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金丹道最新章节 → 第七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金丹道最 第七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七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青城内!

    人界正派太清门,玄宗,剑宗,龙象寺,道宗,魔教七杀宫,九幽门,乾坤教。

    仙界五方仙帝,东域青帝,西域白帝,南域赤帝,北域墨帝,中域黄帝!

    妖界,七十二洞主,三十六妖王。

    魔界,魔尊自在天!

    鬼界,鬼王!

    五界的所有金丹大能者齐聚青城,此时所有的目光都停留在天空中,他们知道,天元决将会从那黑洞中出现。

    这时青城内的普通人也发现了天空的异象,都抬头看着天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时些智商不低的人想起这些天无数修炼之人进入青城,也都意识到青城要出大事了,在心中祈祷希望不会波及到自己,时间青城内弥漫着股人人自危的气氛。

    “嘭!”

    伴随着声巨响,道金光闪闪的能量团缓缓的从那黑洞之中落了下来,透过能量团隐隐还能看到本黑色的秘籍藏着里面。

    “嘭!”

    ……

    “嘭!”

    顿时青城内,无数道惊人的气息瞬间升起,恐怖的气息令青城内的普通人连呼吸都变的极为困难。

    “哈哈,天元决是我剑宗的了!”

    这时青城内道惊天剑意升起,只见柄散发着寒光凌厉的剑直接飞向空中那能量团,长剑划破能量团之后随即化个手持长剑,身穿蓝白色长袍的中年汉子手抓向那黑色秘籍大声笑道。

    “哈哈,我赤帝还没答应呢!赤阳决!”

    这时个身着布满火焰图纹红衣,头发以及眉毛全是红色的中年汉子狂笑声,化团熊熊烈火向那剑宗宗主而去。

    “哼,惊雷剑法!”

    剑宗宗主冷哼声,手中的剑顿时布满雷霆,剑便向赤帝刺去。

    “嘭!”

    两大金丹大能交锋,顿时股恐怖的能量波动就散发开来,青城城内些建筑房屋在这能量波动下竟然化为片废墟,下运气不好的人也被活生生的埋在废墟之中生死不知。

    “啊!神仙打架了,大家快跑啊!赶紧逃命啊!”

    青城内不知道谁喊了句,顿时所有人都疯了般往城外跑,些不小心摔倒的人刚想爬起来便被后面的人直接踩在身上踩了过去。

    “娘!娘!呜呜!娘!”

    个与大人走散的小女孩,惊慌的看向四周,嘴里直喊着娘。这时不知道是谁下把这小女孩给撞到了!

    小女孩被撞到没有任何人注意已经在意,后来者直接就从小女孩的身上踩了过去,混乱的逃命声,将小女孩疼痛声给掩饰了。在这刻,没有任何人会在意他人的生死。

    青城上空,数百道身影出现,皆是金丹大能,也几乎是五界所有的高手。无数的能量扩散到青城内,无数无辜的普通人被波及而死亡。

    这时天元决几经折转落到了魔界至尊自在天的手里,而此时龙象寺的无离大师,以及道宗掌门若虚真人将自在天围住不让他离开。

    “哼,就凭你们二人也想留住我自在天,笑话!九重魔功!”

    自在天轻狂笑,股涛天气势升起,人独占两大宗主丝毫不惧,掌便想二人拍了过去。

    无离及若虚相识眼,明白自在天的修为远超自己二人,于是联手想自在天而去。

    这时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自在天身惊人的魔功,皆是大悍,心想在场所有人的修为估计就是这魔界至尊最高了!

    其中个穿着身黄袍,面貌威严招式都透露着威严的男子,身上黄光大盛,掌逼退开直与自己纠缠在起的妖界三大妖王。

    这男子正是仙界五方仙帝之人的黄帝,黄帝逼开三大妖王后立即后退同时大喝道:“四位兄弟,布五行大轮回阵!”

    “法相天地!”

    “后土神功!”

    黄帝说完便施展出神通法相天地,顿时化个万丈巨人,同时施展出黄帝成名功法后土神功。

    “法相天地!”

    “烈火神功!”

    南方赤帝这时也身化万丈,施展出来成名功法烈火神功。

    “法相天地!”

    “青木神功!”

    身穿绿衣的青帝身化万丈,施展出来他的成名功法。

    “法相天地!”

    “庚金神功!”

    “法相天地!”

    “元水神功!”

    白帝与墨帝两人联手将人界高手逼退后也施展出神通以及成名功法。

    五人以黄帝为中,赤帝居南,白帝居西,墨帝居北,青帝居东,顿时五道不同颜色的真气将五人连到起,道巨大的虚影出现在五人的背后。

    “自在天,天元决给我交出来!”

    黄帝怒喝声,与自在天隔着十里之远挥手就是拳,只见五人背后的虚影也同时拳砸了出去,巨大的虚空之拳所过之处空间都在颤抖,所过之处的花草树木全部都凋零了!

    “哼,九重魔功!”

    自在天轻哼声,身上的魔气再度增强,双掌直接迎了上去。

    “噗!”

    两者交锋,顿时自在天就从口中喷出了口鲜血,脸色苍白。

    “哈哈哈哈,自在天你的死期到了!”

    五大仙帝顿时狂声大笑,虚空握。

    “啊!”

    自在天顿时就惨叫声,仿佛如同被人握住了般,双臂紧紧的贴在身上动弹不得丝毫。

    “想要我死,你们也休想得到天元决,十重魔功!”

    “啊!”

    自在天这时突然眼露道疯狂之色,怒喝声,声长喝声,双眼涌现出惊人的血光,头发也这这刻暴涨到了他脚跟处。这时自在天动弹不得的手臂也开始双两边张开。

    “给我破!”

    “嘭!”

    自在天爆喝声,顿时双臂猛的张开,股气势生腾而起,道道黑色雷电在头发及身体上缠绕。

    “混蛋!”

    这时五大仙帝合力凝聚的虚空巨人竟然也被击退了步,顿时就暗骂道。

    无离及若虚二人离自在天比较近更是直接被自在天身上散发的真气震退,双双吐血。

    “没想到这自在天竟然如此厉害,枉我在若水师妹的帮助下活了万年光阴,竟然连他人气势都挡不住,唉!!”

    若虚有些颓废的道,声音中充满了凄凉之意。

    “如此修为,估计我无枯师兄也不是对手啊,怕只有若水真人才能与其争锋,只可惜若水真人向不问世事。”

    无离也叹了口气道。

    “你们五人逼我用出十重魔功,今年就都给我陪葬吧!”

    两人说话期间自在天向天声怒喝,身化流光,下秒便出现在五大仙帝面前,拳直接挥了下去。

    “哼,狂妄,我们就让你见见五行大轮回阵的力量,别说你个小小的自在天了,今日就是道宗若水真人在此我们也敢与其战!”

    五帝轻狂笑,掌迎了过去,虚空巨影掌拍了出去。

    两股最强的力量交锋,扩散的真气顿时将整个青城百里的面积直接就移为了平地,青城之内来不及逃出人也全部被这力量压迫的五窍流血而死,最终被掩埋废墟之中。

    “嘭!”

    “噗!”

    ……

    “噗!”

    自在天与虚影僵持了会后,最终身体还是先坚持不住了,十重魔功威力惊人但却是以命换命的打法,对身体要求非常高,要是坚持不住的话便会爆体而亡。自在天在坚持不住的瞬间身体顿时爆炸,恐怖的力量直接将虚影震散,五帝连连吐血重伤。

    而这时随着自在天爆体陨落,代至尊陨落天元决依旧没有丝毫损坏的浮在空中,天元决出现顿时所有人眼中的贪婪之色大放。

    “哈哈!天元决!是我的了!”

    自在天自爆后留下的天元决离白帝最近了,这时白帝也顾不得身负重伤直接飞身将天元决抢到手。

    “太清无上功!”

    “九重玄神功!”

    这时秋无傷与刘玄机也同时出手向白帝出手。

    “噗!”

    本来白帝的修为就是五帝之中最弱的个,与秋无傷和刘玄机只能是旗鼓相当,面对两人本来就不是对手,此时加上身负重伤被两人联手攻击后,另外四帝来不及施以援手,再度重伤,到手的天元决无力的脱手而出。

    “大家拦住他们,绝对不能让他们夺到天元决!”

    这时秋无傷与刘玄机离天元决最近了,顿时成了众矢之的。

    顿时所有人都向天元决而去,秋无傷和刘玄机自然不会轻易让别人从自己眼前将天元决夺走,二人连忙出手阻止这些想要夺取天元决的人。

    而就在众人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争夺不休时,道身影以及快的速度将天元决抓在手中。

    “哈哈,各位辛苦了,天元决是我白照风的了!”

    来人正是伺机依旧的白照风,经过场大战在场不少人都已经无力再战了,死伤无数,已经有大半的金丹大能者陨落在这片天地了!

    “白照风!”

    “怎么会是白照风?”

    顿时所有人都愣,不明白白照风不是会太清门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白照风可没有要解释的意思,随即便身化流光遁入地中,欲图用土遁术逃走。

    “哼,想走,指地为钢!”

    这时个妖王直接施展出指地为钢的神通阻止白照风想要遁地离开。

    “嘭!”

    这时遁地术已经不能施展的白照风顿时就破土而出,身化流光遁走。

    “想走!”

    在场的金丹大能者岂能让白照风轻易逃走,全部身化流光追了过去。

    秋无傷追了会后就有意无意的故意落后,这时所有人注意力都在白照风身上,并没有注意到秋无傷这个小细节,不过有个人例外那就是刘玄机,从白照风出现刘玄机注意力就直停在秋无傷身上。见秋无傷有意无意的落后,也跟着有意无意的落后。

    很快秋无殇便落到了最后,秋无傷随即便缓缓的向另个方向飞去,见此刘玄机也悄悄的跟了上去。

    而另边之前白照风遁地的地方,个人破土而出,而这个人竟然还是白照风。

    “哈哈哈,天元决最终还是我白照风的,待我练成天元决我要五界所有人都臣服在我的脚下,哈哈哈!不过在此我还要了解件事,秋无傷!”

    白照风大笑声后将手中的天元决秘籍放入空间戒指,随即神色变沉下心阴森森道。

    说罢,白照风便做道流光飞走,他不知道此时远处片隐秘的废墟之处,苏白与黑觥二人将切尽收眼底。

    “门主果然料事如神,那白照风果然是假的,不过属下有事不解,为何他们看不出那是白照风的身外化身!”

    黑觥先是佩服声,随即又不解的问道。

    “哼,那根本就不是身外化身,而是本命之身!身外化身是瞒不住他们的!”

    苏白双眼缓缓眯起,股淡淡的杀意缓缓升起。

    随即苏白又对着黑觥问道:“我吩咐你的事怎么样了?”

    “回门主,从今天起九幽门解散了,解药我也发了下去!”

    黑觥停此立即就回答道。

    “嗯!黑觥,这些年谢谢你了,这是噬魂丹的解药,你拿去吧!从现在开始你自由了!”

    苏白点了点头,伸手拿出枚黑色的药丸递给黑觥笑道。

    “门主,黑觥不走,黑觥这辈子都跟定了门主!”

    黑觥见此神色顿时就激动起来,身体颤,直接就跪在地上,丝毫不在意自己身为金丹大能者的威严。

    “哼,这可由不得你,再敢跟着我,我就杀了你!”

    苏白顿时神色变,掌拍向黑觥,黑觥不闪不避,硬生生吃下这掌顿时就倒地吐出口鲜血,同时苏白手指弹将噬魂丹的解药弹入黑觥嘴中,眼神淡漠冰冷的看着黑觥道。

    说完便身化流光离开了这片废墟,黑觥从地上爬起来,对着苏白消失的方向跪下磕了三个头道:“门主,黑觥是不会离开你的!”

    另处,周梦空挡在两个小孩身前用自己的真气帮他们抵挡来自青城上空的压迫,不过尽管如此两个小孩呼吸都有些困难,此时两张稚嫩的脸庞有些发红,显然是很难受。不过还随着道惊人的碰撞波动后,后面的战斗似乎并没有这么激烈了,不然周梦空觉得以自己三花境的修为都要被远在天边的大能者散发的气势活活压迫死。

    “战斗结束了?”

    突然周梦空觉得青城那边传来的大能者气势原来越小,最后彻底消失顿时就松了口气,往地上坐。

    “宁轩,宁渊你们两个小家伙没事吧?”

    松了口气后,周梦空才扭过头去看着正在拼命呼吸的两个小孩问道。

    “我……我们没事,谢谢梦空哥哥!”

    宁渊虽然不大,却很聪明,知道刚刚是周梦空在前面替他们挡下许多的压力。

    “娘,娘?”

    这时还在后怕的宁轩立即就惊慌的向菜园中跑去,嘴里直喊着他们娘。

    “轩儿,娘在这里,你们别怕!”

    这时菜园门被推开,个脸色苍白的妇人无力的扶着园门走了出来,听到宁轩的喊叫,有些无力的回道。

    “哇,呜呜呜呜呜,娘,轩儿害怕,轩儿怕!”

    宁轩见到妇人后直接就跑过去抱着妇人将头埋入妇人的怀里大声的哭道。

    “轩儿不哭,有娘在!娘在!”

    妇人抱着宁轩摸着她的头安慰道。

    就这样在妇人充满母爱的关怀下宁轩也哭累了,随即便在妇人的怀中睡着了!

    “梦空!”

    这时空中传来道紧张的关怀声,周梦空顺声看去,之间天空道流光划过眨眼之间便落到了自己的面前。

    “弟子见过掌门师叔!”

    这人正是秋无傷,周梦空连忙就上前步恭敬道。

    而宁渊见到秋无傷竟然是飞到自己的眼前后,则是吓的跑到妇人的背后。

    秋无傷没有在意宁渊目光落在周梦空身上,有些惊喜的看着周梦空道:“还好你没事,走吧,天元决事已了,跟我回太清门吧!”

    “我可以离开村子了!”

    听到秋无傷的话周梦空顿时喜道。

    “哈哈!今天谁也别想走,秋无傷快点把天元决交出来!”

    这时空中传来道狂妄的大笑声,只见道流光落地化个青袍充满威严的男子,此人正是玄宗掌门刘玄机。

    “刘兄,天元决已经被我师兄夺走了,刘兄不去追我师兄来找我秋某为何?”

    秋无傷警惕的看了眼刘玄机,知道来者不善,怕他会加害周梦空于是脚步微移挡在周梦空身前道。

    “哼,秋无傷你少和我装蒜,白照风约你在这相见不就是想要独吐天元决吗?不过想要独吐天元决就还得问过我同不同意,去死吧!”

    刘玄机冷笑声道,随即身影动,掌拍向秋无傷。

    “梦空退远点!”

    秋无傷知道刘玄机身修为深不可测比之自己只强不弱,不敢丝毫大意,连忙就提醒周梦空随即迎了上去。

    “嘭!”

    两人双掌撞在起,顿时就见二人的站在原地动不动,澎湃的真气从两人身上扩散开来,两人竟然在比拼真气!

    真气比拼不像拳脚比拼大开大合,拥有毁天灭地之威,反而是异常的平静,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两人被定住了。但真气比拼却比拳脚比拼要凶险万分,输得方非死既伤。

    秋无傷看着刘玄机体内的真气不断的向他压过去,交手便感觉到刘玄机体内的真气澎湃,如同大海般浑厚,心中暗暗佩服:没想到刘玄机的修为竟然强大这个地步。

    刘玄机也是暗暗吃惊,没想到秋无傷的修为竟然只比自己稍稍弱点,要知道自己真气之所以这么浑厚完全是因为玄宗镇宗心法:九重玄功可以让体内的真气大幅度的增多。

    两人交手虽然都暗自吃惊对方的修为,但是谁也不甘示弱,真气源源不断的向掌心汇集,不到三分钟两人的额头上就开始冒汗了!

    这时道身影出现以及快向秋无傷和刘玄机而去,面对突然而来的袭击者秋无傷与刘玄机皆是惊,两人对视眼同时收手,反身掌向袭击者拍去。

    “嘭!”

    面对两大宗主的同时出掌,来袭者没有丝毫的退却,掌直接就迎向秋无傷。

    而就在这时刘玄机嘴角微微翘起,掌风变,凌厉的掌直接拍向秋无傷。

    “遭了,中计了!”

    突生变故秋无傷来不及做出防守,只能尽量避开要害,最终被刘玄机掌拍在腰间,顿时就重伤倒飞出去。

    “掌门师叔!”

    周梦空见此担心的喊了句,连忙跑过去,此时秋无傷脸苍白毫无血色,身上的气息也有些凌乱,显然是被刘玄机这掌打的重伤了!

    “掌门师叔,你怎么样了?”

    见此周梦空连忙就问道。

    “梦空,不用担心,我没……没事!”

    秋无傷向周梦空摆了摆手,随即在周梦空的搀扶下站起来道。

    “哈哈!白照风,你这计谋果然不错啊,这秋无傷果然上当了!”

    这时刘玄机看着那身黑袍的来袭者大笑声道。

    “你说什么?咳咳!”

    秋无傷听到刘玄机的话顿时就激动道,由于太过激动不小心引发体内的伤势咳了几声。

    “哼,刘玄机枉你为宗之主,竟然用这等阴谋诡计打伤我师叔,还想栽祸给我师尊!呸!”

    周梦空听到刘玄机的话立即就骂道,心想自己师尊怎么可能会与刘玄机联手对付自己师叔呢?

    “哼,死到临头了,还嘴硬!白兄不想让他们看看吗?”

    刘玄机轻哼声,随即对着身旁的黑袍人阴阳怪气道。

    这时直没有反应的黑袍人抬起手缓缓的将头上的头套摘下,露出张熟悉的面孔,不是别人正是白照风。

    “师……师尊,你真的是师尊,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周梦空顿时就懵了,昔日师尊那温和的表情,教自己修炼,每天和自己将五界之中有趣的事,而今天这个亦师亦父的人竟然会和敌人联手。

    “秋无傷,你应该早就明白这天迟早就会来的!”

    白照风摘下黑袍后看着秋无傷眼中没有丝毫感情的道。

    “师兄,我知道你在心里怨着我?只是我没想到会有这么深,呵呵,也罢,希望我秋无傷的死能化解你心中的仇恨吧!”

    秋无傷同样也没想到真的是白照风,随即苦笑声道。

    “想这么简单就死,也想的太简单了吧,我要你生不如死!”

    白照风眼中出现道疯狂之色,随即双手结出个手印,十指瞬息之间出现上万种变化,随即就见枚血色手印出现。

    “血心印!你竟然偷偷修炼了本门**:血心印!”

    看到这秋无傷惊声道,他没想到白照风尽然会修炼血心印,血心印乃上古时期所传下来的**,历代太清门掌门都不许修炼,因凡是修炼血心印最终都将走火入魔爆体而亡,至于原因没人知道为什么,也因此血心印成为了太清门的**。

    “哼,秋无傷我的事轮不到你管,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生不如死!”

    白照风听到秋无傷的话冷哼声,随即指指出就见那血心印向秋无傷飞去。

    “掌门师叔小心!”

    周梦空见此虽然不知道血心印到底是什么,但知道能让秋无傷如此在意这血心印定然不凡,见血心印向秋无傷而去,连忙就挡在秋无傷身前。

    “梦空快让开!”

    秋无傷惊,想要将周梦空推开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只见血心印瞬间就隐入周梦空的体内。

    血心印入体,周梦空只觉得身体心脏处凉,随即便没有其他任何的反应。

    “孽徒,找死!”

    而这时白照风怒吼声,身影动,下秒便出现在周梦空身前,掌直接拍向周梦空天灵盖!

    “白照风!你敢!”

    这时本欲任白照风处置的秋无傷压制住体内的伤势,强行向白照风出手。

    “嘭!”

    两掌相碰,秋无傷与白照风碰则分,手环抱起周梦空连忙后退。

    “白照风,我以为你只是对我有杀心,没想到你竟然连梦空也不放过!”

    秋无傷带着周梦空退开后不可置信的看着白照风道。

    “哼,天元决在我手上,今天所有人个也别想活着离开这村子,哈哈!”

    白照风轻哼声,随即毫无征兆的向刘玄机出手。

    “什么?白照风你竟然敢耍我?”

    刘玄机顿时惊没想到白照风会突然向自己出手,仓促之间只能运转九重玄功掌向白照风拍去,欲图逼退白照风。

    “哼!”

    白照风冷哼声,掌迎上去。

    “什么?怎么可能?我的真气,白兄,我错了,白兄,求你放了我吧!我不要天……啊!”

    两掌相碰,刘玄机顿时脸上大变,他竟然发现自己体内的真气在不断的被白照风风吸走,本来自己体内的真气在与秋无傷比拼真气时就消耗了七八成,如今眨眼便被白照风吸干了,而这还没完,真气没了白照风竟然开始吸收自己体内的生机。这样下去刘玄机明白自己必死无疑,于是连忙求饶,可以话还没完便在声惨叫下化具干枯枯的骷髅!

    “啪!”

    白照风手握就见刘玄机所化的骷髅架子啪的声散落成地。

    “哼,秋无傷接下来就轮到你和我的好徒弟了!”

    将刘玄机解决后,白照风阴阳怪气的轻哼了声转过身看向周梦空和秋无傷二人道。

    “师兄,这是我与你的恩怨,你为何要将梦空牵扯进来呢?”

    秋无傷见此,知道自己被刘玄机暗算中了掌现在已经是重伤断然不会是白照风的对手,更何况白照风还偷学了太清门禁功血心印实力已经是深不可测。

    “哈哈,秋无傷,你知道吗?九百年前我便发誓定要你也尝尝失去亲人的痛楚,你既然对周梦空亲如父子,我今日便让他死在你的面前!哈哈!”

    白照风听到秋无傷的话后顿时就疯狂大笑,神色狰狞的道。

    “师兄,当年的事并非你想象的那样,收手好吗,雪儿她若是还活着定不会希望你变成这样子!”

    秋无傷见此对白照风劝道。

    旁的周梦空看着眼前发生的这切才明白原来自己师尊和掌门竟然有段恩怨才导致今日师尊的所做所为。而这时听到雪儿两个字的白照风神色变,狰狞全无好像回忆到了什么美好的事,脸上出现道淡淡的微笑,嘴里柔和的低喃道:“是啊,那时候我和雪儿在起没有任何的烦恼,我以为可以这样辈子,是你秋无傷还有师尊那老家伙活生生将我与雪儿拆散,秋无傷,我今天就让你也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

    白照风说着突然将目光装向周梦空,团血色雾气出现在手心,对着周梦空虚空握。

    “啊!”

    周梦空只觉得自己被张巨大的手掌握住般,全身的骨骼都不断的被挤压在起,身体不留的离地向白照风飘去。

    “梦空!”

    秋无傷见此担忧的喊了声,同时身影动出现在周梦空身前欲图切断白照风的虚空操控。

    “哼,给我在边好好看着!”

    白照风不屑的看了秋无傷眼,另只手虚空掌拍向秋无傷。

    “噗!”

    秋无傷身负重伤面对白照风这掌根本就无力接下,顿时就被打的吐血倒地,无奈的看着周梦空点点的飞向白照风。

    “掌门师叔!”

    周梦空看到秋无傷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担心的喊了声,随即便死死的看着白照风,直到现在他还是不能接受白照风要杀死自己的事实。

    “九幽神功!”

    就在周梦空要落入白照风手中之时,苏白留给他的紫极幻玉突然紫芒大盛,刺得所有人都睁不开眼,几乎同时道白色的身影以鬼魅般的速度出现在白照风面前轻喝声,掌拍向白照风的胸口,另只手抓住周梦空直接往秋无傷倒地的方向甩。

    “混蛋!”

    突生变故,白照风暗骂声,身体立即向后退避开这突然而来的袭击。

    “哼!虚空摄物!”

    白衣人见此轻哼声,嘴角微翘,双掌画出个太极图身形动直接贴上白照风,只手搭在白照风的右肩上,只手抓着右手手腕,搭在白照风右肩上的手顺着手臂直接滑下,顿时就见白照风的袖口出现个空间波动,本黑色的秘籍出现在空中。

    “天元决,找死!”

    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白照风反应过来时天元决已经被白衣人抓在手中了。见此白照风顿时就眼露杀机,施展血心印掌拍向白衣人。

    白衣人不闪不避,反而是掌拍向白照风的右肩。

    只见白照风掌硬生生拍在了白衣人的身上,而白衣人也掌直接落在了白照风的右肩上。中了白照风掌后白衣人身影动,出现在周梦空和秋无傷二人身前没有丝毫停泄的将二人抓在手中,化道流光远遁。同时虚空中传来道得意的声音:“白照风,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最终还是我赢了!”

    “休想走!噗!”

    白照风见此不甘的吼了声,刚欲追上去只觉的胸口仿佛被万蚁啃噬般,浑身无力的吐出口血。

    “九幽噬魂散!”

    白照风连忙看向自己之前被白衣人拍了掌的右肩,发现此时右肩已经开始溃烂了,冒出大量的黑色血液,顿时就知道自己是中毒了,只能不甘的原地打坐驱毒任由偷袭之人远遁。

    而就在这时远处无数道金丹大能的气息也向村子靠近,不足三息便出现在白照风的身前。

    这些人正是被白照风用本命化身调走的金丹大能者,他们发现自己上当后便有回到青城,随后发现了村子这里有金丹大能打斗的气息便都纷纷赶来。

    泰!!请在线看: meinvxuan1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