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快穿]最新章节 → 27后.太后十八岁01

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快穿]最 27后.太后十八岁01

    订阅章节不足50%看不到更新,补足或等两天可看。

    他犹豫了片刻, 拒绝道:“不了, 我还有其他事要办。”

    段鸿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 末了退了一步道:“既是如此, 我便不勉强白小友了。”

    白延从小到大, 听养母提过无数遍这个亲爹当年所作所为有多伤他娘的心, 早发过报仇的誓。

    所以就算没有韦韵这一茬,他也不会在自己羽翼未丰的时候和段鸿有太多接触。他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给段鸿瞧出了什么端倪。

    离开长青门后, 白延在幽州城里漫无目的地转了一圈。

    按他以往的习惯, 每到一个新地方, 他肯定会打听出当地最出名的酒馆去喝上一杯。但这回他却没了这个兴致。

    不仅如此, 他转到最后, 还在不知不觉中转回了长青门总坛附近。

    然后他想,那就再去看她一眼。

    一眼就好。

    长青门总坛今夜的确设了宴, 此时正灯火通明觥筹交错。

    在这样的日子, 这里的守卫也比平时要混乱一些, 恰好方便白延混进去。

    他运气好,刚进去不久, 便听到了里面有两个守卫在议论韦韵。

    其中一个道:“那韦大小姐不是天下第一美人吗, 怎么我看咱们门主对她似乎也没太上心。”

    另一个道:“可不是嘛, 都直接扔到最北边去了。我看这位韦大小姐将来得不了什么宠。”

    之后他们又好奇起了这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美人究竟能有多美, 说的话也一句比一句出格, 叫蹲在梁上的白延差点没忍住下去将这两人教训上一顿。

    好不容易按捺住这份冲动后, 白延还在心中自嘲了一番。

    果然, 只要一摊上韦韵的事,他的理智便会大打折扣。

    其实她有什么好呢?娇气任性不说,还总喜欢把人的真心往地上踩。

    这样想着,白延又坚定了先前那个看完一眼就走的决定。

    他小心地绕过长青门中的守卫,一路往北过去,果然见到了一座规模不大、有些冷清的小院。

    说冷清是因为他扫了一眼发现这院子里只有两个侍女,还都是武功平平,在他手下撑不过一招的那种。

    白延知道自己今夜最好能不出手就不出手,否则闹出什么动静来,不仅韦韵会有麻烦,他也不一定还能走得掉。所以他最开始根本没进去,只借着院外树影的遮挡掠到了院墙上。

    然而就在他掠上去站定的时候,他看见了屋子里的韦韵把自己吊上了房梁。

    那一瞬间,白延再也顾不得其他,他毫不犹豫地冲了下去。

    当然,破窗而入之前他也没忘记将院中那两个侍女先解决掉。

    此时此刻他把这个娇气任性的少女抱在怀里,心中尽是后怕。

    “你怎么这么傻?”他低声问。

    “……”

    “我若再迟来一步……”他根本不敢想下去。

    木韵先前为了不破功把头埋在了他胸前,这会儿被他越按越紧,都快喘不过气了,只能挣扎着抬手去推他。

    正好她也缓过来了一些,可以继续演了。

    木韵咬着唇抬眼道:“你、你来做什么……?”

    说罢不等白延回答,她又朝他胸膛用力一推,道:“你……你快走,快走!不要叫长青门的人发现了……”

    其实她演技依然做作,但胜在之前上吊得太真了,这会儿模样太过可怜,叫白延见了只有心疼,哪还会有所怀疑。

    只见白延忽然抓住了她的手不让她退,眼睛里的自责都快溢出来了。

    白延道:“我走了,你还会再做傻事么?”

    木韵别开了脸,她觉得这时候不说话的效果最好。

    果然,白延见了又多自责了几分,还重新将她揽到了怀里。

    k24感慨不已:“啧啧,真不愧是写文的。”

    木韵在心中嗯哼一声,很是得意。

    得意的同时她又挣扎了两下,刻意硬着语气道:“你不是说送我到幽州后我们便再也不用见了吗?”

    亏得她演技差,把这句狠话说得气势全无,叫白延直接理解成了逞强。

    白延甚至还忍不住开始想,他当初是怎么傻到都没能察觉她只是在装冷漠的?

    如此想着,他拂过她柔软的长发,将头埋在她颈间深吸一口气道:“我后悔了,阿韵,我后悔了。”

    木韵还在想接下来的戏要怎么接呢,他就揽着她站了起来。

    他说我这就带你走。

    说完大概是怕她再拒绝他一次,还顺便点上了她的穴道。

    木韵:“……”

    k24觉得进度喜人,兴奋地在她脑中叫唤:“可以可以,趁现在赶快离开。”

    木韵:“话说回来,我就这么走了,段鸿这边怎么办,按他性格,怕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k24:“你被劫走一次,他就已经觉得丢了个大面子,现在人回来了又没了,我觉得他就算再生气,也不会把这件事宣扬出去。”

    木韵还是有点担心:“我不信他不会暗地里找我们出气。”

    k24笑了:“你别忘了白延是道上阎王,他从十四岁那年成名起,想劫下的镖便从未失手过。想杀他的人多不胜数,但他还是安安稳稳活到了现在。像他这样的人,别的本事我不敢说,但逃命躲仇家绝对一流。”

    木韵想了想,觉得有道理。

    “那接下来就是带他去飞凤山庄拿剑了。”

    “光有剑可不行。”k24提醒她,“原本的剧情里,他就是在韦韵这受了刺激才回去潜心悟剑,成为武林中仅次于段鸿的剑客的,走的也是那种断情绝爱的剑道。”

    一流高手和顶尖高手听上去差别不大,但却有很多人穷其一生都无法跨越这里面的差距。

    现在的白延,武功比一流高手肯定要好,但与段鸿还是不能比。

    偏偏由于木韵的介入,他还失去了一个悟剑的好机会。

    木韵写文多年,一听就明白了k24这话的意思。

    她想这还真是够操蛋的。

    木韵:“那怎么办,拿了剑之后再刺激他一次?”

    k24想了想,道:“总之先去飞凤山庄吧,段鸿虽然厉害,但和原主的父亲也不能比,也许你们在飞凤山庄还能碰到什么机缘呢。”

    木韵想想也是,无论如何,这一次总不能再让曲凤剑落到段鸿手上了。

    他们俩说到这,白延也成功地抱着被点了穴的木韵离开了长青门。

    入了夜的幽州城比白日里冷清不少,加上长青门总坛本就建在城郊,所以附近连个鬼影都看不见。

    白延手里抱着她,动作依然快如闪电,七弯八拐之下直接进了山。

    北地的冬日本就严寒,山间尤其。

    木韵先前为了让自己上吊的模样显得凄惨一点,特地穿得轻薄了不少,此刻被夜风吹得整个人都要僵了。

    等白延好不容易停下来为她解开穴道时,她的牙齿已经在打架了。

    “冷……”她相当委屈地喊了一声。

    这一声可以说是再真情实感不过,因为她真的冷,不是在演!

    而白延的反应也和她预料中差不多,愧疚得不行。

    他脱了自己的外袍给她裹上,道:“咱们不能让段鸿的人发现,所以千万不能生火。”

    木韵往他这件皮裘里缩了缩,待手脚的知觉回来得差不多了才继续自己的表演。

    木韵垂着眼道:“就算不生火,他的手下依然可能发现我们,毕竟关东这一带都是长青门的地盘,你真的不该来的。”

    白延嗯了一声,说可是我放心不下你。

    她沉默片刻,方抬起眼道:“值得吗?”

    “我不过是被我师兄用来交换的一个筹码而已。”说到这她停顿了一下,“何况……何况我也不想连累你。”

    “你没有连累我。”他对上她灿如寒星的眼眸,忽然笑了笑,“是我心甘情愿。”

    绑都绑了,木韵对此当然也没有意见,她问k24:“是什么任务啊?”

    k24满意于她的配合,非常高兴地继续给她解释:“很简单,帮指定的人实现愿望就好了。”

    木韵:“……”

    木韵试探着道:“比如把他们的诅咒对象搞暴毙?”

    这下轮到k24:“……”

    k24说你想多了,这种不算的,至于具体是什么愿望,要去了任务世界才知道,毕竟每个人的愿望都不一样。

    “行了,该解释的我都解释了,你准备一下吧,我送你去第一个世界。”

    木韵原本还想问一句第一个世界是啥,可话还没说出口,便是一阵令她差些晕眩的天旋地转。

    待她好不容易缓过来,她的脑海里又响起了k24的声音:“这个世界的具体情况,以及你的任务目标,你都可以在我给你的记忆里找到。”

    木韵现在所处的世界是一个古代,不,准确来说应该是一个武侠世界。

    大概是为了方便她尽快达成目标,k24给她找了一个特别玛丽苏的身份,这个武侠世界的天下第一美人。

    这位天下第一美人姓韦名韵,是屹立武林三百年之久的飞凤山庄大小姐。

    可惜美人多命苦,韦韵十五岁那年,她的父亲,飞凤山庄的第七代庄主韦连霄在练功时走火入魔不治身亡了,而飞凤山庄的基业也因此落到了韦连霄的大徒弟叶辛手里。

    韦连霄是上一任的武林盟主,他死后,武林各大门派便琢磨着要推举一个新盟主出来,最终选了关东长青门的门主段鸿。

    对于当时才十五岁的韦韵来说,这些江湖大事本该与她无关。

    然而韦连霄生前行事太过随性,得罪的大小势力实在有点多,他一死,飞凤山庄便也跟着失势了。

    为了能更好地自保,叶辛把有天下第一美人之名的师妹韦韵献到了长青门,想借此来讨好段鸿。

    韦韵虽是前武林盟主的掌上明珠,但从小到大一直被娇惯,根本不曾好好学过她爹的功夫,故而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她就这么被送往了关东,若是一切顺利,她便会成为段鸿的填房。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护送她的车马会在去关东路上被人给劫了。

    劫的人并非冲她和飞凤山庄而来,纯粹是阴差阳错之下劫错了对象。

    韦韵是天下第一美人,光凭一张脸就足够颠倒众生,这回被人劫下,不仅没被灭口,反而还收获了一个裙下之臣,就是把她劫下的那个流寇首领。

    流寇首领姓白名延,是关中那一带有名的“道上阎王”。韦韵从前还是飞凤山庄大小姐时也曾听说过这个名字,却没有想到对方其实尚不及冠,只比她大了三岁。

    白延是真的很喜欢她,甚至还带她去见过他的养母,那架势差不多就是要娶她了。

    如果韦韵真的嫁了他,那倒也算一桩美事。

    但这位从小锦衣玉食风花雪月惯了的第一美人拒绝了他,拒绝完还仗着他喜欢自己,要他把她送到关东长青门去。

    白延舍不得她不高兴,终是照她要求办了。

    长青门在幽州,白延送韦韵过去的路上,曾不止一次提醒过她:“你被我劫走过,段鸿怕是不会依约娶你。”

    韦韵却坚持要去。

    如此,白延也只能帮她最后一把。

    他特地大张旗鼓地带人将她的轿子抬到了长青门总坛前,让全幽州都知道了段鸿本来要娶的武林第一美人被送过来了。

    这样一来,段鸿他作为一个新上任的武林盟主,肯定会出于对自己仁善名声的考虑,好好养着韦韵的。

    可白延为她做到这份上,她也没多感动。

    到了长青门后没多久,她就把这人抛到了脑后。

    她不知道的是,当时白延将她送到段鸿那之后,曾忍不住暗中潜入长青门一次,只为了能远远地瞧她一眼。

    结果他瞧见的却是韦韵巧笑倩兮地问段鸿还娶不娶她的场面。

    这场面令他心碎又失望,之后他倏地醒悟了过来,回到关中继续当他的“道上阎王”去了。

    至于韦韵,她自恃美貌无双,一定能让段鸿也对自己死心塌地,结果却一败涂地,最后郁郁而终了。

    木韵看完这些记忆,忍不住对k24道:“原主这什么脑子啊?!”

    k24说你别急着吐槽,先把任务目标也看了。

    这个任务的目标人物是白延,木韵要做的是帮他实现心愿。

    但她将k24给她的资料翻了一遍,发现里面根本没说他有什么心愿。

    她皱了皱眉:“白延的心愿到底是什么啊?”

    k24反应了一小会儿,道:“噢,我忘了把本来原主死后的剧情给你了,我现在给你。”

    木韵:“……”我怀疑我的系统是智障。

    k24没管她内心如何os,只凉凉地提醒她:“你看之前最好做个心理准备。”

    木韵:“???”

    她自认写文多年,对大部分神展开的接受度都很高。

    然而在她看到白延其实是段鸿私生子的时候,她还是“……”了。

    木韵:“……搞了半天,他当初是想搞小妈啊!”

    k24:“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愿望。”

    白延的愿望其实很简单,他想为他娘报仇。

    他是个私生子,知道他和段鸿真正关系的人只有他和他养母。

    段鸿当年处处留情,早就忘了自己到底辜负过多少女子,自然也不知道那些女子里有一个还为他生了个儿子。

    在原本的剧情里,韦韵死后,长青门和飞凤山庄还是撕了。

    叶辛的武功和谋略都不及段鸿,死在了段鸿手里,连带着飞凤山庄的势力也一起被长青门吞并。

    在长青门最如日中天的时候,在关中成名多年的“道上阎王”白延忽然向段鸿这个武林盟主下了战帖。

    段鸿不知道他是自己的私生子,但却还记得这小子当年曾经劫过韦韵的事。

    他觉得这事让他颜面无光得很,所以在决斗中一点余地都没留,最后亲手杀了白延……

    木韵点评:“这他妈不是武侠,是伦理剧吧!”

    k24提醒她:“反正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帮白延达成这个愿望。”

    木韵消化完任务信息,琢磨着应该不会太难。

    因为最后段鸿赢白延是赢在了兵刃上,段鸿有一柄名为曲凤的宝剑,是飞凤山庄的镇庄至宝,也是韦韵的父亲韦连霄当年叱咤风云时所佩的兵刃。

    如果白延能先段鸿一步从叶辛手上夺到这柄剑,再去找亲爹报仇可就有底气多了。

    不过——

    “现在情节到哪了?”她问k24。

    k24说你睁眼看就知道了。

    木韵这才意识到先前“她”一直是闭着眼的,忙睁开一看,发现自己现在在一顶软轿里。

    她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而随着这预感一起响起的还有轿外一道略有些压抑的声音。

    那声音道:“长青门总坛已到,我走了。”

    木韵:“……”

    她倒是想说你别走,结果还没来得及开口呢,耳际又传来一声朗笑:“难为白小友劫错镖后还将人送到我长青门来,我段某人在此谢过了。”

    木韵只能放下伸到一半的手乖乖坐好。

    她脑海里k24的声音也在响,k24说:“你可千万别在这个时候直接打段鸿的脸说要跟白延走啊。”

    木韵心说我又不傻,当街下这个记仇无比的武林盟主面子,回头她和白延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更不要说帮白延报仇了好伐!

    k24松了一口气:“你知道就好。”

    他说完这一句,木韵身下的软轿便重新被抬了起来。

    她知道这是按原本的发展往长青门总坛内部去了。

    见她一直没什么反应,k24不由得好奇道:“咱们进的这个剧情点有点尴尬啊,你打算怎么办?”

    木韵想了想,道:“我决定上吊。”

    k24:“……????”

    她的这个系统自称k24。

    按k24的说法,木韵如果要对自己的许愿结果进行补救,就得和k24签订协议,完成一定数量的任务。

    绑都绑了,木韵对此当然也没有意见,她问k24:“是什么任务啊?”

    k24满意于她的配合,非常高兴地继续给她解释:“很简单,帮指定的人实现愿望就好了。”

    木韵:“……”

    木韵试探着道:“比如把他们的诅咒对象搞暴毙?”

    这下轮到k24:“……”

    k24说你想多了,这种不算的,至于具体是什么愿望,要去了任务世界才知道,毕竟每个人的愿望都不一样。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