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金丹道最新章节 → 第六章 天之异象

金丹道最 第六章 天之异象

    第六章天之异象

    翌日

    “恩公,请坐,巧儿去叫下苏恩公过来吃饭了!”

    周梦空迷迷糊糊的从床上起来,随即便被说书老者请到饭桌了,桌上桌子的菜,不过大多是蔬菜,最中间摆着条整的鱼。

    “是,爷爷!”

    巧儿应了声,随即就往楼上走去叫苏白!

    “这个苏白真懒还没起来!”

    我看着往楼上走的巧儿无聊的道。

    这时巧儿回过头了就瞪了我眼,装成凶凶的道“哼,苏白哥哥才不了懒呢?”

    “巧儿,怎么这样和恩公说话呢?”

    这时说书老者立即训斥道。

    巧儿吐了吐舌头然后就往楼上跑了,这时说书老者脸无奈的道:“巧儿不懂事,让恩公见笑了!”

    “老伯客气了,巧儿姑娘这样挺好的,机灵可爱!”

    我笑着回道。

    片刻后,巧儿就从楼上下来了,不过却没有苏白的身影,我见此好奇的问道“巧儿,苏白呢?”

    巧儿手伸拿出张纸和枚紫色玉佩道:“苏白哥哥已经离开了,这是留给你的!”

    我接了过来,纸上写着:

    梦空,不好意思,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所以我必须要离开了,这枚紫极幻玉我知道你很喜欢,所以就留下给你了,你可要随身带着,不然下次再见时我发现你没带在身上或者是送给那个女子了的话我就让你好看。

    苏白留

    “苏白什么时候离开的?”

    我看完信之后,立即就对巧儿问道,不知为什么我看到这封信之后心中总是升起丝不安,觉得苏白这次离开要做的事情很危险。

    “我也不知道,我上去的时候,这些就放在桌子上,我想苏白哥哥应该是昨天晚上就离开了!”

    巧儿想了想道。

    “你们吃吧,我要去找他!”

    我对着巧儿和说书老者道,说完便起身欲离开。

    “喂,梦空哥哥,这天大地大你要去哪里找苏白哥哥啊!”

    见此巧儿连忙就起身问道。

    “青城城内!”

    我头也没回的回了句,随即便施展身法太清步离开了巧儿家。

    周梦空知道苏白离开肯定与天元决有关,既然如此他肯定就会去青城,自己只要在城内等着他肯定可以等到他。

    而此时村子外,个白衣青年只手放在后背,另只手扇着扇子。身后站着个黑衣人,此人身杀气,眼中没有丝毫的生气,条伤疤从额头划过眼睛直到下巴才结束,感觉如同洪荒猛兽般凶残无情。

    而这白衣青年不是别人正是苏白,苏白淡淡的说道:“黑觥,我吩咐的事情你都做好了吗?”

    “回门主,属下已经办好了,今晚过后九幽门便解散,从此不复存在!”

    那黑衣人也就是苏白嘴里的黑觥恭敬的回道。

    “你敢骗我!”

    苏白突然将扇子合,眼中闪过道杀意,转身看着黑觥道。

    “属下该死,属下实在是不愿意看到门主你创下的基业就这也没了啊,而且门内的弟兄无不期待门主你带领我们统五界!”

    黑觥连忙就跪在地上道。

    苏白这才将杀意收敛起来,对着黑觥道:“黑觥,你应该知道,我5年前创下九幽门目的仅仅是为了报仇,当年是,现在也是。”

    “门主!你……”

    黑觥还想在劝说苏白,话还没说出来便被苏白直接挥手打断了!

    “好了,不要再说了!咦,梦空!看来白照风马上就要上钩了。”

    这时苏白突然注意到了往村外跑的周梦空,轻咦声双眼微微眯起道。

    “门主,白照风回来吗?”

    黑觥有些担心的看着周梦空道。

    苏白眼中没有丝毫的变化,副大局在握的道:“白照风在这他身上放了块玉石,玉石中有白照风的灵魂力量,周梦空无论到哪里他都能知道,这下周梦空想要离开村子他必然立马知晓,定回来阻止周梦空离开。”

    “原来如此!”

    黑觥恍然大悟道。

    青城外,个破庙之中,白照风看着颤颤惊惊跪在自己面前已经个晚上了的岳军道:“军儿,这么多年了,你是不是恨师尊偏心,认为师尊不公!”

    岳军惊,不知道白照风这是怎么了罚自己跪了晚上,随即竟然叫自己军儿,他似乎已经有八十年未曾这样唤自己了的名字了!不过岳军恍惚了下后便回过神来赶紧道:“师尊传授弟子本领,弟子不敢忘本怨恨师尊!”

    “不敢,哼,军儿,你在酒楼做的事情不就是对为师怨恨的表现吗?”

    白照风充满了威严的轻哼声道。

    声音中虽然没有任何的怒火,但岳军却吓的后背冷汗直流,他没想到白照风竟然知道了自己在酒楼做的事。

    “军儿起来吧!你不用害怕,也不必害怕,酒楼之事帮了我大忙,而且这切还有我的暗中相助,不然你能轻松从九幽门门主面前将刘玄机之子击杀吗?”

    白照风见此随即脸上的神情变,微微笑让岳军起来。

    岳军愣,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头脑已经不够用了,这是怎么回事。不明白白照风是什么意思的情况下,岳军也不敢多言,缓缓的站了起来。

    见岳军站起来白照风才开口道:“其实这切全都是我的安排,我故意对你苛刻就是要你对我,对牧溪,对周梦空,对秋音甚至整个太清门都心存怨恨!”

    “弟子不敢心存怨恨!”

    岳军终于知道白照风为什么如此偏心,原来是要自己心存怨恨,不过他也不敢承认,连忙道。

    “不用演戏,军儿你的秉性如何,我在清楚不过。”

    白照风说完看了眼岳军,见岳军眼神飘忽不定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即又开口道:“军儿,你可知道你的身世!”

    岳军愣,他从小便跟着白照风身边,他记性中见到的第个人也是白照风,对自己的身世概不知,甚至他的名字都是白照风取的,他直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可是每当他问白照风时白照风都会狠狠的罚他,并且告诫自己若是再敢问自己的身世便废了自己的修为,如今听到白照风要将自己的身世告诉自己顿时就愣,随即激动的直接跪在地上脸兴奋和渴望的磕头道:“弟子不知道,请师尊告诉弟子!”

    “嗯!孽徒,好大的胆子,连我的话也不放在眼里!”

    这时白照风突然怒喝声,脸上突然出现道暴怒之色。

    “师尊,弟子知错了,弟子再也不敢问你身世的事了!”

    岳军看到脸色突变的白照风连忙就磕头求饶道,心中对白照风的怨恨变得更深了,在心里道:好你个白照风,竟然如此戏耍我,我岳军发誓总有天我要你生不如死!

    这时白照风听连忙道:“军儿不必恐慌,我刚刚是在说周梦空那个孽徒,现在我要离开下,你先起来,在这里等着我不要四处乱走,知道吗?”

    说完白照风就化道流光离开了这座破庙。

    岳军站起身来,看着白照风离去的方向,从怀里掏出来青城时白照风给的白玉甩手就欲扔掉。不过岳军立即就停下的自己的动,将玉石重新放回怀里。因为他不知道白照风除了用玉石外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来监控自己行踪。

    而在此时,周梦空路上没有丝毫的停留往村外而去。

    就在周梦空刚要出村子时突然想起昨晚白照风说的话:梦空,你只需要在这村子里呆着,记住哪里都不许去。要是为师发现了你离开了这村子,我会直接杀了你,以免你给太清门带了大祸!

    “不行,师尊吩咐过不让我离开这村子,我如果贸然离开这村子的话会给太清门带来大祸!”

    周梦空想到这里顿时就停下自己的脚步,随即看了眼手中的紫极幻玉又担心的喃喃自语道:“不过,我要是不去青城找苏白的话,以他后天境的修为现在又把紫极幻玉给了我,到时候肯定非常危险。”

    周梦空并不知道他现在说的话全部通过紫极幻玉传到了隐藏在远处的苏白与黑觥二人耳中。

    “没想到这小子还挺重义气的嘛,只可惜是白照风的弟子!”

    黑觥看着在村口徘徊不定的周梦空带着戏倪的意味道。

    “给我闭嘴!”

    这时苏白看了眼黑觥道。

    “是!”

    黑觥连忙就闭嘴,他知道眼前这个少年虽然拥有令不少女子都嫉妒的脸庞看起来与书生般柔弱,但他却明白这少年是如何的恐怖。

    见黑觥乖乖的闭嘴,苏白随即才收回目光神色复杂的看向周梦空。

    “来了!”

    这时远处的天空道流光向村子而来,准确来说应该是冲着周梦空而去。

    “哼,孽徒,你这是要去哪里!”

    白照风身化流光落在村口对着正徘徊不定的周梦空冷哼声道。

    “弟子见过师尊!”

    周梦空连忙就上前恭敬道。

    “我不是告诫过你,让你留在村里不许离开吗!难道你连师尊的话也不放在眼里了不成!”

    白照风看着周梦空眼睛微微眯起,股淡淡的杀意缓缓升起。

    周梦空心里惊,心想:师尊不会真的要杀了自己吧?不!不会的,从小师尊便待我为亲生,肯定不会因为这事情要杀我的!师尊肯定是不知道我是事出有因的,我只要告诉师尊原委就行了。师尊肯定不会责怪与我。想到这周梦空连忙道:“师尊,弟子是要去找我个朋友,他修为不高才后天,弟子但是他会遇到危险,所以才想离开村子去找他!”

    “哼,朋友,孽障,我今天就除了你,免得你日后沦为魔道,为祸世间!”

    白照风脸黑,随即凌厉的呵斥道,语罢掌直接就拍向周梦空的胸口。

    周梦空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只觉得身体像是遭受了万吨重击般顿时向后摔去。

    “嘭!”

    随即周梦空便重重的砸在地上,体内气血翻涌,丝血迹从嘴角流了出来。感觉到自己五脏六腑都被这掌震的隐隐发疼,周梦空顿时就慌了,他从未想过有照日师尊竟然会对自己下如此重的手。

    “哼,孽徒,你说的朋友乃是九幽门门主,你杀刘玄机儿子恐怕也是他设的局,目的就是为了挑起我太清门与玄宗大战,届时这些邪磨歪道就可以乘机大举进攻我太清门,灭我太清门!!”

    见此白照风冷哼声,阴阳怪气的说道,说完眼神无意的扫了样周梦空手上的紫极幻玉,轻蔑的笑,随即便身化流光离开了!

    “梦空,这是最后次,希望你不要再让为师失望了!”

    空中传来道虚无飘渺的声音,而周梦空仿佛没听到般躺在地上。

    周梦空看着手中的紫极幻玉,他不知道该相信自己的直觉还是该相信师尊的话。直觉告诉他,苏白就算是魔教九幽门门主,也不会害自己,可是师尊的话就想魔咒般在自己的脑中挥散不去,时间周梦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远处直监视着这里的苏白黑觥二人见白照风离开后,黑觥便隐秘的跟上了白照风。苏白看了周梦空眼,低声自语道:“梦空,对不起!”

    随即便也消失在原地,不知所踪!

    片刻之后,周梦空才想通转身回村子里去,他知道自己要是离开了村子会给太清门带来灾祸,而且苏白既然是九幽门门主的话自然也不需要自己去保护他了!走在路上,此时村里已经不少人都吃完早饭出去劳了!

    周梦空路过家看起来比较破陋的房子前,在房子的旁边有片菜园,菜园不大,周围用竹子围成个篱笆。个中年妇女带着两个小孩在菜园里除草,两个小孩则是在菜园里活泼的蹦蹦跳跳,妇女边除草还边喊着让两小孩小心点别摔倒了。

    “咦,大哥哥,你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你啊!你是从村外来的吗?”

    两个小孩你追我赶好是自在,其中个小孩跑着跑着就跑到了我前面,看着我这个陌生的面孔问道。

    “是的,我是在很远的青州来的,我叫周梦空,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也无聊于是就蹲下和这个看起了才几岁的小孩说道。

    “嗯!我叫宁渊,我……”

    “咦,哥哥,这是谁啊?”

    小孩点也不怕生,这时另个在后面追赶的小女孩也过来了,看着我对着小男孩宁渊问道。

    “梦空哥哥,她是我妹妹叫宁轩!”

    宁渊又把将那小女孩拉住对着我道。

    那叫宁轩的小女孩显然就比较怕生,连忙就躲在宁渊的身后,小眼睛好奇的看着我!

    “宁渊,宁轩你们在和谁说话啊!”

    这时菜园中道关爱的声音传来,不用说自然是他们娘。

    “娘,哥哥在和个叫梦空的大哥哥说话!”

    这时比较胆怯的宁轩连忙松开宁渊跑到她娘身旁道。

    那妇女听到后无奈的摸了摸宁轩的头,看了周梦空眼,见穿着虽然不是很华丽,但那衣服却也不是普通凡人穿的起的,再加上周梦空还拿着把剑,知道这少年是个修炼之人,随即便连忙走过来,对着周梦空道:“不好意思,这是我女儿,胆子比较小,让公子见笑了!”

    “阿婶客气了,叫我梦空就好!”

    周梦空笑了笑道。

    “那好,阿婶就不客气了,对了你从外地来还没休息吧!若是不嫌弃到我家喝口水休息休息!”

    说着妇人便带着两个小孩从菜园中出来了。

    “那就谢谢阿婶了!”

    我虽然不渴,但是妇人片好意也不愿拒绝,于是谢道。

    妇人的家中比较简陋,我坐下后妇人便倒了杯水过来,我接过水,无意识的问道:“阿婶,怎么不见阿叔呢?是出去了?”

    “唉!”

    妇人神色顿时就便,轻叹了声随即才道:“三年前便不幸从村后的山崖摔了下去!”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看着妇人和孩子都变得伤心的神色,我有些内疚的道。

    “没事,事情都过去了!我去菜园除草了,你要是不急就留下在我家吃个饭吧?我家好久没这么热闹了!”

    妇人说着便起身往屋外走去,留下我和两个小孩。

    很快,我在妇人家陪着两个小孩子玩耍,天就过去,天色已经是黄昏时期了。我手中拿着个自制的风筝,在前面放,两个小孩则是在旁边追赶着,嘴里着急的嚷嚷着要给他们玩。

    “嘭!”

    这时道巨大的雷声响起,天空的云层沸沸腾腾的翻滚,浓浓的乌云不断的汇聚到青城的上空,中心形成个巨型漩涡,仿佛如同黑洞般,电闪雷鸣。

    我停了下来,看着青城上空的天之异象,我知道神秘的天元决要现世了!

    泰!!请在线看: meinvxuan1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