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快穿]最新章节 → 20.娱乐圈名媛03

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快穿]最 20.娱乐圈名媛03

    宋宁程气场全开的样子太过吓人, 就算是陶韵估计也要短暂服软。

    所以木韵没有纠结太久便点了头:“……知道了。”

    宋宁程这才满意地朝她摆了摆手,意思是去睡吧。

    木韵忙闪房间, 掏出手机一看,果然,两个小时前, 柳溪溪就给她发了微信。

    柳溪溪说:“完了, 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宋影帝他全都知道了,我以后真的不能再给你打听季恒的行程了……”

    大概是因为她一直没回,搞得柳溪溪非常紧张,在之后的两个小时里,又发了好几条过来,都是在跟她解释这件事。

    木韵想了想, 回了一条没关系,那就不打听了。

    她知道宋宁程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倘若柳溪溪答应了他,转头又反水, 那恐怕之后在娱乐圈都不好混。

    当然更重要的是,她又不是陶韵, 根本不在乎季恒是什么行程跟谁在一起。

    与其四处堵他,还不如研究一下怎么给他买奖。

    k24:“你真要买啊!”

    木韵:“不然呢?就他那烂泥扶不上墙的演技,除非评委集体瞎了吧。”

    k24说演技这种东西是可以练的, 不然给他找个好老师也行啊。

    “那也太麻烦了吧?”木韵撇嘴, “何况就他那天赋, 就算有老师带,估计没个十年八年也开不了窍。”

    宿主过于坚定地表示要作弊,系统也没有办法。

    他没声了之后,被木韵扔在床头的手机震了震。

    木韵拿起来一看,发现是柳溪溪给她回微信了。

    这丫头对她的态度十分震惊,打了一长串问号加感叹号,末了问她怎么忽然醒悟了。

    木韵:“……”

    她干脆拨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一接通,柳溪溪就连珠炮似的道:“快快,给我讲讲,到底发生什么了,我之前看你一直不回我,还以为你生气了呢!”

    木韵:“也没什么,就是觉得一直这样没意思。”

    电话那头的柳溪溪沉默了一小会儿,可能是还在惊讶。

    片刻后,柳溪溪才试探着道:“那……你不喜欢他了?”

    木韵本来想说是啊不喜欢了,但转念一想这样似乎太迅速了一点,反而容易叫人生出怀疑。

    于是她叹了一口气道:“也不能这么说吧,总之先慢慢来。”

    毕竟不是当面对话,她演起来没什么心理压力。

    而柳溪溪听了也没有觉得不对,反而还安慰了她两句:“对,慢慢来吧,两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凭你的条件,还愁没人喜欢么?”

    之后两人又随便扯了几句娱乐圈八卦,就在木韵琢磨着是不是可以结束通话的时候,柳溪溪忽然给她来了一句你表哥真的很可怕。

    木韵:“……”

    说实话,她也觉得宋宁程挺可怕的。

    “你知道吗,今天发布会刚结束,我就被他的助理拦了!”柳溪溪一派心有余悸的语气,“他见到我,上来就是一句别再帮你打听季恒的消息!”

    “然后呢……?”木韵忽然有点好奇。

    “还要什么然后啊,他站在那面无表情地说完这话,我就腿软了。”

    木韵:“……”

    木韵道:“我大概可以想象。”

    话音刚落,柳溪溪就嚎了起来:“你是没见到他当时的样子!反正我见了真的完全没胆子说不!”

    木韵只能安慰她:“没事,反正你以后不帮我打听了,他不会为难你的。”

    绕回这个话题,柳溪溪便又唏嘘了几句。

    所以这通电话打到最后,就变成了一对闺蜜齐声痛骂渣男没眼光。

    木韵也不怕骂季恒崩人设,因为陶韵本人就经常骂他,只是她骂完还是会忍不住继续去倒贴罢了。

    挂上电话的时候,木韵还颇有点意犹未尽。

    她觉得接下来就该好好研究该买什么奖了。

    k24:“……”

    睡了饱觉,又卖乖和父母一起吃了顿早饭后,木韵就开着车回了原主在市中心那间公寓。

    临走时她在花园遇上晨练回来的表哥,顺口打了个招呼:“阿宁哥。”

    宋宁程嗯了一声,目光游离,也不知在想什么。

    木韵没放在心上,一脚踩下油门跑了。

    结果这天下午她蹲在公寓里纠结是买老挝电影节影帝好还是柬埔寨金像奖影帝的时候,宋宁程居然给她来了个电话。(1)

    宋宁程要她陪他参加一个慈善晚宴。

    木韵很疑惑:“阿宁哥怎么会想起来去参加这个?”

    如果原主的记忆没出错的话,她这表哥可是很少会出现在这种到处都是聚光灯的场合的。

    宋宁程言简意赅道:“安术给的邀请函,我之前欠了他一个人情。”

    他口中的安术是一个导演,拍小成本文艺片起家,号称从处女作到现在没一部砸招牌,和宋宁程是多年好友,也合作过好几次,在奖项方面算是互相成就。

    木韵听他提到安术,也反应过来了。

    “噢,就是安太太那杂志的晚宴吧?”她说。

    “嗯。”他应了一声,“衣服我晚点让人给你送来。”

    木韵想说不用,结果他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就挂了电话。

    在这个世界原本的走向里,陶韵和宋宁程都没有参加过这个晚宴,所以木韵总觉得这事哪里怪怪的。

    她自觉还没来得及干什么影响世界走向的事啊?

    k24:“影响世界走向的也不一定是什么大事,也许是什么细节也说不定。”

    木韵想想也是,毕竟昨天那种情况,如果是陶韵的话,大概会一直缠着季恒不让他走,哪还能有空接柳溪溪那通电话。

    想通了这一点后,木韵干脆不再纠结。

    而且宴会是后天晚上的事,这会儿她还是继续研究买什么奖吧。

    k24劝无可劝,十分绝望。

    他觉得这事都他妈怪宋宁程,开嘲讽就开嘲讽吧,提什么买奖啊?!

    和他相反,木韵在网上查完一圈,又四处打听了一番后,发现搞个柬埔寨金像奖影帝的难度真的一点都不大,所以正对宋宁程感恩戴德呢。

    k24:“……”系统培训里没告诉过我这种情况下要怎么办。

    隔天宋宁程的助理送了礼服过来,说是宋宁程亲自挑的。

    木韵思忖片刻,对他道:“帮我跟阿宁哥说句谢谢吧。”

    助理点头应了,末了补充道:“那我明晚六点来接陶小姐?”

    木韵:“行。”

    作为一个合格的白富美,陶韵当然有自己的造型团队。

    所以木韵根本没为这个慈善晚宴操什么心,她只负责到点下楼。

    陶大小姐生得白,巴掌大的瓜子脸,五官又精致,完全不输圈内的大小花们;但比起她的脸,更吸引人的其实是她的身材。

    木韵化完妆换好衣服站到镜前时,也差些看愣。

    她这一愣,叫被她喊来做造型的一群人都忐忑了起来,以为她是不满意。

    最后是为首的化妆师试探着开了口:“要重来吗?”

    木韵:“为什么要重来?”

    一群人皆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

    木韵将他们的表情收入眼底,一时有些想笑。

    “成了,挺好的。”她说,“就这样吧。”

    她是真觉得挺好的。宋宁程挑的礼服款式简洁又大方,还十分衬她的肤色,所以她今天戴的首饰也都是低调款,但这也样反而显得她更加容光四射艳若桃李了。

    下楼时她跟k24吐槽:“这才叫当美女啊,上个世界太落后了,美是美,但我自己都欣赏不了,有什么用。”

    k24已经懒得吐槽她,干脆不出声。

    木韵也不恼,拿好包走出电梯,径直朝拐角处那辆车过去。

    宋宁程正在后座看杂志,见她进来抬头扫了一眼,目光平静道:“行,不会给我丢人了。”

    木韵:“???”

    她正想根据陶大小姐的人设闹腾一下同他辩上几句呢,这人又从座位另一边拿出一个盒子朝她推了过来。

    “手链换一条吧。”他说。

    木韵有点狐疑地打开,发现里头那条精致典雅的宝石手链不属于她认识的任何一个牌子。

    她猜想是宋宁程从他家中那些全世界仅此一件的珠宝收藏里替她挑的。

    “很漂亮。”她诚恳地夸了一句,“谢谢阿宁哥。”

    “谢就不必了,记住你之前答应了我什么。”宋宁程道。

    木韵撇了撇嘴,特地摆出了不太高兴的表情道:“行了我知道,而且阿宁哥你不都已经勒令过溪溪,不准她再帮我打听了吗?”

    宋宁程又扫了她一眼,似是在评估她这话的真诚程度。

    片刻后,他合上杂志往后一靠,在车内闭目养起了神。

    木韵也因此得了一个好好打量她这位影帝表哥的机会。

    平心而论,宋宁程的长相是一点都不虚圈里现在那些所谓鲜肉的,可惜他在镜头前出现得太少,常年都是拍完电影就消失的状态,所以连新闻都很少。

    想到这里,木韵又忍不住好奇起来,他这回是欠了安术什么人情啊,居然会愿意出席安太太的慈善晚宴?

    憋了好久没出来的k24:“好奇就直接问他呗。”

    木韵:“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不会说。”

    之后没过多久,他们就抵达了今夜的晚宴地点。

    两人一下车,就吸引了门外一大片还没进去的人目光。

    木韵原本以为按宋宁程的性格会对此不耐,结果他根本没理,直接携着她进去了,还顺便略过了进门前的摆pose拍照环节。

    但就算如此,在他们走过通道的时候,木韵还是听到了此起彼伏的快门声。

    这让她下意识挺直了背,毕竟走路姿态是很影响照片效果的。

    察觉到她这点小动作的宋宁程很轻地笑了一声,像是在说她没出息。

    她只当没听见。

    两人身份都不一般,进去后便立刻有人迎上来,似是安太太最得力的一个助理,态度十分恭敬。

    不一会儿,叫宋宁程欠了个人情的安大导演也过来了。

    损友相见,少不了一番互相打趣。木韵站在边上听得十分心不在焉,目光乱飘之下,竟看到角落里有个熟悉万分的身影。

    是季恒。

    她困惑极了,按宋宁程现在这个一定要她迷途知返停止倒贴的态度,怎么会带她来季恒也在的场合哦?

    哪怕他欠了安术的人情,也大可以换个方式还啊。

    注意到她的目光顿住,宋宁程也朝那方向望了过去。

    这一望他就愣了。

    他问安术:“这小子怎么会来?”

    安术回头一看,头都大了。

    “这……我也不清楚啊,我明明记得我老婆说没给他发邀请啊。”

    这边他还在一脸懵逼呢,那边季恒大概也发现了他们在盯着他看,一转头面色变了又变。

    木韵估摸着有自己在这他应该不会过来才是,结果这人深吸了一口气后,竟端着一杯酒穿过了人群。

    木韵:“???”

    他想干啥啊?不怕被她缠上了?

    宋宁程皱着眉一脸不悦,见她因为季恒的动作而愣住,就更不悦了。

    就在他最不悦的时候,季恒也正好走到了他们面前站定。

    季恒是来找安术的。

    他没看宋宁程也没看木韵,而是一脸谦卑地喊了安术一声安老师。

    木韵:“……”

    敢情你只有对着你前女友的时候趾高气扬哦?

    大庭广众之下,安术不好拂了年轻人的面子,只好应一声,问:“小季是有事?”

    季恒再度深吸一口气,说确实有件事想请教安老师。

    话说到此处,安术大概也意识到了什么,扭头看了脸色难看到极点的宋宁程一眼。

    宋宁程呵了一声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用问了,是我让他换掉你的。”

    这下木韵就算是个傻子也全明白了。

    原来宋宁程欠下的人情是这个啊……那还真是够大了,毕竟全娱乐圈都知道,安大导演从不向资本低头,他每一部电影的主要角色都是他亲自选的,选定了就不会换。

    不过话说回来,安术居然会选季恒当他的新片主演?!

    木韵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而另一边季恒听到宋宁程这话,则是气得胸口翻腾,偏又没胆量发作。

    良久,他才稍缓下来,他对宋宁程道:“原来是宋先生的意思,那我明白了。”

    宋宁程斜睨着他,并不搭腔。

    木韵没胆子在这种时候惹这个霸总表哥,干脆装起了鸵鸟。

    最后还是安术开口打圆场:“下回有机会再合作吧。”

    大佬都这么说了,季恒也只能点头应下,尽管他觉得有宋宁程在,他和安术应该是不可能再有合作的机会了。

    他转身走开后,木韵才向安术表达了自己的好奇。

    木韵问:“安导你之前真的选了他吗?什么片啊?”

    安术笑了两声,扔下一句你问你哥就跑了。

    木韵:“???”

    不是,你好歹也是个拿过很多奖的大导演,怎么怂成这样!

    再看宋宁程,脸色已经黑成锅底了。

    木韵只能向他申明自己的立场:“我真的只是有点好奇而已。”

    宋宁程不说话,就看着她。

    木韵:“好吧,不说算了。”

    她退了一步后,宋宁程反倒是回答了,他说是《沉浮》,安术筹备了五年的那部电影。

    木韵更加震惊:“那季恒能演什么啊?就他那演技……”

    话说一半,她忙捂了捂嘴。

    宋宁程被她这说了真话还试图掩饰的模样逗乐,倒是没再板着脸了。

    木韵见他面上有了笑意,忙又问一遍:“所以安导之前真的选了他?什么角色啊?”

    安术的确是选了季恒,但这背后的故事嘛,其实是有点缺德的。尤其是对陶韵来说。

    因为他想要季恒来演《沉浮》里的小皇帝,一个靠外戚坐稳皇位,却又嫌弃他的皇后,最后羽翼丰满之后还忘恩负义,把皇后打入冷宫的皇帝。

    当然,这皇帝在整个电影里占的戏份并不重。

    否则以安术对自己作品的态度,就算宋宁程不开这个口,他也绝不可能选季恒这种花**来演。

    宋宁程和安术合作多年,这个还在选角阶段的《沉浮》正是他们最新一次合作。当时他看到小皇帝的角色设定还没多想,因为这种人设在偏重权谋的电影里实在常见得很。

    可当安术在一堆绝大部分都比季恒演技成熟的演员里选了季恒之后,他就回过味来了。

    两人相交太久,宋宁程甚至不用问就能猜到安术选季恒的原因。

    他不就是看中了季恒在面对陶韵时的那份冷酷无情态度,想挪到自己电影里来么?

    于是那天他直接把剧本拍在安术面前,放了一句要么我走要么他走的话。

    安术:“……”

    一个是一番男主,另一个是六番还不知道七番了,傻瓜都知道该怎么选。

    然而选完之后,安术还是忍不住向宋宁程讨了一点破坏原则的小利息,然后就有了宋宁程带木韵来参加慈善晚宴这一出。

    木韵身为事件女主角,听完这里面的原委,心中十分冷漠。

    不过为了不让宋宁程觉得她的态度转变得太快,她还是抽着嘴角道:“安导选季恒演……演这个角色,实在太过分了吧!”

    宋宁程还真被她骗过去了,再开口时语气柔和了不少。

    他说:“没事,他现在演不了了。”

    这个小插曲过去后没多久,晚宴便差不多开始了。

    木韵的宋宁程的位置都在最前面,同安术及他太太一道。

    安术见了宋宁程,还是一派老鼠见猫的模样。

    倒是这张桌上其他几个女明星,因为头一回在这种场合见到宋宁程,纷纷打量了他好一会儿。

    打量完之后,那就是秋波明横各展妖娆了。

    木韵坐到一半觉得无聊,就寻了机会去了趟洗手间。

    她今晚的唇蜜有点过于滋润,喝半口香槟便掉了不少,正是需要补的时候。

    补完她也没急着回去,而是凭着记忆去了此刻空无一人的露台。

    春夜的风吹在身上颇有些刺骨,她站了一小会儿就有点受不住。就在她转身准备下楼的时候,她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

    木韵闻声望去,看见今晚被气得不轻的季恒已站在入口处。

    这也太巧了吧,她忍不住想。

    显然对方也是这么想的。

    两人目光相交的那一瞬间,他还愣了一瞬。

    但下一瞬,他就沉下了脸色。

    他向她走来,颇有些气急败坏地开口道:“你到底想怎样?”

    木韵:“……???”

    季恒:“《沉浮》那个角色。”

    木韵:“噢,那是我表哥让安导换的你啊,和我有什么关系?”

    季恒没想到她竟是这个态度,又愣了一下。

    紧接着他便恨恨道:“你敢说你完全不知情?”

    木韵被风吹得瑟缩着肩膀抖了抖,道:“我说,你要是想给我定罪,就算我现在告诉你我不知情你也不信吧?”

    季恒一时找不到话来反驳。

    他们认识这么久,向来都是他把她堵得说不出话,这会儿角色对换,他自是习惯不了。

    他皱着眉道:“我不管你在打什么主意,反正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木韵刚想嘲讽回去那真是太好了,这露台上便又多了个不速之客。

    宋宁程大步流星地朝他们走来,面容肃杀道:“那再好不过。”

    说罢他把身上的西装脱下来披到了木韵肩上,并朝她伸出了手。

    木韵看季恒气得七窍生烟的模样,只觉出了一口气,以至于离开露台时,她的步伐都轻快了许多。

    只是一离开那个露台,她就又被迫听了宋宁程一顿训斥,大意是顶上风大,她穿成这样站着,还站了这么久,明天铁定要感冒。

    木韵:“这衣服你送的。”

    宋宁程:“……”

    他抬手敲她脑袋,敲了三下,还一下比一下重。

    她只能合掌保证接下来再不乱跑。

    接下来有一场小拍卖会,本就比听一个接一个的人上台发言有意思。

    木韵看了一下今晚拍卖品的册子,发现上面居然还有宋宁程的东西。

    她有点惊讶,看来宋宁程为了还安术这个换演员的人情,牺牲真的很大啊?

    他拿出来的东西是他早年收藏的一套珠宝,价值不菲的同时,也精致得叫在场许多女明星都心动不已。

    木韵对这套珠宝倒是没什么太大的感觉,她知道宋宁程家里还有更好的,比如今夜扔给她的那条手链。

    宋宁程见她翻完了册子,问她有没有想要的东西。

    木韵摇了摇头,她倒不是在跟宋宁程客气,她只是觉得凭陶大小姐在选男人之外一贯很挑剔的眼光,应当看不上这个拍卖会上的其他东西。

    至于宋宁程贡献出来的珠宝,拿出来了再花钱拍回去算什么事?

    晚宴结束后宋宁程送她回去,路上她无聊刷了两下微博,结果居然看到陶韵这两个字又上了热搜。

    更要命的是,她是和季恒一起上的热搜。

    两人在露台说话的时候,被蹲在外面树上的狗仔拍到了。

    照片一发出来,微博上那些季恒女友粉就全部炸翻了天,有哭的有骂的,但骂基本都是在骂陶韵。

    木韵:“……”

    以前那些暂且不提,这回她真的巨冤了吧,明明是季恒主动过来跟她说话!

    她给自己工作室打了个电话,要他们赶紧处理了这事。

    结果工作室那边听了之后,竟对她说:“没问题,我们这就去把这热搜买到第一去。”

    木韵差点气死:“第一个头啊!赶紧让撤!”

    对面懵得:“撤?”

    木韵:“对,撤,上热搜无所谓,但我不想跟他捆绑上热搜。”

    那边沉默了一小会儿,说可是捆绑买比较便宜。

    木韵:“我缺这点钱吗?而且我现在只是要撤了它!”

    吼完这几句,木韵才惊觉自己还在宋宁程的车里,她觉得十分丢脸。

    “不好意思啊阿宁哥。”

    “被拍了?”宋宁程挑眉问道。

    “嗯。”木韵点头,“在露台上那会儿。”

    “能处理吗?”他又问,“处理不了找我。”

    “能。”木韵朝他摆手,“这个我有经验的。”

    “这倒是。”他若有所思道,“你毕竟还干过把你们俩名字分别买到第一第二,再给‘好配’买个第三这种事。”

    木韵:“……”这种羞耻的事就不要提了吧。

    此时车正好开到她公寓楼下停了下来。

    木韵开了车门就要出去,结果才踏出一只脚,手腕就被拉住了。

    宋宁程把他的西服再度披到了她肩上。

    “外面风大。”他说。

    木韵回头跟他道谢,自认语气真诚,结果他听完却叹了一口气。

    木韵:“?”

    他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道:“我知道,你一时半会儿可能还放不下他。”

    木韵:“……”我不是我没有。

    他继续:“但听阿宁哥一句,你们不合适,你值得更好的人。”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