。

    “哈哈!秋无傷,十三年过去了!我回来了!”

    而就这时天空中道浑厚的声音响起,传遍整个太清门,天空道白色流光划过落在秋无傷和雪儿身前。

    “照风!”

    “师兄!”

    秋无傷和雪儿见到来人时几乎同时惊喜的喊道,来人正是销声匿迹了十三年的白照风。

    如今的白照风袭白衣,眼神中充满了岁月的痕迹,从白照风身化流光来看,显然白照风也踏入了金丹大道。

    而很快秋无傷与雪儿的喜意就没了,只见白照风双眼散发着腾腾的杀气看着秋无傷道:“秋无傷,十三年了,我终于踏入了金丹大道,今日便来了结这十三年的夺妻之恨给我去死吧!”

    “师兄,你听我解释!”

    秋无傷见此连忙就摆手道。

    “哼,给我死!”

    白照风冷哼声,根本听不进秋无傷的话远转真气掌拍过去。

    秋无傷知道白照风误会自己了不闪不避任由白照风掌拍向自己,而就这时雪儿直接就挡在秋无傷面前看着白照风道:“照风住手!”

    “雪儿,你……原来你是真的喜欢秋无傷!哈哈哈哈哈哈!”

    白照风见到雪儿挡在前面连忙就收手,看着雪儿眼中充满了痛苦之色,大笑几声,不给秋无傷和雪儿有任何解释的机会直接就生化流光远遁而去。

    “照风!”

    雪儿知道白照风误会自己了,顿时就心急如焚的喊道,可惜白照风已经身化流光离去根本听不到。本就弱不禁风的雪儿顿时就心火攻心晕了过去。

    “雪儿!”

    而这时正准备追回白照风解释清楚的秋无傷见到雪儿晕倒到连忙就过去将雪儿扶住,这拖延白照风便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在想追上已经不可能了!

    青城,寒御山山洞之中,周梦空和苏白听着秋无傷的话才明白原来他与白照风还与段这样的往事。

    “师叔,那后来呢?”

    周梦空见秋无傷的神色微变,嘴里的话也停了连忙就问道。

    秋无傷深息了口气,平复了下心情随即才又接着道:“之后的几百年我和雪儿师妹都没有师兄的消息,雪儿由于长时间服用封元草的原因身体日不如日,加上对师兄的思念最终病倒了眼看就要大限了,这时师兄回来了,他还带了两个小孩,他们就是牧溪和岳军。不过师兄直待在天殿中谁也不见,不过雪儿师妹知道师兄回来后,病情也稍稍好了点,不过还是没能熬多久,在十八年前剩下肚子离的孩子便离世了!”

    “这么说秋音师妹是……!”

    周梦空立即就反应过来看着秋无傷震惊道。

    “嗯,秋音是师兄与雪儿的孩子!这也是我要交代你的事!”

    秋无傷点了点头道。

    “原来如此,那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师尊呢?这样说不定师尊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周梦空立即就问道。

    “唉,其实这时雪儿师妹的片苦心,只是没想到反倒让师兄的怨恨越来越深竟然到了这种地步!”

    秋无傷轻叹声,随即又道:“雪儿师妹临死前便交代我不要让师兄知道秋音是他的女儿,雪儿师妹说师兄已经因她受了太多的伤害,就让师兄直恨着也好,至少这样师兄不会因为雪儿师妹的死而太伤心。”

    周梦空听完后,也知道说什么好,突然心口疼,好玩有万只蚂蚁在自己以内翻腾咬自己般。

    “啊!”

    突然而来的剧痛,周梦空忍不住就惨叫身从石床上翻滚下去。

    (最后提醒下:因为看了许多小说,所以就没事的时候也会写写,所以更新的比较慢!)

    泰!!请在线看: meinvxuan1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