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灵空录最新章节 → 第四章:遇见

灵空录最 第四章:遇见

    天边彩虹,紫色的竹林水烟缭绕,处处鸟叫兽鸣,阵阵花香,顺着竹木房间看去条幽静小路,路两侧种满了月季,红蓝黄色众多颜色,路面清石所制格外平整,路旁不远处矗立颗白色玉石石头上刻满了书法字画,屋子里也是墙面挂满了字字画画把金色配剑,桌子束灵光茂盛所有草木都布满了灵气,活灵活现,仙气聚灵,屋子里阵传话荡便了整片竹林。

    “这是哪里?”西门雪翻身问道。

    “徐姑娘,你身子很虚莫要起身,多多休息才是。”

    是那个西门府神秘的青衣男子。

    “青衣男子?是你救了我?赵公子...赵公子”西门雪缓缓起身,望向男子,又看着自己身上,突然大叫:“你?....我的衣服?谁换的我的衣服...”

    男子背对着她,轻声笑:“哦!姑娘浑身血迹,是我徒儿帮姑娘换的衣服拿去洗了,赵公子已经安顿好了,此事因我而起我自不会做事不理。”

    “难道你是?清风前辈...”西门雪面带吃惊之意,又揣测怀疑意。

    “姑娘不便多虑,姑娘桌子上那碗汤趁热喝了便是,姑娘身患命劫,那碗汤乃灵药是赵公子托我交予你的,姑娘喝下再在我这竹林里修养些时日便可化除命劫。”

    “前辈.....赵公子可无碍?”西门雪面带急意,她看着面前这背影万分敬畏,语速极为不整,可又心系赵小二可见这姑娘对赵小二之情深之又深。

    “姑娘对赵公子之情如此之深,真是姻缘世人人不世啊!赵公子我已经送他到了安全之地,天让你们相隔,我也无能为力,不过有缘自当相见...喝了这碗汤吧,我会叫我徒弟来照顾你。”

    说完缕青烟,人瞬间不知所向,这般手段瞬间移动怕是除了清风这世界再无他人,哪怕大罗神仙也不得做到!再次验证了这人就是清风,亿万人敬仰的前辈,徐雪颤颤悠悠的下床,被刚才情景在次吓到,虽说这当年的大小姐腰缠万贯也结实许多武林中人可毕竟还是凡人这般本领可真是见了活神仙,心中不免忐忑不安。她坐在凳子上发呆,手指颠颤,她下定了决心拿起这碗汤,紧闭双眼口气便饮下肚来。突然倍感头痛,犹如万般刀绞,她控制不住自己大喊起来,正在这临危晕倒之际身影抱住了她。

    “喂!你怎么了!喂....”是个男子也是身青色道袍,袍子上简简单单个字(风)高瘦身段,红褐色短发不弯不直,圆脸大眼睛皮肤又嫩滑白盏,五官精致无比,可爱至极。

    此时徐雪已经昏了过去,男子将她扶到床上,男子坐在床边双手扣拢杵着下巴目不转盯的看着眼前这陌生的人,这可能是他见过的第个女人,而去这娇容哪怕天仙也有所不及。

    徐雪昏昏睡睡中好像做了个梦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她与名白衣男子手牵手走在大街上,她喊男子相公,很显然他们很甜蜜,他们相拥着,突然天色大暗,男子突然飞走了,她自然的伸出手去抓,男子又回头看了她眼,令她身冷汗,这面容.....是.....赵公子!

    小二微笑向吟出几句诗来“白衣凌然飞,佳人似海盼归。思佳人,百合蔷薇。”

    徐雪被长梦吓醒,且更为吃惊的是,眼前这怎么冒出个小伙子,她还紧紧的抓着小伙子的手,她立刻松开藏到了被窝里害羞不已。

    “喂!姑娘,你这是怎么了?占了我的便宜还害羞?”男子扒开被子问道。

    “啊!啊...”她狂叫。“你走开....你是谁怎么在我房间里!”徐雪害羞问道。

    “我呀!我是这房子的主人耶!你问我是谁?你这小姑娘,要不是我师傅叫我来照顾你,我才懒得理你呢?还让你睡在我床上?开什么玩笑!”男子双手背后在屋子走来走去,并且个劲的抱怨。

    “哦,你就是清风前辈的徒弟”徐雪脑袋慢慢的探了出来,二人双目对视徐雪惊半晌未有声响,两人喘息声在屋子盘旋,徐雪心道:“天底下还有这般俊俏的面容,五官惟妙惟肖,真是可爱。”

    “小...小弟弟,你是....清风前辈...的徒弟,在下失礼了!”徐雪吞吞吐吐,不知怎么面对着俊俏少年。

    “啊?小弟弟,你撑死也就20多岁嘛!小爷我比你大了三千岁?你竟称我小弟弟...”男子很嚣张的说道“我当然是清风的徒弟我师傅他老人家就我个徒弟,”

    “哦!啊?”她突然晃过神来,“你是你师傅唯的徒弟?”你惊讶问道,

    “没错啊!就我个徒弟啊!”男子自豪的拍着胸脯道。

    “那...那是你帮我换的衣服?”徐雪蒙上被子嵌开条缝隙,眼珠不断转悠看着他。

    “对啊!你那身血的衣服还是我帮你洗的呢!”男子得意说道。

    “啊!啊!色狼!”把抓起枕头扔向男子“你师傅没教育过你什么是男人,什么是女人吗?”徐雪不知所措心想这哪来混小子,这可怎么办。

    男子虽不荒忙也不吵闹,平平静静道:“师傅自然教过我,对呀!我看见了你和我的身体有所不同”

    “你...你给我出去..你个混蛋,色狼!啊啊...滚..”徐雪大叫,心想这小鬼看见了身体,或许还触碰到了,怎么办?既已经倾心于赵公子可第个见这玉洁只身女儿身是这个小鬼,心中百般矛盾,身子缩成团。

    “书上不是讲,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吗?你干嘛这么小气,我不给你换还是我师傅老人家给你换不成?你这丫头可真不明事理。”男子头头有理的反驳着。

    “你滚蛋!!你这叫小结吗?滚蛋....”徐雪嘶喊着。

    男子是在拿她没有办法,便出了门去,他边走边抱怨“真是,唉...”

    见男子出门,徐雪的心情慢慢沉淀下来,开始琢磨着刚才的梦,想到西门风因神药所至,唤生之忆。而自己不过二十余载,她顿时恍然大悟!难道这梦是前世的记忆?也难怪见到赵公子时似曾相识,她呆呆躺在床上轻轻闭上双眼,

    此时已是正午,阳光笼罩着片竹海,清散着泥土的清香,徐雪慢慢起了床,梳洗过后便坐在椅子上发呆!束阳光射进屋子里,黑色泛黄的头发披肩女子风华气息为这竹林添加了番色彩。

    男子提着午餐逛逛悠悠回到屋子,“你醒啦,来来来,吃饭,烧鸡、还有白米饭、还有小油菜、趁热吃吧”

    “你怎么又回来了色鬼!赶紧出去。”徐雪见到这小鬼就气不打处来,紧着道言。

    “你把饭吃了,我在你旁边看着,会我还要洗碗呢!”男子似乎并为生气,很高兴的看见她,很喜欢这种甜蜜的被骂。

    “那你去门口,我不想见到你。”徐雪背对着他,心理其实也不算很是生气,可是面子上呢?毕竟是贞烈少女,嘴上自然不饶人。

    “好,你吃吧!吃好了叫我”男子转过身蹲在门口,扔着石子哼着小曲。

    真是个活泼可爱的小鬼,徐雪心想想着噗哧声笑了出来。“喂,你笑什么?”男子问道。

    “没有你的事,小鬼!你叫什么名字?”徐雪语气略有些好转问道。

    “我呀!我没名没姓,师傅叫我晴天,希望我这生都是晴天。”晴天得意的说道,可见这清风前辈甚是疼爱这小子。

    “我姓徐,单名个雪字,别,丫头丫头的叫我!”徐雪调侃道。

    “徐徐风雪,朗朗晴天!好名字”晴天哈哈大笑

    “谁要把我名字和你放在块”徐雪赌气道。

    “徐雪,你是不是在人间长大,那里好玩吗?”想这小鬼三千年未出过着紫阁林,也到怜之,每日摘花养草,读天文、识地理、画江山、弹古韵。功法之乃清风传道自然不必多言。这世间除了他师傅怕是没有谁是这小鬼的对手。

    四百载时,见天飞白虎,出于好奇便颗石子便将其打落,后来成了他的座骥,这白虎就是镇守西方白虎灵兽之子,对天羽的白色老虎,可见这小鬼能耐如此之深。

    “嗯,怎么说呢?人间嘛有情,有爱,还有喜欢的人。”徐雪洋溢的笑了笑“好啦!我吃完了。”她擦着嘴尖笑的很甜,想到小二便已羞遍全身。

    晴天收拾下,阵青烟便消失不见,这下让徐雪呆住,心想这是清风前辈的瞬间移动?.....这小鬼居然也用得....脑袋的思路还没整理,又阵青烟晴天站在她面前,手里捧着水果和茶水,放在桌子放又出去了!她惊叹不已,无法描绘此时心情,果真高手都隐居于世。

    徐雪人发呆,看着窗外想着自己刚刚经历过的事情伤心也是难免,不知不觉中泪水已经打湿了眼眶。

    而这晴天却因莫名女子的突然出现开心着,整日无事做,除了为这徐大小姐煮饭就是为这小姐熬药整天忙来忙去,他这日子确是增添了不少色彩。

    已过三更天,晴天带着下午的成果走到了房间,“徐雪,来来来...尝尝这点心!我给你做了下午,猜你就饿了,尝尝...”

    “这么晚了你来干嘛?放那吧!我要睡觉了”徐雪撇了他眼回到了床上,晴天拿出来块点心跑道徐雪跟前,“吃口嘛,就吃口。”徐雪见着可爱样子噗哧声笑了出来,“好吧!本小姐赏你个脸!”说完便接了过来用口抿了抿称赞道“好甜啊,这草莓产地距之千里,你就为了口点心跑了那么远?”徐雪惊叹!

    “个跟头的事,没关系,你喜欢就好!”晴天傻笑着“那盒子里还有葡萄的、芒果的、你每个都尝尝,你要是喜欢呢?我每天都做给你吃。”

    “好吧,不过本小姐要睡觉啦!你可以出去了”徐雪心里美滋滋的说道,总是觉得和这小鬼格外亲切,和他可以任性妄为,而他定不会生她的气。

    “我也睡觉啊!这我的房间耶,我当然要在屋子里睡啊”晴天争辩着,徐雪手指着晴天大声道“这是我的房间,这是我的床,你想睡这,我睡哪?清风前辈让你照顾我你就是这么照顾我的吗!”徐雪蛮横不讲理,顾是多词。

    “我说你这丫头这么任性呢?不行人半,你往里点。”晴天推着徐雪忘床里面挪动。

    “啊!你知不知道什么是男女授受不亲啊,你刚才又碰到我了,你要在占我便宜,我就告诉你师傅去!”徐雪边喊边敲打这晴天。

    “行!你可真是...我在床上睡,我在屋子里行吗?外面有蚊子...”晴天语气有些恳求道。

    “好吧,不过警告你,晚上别做什么动啊!”徐雪面带严肃说道。

    “放心吧,我的大小姐,虽然你长的确实尘鱼落燕,但我也并非轻薄之人啊!”晴天面带笑容伸手间顺出天麻绳,季在了房梁上见晴天艘的声躺在绳子之上睡去。

    夜渐渐深了,竹海泛起白光,万物聚集灵气,虫兽也开始活动起来,时而静时而宣,走兽叫声、飞禽煽动双翼之声,喧哗又平静,夜风拂过竹叶伴着夜风刷刷响如海浪起潮,云雾笼罩花香迷人。

    日复日,转眼间徐雪在紫阁林停就是两年,两年内晴天教她法术武功,常常拿些补身长生之药给她食,两人每日斗嘴,却不过半个时辰变哈哈大笑起来,每天晴天白天煮饭洗衣,夜晚等徐雪熟睡后才睡,给她盖被子,讲故事,烧水洗脚,无微不至。不知不觉中两人开始其乐融融,忘乎所以,徐雪对这小子颇为用心,绣了两件长袍,长袍上刺着风字,件自己习武之时穿着,件送与晴天,这段时光,不问世事她开心的似乎忘却自己是谁,也忘记曾经不堪回首的经历,而身边的人叫晴天,这名字她每天都在呼喊且随叫随到,而沉睡后叫的人叫赵公子且每次都冷汗渗湿身子醒来。

    徐雪心里不由矛盾起来,个倜傥公子心早已给了他,可偏偏冒出来个小鬼,并且这小鬼待她情谊万千。既不想离开放弃赵小二,也不想离这小鬼而去!

    对个是百般迁就温柔似水,而另个是嚣张跋扈任性忘行,这情感确实是个奇妙的东西....

    !请!: meinvlu123  ()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