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快穿]最新章节 → 28.太后十八岁.02

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快穿]最 28.太后十八岁.02

    订阅章节不足50%看不到更新, 补足或等两天可看。  他约他今年中秋在嘉陵江上见面。

    洛燃看完这封信,一边将其装回原样一边抬眼望了望天边的阴云。

    韩阮见状, 忍不住问道:“信上写了什么啊大师兄?”

    洛燃道:“他约我见面。”

    韩阮闻言,差点没惊掉下巴:“他……他愿意见人了?!”

    不怪韩阮反应这么大,自从五年前那一战结束,白延就没有在江湖中再出现过了。

    没人知道他带着韦韵的尸骨去了哪, 甚至于他原先在关中的势力闹至四分五裂时他也没出现。

    如果不是他偶尔还会有书信到青城,韩阮大概都会怀疑他是否已经不在人世,毕竟五年前韦韵替他挡下那一剑后, 他的反应就像是失去了全世界。

    现在他忽然约洛燃见面,怎能叫韩阮不惊讶。

    韩阮道:“他约了哪啊?什么时候?”

    洛燃:“中秋,嘉陵江上。”

    至于具体是嘉陵江哪个位置,虽然白延信上没说,但洛燃基本可以猜到。

    此时离中秋不过十日,蜀道难行, 洛燃要赴这场约, 须得立刻动身才是。

    所以他才会在读完信之后抬头去看天色。

    韩阮一听, 也懂了。

    她意味不明地啧了一声,说:“那大师兄你去吧, 爹那边我帮你说。”

    洛燃低头对上她灵动的眼眸,停顿了片刻后才道:“还有件事,大概也要麻烦你。”

    韩阮:“?”

    他抿了抿唇:“去屋里替我取把伞如何?”

    韩阮盯着他嘴角的弧度, 差点以为是自己眼花, 以至于都没有立刻应声。

    好一会儿后, 她才拍着脑袋跑向了林边的那座茅屋。

    等她寻到伞从茅屋中出来的时候,第一滴雨也恰好落下。

    洛燃站在原地,看她手忙脚乱地撑开伞,就要朝自己的方向奔来,难得拔高了声音道:“回前山去吧,记得帮我同师父说一声。”

    说罢他直接转身穿过细雨,一提气跃下了山崖。

    下山路上洛燃忽然想起来,当年他第一次见到白延并与其切磋交手,似乎就是中秋。

    洛燃向来没什么朋友。拜入青城时因为拿了韦连霄的令牌,青城这边干脆连考核都免了,直接收了这个弟子,这让他在青城的前几年饱受排挤;后来他当上首座,同辈弟子又纷纷觉得他性格太冷太难相处,对他避而远之。

    白延可以说是他的第一个朋友。

    虽然他们交朋友的时候,白延用的名字还是林焕。

    但名字和身份不过是行走世间的一个代号罢了,洛燃本来也没那么在意。

    五年前那场决战结束后,他曾问过白延:“你现在有何打算?”

    白延摇头,说他不知道。

    洛燃看得出来,他不是有心向自己隐瞒去向,他是真的茫然到不知何去何从。

    于是洛燃干脆没有再问其他。

    临别时洛燃不放心,特地用向他提了一个要求。

    洛燃道:“不论你之后去哪,都告诉我一声。”

    白延应下了,此后的五年里,每隔半年都会送一封信来青城。

    洛燃原本以为,他们两个后半辈子的交集可能也就这样了,结果五年过后,他居然约了他见面,还选了那样一个日子。

    这让洛燃在接下来的十日里都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恐慌。

    中秋这日,阴雨连绵了半个多月的蜀中难得放晴。

    洛燃于天明时刻赶到白延当年赢下曲凤剑的那个地方,发现早有人候着自己,是个撑船的艄公。

    艄公盯着他身上的道袍看了片刻,扯着嗓子问:“这位道长可是姓洛?”

    洛燃点头。

    艄公嘿了一声,说那快上来吧,您的朋友在江中等您呢,等了好几天了。

    洛燃朝他指的方向一看,果然见到远处江心有一艘船正漂着。

    “麻烦你了。”他对那艄公道。

    “我也是收了钱的。”艄公一边撑船一边回头跟他扯,“您那朋友出手可阔绰了。”

    洛燃没有与人闲聊的心思,干脆闭目养起了神。

    大约一刻钟后,他感觉身下的船放慢了速度,他睁开眼,发现两艘船之间的距离已经只剩三丈不到。

    白延大概在船内休息,没什么动静。洛燃想了想,直接起身朝他的船掠了过去,待站定后才回头对那艄公道:“多谢。”

    太阳刚好升起,拨开江上最后一点秋雾。

    洛燃还没有迈开第一步,船内就传来了白延的声音:“你来了。”

    下一刻,脚下的船晃动了一下,白色的身影从舱内钻出。

    两人一个在船头一个船尾,已经很近很近,但洛燃却忽然顿住了脚步。

    他看到白延的头发全白了。白得毫无杂质。

    洛燃张了张口,却不知该说什么。

    最后还是青丝如雪的白延先打破了沉默。

    白延语气清淡道:“怎么,这就不认识我了?”

    他说罢直接一甩袖在船头坐下,并拍了拍身下的船板,那意思大概是别愣着了快过来。

    洛燃好不容易才从震惊中稳下心神,可当他抬步过去,近距离看到那头白发时,他依然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船头摆了一坛酒两个碗,白延正倒酒。

    他一边倒一边问:“我们认识十年了吧?”

    洛燃低头看了一眼碗中清澄的酒液,道:“你以前不喝酒。”

    白延说那是因为以前大仇未报,所以时时刻刻都要保持清醒。

    洛燃一时无话。

    片刻后,他举起自己面前那一碗,仰首一饮而尽。

    就这么沉默着喝了五六碗后,白延才再度开口。

    他望着江岸,目光很远,道:“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来见你一面。”

    洛燃:“见了之后呢?”

    他收回目光,像是笑了一下,又像是没有,他说:“见了之后,就算是道过别了。”

    可能是这一路上都隐隐有此预感,真的听到这句道别时,洛燃反倒是比自己想象中要平静不少。

    他放下酒碗,盯着他少有的朋友看了半晌,末了问:“你这几年过得如何?”

    这回白延是真真切切地笑了,他说你不是都知道吗,我给你的信上写了啊。

    他这几年只干了两件事,一是把韦韵带到天山用冰封了起来,二就是在天池边上练剑。

    这两件事,洛燃的确是知道的。

    可洛燃问的其实不是这个,他想问的是,你现在有没有少难过、少痛苦一点?

    白延没有回答。

    于是两人便再度陷入了沉默里。

    这沉默太过长久,久到洛燃以为这场告别已经结束的时候,白延才重新出声。

    他说:“阿韵走后,我一次都没有梦到过她。”

    “太奇怪了是不是?”

    “……”

    “我梦到过我娘,梦到过你和你师父,也梦到过我义母,我甚至还梦到过段鸿,唯独没有她,一次都没有。后来我想,既然她不愿意来见我,那就我由我去见她罢。”

    说这话时他特别平静,比当初练了断情绝爱之剑,体会不到任何感情时还平静。

    后面的话不用他说下去洛燃也明白了。

    但他还是说了下去:“当年你说,不论我去哪,都记得要告诉你一声。”

    洛燃:“嗯。”

    他倒出最后两碗酒:“现在我告诉你了,我在这世上就再无所欠了。”

    太阳彻底升起,余酒洒入江中,江风袭来,雪丝乱舞。

    他缓缓闭上了眼。

    ……

    木韵只在自己挡完剑断气前的那一小段时间里感受到了痛,她跟k24感慨,幸好在青城长蘑菇的这三年里她有好好练轻功。

    k24:“……”

    睁开眼的时候,木韵发现自己回到了接到肖奕电话的商场门口。

    她手里还拿着手机,一看时间,居然才刚结束通话五分钟。

    正当她想着之前经历的那些莫非是她在美容院做的梦时,她听到k24在她脑中说:“不,不是做梦,只是给你一点休息时间。”

    木韵:“???”

    k24:“从现在开始,你有十分钟的时间,十分钟后,你会进入下一个世界。”

    木韵想了想,转身把自己买的东西扔到了商场寄存柜里,然后迅速拦下一辆出租车往医院过去了。

    她问k24:“我第一个任务是成功的吧?”

    k24说是,所以你现在要去看你初恋吗?

    木韵:“是啊,去看看他到底怎样了,我的努力有没有成效,那一剑可疼了好吗……”

    k24:“才一个任务,成效不会多大的。”

    木韵说那也去看看吧,否则那一剑不是白挨了。

    她下车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九分钟,她只能一路狂奔着上楼,结果因为跑得太快,在拐角处撞到了一个穿病号服的人。

    木韵:“对、对不起!”

    病号服低着头没有反应,走廊尽头传来护士的呼喊:“哎你怎么摔了!你别动啊!”

    与此同时,木韵听到k24的声音再度响起:“时间到了。”

    在白光闪过的这一瞬间,眼前的这个病号服也好像抬起了头。

    木韵觉得,这双眼睛好像有点眼熟……

    难道是她认识的人?

    不管怎么说,亲眼见证了一位女装大佬的诞生还是让木韵相当激动的。

    于是她发自真心地对白延赞叹了一句好厉害。

    白延朝她抿了抿唇。

    分明脸还是那张脸,笑容的弧度也和先前没什么变化,但此刻的白延却再没了先前的不羁感,反而透出了一股淡淡的疏离。

    木韵觉得太神奇了。

    然而她没料到的是,更神奇的还在后面。

    白延自己换上女装之后,还顺便帮了她一把。

    “昨晚看你饿成那样,加上天也黑了,不靠近仔细看看不出什么破绽,这胎记便画得有些粗糙。”他说,“蜀中离关东太远了,我们靠走的没法去,但若是现在进入那些大城镇买车马,可能没等我们离开关东,段鸿养的暗探就能寻到我们了。”

    “所以我也要换个模样?”

    “对。”他弯腰掬起一捧积雪,待其融化些许,才沾了一些到布巾上,“我先帮你把昨晚的胎记擦了。”

    木韵本想说她可以自己来,但头一个音节蹦到唇边的时候,他的手已经伸了过来。

    毕竟是刚融下来的积雪,这么贴在脸上的滋味可不好受,所以在他动作起来的这一瞬,木韵本能地倒吸一口凉气嘶了一声。

    “很快就好。”他柔声道。

    “好、好的。”她看着他微蹙着眉的模样,仍是有些不习惯。

    在木韵看来,白延的五官生得极好,尤其是那双眼睛,堪称她活到现在见过的最标准桃花眼了。

    之前他蓄着胡子,还把额发胡乱散成一片时,也是靠的这双眼睛叫人完全无法对他生出半点嫌弃之心来,昨夜那对收留了他们的老夫妻便是例子。

    早上离开的时候,木韵还听到他们在院子里夸白延生得精神讨喜呢。

    白延小心地替她擦去那块胎记后,略一低头便对上了她的眼睛。

    那目光里的欣赏之意都快溢出来了,叫他受宠若惊的同时,也下意识顿住了呼吸。

    好一会儿后,他才收回手轻声道:“好了。”

    木韵噢了一声,眨了眨眼。

    他比她高了大半个头,靠近的情况下,要看她总得稍微低一下头。

    现在他一低头便看到了她颤动的睫毛,像两把扇子,也像两只振翅欲飞的蝶。

    他觉得那蝶似乎是飞到了他心里,让他霎时回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瞬间。

    木韵可不知道这短短两个呼吸之间他心中转过了多少念头,她见他没有下一步动作了,还有些疑惑:“不是说要给我换个模样吗?”

    白延闻声回神,在心中嘲笑了一下自己的没定力。

    她只是站在那而已,什么都没有做,他就能第不知道多少次看至失神了。

    所谓美人,不外如是。

    更何况这还是一位住在他心尖的美人。

    他深吸一口气,从包裹里翻出为她乔装所需要的东西,顺便为她解释:“你放心,不会伤到你原本的容貌。”

    木韵本来也没有这方面的担心,她唔了声,问:“你很擅长这个吗?”

    白延笑了:“其实是被逼擅长的。”

    木韵原本以为他这话是仇家太多的意思,结果他再度开始动作后竟主动解释了下去。

    他说:“这些都是我义母教我的,她在我很小的时候便经常告诉我,将来我行走江湖的时候,可能会遇到各种不好用自己身份的时候,所以我必须学会如何骗过旁人的眼睛。”

    当然,这种近乎旁门左道的东西充其量只能算他练剑之余的额外任务罢了。

    只是他习惯了学一样东西就要认真学下去,所以长大后对乔装易容一道依然万般熟练。

    而且这份本事也的确救过他好几次性命。

    木韵听到这里,不由得好奇道:“我看那些话本里的人易容,好像都要用上**什么的……”

    这回白延直接笑弯了眼,说那些都是骗人的,若真在脸上贴个**,面容是能立刻不一样,但也很容易叫人看出破绽。

    “真正厉害的易容,是不靠面具掩盖一个人脸上的特点,让他变得平淡普通,叫人留不下印象。”白延说。

    “可是……”她盯着他皱了皱眉,“可是你现在这样还是很好看啊,一点都普通。”

    这话听得白延差点手一抖画歪要给她弄的新胎记。

    他垂了垂眼,再开口时声音有些不自然:“我现在这样,长青门的人一样认不出来,这便够了。”

    木韵正想说也有道理呢,就听到脑海里k24忽然啧了一声。

    k24:“你看你看,他右边耳根都红了。”

    木韵:“……”讲道理,现在到底是谁比较兴奋啦!

    不过一个气质冷淡疏离的女装大佬害羞起来的模样的确赏心悦目得很,至少木韵瞧得相当高兴。

    一刻钟后,白延终于收工。

    他为她绘制了一个足以乱真的新胎记,还顺便替她遮掩了原本那欺霜赛雪的肤色,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眼睛。

    她的眼睛实在太澄澈灵动了,他根本无法掩盖里面的光彩。

    改头换面结束,两人便继续赶路了。

    穿过这一片绵延,冀州城也近在眼前。

    需要与外人接触的时候,他们就以姐妹相称。木韵对此接受良好,一口一个姐姐,热情得不像话。

    白延:“……”

    整个关东都有长青门的势力渗透,但段鸿毕竟才当上武林盟主不久,手还没能伸得太长。

    出了河东道后,他们就差不多安全了。

    木韵:“那你之后不穿女装了?”好可惜哦。

    他摇摇头:“进了关中地界,我更得维持现在的模样。”

    段鸿的手伸不到关中来,但他白延在关中可是有很多仇家的,假如段鸿认定是他带走了韦韵,那这会儿估计已经跟他的仇家们悬赏他了,他决不能以原本面貌出现在关中。

    木韵坐在马车里听他一本正经地分析,差点忍不住想给段鸿鼓个掌。

    k24怕她每天沉迷女装大佬忘记正事,便提醒她:“再过一个月,你们可就要到飞凤山庄了,你想好怎么拿剑了吗?”

    木韵:“这还用想吗?”

    k24:“???”

    木韵:“原主那个惊天垃圾师兄,武功又没有白延好,直接抢不就得了。”

    k24:“飞凤山庄可不好闯。”

    木韵当然知道飞凤山庄不好闯,但她本来也没想闯,毕竟他们只有两个人。

    白延为了她,连自己在关中的兄弟都一个没联系,生怕一不小心走漏了风声叫有心人知道行踪。

    他是真的把一颗真心捧到了她面前,还至今都捧得小心翼翼,饶是木韵本来纯粹任务心态,这会儿也难免有点动容。

    “叶辛当了庄主,现在应该正愁自己不姓韦,镇不住下面的人吧。”木韵说,“我觉得白延如果不表露真实身份给他下一封战帖,他肯定会接,因为他这会儿就缺一个在蜀中正式立名的机会。”

    k24一听,也觉得这主意不错,还夸了她几句。

    然而这一人一系统都没想到,最后他们根本没来得及跟白延提这个主意,就先遇上了叶辛。

    事情还要从原主那个走火入魔身亡的爹韦连霄说起。

    十年前,韦连霄约了一个与他齐名多年的剑客决战,两人在峨眉山万佛顶战了一天一夜,最终韦连霄赢了对方一招。

    那剑客太过骄傲,接受不了失败,结束之后直接自刎在山上了。

    韦连霄被这位对手的选择刺激得不轻,后来回到飞凤山庄,与徒弟及女儿讲起这场决战时,还一派可惜。

    末了他说:“我按他死前的要求,将他火化后洒去嘉陵江了,将来我死了,你们也这么葬我罢。”

    韦连霄一生轻狂,很少用这么认真的语气吩咐一件事。

    所以后来他练功身亡,韦韵和叶辛就照他当年所说,将他的骨灰洒在了嘉陵江中。

    现在白延陪着木韵来到蜀中,自然少不了先去江边一趟,结果居然好巧不巧遇上了叶辛。

    蜀地正要入春,江边雾气缭绕,细雨迷蒙。

    木韵怕水气太重影响面上的胎记,特地寻了一顶帷帽戴上。白延没有这个担忧,他执伞立在她身旁,任风翻飞他身上的衣裙。

    远远看到叶辛的时候,木韵还愣了一下。

    “他怎么也在……”

    “谁?”白延很在意。

    “叶辛。”她讽笑一声,“就是我那位好师兄。”

    叶辛站在离他们十丈远的地方,只带了一个随从,也没有打伞,看着竟还有几分落寞。

    不一会儿,那个立在叶辛身后的随从忽然上前一步,看架势似是想劝他回去。

    原主武功底子太差,木韵自然听不清他们随后的对话,但白延却是能听清的。

    木韵看他表情忽然意味深长起来,不由得有些在意。

    于是她压低声音问白延:“他们说什么?”

    白延:“在说你。”

    木韵:“……”

    木韵撇了撇嘴道:“他还有脸说哦?”

    白延听出了这句话里的厌恶,扯开唇角道:“听那个人的意思,你师兄当初也是舍不得的,自从把你送去关东后,他每天都会来这江边。”

    木韵闻言无语了片刻。

    她觉得原主和叶辛也真不愧是师兄妹,一个舍不得还要把人送走,送完开始玩事后深情,另一个脑中眼里只有荣华富贵,践踏别人的真心不说,最后还把命也搭了进去。

    想到这里,木韵便又有些同情白延。

    但同情的同时,她也得把戏演下去才行。

    她呵了一声道:“舍不得还送哦,贪心胆小就贪心胆小,也就是我爹瞎了眼而已,我替他认了。”

    白延点了点头,问:“我替你出这口气如何?”

    于是她发自真心地对白延赞叹了一句好厉害。

    白延朝她抿了抿唇。

    分明脸还是那张脸,笑容的弧度也和先前没什么变化,但此刻的白延却再没了先前的不羁感,反而透出了一股淡淡的疏离。

    木韵觉得太神奇了。

    然而她没料到的是,更神奇的还在后面。

    白延自己换上女装之后,还顺便帮了她一把。

    “昨晚看你饿成那样,加上天也黑了,不靠近仔细看看不出什么破绽,这胎记便画得有些粗糙。”他说,“蜀中离关东太远了,我们靠走的没法去,但若是现在进入那些大城镇买车马,可能没等我们离开关东,段鸿养的暗探就能寻到我们了。”

    “所以我也要换个模样?”

    “对。”他弯腰掬起一捧积雪,待其融化些许,才沾了一些到布巾上,“我先帮你把昨晚的胎记擦了。”

    木韵本想说她可以自己来,但头一个音节蹦到唇边的时候,他的手已经伸了过来。

    毕竟是刚融下来的积雪,这么贴在脸上的滋味可不好受,所以在他动作起来的这一瞬,木韵本能地倒吸一口凉气嘶了一声。

    “很快就好。”他柔声道。

    “好、好的。”她看着他微蹙着眉的模样,仍是有些不习惯。

    在木韵看来,白延的五官生得极好,尤其是那双眼睛,堪称她活到现在见过的最标准桃花眼了。

    之前他蓄着胡子,还把额发胡乱散成一片时,也是靠的这双眼睛叫人完全无法对他生出半点嫌弃之心来,昨夜那对收留了他们的老夫妻便是例子。

    早上离开的时候,木韵还听到他们在院子里夸白延生得精神讨喜呢。

    白延小心地替她擦去那块胎记后,略一低头便对上了她的眼睛。

    那目光里的欣赏之意都快溢出来了,叫他受宠若惊的同时,也下意识顿住了呼吸。

    好一会儿后,他才收回手轻声道:“好了。”

    木韵噢了一声,眨了眨眼。

    他比她高了大半个头,靠近的情况下,要看她总得稍微低一下头。

    现在他一低头便看到了她颤动的睫毛,像两把扇子,也像两只振翅欲飞的蝶。

    他觉得那蝶似乎是飞到了他心里,让他霎时回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瞬间。

    木韵可不知道这短短两个呼吸之间他心中转过了多少念头,她见他没有下一步动作了,还有些疑惑:“不是说要给我换个模样吗?”

    白延闻声回神,在心中嘲笑了一下自己的没定力。

    她只是站在那而已,什么都没有做,他就能第不知道多少次看至失神了。

    所谓美人,不外如是。

    更何况这还是一位住在他心尖的美人。

    他深吸一口气,从包裹里翻出为她乔装所需要的东西,顺便为她解释:“你放心,不会伤到你原本的容貌。”

    木韵本来也没有这方面的担心,她唔了声,问:“你很擅长这个吗?”

    白延笑了:“其实是被逼擅长的。”

    木韵原本以为他这话是仇家太多的意思,结果他再度开始动作后竟主动解释了下去。

    他说:“这些都是我义母教我的,她在我很小的时候便经常告诉我,将来我行走江湖的时候,可能会遇到各种不好用自己身份的时候,所以我必须学会如何骗过旁人的眼睛。”

    当然,这种近乎旁门左道的东西充其量只能算他练剑之余的额外任务罢了。

    只是他习惯了学一样东西就要认真学下去,所以长大后对乔装易容一道依然万般熟练。

    而且这份本事也的确救过他好几次性命。

    木韵听到这里,不由得好奇道:“我看那些话本里的人易容,好像都要用上**什么的……”

    这回白延直接笑弯了眼,说那些都是骗人的,若真在脸上贴个**,面容是能立刻不一样,但也很容易叫人看出破绽。

    “真正厉害的易容,是不靠面具掩盖一个人脸上的特点,让他变得平淡普通,叫人留不下印象。”白延说。

    “可是……”她盯着他皱了皱眉,“可是你现在这样还是很好看啊,一点都普通。”

    这话听得白延差点手一抖画歪要给她弄的新胎记。

    他垂了垂眼,再开口时声音有些不自然:“我现在这样,长青门的人一样认不出来,这便够了。”

    木韵正想说也有道理呢,就听到脑海里k24忽然啧了一声。

    k24:“你看你看,他右边耳根都红了。”

    木韵:“……”讲道理,现在到底是谁比较兴奋啦!

    不过一个气质冷淡疏离的女装大佬害羞起来的模样的确赏心悦目得很,至少木韵瞧得相当高兴。

    一刻钟后,白延终于收工。

    他为她绘制了一个足以乱真的新胎记,还顺便替她遮掩了原本那欺霜赛雪的肤色,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眼睛。

    她的眼睛实在太澄澈灵动了,他根本无法掩盖里面的光彩。

    改头换面结束,两人便继续赶路了。

    穿过这一片绵延,冀州城也近在眼前。

    需要与外人接触的时候,他们就以姐妹相称。木韵对此接受良好,一口一个姐姐,热情得不像话。

    白延:“……”

    整个关东都有长青门的势力渗透,但段鸿毕竟才当上武林盟主不久,手还没能伸得太长。

    出了河东道后,他们就差不多安全了。

    木韵:“那你之后不穿女装了?”好可惜哦。

    他摇摇头:“进了关中地界,我更得维持现在的模样。”

    段鸿的手伸不到关中来,但他白延在关中可是有很多仇家的,假如段鸿认定是他带走了韦韵,那这会儿估计已经跟他的仇家们悬赏他了,他决不能以原本面貌出现在关中。

    木韵坐在马车里听他一本正经地分析,差点忍不住想给段鸿鼓个掌。

    k24怕她每天沉迷女装大佬忘记正事,便提醒她:“再过一个月,你们可就要到飞凤山庄了,你想好怎么拿剑了吗?”

    木韵:“这还用想吗?”

    k24:“???”

    木韵:“原主那个惊天垃圾师兄,武功又没有白延好,直接抢不就得了。”

    k24:“飞凤山庄可不好闯。”

    木韵当然知道飞凤山庄不好闯,但她本来也没想闯,毕竟他们只有两个人。

    白延为了她,连自己在关中的兄弟都一个没联系,生怕一不小心走漏了风声叫有心人知道行踪。

    他是真的把一颗真心捧到了她面前,还至今都捧得小心翼翼,饶是木韵本来纯粹任务心态,这会儿也难免有点动容。

    “叶辛当了庄主,现在应该正愁自己不姓韦,镇不住下面的人吧。”木韵说,“我觉得白延如果不表露真实身份给他下一封战帖,他肯定会接,因为他这会儿就缺一个在蜀中正式立名的机会。”

    k24一听,也觉得这主意不错,还夸了她几句。

    然而这一人一系统都没想到,最后他们根本没来得及跟白延提这个主意,就先遇上了叶辛。

    事情还要从原主那个走火入魔身亡的爹韦连霄说起。

    十年前,韦连霄约了一个与他齐名多年的剑客决战,两人在峨眉山万佛顶战了一天一夜,最终韦连霄赢了对方一招。

    那剑客太过骄傲,接受不了失败,结束之后直接自刎在山上了。

    韦连霄被这位对手的选择刺激得不轻,后来回到飞凤山庄,与徒弟及女儿讲起这场决战时,还一派可惜。

    末了他说:“我按他死前的要求,将他火化后洒去嘉陵江了,将来我死了,你们也这么葬我罢。”

    韦连霄一生轻狂,很少用这么认真的语气吩咐一件事。

    所以后来他练功身亡,韦韵和叶辛就照他当年所说,将他的骨灰洒在了嘉陵江中。

    现在白延陪着木韵来到蜀中,自然少不了先去江边一趟,结果居然好巧不巧遇上了叶辛。

    蜀地正要入春,江边雾气缭绕,细雨迷蒙。

    木韵怕水气太重影响面上的胎记,特地寻了一顶帷帽戴上。白延没有这个担忧,他执伞立在她身旁,任风翻飞他身上的衣裙。

    远远看到叶辛的时候,木韵还愣了一下。

    “他怎么也在……”

    “谁?”白延很在意。

    “叶辛。”她讽笑一声,“就是我那位好师兄。”

    叶辛站在离他们十丈远的地方,只带了一个随从,也没有打伞,看着竟还有几分落寞。

    不一会儿,那个立在叶辛身后的随从忽然上前一步,看架势似是想劝他回去。

    原主武功底子太差,木韵自然听不清他们随后的对话,但白延却是能听清的。

    木韵看他表情忽然意味深长起来,不由得有些在意。

    于是她压低声音问白延:“他们说什么?”

    白延:“在说你。”

    木韵:“……”

    木韵撇了撇嘴道:“他还有脸说哦?”

    白延听出了这句话里的厌恶,扯开唇角道:“听那个人的意思,你师兄当初也是舍不得的,自从把你送去关东后,他每天都会来这江边。”

    木韵闻言无语了片刻。

    她觉得原主和叶辛也真不愧是师兄妹,一个舍不得还要把人送走,送完开始玩事后深情,另一个脑中眼里只有荣华富贵,践踏别人的真心不说,最后还把命也搭了进去。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