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快穿]最新章节 → 24.娱乐圈名媛07

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快穿]最 24.娱乐圈名媛07

    元旦时, 柳溪溪给木韵打了个电话约她吃饭, 说是好久没见面了,有点想她。

    木韵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毕竟原主和柳溪溪的关系是真不错。

    两人约在一家她们从前常去的餐厅, 结果饭吃到一半, 那餐厅居然放起了陶韵写的歌。

    就是由宋宁程出演了mv的那首。

    木韵:“……”说实话,她都没想到反响会这么好。

    柳溪溪作为圈内人士, 自然也知道这首歌发出来后到底火成了什么样。

    她笑着对木韵感慨:“你这回是真的爆了, 我昨天还看见我们公司新来的实习生也在看你表哥演的mv呢。”

    木韵有点囧:“我觉得我这只能算鸡犬升天……”

    柳溪溪听到这个形容直接笑歪了。

    好不容易缓过来之后, 她问木韵:“说起来你到底是怎么说服的你表哥啊?他不是从来只拍电影, 连广告都不接吗?”

    木韵:“呃,他自己说可以帮忙的。”

    月初是陶母的生日,陶家办了个家宴, 请了关系最好的亲朋。

    席上陶父顺口问起木韵, 你的新专辑准备得如何了?

    木韵实话实说:“还差最后一个mv没想好怎么拍。”

    结果她的姨母,也就是宋宁程的母亲听了, 却是来了兴趣:“是什么歌呀?不然让宁程来给你拍?”

    木韵连忙摆手:“一个mv而已,让阿宁哥来那也太大材小用了!”

    姨母:“帮自己妹妹的忙算什么大材小用,何况他闲着也是闲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亲妈发话, 宋宁程在听完之后居然也点了头:“嗯,反正闲着。”

    木韵:“???”

    那、那好吧。

    后来隔天他就跟她去了她的工作室,和策划那边商量了一下该如何拍。

    整个过程里, 木韵这边的人都没有发表过什么反对意见, 所以这个mv最终是由宋宁程拍板决定到底怎么拍的。

    柳溪溪听完其中始末, 顿时没忍住捂着胸口感慨:“你这待遇,真的能让圈里大部分导演羡慕死了吧。”

    木韵笑而不语。

    两人吃到最后,柳溪溪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你知道季恒的近况吗?

    木韵挑着眉玩笑道:“你跟我说这个,不怕我表哥知道了找你算账?”

    柳溪溪:“……”

    柳溪溪说我这不是看你已经对他没兴趣了才说的嘛。

    听这语气,似乎还有个大八卦。

    木韵顿时来了兴致:“那你说说呗。”

    柳溪溪环顾了一下这座餐厅,压低了语气开口道:“我以前为了给你打听消息不是和他家宣传搞好了关系吗?前两天我和那小姑娘闲聊的时候,听她说她在准备拿奖通稿。”

    木韵:“……哈???”

    柳溪溪继续道:“她应该是说漏嘴了,我后来再旁敲侧击,她就一直避开话题,但拿奖的通稿,我想来想去都觉得,季恒估计是去买奖了吧。”

    听到买奖这两个字,木韵差点一口水喷出来,她好不容易才稳下情绪,道:“他能买什么奖啊?”

    柳溪溪:“这我就不清楚了,但是按他的演技,拿什么奖都够呛吧?”

    木韵:“嗯,你说得对。”

    告别了柳溪溪之后,木韵犹豫了一番,还是给柬埔寨那边打了个电话。

    对面听到是她,态度恭敬得很,问她是不是又有别的需要。

    木韵:“……”

    木韵说不是,她想问季恒的团队有没有联系过买奖的事。

    那边沉默了一小会儿,说这些都是客户机密,请恕他们无法奉告。

    木韵想了想,说我可以加钱。

    k24:“这也行?!”

    事实证明,只要出的钱够多,没什么是不行的。

    在木韵把钱打过去之后,那边的态度立刻就配合了起来,把季恒团队过去买最佳新人演员奖的始末事无巨细地讲了一遍。

    木韵听完,只问了一个问题。

    她问:“季恒的团队不知道我给他买了影帝吧?”

    那边立刻回应:“当然不知道。”

    木韵满意了:“那行,一切照旧。”

    挂上电话,她听到k24在她脑中啧了一声:“你这是想他被骂死啊。”

    木韵:“他自己想当影帝的,我有什么办法?”

    k24:“……”

    木韵又道:“再说这部电影文戏那么少,对演技要求也很低,他只要有认真演,怎么也不会被骂到彻底不能翻身吧?”

    她当初找林导跟季恒合作,而不是陶氏这边的其他大导演,就是因为考虑到了这一点。

    k24:“好吧,算你有点良心。不过……”

    木韵立刻警觉起来:“不过什么?”

    k24说不过他不能保证判定系统那边会给她通过。

    木韵不服:“怎么就不能通过了啊?他只说了要当影帝,柬埔寨的影帝难道就不是影帝了吗,你们这些系统不要看不起柬埔寨好不好。”

    k24反驳不了,只能闭嘴。

    此时电影尚未彻底结束拍摄,离柬埔寨电影金像奖也还有八个多月。木韵抽空给林导打了个电话慰问了两句。

    她原本以为林导会跟她抱怨一番,结果两人寒暄了几句后,林导居然开始夸季恒了。

    林导说:“小季他虽然天分不太够,但的确挺能吃苦,打戏的部分都是自己上的,很拼。”

    木韵:“是吗?那就好。”

    林导继续:“不过拍我这种电影对他的演技没啥帮助,小陶如果想帮他,不如给他争取点文艺片资源。”

    对话进行到这里,木韵才意识到原来林导一直都误以为她是在暗中做好人帮季恒啊!

    她囧得不行,还不好解释自己的真正目的,只能打着哈哈转移话题。

    电话挂断的那一刻,她真心实意地许了一个愿望。

    她希望这八个月赶紧过去,最好她现在睡一觉,睁眼就是颁奖仪式!

    k24冷酷道:“没人会帮你实现这种愿望的。”

    ……

    春节前,木韵又被宋宁程从自己的公寓打包拎回了大宅。

    她发现她的这位表哥好像特别在意她和她父母的关系,总是在变着法子劝她多回去,多陪陪陶父陶母。

    恰逢假期来临,木韵想了想,干脆订了一家三口一起出国度假的机票。

    两位家长很少得女儿亲近如此,欣喜不已。

    木韵虽然是个冒牌货,但这段日子怎么说也得到了他们的诸多关心。她告诉自己,就当是哄他们高兴了。

    一家人就这么在南半球享受了七天的沙滩和阳光,要不是陶父是个大忙人,大年初八就排满了会议,木韵甚至想再多待半个月。

    令她没想到的是,他们在hk转机时,居然遇上了季恒。

    半年不见,又这么猝不及防地碰上,两人都有点惊讶。

    季恒的惊讶更多一些,因为他还看到了不远处的陶先生和陶太太。

    “度假回来?”他有些干巴地问。

    “对啊。”木韵表现得很大方,也没有像他那样摘墨镜,“你呢?”

    “我也去度假了。”季恒说,“去了里约。”

    木韵听到这个地名,本能地皱了皱眉。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当初原主和他还没分手的时候,曾经有过一次一起去里约的计划,可惜后来他的行程空不出来,只能作罢。

    那次他们吵了一架,吵架内容比较幼稚,但已经初显矛盾端倪,可谓是一场分手前奏。

    现在他们真的分了手,联系也几近于无了,季恒却忽然脑抽风似的跑里约去了,他啥意思?

    木韵心中转过许多想法,但没有表现在脸上。

    她只淡淡地噢了一声,说:“我去了悉尼。”

    之后陶母寻了过来,看见她在跟季恒说话,脸色顿时有些不太好看。

    木韵不想惹她不高兴,忙拿上饮料走了。

    季恒站在原地,还能听到她在跟陶母解释:“正好碰上就打了个招呼而已,您别多想啦,我都跟他分手这么久了。”

    陶母这才放心:“只要你别又犯傻就好。”

    季恒:“……”

    尴尬的是他们之后是同一班机,座位还离得很近。

    木韵只当没看见这人,一坐下就拿出眼罩戴上了。

    其实她在之前的航程里已经睡了个饱,此刻既不困也不累,但为了让父母放心,她只能戴着眼罩闭目养神。

    她表现得这样淡定无谓,让本来就心情复杂的季恒十分不是滋味。

    可这不是他一直以来都想要的吗?他用余光瞥着她的侧脸忍不住想。

    两人零交流地度过了这段同行之旅,下飞机的时候,季恒听到她接了个电话,语气十分惊喜。

    她说:“咦,阿宁哥你来接我们了?那你等会儿啊,我们拿了行李就来找你!”

    陶母也听到了这个电话,问:“宁程来了?那晚上叫他一起吃饭吧。”

    木韵嘿了一声:“他说他要请我们吃。”

    一家人其乐融融地从季恒边上走过去,谁也没看他。

    季恒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其实他这回会去里约度假是因为听他的助理在放假前抱怨了一句男朋友又放了她鸽子,明明机票和酒店都订好了,结果说不去就不去了。

    季恒听在耳里,忽然想起两年前他好像也听他的女朋友说过一样的话。

    之后他鬼使神差般地订下了去里约的机票。

    那的确是一座热情万分的城市,也没几个人认识他。

    他在那待了七天,七天里漫无目的地把这座城市逛了个遍。

    退房去机场的时候,他想起了他和陶韵那场吵架的结尾。

    她说,季恒,你一定会后悔的。

    季恒不知道自己究竟算不算后悔,但他终于知道,原来被曾经的恋人忽视乃至无视的滋味这么不舒服啊。

    那她当初是怎么过来的?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