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灵空录最新章节 → 第十二章:洛阳高家

灵空录最 第十二章:洛阳高家

    第十二章:洛阳高家

    “什么东西?”她惊语。

    自为江南百姓人家,出生到此二十余载还为有离奇之事,晴天乃三界之外人物,虽不为神但也称的上历经几千年世外高人自然有些识天物的本事。此话多为疑虑叫他们好奇心高挑问得究竟。

    “你们可知为何人界武林会有些顶尖高手吗?”

    “这个我知道,自小习武定程度可如燕飞行功可烈火焚柴。”徐雪自由为人,出生西门家同蜀山等大派相熟了解甚多答解道。

    “对!凡人经六道自会轮回,而轮回之际天界就会撒星种在人体内,星种是种攒着微细灵力。只有凡人才会有星种,凡人的武学功法就是靠着丹田中的星种释放微弱灵力而发的。”

    “灵力?不是只有神仙才有吗?”小二问道。

    这可勾起了所有人的气氛,眼巴巴的盯着晴天。

    “非也!仙乃妖化神为仙化,修行几百年就会成精几千年就会成妖,妖正为仙神妖邪为魔。这也就是火云之巅的由来。六界定律。而凡人经修炼也可扩星种曾灵力得长寿修行。”

    “火云之巅?那魔尊明呢?她是妖吗?”木城说道。

    “明!她不是,它属于定灵与魔火体跨出六界,六界之外的本就三人而已,清风,白云子,明。六界归天管辖而他们三个比天还早!明本是天地未开时的处火焰历经万年得定灵之力化为人型后接管魔族现成如今圣尊。”

    “讲了这么多我们都有星种那这些和小女有何关联吗?怎会上天给小女也不是星种吗?”烟雨奇怪的问,云里雾里的她看着木城,他怀疑着木城年纪轻轻本也是凡人为何懂得施法术。

    “灵魂缝隙间夹着颗星,常人如此但你只要颗星没有灵魂,你的星种可是常人的百倍,星种中还有根细长的水流,那水流原是天界天河的丝灵水。”

    “天!怎么可能这么离奇?从小到大似乎未感应有什么特别。”

    世间太多离奇的事,这个角度看并非有什么奇怪,比如眼前这少年已经存世间三千余年了,身旁两位奇遇天地难寻更何况体内的定灵力是自然中生成源源不断更是永保青春长生不老。

    晴天看着烟雨惊讶的表情继续说着:“凡人也可修仙但是定需要积攒足够的灵力,活着选择个灵力充沛的地方靠外力延寿靠灵力练术,武林中很多大派已经达到地仙级别,天山蜀山蓬莱等..靠着强大的灵气培养差不多个几百年便可以翱翔天地。”

    他眼中略带泪光想必是想起自己修行时的日子,想起清风甚多想念别已百年未见师父也不未尽孝道。此番寻灵路万难千险经历人生世事缺不知自己求何,面对心仪之人伴于他人旁失落无比想到自己众人天下还硬撑到底。大善不亚于小二可怜的孩子可怜到没有个人舍身触地的为他着想。他继续讲道,虽然哽咽了下但还是咬牙挺了过去。

    “也许,高老爷就是在强行修仙,吸取你的灵力补充自己。不过我也......”

    此话刚出口,他吃惊,突然想起了什么,瞳孔变的很大大叫声“不好”阵青烟不见了踪影。

    众人不知他去踪,暮色降临不敢远去,故在前方破庙里升起了火等他回来。

    这漫漫长夜,四人绕着火堆吃着刚刚烤熟的东西聊着天。

    徐雪叹了口气念叨着:“其实晴天也挺不容易的,几千年了都是个人。”

    小二听着也应着同样的语气说道:“嗯!晴天前辈这路保护着我们还没有对他道谢呢!”

    他俩人摸不着头脑,心想方才之言几千年之类的话语惊悚万分,那少年虽本领高超但怎么可能过千寿命。

    她问道:“你们...真的是神仙吗?”

    此刻听到凡人这样问题徐雪噗嗤声笑了出来。

    “非也、神仙是天上的,妖魔是地上的但我们不是妖魔也不是神仙,不归天地管辖。”小二自白衣后修行已百年,灵力也可以收放自如,也慢慢懂了这其灵天怪的故事规矩将给他们听。

    “那你们是灵?”木城说道。

    “对,就是拥有灵力的自由人,凡人归天地所管,所以修仙后会被天界纳用,不愿纳用的就成了妖,而妖就会被天界所针对追捕走头无路了就会投靠魔族。天地灵力除了神与妖还有鬼和灵。鬼便是人的灵魂较低的灵力体而灵就是我们。这世上本有五颗灵,我们是灵的载体晴天也是。”

    “因为我是和晴天是清风的徒弟,他是白云子的徒弟。”徐雪嘻嘻笑道。

    “这个我听过,两位比天还大的高人。还没有天之前就有他们了。”他遍数着手指遍念叨:“二三四还差个呢?”

    “这个嘛,我们也在寻找。清风前辈所托的不知道为何但是应该自由他的道理。嗯!我们已经跋山涉水百多年了还是未曾有相关的消息。”

    “哥哥无需急躁,烟雨逃过劫难我们同前往寻之,人多力量大。”他害羞的摸着头,趁着烛光微微亮几人哈哈笑了起来,年轻人在起聊得甚是开阔。从****直聊到大汉,人神故事。

    木城豁然开朗,这辈子也不会想到能与这样的人物坐在起聊天,这地位三界谁不敬仰?谁不高看?他突然笑了,小道的第盏笑容,放掉了许多包袱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眼前的这位是白衣,天山掌门大善圣人,与蓬莱的吴天齐名,又是白云子的弟子,却如此礼貌谦卑彬彬有礼真是可敬,这位是紫阁林之人脚踏西凤少女她师父清风连天都有敬畏于她。此情此景让二人难忘终生怎么也报答不到这恩情。他心想自己终于有救了,然后想到晴天,刚刚所用难道是瞬风决?自己又陷入了番沉思。

    夜已三更晴天还是没有回来在他身上根本不会考虑路程问题,瞬风决的脚力即使千里也是转瞬及到可为何迟迟不归,徐雪显然有些担心其他人都睡了过去,看见徐雪起身小二也醒了过来,他明白徐雪对晴天的感情自己也对晴天有着百年的友谊可是他怎么也琢磨不透以晴天的能耐三界之内没有几个是他的对手为何几个时辰还为归来。

    “雪儿,你在这看着,我去高家看看!”小二说道。

    “公子!”她还没等说出被小二打断了“没事的。”

    这温柔的男人声让她对小二产生了另种看法,他已经不是那个单薄身娇里气的公子哥,现在的他已经成了曾经驰骋天地的大英雄,她只好应了声。

    随着来时的小路越走越奇怪,谁的脚印?定不会是晴天的因为他是瞬间穿梭移动不会走路或飞行。那是谁的?他越走越奇怪,脚印到此为止,前面两颗弯数,树旁大牌坊三个金灿大字(灵阁)

    这是什么个东西,牌坊旁束光成方形状,可以越人。八成是处门,他走进用手摸着突然门中缕金光闪的双眼疼痛。

    小二缓缓张开眼睛,处风景如画中仙境,农商演安居祥和,白衣随风飘动微风打乱了发丝,他震惊的两眼看到这幕呆呆的站在那里!这是他向往的世界,淳朴无恨,百姓安居乐业没有战乱没有天灾。门中景色真实的罩着他,突然他露出微笑步步靠近如画般的世界。

    “小伙子,你从哪里来啊?”句问候打住了他的脚步,回望不远处位破衣烂衫的弄老人背着锄头洋溢的笑容透过清澈的阳光显得雨后午间格外撩人。

    小二折上扇子走了过去,见老农深深鞠了个躬回道:“大爷,这是哪里?我刚刚到洛阳来。”

    “,敢问君伴有几何,风雨似海仇。”老农的这句话让他呆住半晌,风雨不同舟那就是定灵的意思,晴天于他有何渊源之后会怎么样他心里也发触,回想着当初初次见面时候的样子和路上的磕碰和晴天对徐雪的感情。

    “呦呦呦,这不是赵公子嘛,江南第风流才子,举止优雅文临天下,怪不得大家都这么喜欢你!伟人英雄善将军!”

    这是怎么回事?说话的是....晴天!他怎么了?眼睛是红色的,身黑袍带着帽子,连灵力都充满了火光,这样子语气好怪。

    “晴天!你怎么在这,我见你夜深不归变出来找你,你怎么换了行头?眼睛怎么了!”

    他知道有些反常问着,想着这里所有事情都不对劲,进来扇门就来到了这个地方,先是自己最喜欢的环境又是奇怪的老人现在晴天也这样反常,他百思不得其解。

    束光飞向他,红光后带着利剑,嗖下快如闪电无法闪避。剑到眼前他仅闭着双眼,剑风打乱了他的头发,清楚的感觉这股力量熟悉的陌生,他张开眼睛只见眼前这幕大吃惊,熟悉的香气瞬风决的味道,眼前蓝色宝剑,拿剑的是晴天。

    这攻击的速度即刻就可以要了他的命,即使水定灵在强也挡不住这么快的冲击。他为只是何指着他,却不下手!

    “呵”声轻笑。“你难道不知道我为何在这嘛?哦!对你不知道,你回去问问那个对你爱慕万千的徐姑娘。”

    “你在说什么呢?快跟我回去别再闹了。”

    “我跟你闹?谁在跟我闹呢?上天嘛?赵公子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是点没变啊,呆傻到我都不忍心杀你。”

    “你怎么了晴天?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剑尖在转动,小二纵身跃,跳到百米高处躲开了锋利要命的攻击,他此刻管不了这么多个劲的闪躲,见晴天好不留情每招每式都是直打要害,他知道自己不是晴天的对手,也躲不过瞬风决的速度追击,好在有个定灵之力可以用之抗衡。他挥动双手层水层将他圈起形成道水的结节。

    束两束多束晴天分身六个,手持长剑绕着小二。动六动速度之快,空中留着道青烟和烈火烧后的痕迹。长剑碰到水面之上被弹开火也被熄灭,不过远远抵不过再次燃起,换成横壮向下,两人僵持许久小二早已精疲力尽。

    突然见晴天邪笑声再次用力劈向他,他用水又次的挡住了攻击,不料铛声响,结节碎了,长剑指着他的背上,原来这个是分身主体根本没有出现直在小二背后却不被发觉,晴天实力果然惊人。

    “赵大善人。”

    小二没有说话,静的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对他而言死亡不惧只是不清楚这切都是为什么,听见晴天叫自己名字,这声音陌生的好似从未见过,朝夕百年情谊怎么会说变就变,晴天乃清风高徒灵界数二的人物,单纯无暇的他怎么会变的如此狠毒邪恶。

    “嗖”见晴天收起长剑转到自己面前。

    红色的眼睛里看不到自己的样子,血光满面副魔态。

    “你这是怎么了....”他还是直不敢相信昔日阳光少年如此模样。

    “过去了就过去了,你还是好自为之吧。”他缓缓转身,黑色长袍拖地,漫步于田野间。

    顿时,田野化为条通长大道,道旁直溜溜的排梧桐树,农忙化冬,凌烈的寒风吹打着干枯的梧桐,路牙上淅淅沥沥的几块旧雪渍,高挑黑色的背影渐行渐远。直向前不回望,可见到呼吸的哈气,阵寒风吹散了白色气体也吹动了衣衫。

    他最终也没有杀他,也不讲什么缘由,切如梦境,小二看着他走远直到无踪影。

    眼睛晃,金灿灿的门洞里传来了灵光,他迈步向前跨出门外,梦境归原,夜深三更扇翻着金光的门。

    他再次踏了进去,迎面老伯景象如。刚刚所有的事情又从头来过,繁盛的农景,慈善的老伯,可怕的晴天。

    ,请 gegegengxin ()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