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金丹道最新章节 → 第二章 前往梅州

金丹道最 第二章 前往梅州

    第二章前往梅州

    “梦空,醒醒,你怎么又躺这石头上睡着了!”

    周梦空不知道睡了多久耳边突然传来道关怀的无奈声音。显然此人不是第次见到周梦空睡在这石头上了,从称呼和关怀的语气来说这人与周梦空的关系显然也很亲近。

    周梦空听到这声音缓缓的睁开眼,只见个身着与自己样的白袍青年正弯腰将自己在睡梦中撞落在地上的酒葫芦捡了起来,在他旁边站着个绿衣女子正挽着这白袍青年的手臂。这白袍青年见周梦空醒了将酒葫芦放在周梦空身旁随即温和的道:“快点起来,以后少喝点酒,喝酒就躺这石头上睡觉,好歹你也是我太清门天殿三弟子注意下形象。”

    “嘿嘿,大师兄你出关了,这次闭关肯定修为大增吧!”

    周梦空见到此人连忙就从石头上爬了起来拍着马屁道,心想这次糟了大师兄不会是真的来找自己麻烦吧。

    这人正是天殿殿主大弟子牧溪秋音和周梦空嘴里的大师兄,而他旁边的绿衣女子真是之前在这里折腾半天的秋音。

    “大师兄,就是这个臭三师兄欺负我,还让我给他捶腿!”

    这时旁的秋音还幸灾乐祸的煽风点火,简直是不坑死周梦空就不罢休。

    周梦空顿时就嘴角抽,在心里暗暗苦笑道:我靠,这丫的真记仇,不就是捶个腿吗?

    “好了,都别闹了,梦空师尊唤我们去天殿有事,岳军师弟已经在哪里师尊那等我们了。”

    这时牧溪脸上顿时出现严肃之色,对着周梦空道。

    “那我们快去天殿吧,别让二师兄个人等久了。”

    听这话周梦空立即就知道牧溪不打算追究自己戏耍秋音和在这里毫无形象睡觉的两件事了。

    “大师兄,你竟然不帮我,哼,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秋音见此顿时就嘴嘟,头扭踩了牧溪脚生气道。

    纵使牧溪脸严肃也只能无奈道:“好了,秋音等先见完师尊我们在好好收拾梦空好吧?”

    “臭三师兄,看等下大师兄替我不好好收拾你!”

    听到牧溪这话秋音才有俏脸笑对着周梦空道,随即拉着牧溪的手臂就走,还边像小孩赌气般道“大师兄,我们快走,让臭三师兄走到后面挨师尊的骂!”

    牧溪脸无奈的看了下周梦空,表示师弟啊,我觉对没重色轻师弟的意思,随后头也不回的就反拉着秋音跑了。

    “靠,鄙视!”

    见自己就这样被卖了,周梦空只能中指竖鄙视牧溪。随即也跟在二人身后去见养育了自己十八年的师尊。

    路上太清门中的弟子见到牧溪都恭敬喊着大师兄,牧溪身为天殿殿主大弟子同时在太清门中包括掌门脉都要以天殿弟子为尊其他弟子见到天殿弟子都要以师兄相称,所以牧溪也是整个太清门所有弟子的大师兄。

    很快三人便来到天殿大殿之中,此时殿内个与周梦空等人般的白袍青年早就在殿内候着,此人正是天殿殿主二弟子岳军。天殿脉包括殿主在内共五人除秋音外皆为白衣。

    “二师兄!”

    周梦空对岳军并没有多大的好感,岳军看起来就阴沉,再加上常年来以师兄的身份以及入门比自己早十数年修为也比自己高直欺压自己,要不是大师兄为人温和并且直护着自己的话说不定早被岳军给整死了。虽然心里百般不爽,但碍于门规也只能随口喊声师兄。

    “原来是三师弟啊,对师兄竟然如此懒散,真当是有大师兄护着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是吧?”

    岳军见周梦空连瞧都不瞧自己眼立即就怒道。

    殿内顿时升起莫名的气氛,眼看就要生起争议,就在这时道流光从四人眼前穿过直接朝殿内首座而去。最后落在殿主之位上化个中年汉子。

    “见过师尊!”

    见到这中年汉子四人眼看要起的争议便没了,皆是恭敬的对着首座上的中年汉子道。

    中年汉子袭白衣,身上散发着股飘逸之气仿若仙人般,往首座上坐整个人都散发着股不可冒犯的威严。这人正是太清门第高手天殿殿主白照风!

    白照风扫了众人眼最后停留在牧溪身上脸上出现丝喜意“不错,牧溪,你这次闭关果然没让为师失望,已经突破至五气大圆满了,以你的天赋十年之内便可步入金丹大道了!”

    “牧溪多谢师尊栽培,定当会早日踏入金丹大道!!”

    牧溪单膝跪下,眼神坚定的看着白照风道。

    “嗯,起来吧!”

    白照风对着牧溪道,随即目光落在周梦空三人身上立即就严肃的训斥道:“你们三个修为这段时间没什么进长啊,岳军你特别是你,你与牧溪同时拜入我门下,如今却还在三花聚顶天花境,看来是为师对你还不够严厉啊!”

    “徒儿该死,有负师尊的苦心栽培,请师尊责罚!”

    在白照风的威严之下,岳军不敢有丝毫反抗之下连忙就跪下脸惶恐的道。

    见到直欺凌自己的岳军如同老鼠见了猫般周梦空不由的就在旁幸灾乐祸起来,脸上不由的就出现笑意。

    “梦空,你笑什么,莫要以为你12年修炼到三花聚顶地花境就可以松懈,要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这时白照风又开始批评起周梦空起来了,不过语气却缓和了许多。

    “嘿嘿,师尊,徒儿定然警记师尊的话,断然不敢骄傲自满!”

    见师尊似乎没真的追究自己幸灾乐祸之事周梦空嘿嘿笑道。

    白照风见此摇摇头,颇有无奈之意的看了周梦空眼后才眼露担忧的神色道“你啊,这性格不吃点亏能记住师尊的话才怪了,好了,开始说正事,你们可知这次我唤你们来是为何?”

    四人没有人知道白照风为何唤他们来,时间都立在原地,见此牧溪上前步道:“见师尊眼中担忧的神色,这事定然与宗门有关。”

    白照风看了除牧溪外三人以及依旧跪在地上的岳军眼皆是无奈的摇摇头,随即才道:“我早就提醒你们四人多关注下修真界发生的事,每天就知道玩乐不思进长,牧溪虽在闭关不知外界之事却依旧能从为师眼中猜到二,再看看你们。”

    面对白照风的训斥三人全是立在原地不敢出声,就连古灵精怪的秋音在这发怒中的白照风面前老老实实。说到这白照风气的手摆随即才用缓和的语气道:“好了,不说这些了,为师这次唤你们来是因为梅州近日发生了件大事,这件事已经引起了仙魔妖三界派人潜入了我人界。冥界那边虽然没有任何动静,但也绝对有会参与进来。”

    “竟然引起了其他四界的注意,梅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师尊。”

    这时候敢说话的也就牧溪了,至于周梦空三人虽然也好奇是什么事竟然引起了整个修真界的注意,但刚刚被白照风训斥了顿哪敢在随便出声啊,只能乖乖的站在旁竖起耳朵听着。

    白照风沉了沉气,首次在四人面前露出从未有过的严肃和担忧,显然他接下来要说的这事很严重,让太清门第强者也不得不担忧。

    四人还从未见过自己师尊在自己等人面前流露过这般神态,不由的就跟着严肃起来,这时白照风的神色也逐渐的变得缓和起来手微微搭在首座上,开口道:“梅州传来消息天元决就隐藏在梅州青城,但天元决真的现世,五界将再度陷入混乱之中,恐怕又要有无数的金丹大能身陨道消了。”

    “嘶,师尊这天元决是什么啊?听起来好像是心法的样子,竟然会导致金丹大能都因此而陨落。”

    周梦空虽然来到这世界十八年了,但是在地球培养出不爱看书的他对修真界好多东西都不知道。只知道修炼途分:后天淬体,先天炼精,三花聚顶,五气朝元,金丹大道五大境界。金丹大道就是修炼之人的最高境界,这类人的修为通天已经称的上是真正的神仙了,所以又称之为金丹大能!自己师尊就是金丹大能者,至于在金丹大能者中有多强就不知道了,只知道是太清门第高手,太清门乃人界的超级宗门想来自己师尊在修真界中也是数数二的高手。

    白照风听到周梦空的话没有回答,神色变道:“这些你们不需要知道,你们只要知道它是本心法就行了,这次我唤你们来是打算派你们前往梅州青城,打探天元决的消息,记住你们此行将极为危险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这也算是对你们的历练,这四枚玉石都蕴含着我道力量遇到危险立即捏碎可帮你们度过危机。”

    白照风手翻四枚灵气充沛的玉石出现在手中,随即大手挥四枚玉石便各自飞到四人前面。

    牧溪率先伸出手去,玉石便自动飞到他的手上,接过玉石牧溪恭敬道:“弟子等此去梅州定不负师尊厚望。”

    虽然三人听到有性命之危不太想去,但大师兄领头做出了表率,又有师命不可违,周梦空三人也跟着伸出手接过自动飞到手上的玉石。

    白照风见此随即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不错,牧溪四人中你的修为最高又是大师兄,这次历练你要记得照顾好师弟师妹,特别是梦空他,还有掌门脉弟子已经先行了,这会估计快到青城了,你们到青城后可以与他们碰头。”

    “是,师尊!弟子定不会让他们出点事!”

    牧溪见白照风将如此重任交给自己性情温和且关怀师弟的他没有丝毫的就接下了这重担。

    周梦空见师尊特意嘱咐大师兄照顾自己,心里不由的暖,不过性情洒脱的他向不会流露出自己的真情流露,在心底默默的记性从小到底师尊和大师兄对自己的好。

    “嗯,岳军起来吧,你和牧溪都出去吧,今日天色以晚,明日你们四人就出发,至于梦空秋音你俩先留下,我有话和你们说。”

    白照风对牧溪满意的点点头,看了岳军眼,最后将目光停留在周梦空和秋音身上道。

    “二师弟,我们走吧!”

    牧溪听到白照风的话便伸手去扶跪了许久的岳军。

    岳军见到牧溪伸过来的手眼中顿时出现道的阴沉之色,不过闪即逝,任由牧溪的搀扶笑着道:“谢谢大师兄!”

    岳军就这样被牧溪搀扶着走出了大殿,出了大殿后岳军才推开牧溪的手笑着谢道:“多谢大师兄,我现在已经好多了,不用恼烦大师兄了!”

    “真的吗?”

    牧溪有些不放心的又问了句。

    “大师兄放心,真的没事,修炼之人,跪下算的了什么?”

    岳军心中已经开始不耐烦了,但脸上没有丝毫的显露反而笑的更真诚道。

    牧溪看岳军似乎是真的没事了,温和道“好吧,那我就先走了!”

    “嗯,大师兄慢走!”

    岳军恭敬的给牧溪行礼道,站在殿外看着牧溪越走越远的背影,脸上阴沉之色瞬间出现。此时的岳军心中全是不甘,委屈,埋怨,憎恨之意,岳军在心中疯狂的喊道:凭什么,凭什么师尊这么对我,周梦空和我同样是他捡回来的,为什么却如此偏爱他,我却不闻不问只知道责罚我,还有牧溪凭什么你天赋比我高,师尊喜欢你,小师妹也喜欢你,师尊你不公,小师妹你不公,周梦空,牧溪我定会让你们让你们付出代价。师尊小师妹我会让你知道谁才是最优秀的!

    岳军在心中将阴沉之意发泄番后狰狞的面孔逐渐压了下去,轻藐的看了眼高挂大殿门上的天殿两字,随即神色坚定的走了。

    殿内白照风等牧溪和岳军都离开后对着周梦空和秋音招了招手道:“你们到为师这里来,为师有话和你们说。”

    “是,师尊”

    “嘿嘿,终于可以不用那么严肃了!师尊真是的每次都弄得那么严肃,害得人家都不敢说话!”

    周梦空和秋音两人脸上喜知道这时候的师尊温和可亲不用在装严肃了,秋音更是欢喜的直接就跑过去抱着白照风的手臂埋怨道。

    “哈哈,在太清门还有敢欺负我家秋音的人啊!”

    白照风宠溺的摸了摸秋音的头,脸上全是欢喜之色道。在这刻白照风身上那金丹大能的气息完全隐匿了起来与普通人别无二样。

    “有啊,就是臭三师兄,从小到大就知道欺负我。今天还让我给她捶腿,捶了几个时辰我手都捶疼了!”

    秋音这时立即就抽出只手来指着旁无所事事的周梦空道。

    周梦空瞬间就愣,这好好的怎么告起自己的状来了,还是添油加醋,分钟都不到竟然说成了几个小时,尼玛这下死定了,这丫头以前也就跟掌门和大师兄告状,现在竟然告到师尊这了。

    “哈哈哈,有掌门师弟在梦空还敢欺负你啊!”

    白照风听顿时就笑道。

    提到掌门秋音立即就埋怨道“哼,我那臭爹爹还没师尊你对我好呢?见三师兄欺负我还笑,对三师兄对我这个亲女儿还要好!”

    “嘿嘿,臭爹爹不帮我,师尊你帮帮我呗,看他以后还欺不欺负我。”

    秋音随即话锋转小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切,小丫头说了半天不就是想让师尊惩罚我吗?早知道今天就让你给我多捶会腿!”

    周梦空听到这话说的在旁嘀咕了声道。

    “你看,你看,师尊臭三师兄又欺负我,还叫我小丫头!我不就比他小那么点点吗?”

    秋音听到这话立即就气的跺脚,拼命的摇着白照风的手臂。

    “哈哈,别摇了,别摇了,唉,我这近千岁的骨头都要给你摇散了,我给你做主行吧!”

    白照风哈哈笑,实在是受不了秋音不停的摇随即道。

    “啊,师尊……”

    “不许说话,你还好意思欺负秋音,秋音从小和你起长大,等你俩从梅州回来就让你和秋音完婚。”

    周梦空刚想辩驳,话还没说出口,白照风就严肃的呵斥道,说到让两人完婚时嘴角浮起道莫名的笑意。

    “啊!师尊,你没开玩笑吧,小师妹怎能嫁给弟子呢?请师尊收回成命,弟子断然不能娶小师妹为妻!”

    周梦空听到这话顿时就惊,虽然自己与秋音从小起长大关系很亲密,但是两人只是兄妹之情并无男女之情。再加上秋音与大师兄两情相悦自己自己怎能娶小师妹呢?

    “是啊,师尊我喜欢的是大师兄,怎么嫁给三师兄啊,在说了三师兄天天欺负我,我才不要嫁给他呢?”

    秋音听到白照风要讲自己嫁给三师兄也是惊连忙就向白照风求道。

    白照风神色顿时就不悦了道:“放肆,这是我与掌门师弟给你二人从小就定下了的婚约,梦空你虽未为师捡的,但为师却直视你为己出,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是你二人决定的。”

    “师尊待我如亲生,弟子铭记于心今生不敢忘,小师妹与大师兄两情相悦,让我娶小师妹,我实在做不到。”

    周梦空见白照风是真的发怒了,虽然心中极为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道。

    “哼,儒子不可教也!”

    白照风怒哼声,语气沉沉的说了句,随即大袖挥身化流光直接就离开了大殿。

    “三师兄,怎么办?这竟然是师尊和爹爹决定的!”

    秋音见白照风已经下定了决心,心里顿时就慌,将无助的目光投向同样不知所措的周梦空道。

    见此周梦空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也只能先平复下自己惊慌的心,想了想对着秋音安慰道:“小师妹,不用担心,成不成婚是我们的事,师尊和师叔他们再怎么想,只要反正我们只要打死都不成婚他们也没办法,到时候后我们最多受点罚,他们总不至于真的把我们打死吧!”

    “咦,好像有点道理耶,还是三师兄你聪明!”

    秋音听到周梦空的注意将手指放在嘴边想了想,随即觉得可行立即就个担忧之色道。

    “那是,你不看看你三师兄是谁?”

    难得听到秋音夸自己次,周梦空顿时就得意道。

    不过很快秋音就恢复了已经的任性双手插腰,怒气冲冲道:“不过臭三师兄竟然这么不想娶我,哼,我有这么难看吗,看我今天不收拾你。”

    说完秋音便脚向周梦空踹了过去,见此周梦空顿时就往旁边闪道:“我靠,小师妹我没说你难看啊!”

    “哼,我不管,反正我就是以为你说我难看了,接招!”

    秋音见自己偷袭落空,仓忙之间回了句任性的话,随即不管周梦空脸苦笑掌击去。

    周梦空听到这话顿时就阵苦笑,原来说自己说她长的丑,只是强行找个给她揍自己的理由。见秋音掌过来气势不弱,直接就掌迎上去。

    两掌相碰的瞬间,周梦空借着秋音的掌之力身体瞬间往后飘,拉开与秋音的距离直接就施展太清门上乘身法太清步开溜,同时还不忘气气秋音:“小师妹,拜拜!哈哈!”

    “啊啊啊!臭三师兄,气死我了,又被他给跑了!”

    秋音见周梦空施展身法跑了,虽然还想追上去,但她知道自己修为没周梦空高,加上她还没学会太清步根本就追不上。本来就因为追不上生闷气的她再听到周梦空得意的笑声立即就气暴走。

    周梦空回到自己住的院子后天已经彻底黑了,轮洁白的月亮高挂在黑幕之中,银光撒落在大地的每处。身体随即动,动熟练的做到窗口上,抬头望着窗外的天空喃喃道:“还好,还有故乡的月亮!”

    说着周梦空下意识就摸向自己腰间,将酒葫芦解下来欲图在这月色之下大醉场,倒了半天都没倒出半滴酒才想起白天的时候掉地上全流光了!

    “十八年,亦如梦场,难怪常言道:世事无常!谁又能想到自己会穿越到个全新的世界呢?”

    周梦空见酒没了便随手将酒葫芦甩,喃喃自语阵后便双手结出修炼手印直接在窗口上修炼起来。

    翌日!

    太清殿,首座之上个双鬓白发两眼尽是沧桑的男子看着牧溪等四人道:“你们此去定要多加小心。”

    “是,掌门!”

    牧溪,岳军,秋音,周梦空四人对着这个尽是沧桑的男子道,随即四人离开了太清殿。

    这双鬓白发之人正是太清门掌门秋无傷,太清门中凡是门中弟子离山都需要禀报掌门,得到掌门的许可方可下山,不然便是触犯门规。秋无傷开着四人离开眼中尽是担忧之色,不知为何他心中直隐隐有种危机,这危机感让他极为不安,看着牧溪四人在心中担忧道:唉,这修真界估计要乱了,我身为太清门掌门却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希望你们这次历练能够增强你们的实力将来我和白师弟不在了也能将这太清门撑下去。

    “臭爹爹,我走了!”

    就在四人刚出殿门时秋音突然转过头眼睛微红的喊道,身为秋无傷的女儿血缘关系让她更能感觉到秋无傷心中对自己此行的担忧。

    秋无傷见此没有说话,见秋无傷不说话秋音顿时就不开心了,朝着秋无傷吐舌甩了甩,随即才满意的回过头去。

    见此秋无傷顿时就阵无奈的苦笑,心中的担忧之意却也因此少了许多。

    四人在此行了掌门之后路直接往山下而去,到了山脚四人才停了下来,牧溪转身对着三人道:“这次去梅州的事情显然非常重要,我们要尽快到梅州与掌门脉弟子汇合才是。”

    说完牧溪随即便双手结印,手印在几番变化之后,牧溪连喝两声:幻,显!

    只见牧溪身后背的细剑瞬间就飞了出来,在空中幻化成座巨大的飞船随即落到地上。

    “幻化之术!大师兄你怎么会金丹大能者的幻化之术!”

    周梦空见牧溪这手立即就好奇的问道。修炼途,后天,先天,三花,五气四大境界的力量虽然远远不是凡人能比的,但终究还在凡人范畴之内。唯独踏入金丹大道后方才脱离凡人的范畴,各种神通手段,像牧溪的幻化之术以及白照风的身化流光皆属于神通,而神通必须是金丹大能才能施展的手段,所以见牧溪以五气大圆满的修为施展出来不由的就问道。

    “这是伪幻化之术,是师尊特意将幻化之术改造的只能幻化飞船,为了我们此行能快点到梅州。”

    “哼,师尊真偏心,都不教我!”

    这时秋音出来不平的埋怨道。

    “小师妹,不是师尊偏心,是这伪幻化之术虽然不是真幻化之术却也需要五气朝元大圆满才能施展出来,就算教了你你也施展不出。”

    牧溪摇了摇头,随即才接着道:“好了,都上飞船吧!我们要快点赶到梅州去,早到就可以早点和掌门脉汇合了解梅州青城的情况。”

    牧溪话刚落周梦空就施展身法率先向飞船冲去,秋音见此连忙也追了过去,嘴里喊道:“臭三师兄你快给我站住,我要第个上去。”

    “嘿嘿,小师妹不好意思啊,师兄没听到已经上来了!”

    周梦空装成没听见几息之间便出现在飞船上,随即转身笑嘻嘻的看着秋音道。

    “臭三师兄,明明就是故意的,看我上去不收拾你!”

    秋音本来因为没有第个上飞船而不开心,见周梦空还嘚瑟立即就怒气凶凶的道。

    牧溪早就见惯了两人的打闹无奈的摇摇头,随即对着旁的的岳军道:“二师弟,我们也上去吧!”

    说完牧溪也没等岳军开口回答便飞身越直接落在飞船之上,刚好比秋音快点到,随即笑着道:“秋音,你跑的太慢了!”

    “好啊,大师兄你也帮三师兄来欺负我,看我不把你块全给收拾了!”

    秋音见牧溪竟然也来取笑自己,顿时就气的小脚跺,挥起粉拳就直接向二人砸过去。

    岳军看着三人在起肆无忌惮的玩耍,总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师尊不公偏爱三人唯独不关心我,小师妹不公喜欢大师兄却不喜欢我。心中虽然极为不甘,但岳军表面却没有丝毫的表露。

    “等着瞧吧,我岳军发誓定会让你们所有人后悔。”

    岳军嘴角浮起道轻藐之意低喃道,同时眼中闪过道坚定的目光。随即才身形动,几息之后出现在飞船上

    “好了,好了,你们都别闹了,既然人全上来了,我们就出发了!”

    牧溪见岳军上来后便对着秋音和周梦空二人道。可二人像是没听见般,依旧是缠斗在起,牧溪见此只能无奈的摇摇头道:“那你们两个小心站稳了,我要控制飞船要起飞了!”

    说罢便手印结,飞船就缓缓开始离地,在离地的瞬间飞船剧烈的抖了下周梦空和秋音顿时就身体失横,差点没摔到起。

    随即飞船才平衡下来,瞬间冲入云层之间,离地面有万米之高。这时从未飞过如此之高的周梦空和秋音停下打闹二人则小心翼翼的靠到船边往下看。地面上的人变得和蚂蚁般大,房子还没拳头大,山峰大川也变的极小。

    “这么高掉下去肯定死定了!”

    秋音看着从飞船周围飘过的云,有点害怕的看着下面道。

    这时周梦空听到身旁秋音的话,脸上出现丝坏笑,只手悄然无息的伸到秋音后背去轻轻推。

    “啊,死三师兄敢吓我!”

    秋音顿时吓跳,拍了拍还惊魂未定上下起伏的胸口。

    “哈哈,这么胆小!”

    周梦空见此顿时就忍不住了,指着秋音破口大笑。

    秋音二话不说脚就向正在狂笑中的周梦空踢去,早有准备的周梦空顿时就往旁边闪。

    ……

    接下来毫无疑问又是场不死不休的“战斗”。飞船飞速的向梅州地界赶去,两人的声音直在云层中徘徊。

    !请!: meinvlu123  ()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