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快穿]最新章节 → 26.6娱乐圈名媛09

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快穿]最 26.6娱乐圈名媛09

    订阅章节不足50%看不到更新, 补足或等两天可看。  既是山门, 那自然就是正的那一面了。

    而现在白延想带木韵去看的,就是背的那一面。

    青城山背靠岷江,江水奔腾往东, 从峰顶往下望去,本就壮阔至极,而到了满月之夜, 月光倾泻而下,将岷江之水照得有如一条白练, 可谓灿然夺目之最。

    两年前白延第一次上山时, 就曾见识过惊叹过。

    所以看着今夜这轮满月, 他便生出了带木韵去看一看的想法。

    木韵听到这里, 心里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 因为青城派在山腰,离峰顶可还有一千多米呢。

    她犹豫着对白延道:“不然还是算了吧……这一来一回恐怕天都要亮了。”

    白延闻言,笑得连连摇头:“阿韵不用担心这个,有我呢。”

    虽然青城派有弃了车马且不用轻功才能上山的规矩, 但这份规矩仅限于从山门到青城派的那四千多级石阶, 再往上,青城派就管不着也不会管了。

    以白延的轻功,将木韵从峰腰带到峰顶看个风景, 那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木韵:“……噢。”

    白延给她解释完就揽住了她的腰背, 提气朝山巅掠去了。

    朗月当空, 长风阵阵, 缩在他怀里的木韵不敢多动弹,便干脆抬眼去看他的侧脸。

    然后她发现这张脸是真的哪哪都符合她的审美。

    她看得太过入神,以至于两人到了山巅,白延把她放下后,她的目光也还是落在他面上。

    这么久以来,白延还是第一次看她用这种眼神望着自己。

    他心里一动,抬手撩开她面纱,吻了下去。

    是个很轻很轻的吻,像一片羽毛拂过她的唇瓣。

    但这也足够木韵被吓得睁大眼睛了。

    幸好下一刻他就结束了这个短暂的亲吻,他转过她的肩膀,拥着她回头,说:“看。”

    映入眼帘的岷江之水果真如白延所说,就像一条光华万丈的白练,美得无法用言语形容。

    可木韵看着这番美景,脑中心里却仍是方才那个吻。

    他吻得那么小心又那么认真,仿佛她是什么一碰就会碎的无上珍宝。

    这也太难不心动了啊,她想。

    ……

    夜里风大,山巅这地方尤其。

    所以看完风景没多久,白延就带着她下去了。

    如此折腾一遭,哪怕自己没用多少力气,也是有些累的。

    回到韩掌门给他们安排的那座小院后,木韵便表示要回房休息了。他们明日一早就要走,怎么说也得养足精神才是。

    白延点头,却没有松开她的手。

    木韵:“?”

    他望着她,像是纠结又像是犹豫地停顿了一瞬,而后忽然低下头。

    木韵呼吸一顿,本能地张了张口,却半个音节都没能吐出来。

    然而就在两人额头相贴的前一刻,院外忽然响起了一阵不急不缓的叩门声。

    这三日里,青城派这一代有点天赋的弟子几乎都来找过白延了。他们也没抱赢白延的希望,纯粹是想着能在切磋里学到点东西。

    看在韩掌门的面子上,白延对这些青城弟子的态度自然不错,不仅来者不拒,还每个都附赠几句真心指点。

    此刻叩门声再度响起,木韵也只当是又有人来求指教了,忙偏头躲开道:“有人来了。”

    白延深吸一口气才松开她的手。

    去开门时,他的表情还有点不大乐意。

    出乎他意料的是,门外站着的竟是洛燃和韩阮。

    他朝洛燃挑了挑眉:“有事?”

    洛燃的声音和表情一样清冷,他问白延:“云姑娘在吗?”

    之前韩掌门问起的时候,白延曾随口说过自己的未婚妻姓云。

    所以青城弟子们现在都称呼木韵为云姑娘。

    只是洛燃找她干什么?而且还是带着韩阮一道。

    这么想着,白延干脆直接问了出来,因为他知道和洛燃这个家伙兜圈子试探没有意义。

    他问洛燃:“你寻她做什么?”

    洛燃面无表情:“道歉。”

    白延:“???”

    一旁的韩阮皱着鼻子给自家大师兄补充:“之前我说了很失礼的话,大师兄说要在你们走之前好好道歉。”

    话说到这份上,白延也只好放这两人进来。

    洛燃这么做,他其实不太惊讶,但韩阮居然真的乖乖听话过来道歉,他还是很惊讶的。

    同样惊讶的还有木韵。

    因为韩阮当时说的那些话她根本没听到,要不是白延后来复述给洛燃听,她恐怕到离开都不会知晓这位情敌还来找过白延。

    洛燃与韩阮进来后一齐在她面前站定。

    站定后,是洛燃先开了口:“我师妹她之前对云姑娘多有冒犯,我特带她来向云姑娘道歉。”

    他话音落下,韩阮也依言朝木韵弯了腰:“对不起。”

    这一声对不起里并没有多少不情愿的意味,叫木韵和白延更加惊讶,尤其是木韵,差点没能反应过来。

    好一会儿后,她才咳了一声道:“没、没关系……”

    韩阮直起身,用余光瞥了一下边上大师兄的表情,总算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这老鼠见猫的模样叫木韵有点想笑的同时,也彻底扫空了先前被嘲讽和鄙夷时的那一点怨气。

    她甚至还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韩阮道完歉,撞上她带着笑意的目光,还愣了一下。

    下一刻,韩阮又扭过了头。

    但这一回她可能只是觉得丢脸。

    洛燃倒是很满意,朝白延和木韵行了一礼后,就带着师妹走了。

    临出院门前,他回了一次头。

    木韵原以为他是想起了什么话没有说,结果他只停顿了这一下就重新转过了身,踏着月光离开了这座院子。

    ……

    第二日一早白延和木韵按照计划下山。

    韩掌门和山脚那个小镇打好了招呼,为他们准备了新的车马和足够的干粮,想得十分周到。

    都说蜀道难,但其实从关中入蜀的路,要远比从蜀中去往岭南的路好走。

    和木韵原本的世界不一样,这里的岭南,差不多还是一片蛮夷之地。

    但蛮夷之地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消息十分闭塞,不用每天担心两人的行踪会暴露。

    白延的母亲葬在岭南最南的那一块,紧靠南海。

    他们抵达时,南海已经入夏,闷热的海风从碧波尽头吹来,躁动又温柔。

    木韵觉得这是一个适合白延安心练剑的好地方,便干脆对他说自己很喜欢这里,能不能多待一段日子。

    白延有点没想到:“你不嫌这荒凉?”

    她眯了眯眼:“不会啊。”

    说来奇怪,在逃亡之前他分明已经见过她那张足以倾国的脸无数次了,但现在望着她刻意扮丑之后的模样,竟会心跳得更厉害。

    然后他听到自己说:“好,那就多待一段日子。”

    木韵高兴了:“嗯。”

    两人在白延长大的那座小村庄住下。

    当年的屋子还在,而且收拾得挺干净,叫木韵有点在意:“你每年都会回来吗?”

    白延摇了摇头:“我义母每年都会回来。”

    说到这里他忽然又有些忐忑,因为他娘的忌日快要到了,按往年惯例,他的义母一定会回岭南一趟。

    “到时我会好好与义母解释的,定不会再让你受委屈。”白延说。

    他说得这么诚恳,木韵也只好应下说好。

    k24:“你现在已经把韦韵洗白了,我觉得他养母应该不会再反对。”

    木韵唔了一声:“我看也是。”

    白延是跟他养母姓的,那位曾被韦韵夸赞驻颜有术的夫人叫白玉璇。

    这名字在江湖里没有什么名气,但考虑到白延有这么多马甲,他养母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

    白玉璇是在中秋那日来的,她见到白延和木韵,居然一点都没惊讶,还对白延说:“你们果然是来了这。”

    在她面前白延非常乖巧:“看来义母已经都猜到了。”

    白玉璇扫了依然木韵一眼,那目光里有很淡的探究味。

    片刻后,她对白延道:“你拿到了韦连霄的剑?”

    白延点头:“是。”

    白玉璇:“给我瞧瞧。”

    白延立刻解下腰间的曲凤剑递了过去。

    白玉璇接过剑,低头看了两眼,说晚上再还他。

    当天晚上,他们三人在村屋中吃饭的时候,白玉璇忽然问白延:“你与韦姑娘现在是何打算?”

    白延张了张口,考虑着该怎么把“认定她”这话说得让义母好接受一些,可惜考虑到最后也没个结果,只能垂着眼直截了当道:“我想娶阿韵。”

    他都做好白玉璇会不同意的准备了,结果白玉璇沉吟了一小会儿后,竟说:“那你们不如在这成亲?”

    考虑到自己现在究竟顶着怎样一张脸,木韵基本可以想象这位韩阮姑娘每次盯着她时是如何一番心理活动,无非就是觉得“林焕”瞎了眼嘛。

    马车行了五日后,青城山终于到了。

    在中原武林大名鼎鼎的青城派就位于峰腰,按开派时流传下来的规矩,不论是谁上山,都得弃了车马徒步拾级而上。

    这规矩连青城掌门也不能例外,所以他们刚到山脚,就把一行人的车马都放到了世代受青城派庇护的一个小镇上。

    木韵听说这规矩的时候,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这山有一千多米高吧,靠脚爬到峰腰岂不是要累死!”

    k24纠正了她的错误印象:“不,青城山主峰的海拔超过两千了。”

    木韵:“……”

    不远处的韩阮见她下了车后满脸都写着拒绝,顿时勾起唇角,露出了嘲讽意味十足的一笑。

    木韵再度:“……”

    k24的语气则十分幸灾乐祸:“你现在是从外貌到武功都被鄙视了个遍啊。”

    木韵无法反驳。

    就在她想着那就咬着牙爬一爬的时候,站在她身旁的白延忽然像当初在关东时那样,主动上前一步蹲下了身。

    “上来。”他说。

    他忽然来这么一下,毫无疑问吸引了山脚下所有青城弟子的目光,甚至连韩掌门都有些惊讶地望了过来。

    木韵被这些或诧异或兴味的目光包围,实在有些尴尬。

    她低声道:“不用啦,我自己可以上去的。”

    白延听到她这么说却没有站起来,他只回头望了她一眼,那眼神比蜀中的春风还柔软千倍,叫她根本无法再拒绝一次。

    最后趴到他背上去的时候,木韵才后知后觉对k24道:“等等,我才是第一美人吧,怎么现在反而是他在熟练运用美色!”

    k24:“……你自己抵抗不了,能怪谁呢?”

    木韵哼了一声,懒得再理他。

    这条上山路有四千余级石阶,大部分石阶都十分狭窄,最多只能供两人并肩而行。

    白延背着她走在队伍最后,始终与前边的人维持着二十来级的距离,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木韵不用花力气爬山,便扭头去欣赏青城山的幽美景色。

    她倒是有记着自己这会儿在白延背上,所以没有动弹得很厉害,只眯着眼转了几下脖子。

    只是这样一来,她的面纱下摆也会随着她转头的动作不停扫过白延的脖颈。

    对白延来说,这样的接触其实相当难熬,但难熬的同时也有些享受,所以他始终没有出声,反而还默默放缓了一些脚步。

    木韵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耳后颈间已然红成一片。

    她立刻收起所有看风景的心不再动,然而这样刻意的行为也叫她身体比之前僵硬了好几个度。

    察觉到她忽然绷紧了身体后,白延问她:“怎么了阿韵?”

    木韵下意识想摇头,好不容易才忍住,开口时不太自然:“没、没事。”

    他也没追问下去,只道:“还剩一小半路。”

    木韵嗯了一声,目光不自觉地落在他依旧泛着红的脖子上,久久未能移开。

    越是往上走,山岚就越是缭绕得厉害。

    等两人抵达青城派时,木韵只觉一呼一吸之间尽是无法忽略的湿润水气,她有点担心:“这里这么潮,我的胎记会不会化开啊?”

    白延说有这个可能,所以他们也不能在青城多呆。

    “那之后去哪?”她问。

    “去岭南。”他说。

    木韵原本以为他说去岭南是因为“林焕”的身份是岭南剑客,结果他停顿了一下后竟告诉她,他十岁之前就是在岭南长大的。

    “而且……”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小会儿。

    “而且?”木韵听出了他语气里的忐忑,略疑惑地挑了挑眉。

    白延在雾中抿了抿唇,道:“而且我娘就葬在岭南,我想带你去见她。”

    木韵只能:“……噢,那、那去吧。”

    这回答显然叫他极高兴,因为他听后直接笑弯了眼。

    他说:“我觉得我娘一定也会很喜欢你。”

    木韵心里知道他这个“也”的意思,但她还是选择了曲解。

    她垂着眼道:“你义母明明不喜欢我。”

    白延顿时失笑,因为这话还真没说错,当初他带着她去见他义母时,老人家连眼皮都没抬几下,甚至还暗中问过他,到底看上这身份万般麻烦的姑娘哪一点?长得美吗?

    他义母很失望:“你莫忘了你是要为你娘报仇的,怎能沉湎于红粉皮相?”

    白延只能向她保证,不论将来发生何事,他都一定会去找段鸿报仇。

    那场见面称得上不欢而散,之后没多久,韦韵就彻底拒绝了他。

    而现在听她再提起他养母不喜欢她的事,白延心中也有点不是滋味。因为那个时候她表现得很平常,还非常认真地夸了他养母驻颜有术呢。

    木韵被他这么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莫名有些紧张。

    难道她说错话了?

    幸好下一刻他就开了口:“是我不好,叫你受委屈了。”

    木韵松了一口气。

    他则伸手抚上她的发顶继续道:“你当时怎么不告诉我呢……傻瓜。”

    木韵:“……”因为以原主的智商和情商,是真的一点都没感觉到你养母对她的不喜啊。

    k24对这番误打误撞的洗白目瞪口呆:“这也行啊?”

    木韵也觉得这走向充满槽点,但说都说了,她总不能把话吞回去吧。

    之后两人跟着一个奉掌门之命为他们带路的青城弟子去了青城派的客房,是个很幽静的院子,房间也收拾得十分干净。

    当天晚上,木韵久违地睡了个好觉。

    第二日一早她被院中传来的利器碰撞声吵醒,刚想问k24外面怎么了,便听到白延在说话:“我绝没有看不起你之意。”

    话音刚落,立刻有一道清冷的男声接上:“那你为何不愿与我再论一次剑?”

    白延叹了一声道:“我只是不想在此时与你论剑而已,那样会吵到我的未婚妻。”

    此话一出,木韵就算还有那么一点睡意,也断睡不着了。

    她想了想,干脆翻身下床穿衣洗漱。

    这番动静不算多大,但却避不过外头那两个剑客的耳朵。

    曾在两年前惨败给“林焕”的青城首座洛燃一听,当即向白延挑眉道:“现在不用担心了。”

    白延知道凭这人的性格,今天不与他拔剑打上一场,怕是不会走的,只能点头:“那请吧。”

    洛燃没在谁先出手这种问题上跟他客气,听他终于应下,便毫不犹豫地举剑攻了过去。

    木韵穿完衣服洗完脸也没出去,因为昨夜睡前白延是帮她卸了胎记的,他说现在这个已经维持了大半个月,再不去掉,她的脸该难受了。

    此时屋外有人,恢复原本容貌的她自然不好露面。

    幸好没过多久那打斗声就停了下来,估计是分出了胜负。

    屋外。

    身穿青城道袍的青年已被曲凤剑指住咽喉。

    “承让了。”白延的语气很平淡。

    “你的剑法,和两年前不太一样了。”洛燃皱着眉道。

    白延说是不太一样了,因为两年过去,他每次拿起剑时的心情一直在变化,这是每个剑客都会经历的过程,没什么好奇怪的。

    洛燃沉默片刻,颔首同意了这句话。

    他惯来少话,也鲜少关注剑以外的人和事。所以话说到这里,白延便以为他下一句就该是告辞了。

    结果洛燃收了剑后,竟仿佛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抬眼道:“方才我来之前,你与阿阮说了什么?”

    “我看她似乎是哭着跑出去的。”洛燃说着说着就重新皱起了眉头,“你莫告诉我你欺负了她。”

    “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白延反问。

    “那她缘何哭?”洛燃盯着他,眼神里尽是不解,“你到底与她说了什么?”

    白延有些无奈地抬手摸了摸鼻子,说你真想知道?

    点头。

    白延:“我是说了句不太中听的话,她生气难过也正常,但我若不对她说这句实话,我怕她日后更生气更难过。”

    韩阮找过来的时候,白延差不多刚起,还没开始练剑。

    他对这小丫头印象还不错,看她过来,还以为她是帮韩掌门打发来传话的,结果两人打过招呼后,韩阮竟拉着他的袖子说她喜欢他。

    白延只能拂开她的手冷声拒绝:“抱歉,我有未婚妻了。”

    寻常女孩子被这么直截了当地回绝,怕是立刻要跑,但韩阮却犟得很,她不仅不肯走,还梗在那非要问他到底喜欢木韵什么。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