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金丹道最新章节 → 第五章 月下琴音

金丹道最 第五章 月下琴音

    第五章月下琴音

    青城城外的个小村子,这村子大概就十来户人家每处房子也极为简陋,个白衣青年躺在其中所屋子的屋顶上,静静的看着天空那枚圆圆的月亮。

    “今天的月亮很圆,可惜被乌云可遮掩了不少光辉!”

    白衣青年躺在屋顶看着乌云中那有些黯淡的圆月可惜道。

    “咦,那是金丹大能!”

    突然白衣青年发现在月光下道白色流光划破黑夜向这里而来,嘴里不由的惊咦道。

    白衣青年的话刚落那远在天边的流光便落在了他的前面化个充满威严是白衣中年男子。

    “见过师尊!”

    见到这流光所化的中年男子周梦空连忙起身恭敬道。

    这中年男子正是黄昏时带着太清门所有弟子离开的白照风,白照风看了眼周梦空股不可冒犯的威严缓缓的升了起来。

    周梦空感觉到白照风身上的气势知道此时的白照风极其严厉不管他平时对自己如何这时后自己要是触怒了他的话定然少不了番怒斥,早已知道白照风的性情周梦空这时也不敢随便说话就直低着头等白照风开口。

    “梦空,你可知道你闯了什么祸!”

    片刻后白照风才缓缓的开口道。

    周梦空知道自己杀了刘玄机之子也只有命偿命才能平息刘玄机的怒火,不然的话玄宗估计要借此事与太清门开战了,倒时无论是赢是输门内的师兄弟都要死伤无数。所以在见到白照风的那刻周梦空就知道白照风是为什么事而来了,听到白照风的话后周梦空也不找借口直接坦白道:“弟子明白,弟子杀了刘无铭闯下大祸,弟子甘愿受死以平玄宗掌门之怒来平息这场祸端。”

    白照风这次脸色变得缓和起来,眼中闪过道寒光道:“哼,我白照风的弟子岂是他刘玄机想杀就杀的,梦空我告诉你,你现在就在这村子里呆着那也别去,至于刘无铭之事我自有办法解决。”

    “可是这不会……”

    周梦空听到这话知道师尊似乎没有要将自己交给刘玄机的意思,先是喜,随即转念又想到刘无铭之事若自己不以死平息刘玄机的怒火岂不是会牵连到太清门内的师兄弟,于是正准备将自己的担忧说出来却被白照风挥手直接打断了。

    白照风打断周梦空刚开口的话后脸色顿时就变得无比严肃股杀气散发出来道:“此时你不用担心,只需要在这村子里呆着,记住哪里都不许去。要是为师发现了你离开了这村子,我会直接杀了你,以免你给太清门带了大祸!”

    “是,师尊!”

    周梦空感觉到白照风的杀意背后凉,从未见过白照风如此严肃的交代自己件事吓到连忙道。

    “梦空,记住,没有我的准许绝对不要离开这村子。”

    见此白照风便化道白色流光离开了屋顶,离走前虚空之中还传来道虚无缥缈的声音再次提醒周梦空。

    听到白照风而再三的嘱咐自己不要离开这个村子,周梦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既然是白照风嘱咐的事自己就定要做到。

    “喂,周兄,你在屋顶上发什么愣呢?”

    这时下面道呼喊声传入周梦空的耳中,随即道白色身影越落在周梦空的身边。

    “苏白,是你啊,我们如今也算是同生共死了,你也别叫我周兄了,叫我周梦空或梦空就行了。”

    周梦空见到来人是苏白随即便慵懒往的屋顶上躺道。

    苏白见此也躺,平躺在周梦空的旁边转过头去道:“好啊,那从今以后我就叫你梦空了!”

    周梦空这时侧过身子正对着苏白突然问道:“苏白,你今天在地道里说的若水真人是谁啊?”

    苏白听到这话随即就笑了笑道:“就知道你会问若水真人的事,不过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听好了,不许分神!”

    “没问题!”

    周梦空见苏白如此顿时精神奕奕摆了个ok的手势道。

    苏白好奇的看了下周梦空那奇怪的手势也没多问,随即便开口道:“若水真人是五界公认的第强者,不过若水真人直在道宗之中清修不问世事,整个修真界知道她的人少之又少。”

    “五界公认第强者,我还真想见下这大人物。”

    周梦空听完后不由的就向往道。

    见此苏白又接着道:“若水真人是修真界自古以来便没出现过的绝世天才,传言她在十八岁那年便举击败了道宗掌门成为人界第强者,击败道宗掌门后若水真人便进入道宗藏经阁静修十年,出来后便将仙界五大仙帝,魔界魔尊,妖界妖皇全部击败,随后便回到道宗不问世事。”

    “这么说若水真人是万年前就成为了五界第高手了,那万年了若水真人现在还活着吗?”

    听苏白这么说周梦空才知道原来若水真人是万年前的人物,难怪自己不知道道宗若水真人呢。

    “当然活着了,若水真人修为乃是旷古第,万年光阴对她来说不过是白驹过隙,片刻光阴罢了。”

    苏白听周梦空这问顿时就白了周梦空眼道。

    周梦空听完顿时就对若水真人心生向往道:“我听师尊说金丹大能寿元最低便是千年,修为越是高深寿元就越是长久,不过自古以来金丹大能最多也就活到九千岁便会陨落,这若水真人竟然活了万年之久我还真想见见这前辈高人啊!”

    “噗嗤,这话你都说两遍了!”

    苏白见周梦空脸向往不由的就笑了出来道。

    “额,哈哈,若水真人的事迹确实令人不由的向往嘛?不过话说这些万年前的事你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也是个活了万年的老怪物!”

    周梦空尴尬笑,随即身体向苏白挪近了点,双眼好奇的在苏白身上四处打量道。

    “呸,你才是老怪物呢?听好了我才十七岁!”

    苏白听顿时脸上就出现丝温怒,生气的说了句话便将头转了回去不再看着周梦空了。

    周梦空顿时就愣了自己开个玩笑怎么还生气了,之前自己和他开玩笑也没事啊。周梦空只能凑过去用手推了推苏白道“苏白,苏兄,真生气了,得,是小弟错了还不成吗?我才是万年老怪物!”

    “哼!”

    苏白哼了声,随即便将身体侧了过去背对着周梦空,在背对着周梦空是脸上忍不住出现道笑意。

    周梦空见此无奈的苦笑声,这苏白性子怎么和小师妹样啊说不理人就不理人了。随即周梦空便重新平躺着身体看着天空那轮圆月,只手摸到腰间将酒葫芦摘了下来打开盖子对着乌云中那轮圆月大声道:“月亮兄,你天天晚上个人在哪里是不是无聊啊,来这杯我敬你!”

    “哈哈!”

    大声喊完周梦空便直接拿着酒葫芦喝了起来。

    “哈哈,和月亮说话,它听的到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苏白又转了过来看着周梦空对着月亮说话不由的就觉得好笑道。

    “那当然了,正所谓万物皆有灵嘛?不过它听不听的到我的话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说了,至于月亮有没有听到是这月亮的事!”

    周梦空耸了耸肩道。

    “你还真奇怪,和它说话却不在意它听没听到!”

    苏白好奇的看着周梦空道。

    “哈哈!我又不傻,难道这月亮还真的会和我说话啊!”

    周梦空见苏白脸好奇的看着自己,顿时就大笑道。

    苏白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周梦空是无聊的胡言乱语,自己竟然傻乎乎的以为他是真的和月亮说话,随即在心里郁闷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傻了。

    周梦空欢喜笑,心想这苏白这书生还是挺有意思的嘛!随即便继续自顾自的喝起酒来了,喝了几口周梦空便觉着无聊了。突然发现苏白直盯着自己,随即便道:“苏白,你喝过酒吗?”

    苏白想都没想直接就摇头道:“没喝过,怎么了?”

    “没事,你要不要来口?”

    周梦空听心想没喝过酒的人第次喝酒般都会被呛到,自己不如骗苏白喝口到时候看看他被呛的样子,顿时就摇了摇酒葫芦问道。

    “我才不喝!酒不好喝,还会弄得身酒气!”

    苏白连忙就拒绝道。

    “嘿嘿,来嘛!就口,你又没喝过怎么知道不好喝啊!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连酒都没喝过呢?”

    周梦空却嘿嘿笑,将葫芦抵到苏白身前继续引诱从未沾过酒的苏白。

    似乎是被周梦空说动了,苏白想了想接过酒葫芦,迟疑了下道:“那好我就喝口,说好了我就喝口!”

    似乎是怕周梦空会反悔样苏白强调了两遍,才缓缓将酒葫芦往嘴边抵,周梦空见此脸喜意的等着看苏白被呛的场景。看这离苏白嘴唇越来越近的酒葫芦周梦空也越来越期待,就在酒葫芦马上要到苏白嘴里时,苏白眼中闪过道皎洁的目光,嘴角浮起道得意的笑意。周梦空见此立即就意识到自己的想法被苏白发现了,心中暗叫声不好,我的酒葫芦要遭殃了。

    刚准备将酒葫芦拿回来已经晚了,只见苏白突然站了起来,将手中的酒葫芦直接往远处的甩,随即便消失的在黑夜之中不知道踪迹。

    “啪啪!”

    “哼,还想骗我!”

    苏白甩完后拍了拍手,脸得意的笑容看着周梦空道。

    “额,我好心好意请你喝酒,你不喝就算了,你竟然把我酒葫芦都给扔了!”

    周梦空见到自己的酒葫芦就这样没了,顿时站了起来对着苏白理直气壮道。

    “哼,叫你想骗我!”

    苏白耸耸肩副扔了就扔了的表情道。

    “你……哼!”

    被苏白语击中要害周梦空顿时就语噻了,哼了声又平躺着不再里苏白自个生闷气。

    苏白则是坐在周梦空旁边双手撑着头脸上直带开心的笑容静静的看着周梦空生闷气。

    今日的乌云密布,月亮隐藏在乌云中已经行走到夜空之中了,显然现在已经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了。这时道悠悠的琴声传入周梦空与苏白的耳中,琴声之中带着丝青涩显然弹琴之人刚学不久。

    这道琴声将周梦空与苏白之间安静的气氛打破了,周梦空愣,这荒郊野岭的哪来的琴声啊,好像还离得挺近。

    “这……”

    周梦空想到这坐了起来下意识就向直坐自己旁边的苏白问道,刚说出个字就见苏白将手放在嘴巴做出安静的手势。周梦空不知道苏白搞什么鬼,不过也立即就安静了下来,随即看着苏白。

    苏白这次靠近了点周梦空轻轻道:“你往下看!”

    周梦空往下看,只见个女子身穿红色衣服,头发用个木簪结起,只留左边丝头发顺着脸颊落在身前,女子背对着自己所以周梦空只能看到女子盘坐着身子的双臂直在动,这女子的前面架着副古琴,而这悠婉动听的琴声正是从这女子处传来的。

    “这是谁啊?怎么深夜跑到巧儿家来弹琴啊?”

    周梦空看了眼没看出来这女子是谁于是便轻声的问苏白。

    “这就是巧儿,怎么人家换了件衣服就认不出来了?”

    苏白掩嘴轻笑道。

    “巧儿!”

    周梦空听下意识就惊声道,随即便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太大了连忙掩住自己的嘴,不过已经晚了。

    只见琴声嘎然而止,巧儿顺着声音下意识就朝屋顶看去,看到周梦空和苏白二人坐在屋顶时连忙就起身道:“两位恩公,对不起,是巧儿打扰到你们了!”

    苏白瞪了周梦空眼,后者尴尬的笑,随即苏白便从屋顶跳了下去落在巧儿的身前道:“巧儿姑娘不必道歉没有打扰到我们,巧儿姑娘的琴艺不错!”

    “是啊,没想到巧儿姑娘还会弹琴,这月美,琴美,人也美,我都没认出来这弹琴之人是巧儿姑娘呢!”

    这时周梦空也跟着从屋顶下来,落到巧儿的前面夸道。

    “恩公过奖了!”

    巧儿被周梦空夸不好意思的稍稍低了下头。

    这时苏白又开口道:“巧儿姑娘,学琴还不到三个月吧?还是某位有情人教你弹琴的,亦或者此琴就是他所赠!”

    巧儿愣,没想到眼前这身浩然正气的书生竟然也懂琴,随即便反应过来眼中出现丝柔情,脸上出现幸福的笑容道:“他是与我起在这长大的,他住村头我住村尾,我们起戏耍,起长大,经常会在村口的小溪边上玩,三个月前他突然要教我弹琴,三个月后他就突然消失了,只在我们起去的地方留下张纸条和这琴。”

    “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苏白看着巧儿问道。

    “他说他去寻找长生之路,等回来就和我成亲,永远在起。”

    巧儿脸上出现浓浓的幸福之色道。

    “我会直在这里等他,等他回来娶我的那天!”

    随即巧儿又接着道,说完脸上还充满了期待,期待他心上人的归来。

    在这刻周梦空突然发现巧儿好傻,好执着,同时也在心中暗自佩服这个普普通通的女子,为句承诺,张琴便愿意付出生去等待。

    苏白这时突然道:“巧儿姑娘,能让我试试吗?”

    “恩公请!”

    巧儿很乖巧的便退开道。

    周梦空愣没想到苏白还会弹琴,只见苏白走到琴前缓缓的坐下,双手轻轻的放在琴弦上,十指便开始动起来了,淡淡的琴声又开始奏了起来。

    月光下,袭白衣,架古琴,琴声悠转,切都现在那么的冰冷孤寂,周梦空听着琴声,望着苏白才突然觉得苏白似乎背负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巧儿很安静的听着,看着苏白眼中出现的全是惊讶,她懂琴,她心思本来就细腻,她能通过琴声体会的到苏白到底是经历过什么,苏白身上到底背负了什么?那是座大山,座压的人透不过气的大山,但是苏白别无选择,只能选择咬牙将大山背负起来。

    “巧儿,你能做我妹妹吗?”

    突然琴声停了下来,苏白转头对着巧儿道。

    巧儿先是愣,随即脸上出现灿烂的笑容点点头道:“嗯!”

    苏白脸上出道笑意,随即便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去休息了!”

    说完苏白便朝屋里走去,周梦空见此顿时就愣这什么情况?

    正纳闷呢?这时巧儿突然道:“喂,周梦空你以后可不许欺负苏白哥哥,不然巧儿可就要揍你了!”

    说着巧儿就将琴收了起来也往屋子里走了去,周梦空脸蒙弊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想了半天还没想明白,随即周梦空也懒得想那么多了,下意识就摸向腰间的酒葫芦,可是摸摸空了,这才想起来自己酒葫芦被苏白那家伙给扔了,随即在嘴里嘟囔道:“还我欺负他,酒葫芦都给扔了,这是谁欺负谁啊!”

    周梦空也只能郁闷的进屋里睡觉去了,别说巧儿家的屋里虽然简陋了些,但却挺大的,除巧儿与那说书老者人间外,客房足足有五间,住下苏白与周梦空二人简直就是绰绰有余。

    另边白照风在周梦空出离开后便直接向玄宗所在的客栈而去,悄悄的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潜入到玄宗掌门刘玄机所住之地。

    当然同属金丹大能的刘玄机在白照风进入房间的瞬间便察觉到了,望着突然到来的白照风眉头皱道:“白照风?你不是回太清门了吗?怎么诺千金的秋无傷想要反悔吗?”

    “刘兄说笑了,外号诺千金的秋无傷怎么会反悔了,我来找刘兄是有笔交易想刘兄合!”

    白照风听完阴沉沉的说道。

    刘玄机听沉思了会,在心里想道:早听闻白照风与秋无傷不合,看来这传言是真的,这白照风这次来心思叵测,自己可得小心点。

    于是便开口道:“不知白兄找我做什么交易啊?”

    白照风笑没急着回答刘玄机的话,而是在房间走了几步,走到窗子前看着夜空下的圆月道:“刘兄觉得今晚这月亮如何?”

    刘玄机眉头皱不知道白照风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不过刘玄机毕竟也是宗之主沉得住气心想我倒要看看你想干什么,随即也走道窗口看了看夜空道:“今天的月亮很亮,尽管被乌云遮掩样挡不住它的光辉!”

    “哦,那刘兄就没看到星星吗?”

    白照风转头望着刘玄机神秘笑。

    刘玄机愣不明白白照风什么意思,随即问道:“白兄这话什么意思,谁都知道月亮越是亮星星就越少,再加上今日整个夜空都被乌云笼罩哪来的星星啊?”

    白照风这时眼中出现道锐光道:“星星直挂在哪里,只是被月光与乌云遮掩后人们总是乎忽略那星星。刘兄与我师弟秋无傷就好比那月亮与乌云,现如今青城内所有的人都知道刘兄你以犬子之事迫使我师弟助你夺取天元决,而我被秋无傷派去护送太清门弟子回宗门,我白照风就像那夜空中的星星,谁都知道我白照风的存在,可是现在所有人都忽视了我以为我回太清门了!”

    “哈哈!白兄果然是好算计啊,我刘某也没想到白兄竟然会半途折回青城,不过白兄竟然以全宗弟子安危来下这步棋,难道就不怕你太清门弟子半路出事吗?”

    刘玄机顿时大笑,同时心想这白照风竟然以全宗弟子性命为棋子,看来所图不小啊,于是出言试探道。

    白照风自然听出了刘玄机的此言有试探之意,却也不说破道:“天下人都知道我白照风亲自护送太清门弟子回宗,谁又会去打注意呢?再加上如今所有人的心思都在天元决上谁会去找个已经出局了的太清门的麻烦了!”

    “白兄果然是好魄力啊,不过白兄现在应该可以说说你与我合具体的计划与白兄想要什么了吧!”

    刘玄机这下也不在绕弯子了,直接就问道。

    见此白照风也直接了当的与刘玄机用灵魂传音将自己的计划与目的告诉刘玄机,片刻后刘玄机大笑道:“好,白兄果然好算计,看来这次天元决非我刘玄机莫属啊,既然如此我便先给白兄献上份礼,以表诚意!”

    “哦,我猜猜,刘兄所说之礼便是我那二徒弟岳军!”

    还不等刘玄机开口说是何物,白照风便先开口道。

    刘玄机愣,随即便哈哈笑道:“白兄果然是神机妙算啊,正是贵徒!”

    说罢刘玄机大手挥,个白衣青年直接就出现在房间中,只不过这白衣青年的气息微弱,躺在地上已经奄奄息了!刘玄机见此立即就道:“白兄不好意思了,贵徒在暗处害死我儿,我只能施展袖里乾坤收入袖中本欲将活活憋死在其中,但现在既然与白兄联盟就只能绕他命了!”

    “那就多谢刘兄手下留情了,那白某就告辞了!”

    白照风说完便上前手抓着在刘玄机袖中晕死过去的岳军直接就身化流光从窗口离开了。

    刘玄机看着白照风离开,眼中闪过道寒光喃喃道:“白照风,哼,好个夺太清门掌门的计划,以为我不知道你真正目的也是为了天元决吗?得到天元决别说太清门了,就是统五界都可以,哪怕是道宗若水真人又有何惧之。”

    而另边身化流光的白照风直接飞出青城隐藏在青城外,落地之后将岳军随意往地上甩眼中闪过道寒光,语气中没有丝毫的感情道:“我谋划了整整五百年就是为了等待这天的到来,刘玄机就凭你也想拥有天元决,真是不知死活!”

    泰!!请在线看: meinvmei222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