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灵空录最新章节 → 第八章:小二身世

灵空录最 第八章:小二身世

    “公子,公子你没事吧”徐雪搀扶着小二道。

    还未知其因,就被被那个大东西震到坐在了地上。看着吴天的惊慌之情,不禁猜想到这怪物定是那传说中的厉害家伙。无论是谁都迟迟不敢靠近半步。

    “那就是传说中的“锡”?”明看着吴天不免有些慌乱。“真是大开眼界”

    吴天见连明这样三界数数二的高手都有畏惧之意心里更是没了底,本是以为定灵之力可以压制锡,现在看来。水系定灵根本不在塔底,而明身上的定灵为火系,与雷系相同只有攻击之力,如果真动起手来,还不是毁灭性的,可是这水系定灵又在何处呢?如果这次定灵重现是水系召唤的话,那就是说即将开启定灵连珠之景,世界将又突来场浩劫。难道?难道师傅所说的浩劫是真的?师傅托梦道:“水定重现,必将牵动苍生。”

    这到底是谁的阴谋。是否和前几日到访蓬莱的黑衣女子有关?不是明,又谁有这般能耐破我结界?吴天陷入阵沉思。

    “吴天,那个就是...可是定灵呢?”明问道。

    “我也不知,那东西咱们还是别碰,赶快找出口,我不能连累这些孩子。”

    水定灵的确在这塔底,但这兽非人,不可能是个怪物的居心重现定灵的。

    “连你也不知这定灵的秘密?”明问道。

    “我只知道定灵分系之说。其他的我并不知。”吴天回答道

    “分系!”小二颇为好奇插了句嘴

    “对!定灵为五色奇石珠子,天地未开之际便已经有定灵的雏形,定灵共五颗分别为,风,雨,雷,火,土。而火系的定灵就在圣尊那里”

    “没错,火定灵的确在本尊身上,神力早已为我所用,加上本尊万千年的道行,方可在魔界称王!”明解释道。

    原来如此,小二极为吃惊心中暗道:“这****竟是万魔首领,怪不得如此厉害,可是?我又是谁?”小二自知深陷险境,怕是没了机会在听到自己的身世他问道:“吴圣人,我是谁?我漂洋过海就是想知道自己的身世!”

    吴天见小二如此坦诚,叹息着,他似乎不愿透露,又想想当下之景,便已无顾虑。

    “世间之事皆为巧妙,千年前有位圣人身穿白衣游历世间,助人为己任,救苍生为执念,人称白衣圣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公子正是那白衣圣人的灵魂载体!”

    果然如西门风之言小二就是出现紫阁林的白衣圣人,“何为载体?”他好奇问道!

    “所谓载体就是魂魄或者力量的容纳器,比如圣尊体内有着火系定灵圣尊也可以说是种载体,而圣尊所载的是灵物,公子所载的是灵魂,也就是白衣圣人的性格,品行等...公子本是俞洲赵家人士,单名个佳字,公子上有兄长所以都称公子为小二,后因公子行事诡异江湖人赵小二,公子出生贵族,自然风度翩翩!”

    此话入耳他内心极为牵强,心中不免惊讶心想:“我有家,我还有兄长,可是为何我记事之时却不在俞洲,毫不记得点滴的事情。他回头问道:“为何我都记起不来了?记忆开始,我已经成人,而且十多年过去了点老得迹象都没有?”面色来看他并不喜欢这个称号,也不希望自己身体同他人共用,载体之事为命数,逃不掉可是他确实不想屈服于天命,此般机遇可称长生之境,他却不曾动过丝心情。

    吴天见小二差异的神情连忙解释道:“说来话长,十六年前,俞洲瘟疫,民不聊生。整个俞洲城陷入场史前浩劫,各路仙人纷纷来助却无对策,白衣圣人闻风骑鹰驾临见俞洲之景实为痛心,他乞天寻法,吴某与白衣生前挚交,便练得丹药赠与他,望祝他臂之力,但这丹药要有灵力为引子,俞洲百姓多为凡人并没有丝灵力,白衣怜惜苍生,将自己所有之灵力和我的丹药化漫天雨,救了这俞洲百姓!可你们赵家骨骼奇特血液逆行之,丹药完全不起任何用,你爹娘兄长早已惨死瘟疫之中,当时你也奄奄息,我本想将你带回蓬莱可是却远远来不及,白衣与你都患重症。我必须找个仙气极高的地方为你们疗伤,俞洲隔百里水路便达水镇,水镇依山傍水仙气十足,以我的脚力要半天时间方可抵达水镇,正在我努力带着你们赴向水镇之时,阵清风将你我卷走半柱香的功夫便到了水镇,是清风前辈助了我们,清风前辈称欠白衣个人情具体什么我却不知,清风前辈将我们安顿到个茶楼里便无踪迹,之后我为你二人用真气叙命却不料白衣阻止了我,称自己已经无力回天,我痛泣许久,此时你也危在旦夕于是我便出了不知是对是错的决定,将白衣与你化为体同生共济,我将白衣灵魂取出渡在了你的身上,因此你承继了白衣的相貌,性格,品行,也可以说你就是全新的白衣,因为渡灵你失去了所有记忆,我将你安顿到个祥和的村子希望你以后不问世事,可世间造化这不你又寻我而来了。”

    吴天为何人?大圣人蓬莱领袖话绝不为虚。他解水火救苍生与白衣有此交情并不为怪,不过白衣生性善良为助人圆满为此任,也绝不夸张。正是英年断送自己却是天地之善。

    “圣人大恩,在下没齿难忘。”小二模糊的听的明白,连忙跪地叩首道谢。

    “公子不必多理,白衣与我的感情天地通晓,不料世事弄人。”吴天长叹着,世人传闻吴天自大独行,而今得见却不已真感,和蔼至亲,同为圣人在遇谁料而此光景,何况不知不觉的就身处了险境之中。

    他动不动,时间还接受不了自己的身世,许久他恍然大悟,曾经在水镇,总觉得那茶楼如此熟悉,遇到的人也如此熟悉,原来我的残缺记忆都是白衣,与雪儿的渊源也是白衣前辈的。

    “哈哈哈...吴天,你说的可是世间传闻的活菩萨白衣嘛?”明大笑,连明也识得,可见吴天并没有夸张。

    “圣尊,正是!”吴天回道。

    “虽不得见,但是早有耳闻,同你齐名圣人,天山派创始掌门!唉,不过好人命短吧!”明侃侃说道。

    此话入耳别提有多震惊,所有人望着他,只有婉儿的神色却不为慌乱,天山派乃天下之大派,数万弟子,天山乃通天之山,与蓬莱可比拟,仙灵之地,万灵之柱,成大派救万民。

    天山地杰人灵,仙道神居,它称为第名山阐教,无山敢喧。

    “真的是?公子....真的是你。”这时面前的徐雪突然热泪盈眶“梦里的不是梦是真的,相公!”徐雪大喊着,见众人面目狰狞。

    “雪儿!这到底怎么回事?”小二转身面对着徐雪好奇心涌于心头喃喃问道。

    “自从服下你给的灵药之后,便做了个梦,开始只是片段,后来越来越真实,梦里面我叫你相公,你叫我娘子,我们居住片山林之中快活似神仙。你画画我诗,你练剑我抚琴。可好景不长,初冬的****回来就面色极为反常,好像有什么心事,突然你转身抱住我,道之其因,我知道所有关系到天下安慰之事你都不会袖手旁观。我选择不了英雄的去踪,我只能等待,而这等就是三年,三年之寒令我身患重病没等到你便去世了,那时候我年芳二十二。

    临死前我更是不甘心就此发下了毒誓并有死神交换自己来世,只要下辈子还能见到你,下辈子甘愿还是命结到二十二岁。

    后来从我很小的时候就身患重病是西门风直给我寿命帮我撑到遇到你,天无绝人之处,公子给我灵药加上紫阁林的细心照顾调养我方才摆脱了上辈子许下的厄运。”

    细细的将经历道出,众人围着她成圈状,安静听故事。

    徐雪泪泣,或是痛楚或是开心。心中之事梦里的答案可能是她两年来直期盼的结果,眼前毫尺之距这风度偏偏见倾心的男人与自己前缘再续甚是快感,而此景着时有些顾虑,大患初愈有临灾劫,她自己心中悲愤,看着小二熟悉的面孔边叹息边流泪。

    他轻动衣袖将她半搂搂入怀中,不做言语。因为他知道即使我怎么偿还也弥补不了那世的辜负。

    目光全转移这对爱人身上,众人叹息这姻缘,婉儿看着徐雪动不动,她太了解小二品行,这龙船里西门府上的大小姐就这么轻易的敲打着自己的内心,她时不时看着小二貌似有些话要说可怎么也说不出来,轻轻的闭上眼睛口口深呼吸着。

    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幻境或真实,不过这里的空气新鲜的让人陶醉,阳光打在河岸股股泥土的清香,柔软的风吹着每个人的衣袖,浮动着每个人的心情。

    世间之情溢于言表,却由心而生,情字兆头天无相对何况是届凡人于个正值的圣人。

    泰!!请在线看: meinvmei222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