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金丹道最新章节 → 第三章 酒楼风云

金丹道最 第三章 酒楼风云

    第三章酒楼风云

    七日后!

    梅州,自古以来便是人才辈出之地,青城更是梅州数数二的大城市,平日人山人海繁华似锦,如今街道上来往的人却显得有些稀少了!但若有细心之人就会发现虽然街道上的人变得稀少起来,但青城中的客栽酒店赌场等三教九流之地的人缺比以往要多出三倍不止,这些人的身着各异显然是来自不同的地方。

    青城,城门外架飞船落了下来引得入城的行人阵观望和羡慕,其中个小孩子手牵着个年迈的老者站在人群中,手指含在嘴中好奇的对着身旁的老者道:“爷爷,爷爷,又有飞船耶,这些飞船上面的也是仙人吗?”

    老者摸了摸小孩的头不禁的叹道:“唉,又是飞船,也不知道青城要发生什么大事,这段时间已经来了无数的飞船了,唉,希望不要祸及到我们这些手无寸铁之力的凡人啊。”

    飞船落地之后,行四人三男女从飞船上跳了下来,三个男子皆是白衣只有那看起了就机灵古怪的女子穿着绿裙,只见其中人结出几个手印那巨大的飞船就幻化成柄剑插入那男子背后的剑鞘中。

    这四人正是七日前从太清门赶来的周梦空,秋音,牧溪,岳军四人。

    “好了,我们赶紧入城吧,入城之后就去找师弟们。”

    牧溪将飞船重新幻化回来后对着秋音三人道。

    “这就是青城吗?果然气派啊!”

    周梦空抬头看着城门上写着两个充满了沧桑之意的大字以及还未入城就听到城内传来的喧闹声顿时就兴奋道。算算日子自己来到这世界刚好整整18年了,这是自己第次下山,见到青城的繁华难免兴奋。牧溪的话说出来的时候周梦空就已经开始往城里去了。

    “哈哈,好耶,大师兄我们快点走吧,臭三师兄又抢在我们前面了!”

    秋音显然也是第次下山,兴奋的抓着牧溪的手臂就往城内跑。牧溪摇摇头,虽然自己下过山没他们那么兴奋,但也任由秋音的牵扯着自己不破坏她的兴致。

    岳军则是言不发的跟在三人的后面,周围的人见仙人要进城纷纷往两边靠去中间让出条路来。

    “大师兄,他们怎么好像好怕我们样啊!”

    秋音见此好奇的凑到牧溪的耳边轻声的问道。

    牧溪笑凑到秋音的耳边也轻声道:“他们都是凡人,无法修炼,在他们眼中我们就和神仙样挥挥手就能让他们死,所以他们自然就怕我们了!”

    “哦,这样啊!”

    秋音点了点头头,随即才觉得牧溪在耳边说话淡淡热气吹在耳朵上阵痒,随即脸上出现丝羞红,用手臂碰了碰牧溪娇羞道:“讨厌,痒,大师兄!”

    很快四人就进城了,城内的街道上可谓是人踩人啊!街边摆在的各种小摊,有卖布料的,卖玩具的,卖小吃的,卖菜的,还有卖水果的各色各样,小摊前的小贩尽力的吆喝着,城内的场景可谓是好不热闹啊。

    行四人,岳军有意跟在后面不愿与四人同行,三人走在前面也没在意岳军的想法。

    “三师兄你看这个娃娃,咦,大师兄你看这个面具!”

    入城秋音就左手抓着周梦空,又是抱着牧溪,左右两边四处看,看到任何东西都觉得无比新奇。

    身为现代人的周梦空这些自然吸引不了他,进城之后就没有多大的兴趣了,便也任由秋音个人玩。

    “咦,这个是什么啊?大师兄!”

    这时秋音停留在个买糖人的小摊前,看着那些栩栩如生的糖人好奇的对着牧溪问道。

    “这位姑娘如此漂亮,来买个糖人吧,这个糖人绝对好吃,保管姑娘吃了啊,还想在吃!”

    要不说无奸不商这小贩眼就看出来秋音没见过糖人,还不等牧溪出生就连忙捧道。

    “这叫糖人啊,看起来好像蛮好吃的样子,大师兄你给我买呗!”

    果然秋音听他这么说就心动了立即就和牧溪道,随即不等牧溪回答就在各式各样的糖人面前挑来挑去。

    周梦空则是无聊的看着心在挑糖人的秋音和牧溪二人,突然想到二人都没注意到自己,于是便悄悄的开溜了。

    岳军见周梦空个人悄悄离开并没有出声提醒牧溪,眼中出现道莫名的神色随即也悄悄的离开了。

    片刻后,秋音手上多出了十数串的糖人终于挑完了,牧溪见此便从怀里掏出枚金币给小贩道:“不用找了。”

    “谢谢公子!谢谢公子!”

    小贩顿时就脸喜意的接过牧溪的金币连忙道谢,在人界的货币分为金币,银币,铜币,枚金币便是万枚铜币,足以让个普通人家过年了。

    “三师兄,这个糖人给……!”

    秋音买好糖人后立即就扭过头去想分个给周梦空话还没完,发现周梦空的影子都不见了。

    “唉,我真是大意,梦空这家伙不知道跑了去了,二……”

    牧溪见周梦空不见了,刚转身准备问岳军有没有看到周梦空,谁知转身发现岳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大师兄,我是不是闯祸了,三师兄和二师兄不会有事吧?”

    秋音也知道自己缠着牧溪要买糖人,买出事来了,立即就低下头声音双眼泛红有些担心道。

    “唉,不怪你,是大师兄的错,没看好他们,现在青城危机四伏,我最怕的就是他们会出事,岳军倒是没什么他下过山,就怕梦空会出事,他身上没半分钱,又是第次下山。”

    牧溪不想让秋音自责连忙就道。

    另边,周梦空人洒脱的溜走后,便在大街上闲逛起来,这时路上个买冰糖葫芦的小贩路过,周梦空随手便抽了串下来。以周梦空三花境的修为顺手牵羊摸了串冰糖葫芦小贩介凡人自然发现不了。周梦空含着冰糖葫芦没有任何犯罪心理的走了,而这切都落在他身后个白衣青年眼中。

    “周梦空,哼,离开了大师兄,我看还有谁能护着你。”

    这白衣青年正是尾随其后的岳军,岳军见周梦空个人离开后便知道自己想除去周梦空的机会来了,现在人太多自己只要等周梦空到人比较少的地方就可以出手将他给杀了。

    当然身后的危险周梦空并没有意识到,周梦空此时眼前亮,因为他发现前面有家酒楼,看到酒楼周梦空就想到自己已经七天没喝酒了,到是挺想念酒的味道。想到这便直接向酒楼走去,在周梦空进入酒楼后岳军也紧随而至,抬头看了看酒楼的招牌,嘴角微翘阴沉沉道:“青梅酒楼,周梦空啊周梦空,你还真是找死,酒楼这种地方鱼龙混杂,我杀了你没人知道是我干的。”

    正门人太多,岳军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在酒楼的街道旁买了块布,随即绕到酒楼旁边人比较少的巷子里,用布将脸蒙上,当然用布蒙脸不是让周梦空认不出自己,块布也做不到这效果,因为修炼到了先天境便可凭借气息来判断个人,周梦空完全可以通过自己的气息认出自己来,他之所以要蒙着脸是要让旁人认不出自己。这样来就算有人修炼之人记下了自己的气息,只要自己平时不将气息散发出去就没人知道周梦空是谁杀的了!

    此时周梦空进入酒楼后发现酒楼竟然已经坐满了人,只有个靠窗的地方没坐人,周梦空在坐下后看了眼不远处的小二直接喊道:“小二,上酒,把你这最好的就拿来!”

    “好勒,这位公子稍等!”

    小二也不含糊连忙回道,没多久小二便拿着坛子就过来了。

    “客官,这是小店最好的酒了,梅花酒,又叫青梅酒!客官应该是第次来青城吧?我和你说本店这梅花酒在整个青城都是数数二的!”

    小二将酒送到周梦空的桌上,随即便对着周梦空介绍道。

    “哦,你怎么知道我是第次来青城的啊!”

    周梦空很是好奇这小二是怎么知道自己是第次来青城的。

    “公子,有所不知,这段时间来了好多外地人,他们来的时候都与公子样喊上最好的酒,而不是直接喊酒名。”

    这小二到也耐烦周梦空问了连忙就回答道。

    “哦,这样了!”

    周梦空点了点头道。

    “小二,快点,酒没了,再给大爷我上坛!”

    这时另桌个彪悍的汉子喊道。小二听连忙道“好勒,这位爷,你先等着,小的这就来。”

    “这位公子慢慢喝,有事吩咐小的,小的就先走了!”

    小二这时又回头对着周梦空笑道,随即才离开。

    周梦空将就坛盖打开道酒香瞬间飘入鼻中,顿时就神清气爽,将腰间和长剑挂起的酒葫芦摘了下来先装满,这才将酒倒到碗里开喝。

    边喝着边打量这酒楼,酒楼的构造共三层,中间有块石台,个看起来年近七十的老者坐在台上说书。老者的旁边站着个年轻的女子敲着竹板配合着老者。四面的酒客有自顾自的喝酒,也有喝着酒嚼着花生米听书的,每当老者说到精彩部分时就会有不少的酒客拍掌喝彩。

    “不好意思,这位兄台,我可以坐在这里同听书吗?”

    周梦空正津津有味的听着书,突然道声音打断了思绪。

    周梦空随声看去,只见个俊美的白衣青年看起来与自己般大,身着虽是白衣但袖口却镶嵌着缕缕的金丝,腰间挂着枚精细的紫玉,手持柄扇子,扇子的扇骨是玉石,扇子上也镶嵌着金丝,看就是个有钱的公子,言行举止皆露出股儒家之气,显然是个有钱的书生。最令人叹息的是这白衣书生随为男儿生,但那精致的五官及其弹指可破的肌肤简直让无数女子都不由的羡慕。

    “没问题,请便。”

    打量的番后,周梦空心想: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容貌尽然不是女子,叹息番后才对着白衣书生道。

    这白衣书生在得到同意后便也坐了下来笑道:“在下苏白,敢问兄台之名!”

    “苏白,好名字,和苏兄你很配,在下周梦空!”

    周梦空回道。

    “周兄是否在心里想,如此容貌却不是女儿家实在是可惜了!”

    苏白这时好像看出了周梦空的想法,也不恼笑着道。

    “哈哈,确实可惜了!若苏兄是女子的话估计这酒楼中的人酒也不喝,书也不听就光盯着你人了!”

    周梦空见此也知道苏白是个不计小节之人,也不隐瞒开着玩笑将自己的真实想法直接说给他听。

    苏白笑,随即也开着玩笑道:“哦,这般说,倘若我是女子周兄是否也会不喝酒,不听书盯着我啊!”

    “哈哈,这倒不会!”

    周梦空笑,随即道。

    “哈哈,周兄没说实话!”

    苏白也是笑,随即脸不信道。

    周梦空见此知道苏白不信自己,随即笑着道:“觉对是实话,若苏兄是女子我当然得近水楼台先得月啊!哈哈!”

    苏白先是愣,随即才反应过来,打趣道:“不如在下打扮番,让周兄将我娶回家去!”

    “哈哈,苏兄好意,在下可受不起,心领了,心领了!”

    周梦空没想到苏白会这样来句连忙就笑道。

    这时暗处个白衣人蒙着脸盯着周梦空,手上出现柄匕首,眼中闪过道阴沉杀意。正准备出手夺取周梦空的性命之时,坐在离石台比较近的个身穿青衣,腰挂长剑,看起来有些气虚的青年将桌子上的酒摊子摔。顿时酒楼中有不少人被吓得跳,暗处正准备出手要周梦空命的岳军也吓跳以为自己被发现了!

    “奶奶的,这什么破酒,咦,这小姑娘长得挺漂亮的!”

    这时那青年破骂道,随即看到石台上那打竹板的姑娘,突然就向石台走了过去,走路时还摇晃显然是喝醉了。

    这醉酒青年的桌其余五人见此连忙就上去扶着他,生怕他给摔了。

    “小…小娘子,来陪本公子喝几杯,喝好了,本公子有赏!”

    青年摇晃的走到那打竹板的小姑娘的身前,手抓着她,就欲拉着走。

    “这位公子,你发了我孙女吧,老身求你了,老身给你下跪了!”

    那说书的老者见此连忙就拉着那喝醉了的青年跪地求饶道。

    那喝醉酒的青年还没动,另外五人其中个人就直接脚踹了过去将老者踹倒在地,吐了口痰骂道:“呸,老东西,我玄宗少宗主看上你孙女是你孙女的福气,你再敢胡搅蛮缠我就宰了你!”

    “玄宗,他们竟然是五大超级宗门之的玄宗弟子!”

    “是啊,看来这醉酒青年就是玄宗掌门之子刘无铭了!”

    “这女子惨了,传说刘无铭好色成性,玄宗不知道有多少女弟子被他给糟蹋了,但这刘无铭的父亲是玄宗掌门没人敢把他怎么样。”

    ……

    时间酒楼中是人都议论纷纷道,些准备出手的修炼之人也没了心思,玄宗谁敢轻易招惹。

    “爷爷,爷爷,你们这群坏蛋,你们把我爷爷怎么了!”

    那被喝醉酒的青年抓着的少女见自己的爷爷被脚踹在地上瞬间哭了,但任她如何骂,如何挣扎都没办法挣脱开那醉酒青年的手。

    时间,整个酒楼都将目光投向了这里。暗处的岳军见此知道好机会来了,现在所以人目光都在那对爷孙身上,自己杀周梦空击得手立马走人,在他们反应过来是自己已经影都没了,到时候能记下我气息的人就更少了。

    然而事情总是与想象的不同,岳军再次准备动手时,苏白直接将桌子上的酒杯朝那喝醉酒的青年砸过去喝道:“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这些人竟敢行此伤天害理之事!”

    苏白这喝,让酒楼中的目光又转移道周梦空这里来了,岳军顿时就怒,手下的动也停了下来,现在太多人看着了,难保不会有人认出自己,自己会暴露的机率太高。在心里暗暗骂了声苏白,随即不甘的继续找机会。

    “你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我玄宗的事情也敢管!”

    这时那醉酒青年伸手,隔空散发出惊人的力量将苏白仍向他的酒杯直接震成粉末,随即凶神恶煞的向苏白看去。

    醉酒青年也就是刘无铭这手让不少人都惊,没想到年纪轻轻的刘无铭竟然有如此深厚的修为。

    “哼,玄宗又如何,天下事天下人管着,你们强抢民女被我苏白碰见了我就要管管。”

    虽然见识到了刘无铭的厉害,但苏白点也不怕那醉酒青年,依旧是理直气壮道。

    那醉酒青年也就刘无铭看了苏白眼,随即大笑道:“哈哈,哪里的小白脸啊,这么好的脸蛋不是个女子可惜了,这要是个女子小爷定然好好陪你快活快活,小白脸今天小爷心情好不想和你计较,给我滚,不然宰了你,区区后天境九重也敢在这里呈英雄。”

    “哈哈,是啊!”

    刘无铭话落身旁的狗腿子立即就齐声配合的笑道。

    酒楼中的人也暗骂这苏白不知死活,个后天淬体境的人也敢在这呈英雄。

    “哼,后天九重又如何,天理召召,我还就管定了!”

    苏白将手中的扇子张,书生意气之中竟然夹着若有若无的霸气。

    “找死,你去把他给我宰了,区区后天淬体境敢挑衅玄宗。”

    刘无铭眼中出现道不耐烦的神色对着身旁个狗腿道。

    “是,少宗主!”

    那狗腿子连忙道,随即便拔出手中是剑步步走到苏白前面,剑刺过去道:“敢惹少宗主,小白脸给我去死吧!”

    修炼途先天与后天乃天差地别,后天淬体境从弱到强分为重到九重,先天化精境同样分到九重。但个先天重的人可以打百个后天九重。然而超级宗门的弟子修为最低的也是先天重,眼前这狗腿子便是先天五重远比先天重强,与苏白后天九重更是个天上个地上的差别。

    只见狗腿子剑夹着凌厉的气息向苏白刺去,苏白虽然是后天九重,但是刘无铭的狗腿子这剑就足以取他性命了。周梦空对苏白也算是见如故,抛开苏白不讲,以玄宗这群人的为就是苏白不出手相助,自己也会出手。

    “破!”

    周梦空知道自己在不出手苏白就要丧命了,将手中的碗直接就甩向那狗腿子的刺向苏白的剑。

    “嘭!”

    只见碗上的劲力直接将长剑折断,并将那狗腿子震飞出去,嘭的声砸在刘无铭的脚下,遭受如此大的撞击那狗腿子瞬间就晕了过去。

    “多谢周兄出手相助!”

    苏白好像早就知道周梦空会出手般脸上没有丝毫的意外之色,眼中的神色自始至终都没有过任何的变化,转身就对着周梦空道。

    “少来这套,我怎么发现我上你当了,你是不是早就料到我会出手啊!”

    周梦空见此就有些郁闷了,总觉得自己被苏白算计了!

    “嘿嘿!”

    苏白只是笑不说话!随即将扇子重新收了起了,退到周梦空身后去笑道“周兄,加油,我看好你!”

    “哼,小子你是那门那派的,敢管我玄宗的闲事!”

    刘无铭也不太傻见周梦空招便将自己这狗腿子震晕,如此年轻便能有此修为身后定然也有不小的势力,当即便开口呵斥道。

    周梦空见此也对苏白翻了个白眼随即才看着刘无铭匪里匪气道:“小爷太清门周梦空,你就是那个什么刘什么吧?现在给我把这姑娘放了,然后有多远滚多远,小爷就不跟你计较之前的事了。”

    “太清门!”

    “太清门,你看他穿着白衣,他是白照风的弟子。”

    “看来这次刘无铭踢到铁板了,白照风的弟子可都不是好对付的!”

    ……

    顿时就有人认出周梦空是白照风的弟子了。

    而刘无铭的眼色也变,随即语气也缓和了许多道:“周兄这般是否太过分了吧?我们同属超级宗门何必闹得不快呢?这样你给我个面子,大家交个朋友今日之事你别管,下次我请你喝酒如何?”

    “好啊,我就喜欢交朋友,既然刘兄这么说了我就交了刘兄这朋友,今日之事就当没看见,算是送刘兄的见面礼!”

    周梦空听随即就欢喜的笑道。

    那爷孙两本以为自己二人有救了,听周梦空的这话立即就绝望了。周围的人也阵叹息,不过他们也明白谁会傻到为了两个不相识的凡人去得罪玄宗呢!

    “哈哈,周兄果然豪气,来日请周兄喝酒,我们走,陪这小娘子去!”

    刘无铭对周梦空的回答没有丝毫的意外,用手在那打竹板的姑娘脸上摸了下大笑声道。

    “等等,刘兄别急着走啊,我还有话没说完呢?”

    见刘无铭准备走了周梦空这时又开口叫住了他。

    “周兄有何事啊,莫非……”

    刘无铭以为周梦空要反悔了脸色顿时变,回过头去眯着眼睛道。

    “诶,刘兄不要多想,在下说话从不反悔,只是我送了刘兄这么大的礼,刘兄不应该回下礼吗?”

    周梦空见刘无铭的反应哪能不知道他的想法,当即便道。

    “哦,这个好说,喽,我这有百枚金币全给周兄了!”

    刘无铭听脸色瞬间就变回去了,笑着从怀里掏出个钱袋直接扔给周梦空道。对于刘无铭来说百枚金币根本算不了什么,女人远比这个重要。

    周梦空伸手接过飞来的钱袋,抛了抛分量还不轻,心想这刘无铭还真有钱,这百枚金币足以个普通人过辈子了。

    “哈哈,周兄,在下够意气吧?这百枚金币足以找百这样姿色的妞了!”

    刘无铭见此又得意的笑道。

    周梦空听不着痕迹的将钱袋收了起来随即笑着道:“刘兄果真意气,不过我和刘兄样就看上这位打竹板的姑娘了,不知刘兄能否割爱啊!”

    刘无铭脸色顿时就变得铁青,他再傻现在也明白周梦空原来在耍自己,顿时就恼羞成怒道:“小子,你敢耍我,今天就是白照风在这里我也饶不了你!”

    “噌!”

    刘无铭说完直接将那打竹板的姑娘往旁边推,随即拔出背上的剑剑直接就向周梦空刺去。

    “三花聚顶人花境!”

    刘无铭出手周梦空立即就判断出他比自己要弱个境界,三花聚顶分为:人花,地花,天花三境。

    知道刘无铭比自己要弱个境界周梦空也不怕直接就拔剑硬接刘无铭这凌厉的剑。

    “噌!”

    两剑相碰在空中噌射出点点星火,两剑之间的碰撞力落在周围的桌子上瞬间桌子就被轰的粉碎。还好周围的人也早早的就躲到安全的地方去了,不然被这碰撞力击中怕是也不好受。

    “地花境!”

    这交手刘无铭这发现了周梦空的修为竟然比自己还要高层,惊讶之时免不了就会分神。

    见此,周梦空知道机会来了,手腕动,幻化出道剑花刺向刘无铭的手臂,刘无铭反应过来时只觉得眼前无数道剑花不知道如何挡才好,下秒就觉得手臂疼,手中的剑直接被周梦空给挑飞了。

    刘无铭见此知道自己不是周梦空的对手立即就想跑了,身体刚动,就被周梦空用剑抵在喉咙前。

    “刘兄,这是要去哪啊,我说的事情你现在想好了吧?”

    周梦空说着还故意将剑尖前进了丝威胁着道。

    “诶诶,周兄手可别抖啊,嘿嘿,周兄说笑了,周兄要什么都给你,小弟怎么敢不听呢?”

    被剑抵着喉咙刘无铭这下也不敢在狂了,连忙就赔笑道。

    “这就对了嘛!”

    周梦空笑,正准备收回自己抵在他喉咙前的剑。就在这时却变故突生刘无铭突然向前倒,脖子直接就穿过了周梦空手中的剑。

    “你……你……”

    刘无铭顿时就捂住自己的脖子看着不甘的看着周梦空,想说话却说不清,挣扎了下后便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啊,少宗主,少宗主,周梦空你杀了少宗主,宗主不会放过你的。”

    剩下的那四个狗腿子见此顿时就吓的脸色全无,七颠八倒的跑出来酒楼。

    “哼,周梦空,这下不用我出手了,我看你怎么办?”

    直隐藏在暗处岳军嘴角微翘,随即便悄悄的离开了,原来之前正是他见周梦空将剑抵在刘无铭喉咙前,便从远处隔空发出道力量击在刘无铭的后背,以至于刘无铭下直接扑到周梦空的剑上。

    在这酒楼中没有个人的修为超过了三花聚顶,以至于没有个人察觉到了岳军的出手。周梦空本人也是莫名其妙的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谁都没注意到在岳军离开后苏白看了眼之前岳军所隐藏的地方嘴角浮起道莫名的笑意。

    “嘶,玄宗掌门之子死了,大家都快跑啊!”

    而这时酒楼中的人也反应过来来了,不知道是谁喊了句,不管是修炼之人还是凡人都开始疯狂的往外跑,生怕被这事情牵连。

    泰!!请在线看: meinvmei222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