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灵空录最新章节 → 第二章:水妖

灵空录最 第二章:水妖

    晨风吹拂着船帆,晨阳渗进海里,码头的渔民吆喝着,争先恐后的下海业,士兵也开始操练起来,“嘿呀嘿呀”士气十足,昨夜的细雨让整个码头气候湿润,阵阵草木香气掩盖着鱼腥味,在这个战火连绵的年代难得的片祥和富饶。

    “公子,起床了....西门小姐还在等你商议水水妖之事呢!”婉儿敲门道。

    “噢,好...”

    赵小二懒洋洋的爬了起来,梳洗后便及时付了西门雪之邀来到宾房共尽早膳。

    “西门小姐,在下昨日想了想,既然是水妖那它定在水中无敌,如果在岸上的话自然容易的多?”小二打量西门雪。

    西门雪穿了条连身的繁花长裙,头发散淑着,还点了眉,涂了唇红,仙气迷人!她并未抬头,眼睛直盯在这燕窝粥里不敢转移他处,显然害羞至极,听到小二的话沉沉的应了声。

    “公子此话颇为有礼,不过这....怎么引他上岸呢?”

    “小姐可能不知,这里定有缘由,前几日就闻乡民口传,四百余年前有位秀才,进京赶考时,妻子被当地官员强行凌辱杀害,书生几次报仇未成,自叹无用,便投海自尽,故此百年间水镇发生频频水灾,乡民传言是这书生改为水妖,忧怨人世方才灾患不断。”小二便吃遍道。

    “也是可怜了这书生,但是公子可又法子引之?”西门雪看着小二神情中透着急意。

    小二挠着头,实为害羞的品相道“小姐可愿意献出身子?”

    顿时西门雪狂喷口,刚刚咽下的米食下子吐了出来,她惊讶的手舞足蹈,不知所错,蒙羞回道“公子,小女还属洁玉之身,小女与公子无名分怎可.....”

    “不不不”小二立刻站起身来,着急的跳动着,“我是说陪我起去抓水妖!”

    西门雪拍着胸脯粗声喘了口气,心想原来是这样。

    “救父之意,就算历尽千辛也不敢不违之”西门雪站起身,向门口走去“事不宜迟,公子咱们这就起身吧。”

    两人沿着海岸,不自觉的手牵着手,迎着朝阳漫在海边,红色的阳光掩盖住了这对豆蔻羞涩,和所有犹新的年华。

    突然,西门雪驻足,顺着柔软的海风附在小二怀里轻声道“公子,此程未知是吉是凶,我怕有些话最后说不出所以我还是言语句便好,小女对公子有种感觉似曾相识,见便钟情与公子了!”

    此时小二闻听此音加上怀里倾心之人,时间做不出任何假势,嘴角上扬,结结巴巴的蹦出几个字“好...我也......可...”

    西门雪捂住了他的嘴,摸着他灼热的脸颊。“公子不要说话...抱紧我就好!”

    小二双手发抖,颤颤悠悠的抱住了她,两人迎着海风,长发飘零,相拥着!仿佛时间定格于此!深情满载着整片海滩!两人不做言语,听得到对方的心跳,整个世界就这两颗砰砰的声音!

    许久,两人牵着手来到三千壮士入海之地,西门雪看着小二深情呐喊着来时候小二教给她的诱敌之策

    “相公?相公....你还在吗?四百年了,为妻来看你了相公...”

    小二在旁微笑,心里美滋滋的,见到西门雪如此深情看着自己喊相公,甚是欢喜,而这欢喜突然成了漫天乌云。

    音调还在海空之中盘旋,荡着回音,却见阔海翻起巨浪,顿时雷雨相交,如灾息,尊庞然大物涌出海面,犹龙似龟,固有数十丈宽,朝岸边大叫,叫狂风席卷,二叫地震山摇!怪物相面凶残,血盆大口,口中四尺尖牙,巨尾摆动以示神威。

    果真被女子声音唤了出来,

    小二牵着西门雪往军住之地狂奔,想引怪物上岸后擒之,不料怪物并未跟随,怕是已经明了这是个圈套,股脑的扎进海里。

    “想不到这怪物这般厉害!”小二眉头紧锁。

    “它又进去了!怎么办?”西门雪显然有些失望。

    小二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再等等!”两人坐在海滩之上,从清晨到正午。

    此时,烈阳高照,海面无风无浪,静的可怕。

    突然声雷鸣,海水从静变动,这怪物终于又涌出海面,

    两人兴奋又带惊慌,站立于此不做声响。

    怪物目视着小二,晃动双眼,长须摆动。良久!终于开了口“是你?”

    小二四处打量番后指着自己道“你...你跟我说话呢?”

    “当然,难道老夫还识得女娃不成?”怪物扬声道。

    “你...识得我?”小二十分惊奇问道。

    “故人来此,岂有不代客之理?随老夫进宫坐坐吧!”

    阵黑风迎面扑来,来者定为不善,小二与西门雪奋力躲闪到旁,不料黑风化为龙卷,

    伴有雷电之息,风速极为迅之,风沙漫天扬起,力道甚是强大,想不到这大王八有这般能耐。

    见西门雪双手捂住眼睛大喊“公子....公子...”

    飓风将两人分开,小二努力去抓西门雪的手,却还是被大风阻拦无力缓身反抗也。

    黑风狂沙程式追击,说是迟那是快,黑风卷起小二,小二自然无力招架翻了几个跟头,卷向上空之中,狂沙吹打,睁不开眼睛,咚声响,小二被狂风带入海底,风旋龟鱼,游荡片刻便到了这海底之世。

    小二睁开眼睛惊奇之至,瞪大双眼四处打量着,传闻,天上天庭、海底龙宫,原来是真的!海底真的可承建筑。

    座年代久远的城堡,泛着光晕,虾兵蟹将有来游去,金碧辉煌,叫个气派,怪物咳嗽声吩咐虾女备茶。

    “小子,找老朽为何啊?”只见怪物进宫后化为人型

    “这是”小二打量着心中暗道“好俊!,这似乌龟的怪物如此手段,要怎样方能得取内丹呢?”

    “小子,老朽内丹?”怪物道。

    “怎么?我...我想什么你竟然知道?”小二怀疑的看着它。

    “世间万物,故声息分人志,你心里出了声...”怪物双手背后“哈哈...四百年前水镇的书生,个凡人就算化为厉鬼再修炼千年又何曾有内胆只说?”怪物解释间带着调侃之意,不过断定这王八没那么简单,也是王八的确不像妖类却以如此之能耐。

    “见你貌似连自己都识得了?天意啊!”怪物叹息着。

    小二更是踏糊涂虽然知道与自己与常人不同但是却不曾又过任何记忆,心中矛盾纠结。莫非!此物知明我的过去?他神情凝重,心想如果怪物知道他他的来历那最好不过,省得还要跑蓬莱去找吴圣,满脑子混沌不开便问道:

    “阁下?莫非认得在下?”

    “老朽,何止认识,因为老朽有着万年记忆”怪物自夸道。

    小二心道“千年王八万年龟,何况这个龙头龟更是不足为奇。”有言语了声:

    “那是谁?方便告知?”

    “切自有天意,故人来此,还是续上杯热茶吧”怪物挥动衣袖热茶滚入杯中说道:“请!”

    小二自然推脱不过怪物之邀便上前举杯品尝番“这是珊瑚吗?这茶中腥涩却又甘甜,可称之宝也”

    “哈哈哈,小子你可曾听过龙生九子的故事?”怪物大笑道。

    自然听过“老大囚牛、老二睚眦、老三嘲风、四子蒲牢、五子狻猊、六子霸下、七子狴犴、八子负屃、老九螭吻、不解疑问,看这乌龟得意点着头。

    “身如龟,通识天地,莫非?阁下是六公子霸下?”他颤颤巍巍的言了出来

    “哈哈,不错,老朽正是霸下”霸下点头笑道。

    他急忙相礼沉头“六公子,在下并非有意冒犯,望公子见谅”

    “唉,不必多礼,看来你真是忘了以前种种情故了,”霸下双眉紧皱,“不过是是非非自然忘却更好,小子你叫什么?”

    “在下姓赵,名小二”小二急忙应道。

    “哈哈哈...有趣至极啊...”霸下大笑。

    见霸下固然不愿意透露他的身世,便也不曾再追问,心系西门雪便提起了这事情缘由,霸下听完便哈哈大笑起来。

    霸下忆起当年的种种,故做叹息,而言

    “想老朽乃龙族正统,却要相隔千年需换人型将龙珠渡之体内方可出海游天,否则老朽这般庞然大物岂不带来多方不便。”霸下沉头,在这宫里转圈,边回忆着从前边向他道来

    “那时正是老朽换身之际便准备出海找合适的肉身,赶巧这小书生投海,老朽见这书生身段高挑,五官清秀,真是老朽找的理想身型,故此才将这躯壳收纳,为用之。

    老朽为报其恩,便每隔半载发动水患,来惩戒这水镇之官宦,后得世间相传,书生怨气成妖之说,想我堂堂海界大神却成此般骂名岂不是笑话?哈哈..哈哈哈...”

    “原来如此,那为何丫头办成书生娘子引之,公子还现身来?”他不解疑惑。

    “并非西门丫头,嗅得故人之息岂有不见之礼”霸下应答。

    宫内充斥欢笑之气,举茶应酒,香气填满了整个宫殿,虾女,蟹男直排宫外三里之遥,这霸下在海界也是颇有名气,上古龙神之子嗣,虽行六,却是通灵之法行之最也。

    赵小二把弄着纸扇,反复开合,常有忧虑之意,心想江湖道士真是可气至极,它怎能知道这海底竟是六公子,就引路擒之,我看也就是从书上见过妖的内丹有医病之功效,招摇于世!想到这人世之事,叹出声响。

    霸下见此,嘘寒问之“公子为西门风之事担忧?”

    “恩!此忙不帮非君子,在下再寻他法。”小二双手抠合拘礼于霸下应声回道。

    “世间多磨难,造化弄世人啊!公子的这般仁慈真是令老朽佩服啊”他仰天大笑又低头长叹。“非今生必前世...真是造化弄人啊...!”

    小二又怎会理解大神的这般言语,他心里,已然无他,心系着西门家“在下还是不再久留了,现已夕落,想必西门小姐已然担心坏了。”他转身向霸下行辞之意。

    “慢!赵公子真性情!既然如此老朽便再帮故人帮,不过是福是祸公子莫怪老朽便是。”

    霸下单手朝上,手心生产道灵光,随灵光退去便现两片如龟壳般灵物。灵物晶莹、水晶透明、乘光四射、光芒夺目。

    “赵公子,老朽赠予公子两片鳞片,虽不通宝,却有唤忆愈病之效。随不能得已长生,却可延年益寿之功也!”

    霸下伸手将宝物递与小二并言称:

    “片给西门老儿治病便可,另片给那西门女娃子,我见那女娃体血极寒,怕是所受恶咒,怕并不久已!公子将其鳞片磨成其粉,服下便是”

    霸下略带笑意。

    小二见如此浩恩,跪身于地,长声道“六公子大恩,小二无以为报,请受小二拜”小二磕头谢恩。

    “咦....公子这是何必,老朽愧不敢当!快快起身...快快起身啊。”霸下扶起小二,弱言软语,叹息不已。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赵公子自当珍重才是,真是造化弄人啊,造化弄人啊。”

    叹息长声于宫殿之中,虽弱至极,但听得格外清新,偶尔咳嗽两声,此时霸下已经化成泡沫之状不知去向,赵小二不见其人呼喊着。此刻伴着泡面漩涡席卷带着言语。

    “那三千士兵,我已安放他处,日后告诫西门家以怜惜苍生为重才不会厄运兆头....”

    这泡沫吹浮起小二,束海龙之状将他送到海岸。

    此后未见霸下,小二深知霸下赐宝后必将元气大伤,为了救助自己,却身负重伤,如此大恩又岂能言谢!可有怎么报答呢?

    以入黄昏,夕阳余晖比晨光更为红艳,照入海岸,趁入海底。

    岸边长裙女子探头附身相望,面带忧患双眉紧皱,见小二浮出海面游于岸边便如骤雨突晴,飞快的跑了过来。

    “公子?公子...你没事吧”西门雪含泪带笑问道。

    “西门小姐,我的傻丫头,怎么会有事呢?”

    小二伸手捂住擦去她脸颊莹珠,整理着她蓬乱的头发,打理着满身被风吹大残留的沙粒。

    “你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西门雪垂打着他胸口,微微用力的小拳头捶四五下之余便将身子半靠在他怀里。

    “没事了,没事了,令尊的病没事了,”他顺势双手放在她肩上,侧脸贴在耳边道“这风大,先回去吧。”

    暮色阳光夕阳西下,柔柔海风,朗朗海鸣,二人漫足海岸踏着浪花,行脚印踩下,又被海水洗刷。

    两人微笑着,偶尔看着对方,偶尔踢起海水,飘逸的长发英姿的步伐。时而牵手时而相拥。双目微合嘴角轻扬,笑意甜甜爱意浓浓。

    泰!!请在线看: meinvxuan1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