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金丹道最新章节 → 第四章 暗潮涌动

金丹道最 第四章 暗潮涌动

    第四章暗潮涌动

    片刻之后,酒楼中的人就如同疯了般的全部逃了出去,整个酒楼就只剩下周梦空苏白和那说书的爷孙二人。

    “多谢两位恩公救命之恩,老朽与巧儿感激不尽。”

    这是那说书的爷孙两人也走到周梦空和苏白二人前面跪下磕头道。

    “老伯,切莫行此大礼,我与周兄承受不起啊!快快请起!”

    苏白连忙就上前将二人搀扶起来对着那说书老者道。

    “两位恩公,你们杀了玄宗掌门之子赶紧躲躲吧,老朽在城外有所住处,如果两位恩公不嫌弃的可以到老朽的住处暂时避避!”

    这是说书老者被苏白搀扶起来后眼中全是担忧之色道,显然这老者是个知恩图报之人。

    “那就多谢老伯了!”

    苏白听随即向说书老者谢道。

    说书老者连忙摆手道:“恩公千万不要说谢字啊,若非我与巧儿两位恩公也不会惹下这般大麻烦。”

    苏白听此也不在多说什么,随即就转头对着还惊魂未定的周梦空道:“周兄,周兄我们快跑,等会玄宗掌门来了我们就死定了!”

    苏白这喊周梦空才回过神来,连忙松开自己还握着的剑柄,杀人这种事对于周梦空来说实在有点适应不了,毕竟他的灵魂来自现代和平年代。修真界的人就不同了,对于他们来说杀个人根本没有任何的心理压力,在他们眼中只有杀的是个什么人。倘若今天周梦空杀的只是个普通人,恐怕酒楼中现在还是该喝的喝,该听书的听书,会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般没有任何的影响些人甚至会叫周梦空再杀几个助助兴,在这世界人命不值钱。

    回过神来后周梦空平复了下情绪才对着苏白道:“苏兄,怎么了?”

    苏白见周梦空杀个人这般失神以为他是害怕玄宗掌门的报复,也没多想知道这是人之常情,随即将刚刚的话又重复般道:“周兄,我们快到城外这位说书老伯家躲躲吧?不然等会玄宗掌门来了我们就多没得跑了。”

    周梦空摇摇头无奈的对着苏白道:“你们跑吧,我就在这等着他,我既然杀了刘玄机的儿子,他如果要我偿命便将我性命取去便是。”

    “周兄!别开玩笑了!”

    “既然周兄不走,那我也不走!”

    苏白没想到周梦空竟然要留下来偿命,顿时惊,随即见周梦空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便又接着道,说完苏白便往旁边桌上坐见势竟然真要与周梦空起在这酒楼中等死。

    “苏兄,你快走吧,若是能不死我当然不想死了,只是你不知道金丹大能的恐怖,金丹大能只需要意念动方圆万里全部会被笼罩,我们根本就跑不了,人是我杀的,如今我留下来偿命或许能换下你们的性命,反正我也不属于这里,或许死会带来更好的结果。”

    周梦空见苏白与自己相识不足半日便愿与自己同生共死,只是自己怎能让苏白与自己同在这等死呢?连忙便劝苏白离开,说完便在心里想道:或许死后自己在睁开眼时会发现这十八年,师尊,掌门师叔,大师兄,秋音还有苏兄切的切都只是梦。

    “原来周兄是想让当英雄啊,哈哈,估计周兄这英雄当不成了,你放心我有办法避开金丹大能的意念!”

    听到这苏白先是愣,他断然没想到周梦空是为此而留下,心里升起丝从未有过的暖意,不过他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大笑声道。

    “当真,那就快走吧!”

    周梦空听苏白有办法避开金丹大能的意念立即就喜道。

    “当然喽,我可不会随便拿自己性命开玩笑!”

    苏白直接从桌子上起来脸你放心的道。

    “那就太好了,两位恩公请跟老朽来,这里有条密道直通城外!”

    这时那说书的老者也是大喜道,说着就在巧儿的搀扶下走到他之前说书的石台边上,敲了敲石板后听到阵空洞声,就轻轻将块石板的取了下来,只间个洞口就出现四人眼前。

    洞口不大必须要躬着身子才能进去,进去就有个往下走的石梯,越往下走里面的空间就变得越大,已经足够五人并行了,高度也足以有三米之高,周围全部用石板砌了起来,洞中有些细孔直通地表,微弱的阳光照射进来到虽然还是有些昏暗,但也勉强能看的清路了。

    在四人进入地道不久后,整个青城都传遍了玄宗掌门刘玄机之子刘无铭死在了太清门白照风弟子周梦空手上。而此时青城上空道青色流光划过天际最后落在酒楼之中化个青袍中年人,此人身上散发着股上位者的威严,双目仿佛淡漠切从进入酒楼开始目光就只停留在刘无铭的尸体上从没注意别的地方,这人赫然就是玄宗掌门刘玄机。

    刘玄机缓缓的蹲下,伸出只手贴到刘无铭的额头上,刘无铭死前发生的事情竟然全部出现在刘玄机的脑海。如此手段可谓是通天,这正是金丹大能的神通手段之借物寻际,能过通过任何物体来查看该物体前不久发生的事情,修为高深的甚至能直接以虚空为物来查看片区域之前发生的事情。

    “周梦空,苏白,还有那个隐藏在暗处的蒙面人,你们都得死!”

    刘玄机将手从刘无铭的额头上拿开淡漠切的目光中出现道杀意,随即大手挥就见刘无铭的尸体自动飞入了刘玄机的衣袖。这正是金丹大能的招牌神通袖里乾坤,可以将物体收入自己袖中,修为高深之人甚至可以将大海都收入袖中。

    将尸体收好后,刘玄机的身体动下秒便出现在酒楼的上空,缓缓伸出手去,股澎湃的力量将酒楼及周围十米内的物体全部笼罩,这其中还包括些离酒楼不够远被这力量吸进去的人。这些有凡人也有修炼之人其中就连五气朝元大圆满的人都有,三秒之后,酒楼以及被刘玄机力量包裹住的人全部化虚无,没留下丝丝的血或是灰尘。

    而刘玄机下空则是片空白谁都不会想到三秒前这里有座华丽热闹的酒楼,周围的人也都在这刻反应过来了玄宗掌门发怒了,争先恐后的远离之前酒楼的地方,生怕慢步就会被刘玄机给杀了。

    刘玄机在毁了酒楼后也没在出手杀周围的人,不然的话只要他想,随便抬手整个青城的人除了金丹大能之外所有人在他挥下手的瞬间都得死。

    随即刘玄机缓缓闭上眼睛,道惊人的意念瞬间以他为中心扩散,在这惊人的意念下时间整个青城以及青城外方圆万里之内风停了,树叶不动了,天空飞翔的鸟也停了下来,朋友谈笑中张开的口也直张着时间仿佛凝滞了般,只要青城中的人额头上不断流出的汗证明时间并没有停止。

    “啊!周梦空,苏白,我定会找到你们把你们碎尸万段!”

    五秒后刘玄机竟然在方圆万里之内都没找到周梦空与苏白二人随即将意念收了起来怒吼声。

    随着刘玄机将意念收起,以他为中心的万里之内终于恢复了正常,吹到半的风又吹了起来,树叶重新摇摆,鸟开始飞翔切又恢复了正常。但是人是有灵性的不同其他生物,在刘玄机意念的压迫下不少人在他收起意念的瞬间就晕了过去,时间整个青城中到处都是倒在地上的人。刘玄机怒吼声后没理会城中这些晕倒的人,而是身化金色流光离开了青城上空,谁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此时,地道内周梦空四人被道紫色的光圈笼罩着,在感觉刘玄机收回了意念之后周梦空才松了开气道:“苏兄啊,你这紫玉果然厉害,竟然真的避开了刘玄机的意念。”

    原来刘玄机之所以会怒吼正是因为他找遍了万里之内所有地方包括地下万里之内都找遍了都没找到周梦空和苏白二人。而这切就得归功与苏白腰间佩戴的那枚紫玉了,在刘玄机的意念扩散到地低时散发出个紫色光圈将四人笼罩避开了刘玄机的意念。

    “那是,这修真界能无视紫极幻心找到我们的人十指可数,就凭他刘玄机就算再修炼千年都别想发现我们,除了那些隐世老怪物我所知道的也就两个人,个是龙象寺的老秃驴无枯,另个则是道宗若水真人!”

    苏白收起紫玉随口道,虽然语气很平和,但却不由的有种得意以及对刘玄机的藐视。

    “原来这紫玉叫紫极幻心啊!不过你说的若水真人是谁啊?我怎么没听过,龙象寺无枯大师我倒是听过,据说乃是龙象寺第强者就算是仙界的仙帝也不是他的对手。”

    周梦空看了羡慕的看了眼苏白腰间的紫玉随即想起苏白提到的无枯和若水二人问道。

    “你没听过若水真人很正常,等出去我再和你说!”

    苏白随即道。

    另边,刘玄机身化流光离开后来到了青城中所客栈的房间中,房间里有数十人,此时这群人好像正在争论什么。

    刘玄机出现所有人都立马闭口不言,其中个五气大圆满修为的白衣青年见此先是惊,随即向前步,这白衣青年往前走,他旁边个绿衣女子便跟了上去。

    “叫白照风出来见我!”

    刘玄机没有丝毫废话直接就开门见山道。

    “师尊在太清门,刘掌门传言我师弟杀了你儿子事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白衣青年正是牧溪,原来他和秋音发现周梦空和岳军不见了后就先于太清门其他脉系的弟子相会了,打算起去找周梦空二人,谁知刚刚与他们汇合就听到周梦空杀了玄宗掌门之子刘无铭。于是有人就说不要管周梦空将他交由刘玄机处理,有人就反对,于是就争论了起来。在见到刘玄机后所有人便不敢再出声了,刚刚刘玄机的那声怒吼整个青城都知道他并没有找到周梦空此时正在暴怒中,谁敢在他面前乱出声个不小心惹到刘玄机估计就是个死字。

    “哼!”

    刘玄机轻藐的笑,看都没看牧溪眼转头对着窗外冷声道:“白照风,秋无傷你们还不愿意现身吗?莫非要我大开杀戒你们才会出来。”

    “刘掌门说笑了,我与师兄刚刚到青城便听说了这事,这不就来找刘掌门了吗,怎会不现身呢?”

    这时窗外传来道苍劲有力的声音传入房间,与此同时两道流光落入房间化两人,正是太清门掌门秋无傷以及白照风二人。

    “爹爹,三师兄他……”

    这时秋音见到了两鬓白发的秋无傷立即就跑过去想给周梦空求情,秋无傷摆手打断了她的话,随即对着太清门众弟子道:“你们都出去,秋音你也出去。”

    “是,掌门!”

    以牧溪为首太清门的弟子皆是抱拳接令道。秋音见此虽然想给周梦空求情,但也只好跟着众人块出去了!。

    “大师兄,你说爹爹和师尊会怎么处置三师兄啊?”

    秋音出去便拉着牧溪的手臂眼中全是担忧的道。

    “不知道!唉,现在只能看三师弟自己的造化了!”

    牧溪摇了摇头道,神情中全是无奈以及担忧。

    房间内,秋无傷见众弟子出去后才开口道:“刘兄,我师兄的弟子现在在哪,可否让我们见见!”

    “秋无殇,你可真会演戏啊,周梦空在哪里你和白照风估计会比我更清楚吧!”

    刘玄机不屑的冷嘲热讽道,在他看来自己之所以找不到周梦空和苏白二人多半是被同为金丹大能的秋无傷和白照风给藏了起来。

    “刘兄,我看此事多半有阴谋啊,现在天元决现世,显然是有人想要挑拨我们五大宗门的关系好坐收渔力啊!”

    秋无傷听刘玄机这话立即就明白刘玄机是真的没有找到周梦空,心里暗暗窃喜,同时嘴里也不慢对着刘玄机道,希望此事能有缓和。

    刘玄机自然不傻知道此时多半与其他四界或是魔教之人脱不了关系,不过刘玄机也不会轻易就此摆休,轻哼声道:“秋无傷你说的轻巧,我儿死于周梦空之手是众目所见,你要我这就摆休是不是也太看不起我刘玄机了!”

    秋无傷听知道刘玄机正在的目的或许并不在周梦空,而是另有所图,秋无傷想来想去估计就事可以让刘玄机连杀儿仇都不报了!心中明白了刘玄机的意图,秋无傷也松了口起,随即道:“天元决事太清门退出,并且在天元决真正现世时出手帮助刘兄抢夺天元决。”

    “哈哈,秋兄果然豪气,这周梦空看来对你很重要啊,竟然舍得下如此血本,既然如此我儿之事我也不在提了!”

    刘玄机听到秋无傷的话顿时改之前的态度,改称秋兄,随即哈哈笑随即便身化流光离开了房间。

    白照风在刘玄机离开后顿时就躬身对着秋无傷请罪道:“掌门师弟,没想到我这孽徒竟然给太清门惹下如此打的麻烦,令师弟你受辱了,师兄我日后真是在无颜见我们师尊啊!”

    秋无傷惊连忙就上前将白照风扶起道:“师兄切莫行此大礼啊,虽说梦空是你从外面捡来是,但他却是与秋音起长大,也是我看着他长大的,我就把他视为己出了。”

    说到这秋无傷眼中出现道慈爱,随即便收了起来继续道:“师兄,这次天元决现世,抢夺定然十分激烈,如今我们提前退出或许是件好事能免去场争端,你就先带着弟子会太清门吧,等天元决事了我若还有命活着的话我便回来与你痛饮番,你我因为雪儿的事已经好久没有像以前样起喝酒了!”

    “好!我在太清门等你!”

    白照风听到雪儿两个字眼神中出现道波澜,随即转身向房外走去道,秋无傷并没注意到在白照风转过身的时眼中道寒光闪而逝。

    就这样太清门所有人除了掌门秋无傷之外在无数的目光注视之下轰轰烈烈的离开了青城。

    某处赌场,个瘦小个子之人把将手中的金币全部甩在赌桌上面,这时个黑衣人走了进来单膝跪下道:“启禀宫主,太清门除掌门秋无傷之外所有人全部退出了青城!”

    “很好,七杀宫又少了个对手!”

    瘦小个子看都没看这黑衣探子眼,伸出只手只见此人的指甲竟然比手指还长,随即用舌头舔了舔手指阴沉沉道。

    青城某处风月场所,魔界至尊自在天手环抱着个妖艳的女子,轻佻的掐了掐女子的脸蛋,看着跪在前面的魔界探子喃喃道:“太清门,还真识相,本尊又要少杀几个人了!”

    说完自在天手上用劲,怀中那女子闷哼了声随即便气息全无,显然是已经死了。

    与此同时,青城四处都在上演类似的幕,仙界五方仙帝,妖界妖皇,冥界冥皇,人界五大超级宗门以及三大魔教。

    秋无傷看着窗外那如鲜血般红艳的夕阳喃喃道:“天元决,数自古以来多少人为了这本传说中能让人永生的心法放弃切,父母,妻子,儿子,兄弟,在天元决的传说下都不堪击!”

    时间,由周梦空意外杀死刘无铭而导致太清门的提前出场,让切隐藏在青城暗处的势力开始蠢蠢欲动,整个青城都是暗潮涌动,杀机四伏,股死寂阴暗的气息笼罩在青城的上空。

    很快黑夜就彻底的吞噬了天空,在这危机四伏的青城外道白色流光划破黑夜向个小村庄而去。

    泰!!请在线看: meinvmei222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