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快穿]最新章节 → 15.武林绝色14

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快穿]最 15.武林绝色14

    白延不仅通知了洛燃接她去青城,还一早就同白玉璇召来的人马交待过这茬,是以对于洛燃的出现,这群人一点都不惊讶。

    惊讶的只有木韵一个。

    但这种时候她的反应本来也不太重要,双方就这么迅速地完成了交接。

    洛燃是个不多话的人,接到了人之后,便没有再同木韵多说什么了。

    幸好除了他之外,之前路上负责照料她起居和贴身保护她安全的两个姑娘也跟着一起去了青城。

    路上木韵试探着问她们:“他还有交待什么别的事吗?”

    两个武功不弱的姑娘对视了一眼后,其中一个低眉顺眼地回她道:“少主说倘若韦姑娘不愿去青城,那便让我们劝韦姑娘往江南去。”

    木韵没问为什么是江南。

    因为就算不问她也知道,白延肯定是为了她的安全考虑。

    她欺骗他利用他伤害他,他却还想着务必要护她周全。

    真是傻得够可以的了,木韵想。

    k24:“那你后悔吗?”

    木韵摇头:“谈不上后悔不后悔吧。”

    k24:“……看来我高估了你的良心。”

    木韵没有反驳,事实上她也觉得自己挺没良心的,但这事本来就很无解,何况做都做了,再谈后不后悔,也只是徒添毫无意义的烦忧罢了。

    “希望他能成功报仇吧。”她轻声说。

    木韵原本以为这回再上青城,她就得自己爬那一千多级石阶了,结果马车行到青城山下后却是拐了一个弯,朝山门背面过去了。

    这段路比上山路更难走,狭窄曲折不说,还是在往地势较低的岷江江岸方向走,稍有不慎可能就一路滑到江水中去了,骇人得很。

    木韵走得心惊胆战,忍不住问洛燃:“我们这是要去哪?”

    洛燃回头扫了她一眼,言简意赅道:“后山。”

    前山人多眼杂,洛燃从没考虑过。相比之下,还是常年无人涉足的青城后山更适合用来藏人。

    但一个地方适合藏人,一般来说也就意味着它非常难去。

    所以跟着洛燃行到后山那处入口的时候,木韵差点没傻眼,这地方陡得跟悬崖似的,要怎么上去啊?

    洛燃:“我会带你上去。”

    木韵还未反应过来,这人就伸手揽住了她,同时扔下一句得罪。

    风声从耳畔呼啸而过的时候,她脑海中忽然浮现起了当初白延说带她去峰顶看风景时的表情。

    她闭了闭眼,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洛燃的武功不及白延,带她上山的速度自然也没白延那么快,但他的确做到了带她上去。

    入秋的青城雾气极重,待两人抵达洛燃说的地方时,木韵的面纱和衣袖已经被沾湿,呼吸间尽是水气。

    那两个负责保护她的小姑娘紧随其后跟了上来,一言不发地站到了木韵身后。

    人齐了,洛燃也就继续带路了。

    青城山本就以幽为名,而这地方人迹罕至,又遍生青竹,可谓是幽中之幽了。

    四人沿着一条生了不少苔藓的曲折石径从竹林中穿过,最后在一座简陋无比的茅屋前停下。

    洛燃道:“你住这。”

    木韵清楚自己现在是何处境,也清楚能让白延放心交托的人一定信得过,所以她未作犹豫便点了头。

    洛燃见状,还愣了一瞬。

    愣过之后他说:“此乃我练剑之处,除我之外,无人会来。”

    木韵知道他这是在跟自己说这地方很安全,于是她语气认真地垂首向他道了一声谢。

    洛燃沉默片刻,忽然道:“你和从前不太一样了。”

    木韵:“???”等等?!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算上这次他们也才见过两次吧?怎么他的语气却像是他们很早以前就认识了?

    可韦韵的记忆里也没有洛燃这个人啊……

    洛燃对她的反应一点都不意外,毕竟他口中的从前已是十二年前的事了。

    十二年前,武林盟主韦连霄忽然放出消息说要收徒。这个消息一出,整个武林都沸腾了,大大小小的世家都在筹谋着将自家孩子送过去,万一运气好被韦连霄收入门下了,那可是能让整个门派都沾光的好事啊。

    洛燃并非出身世家,但他从小就喜欢剑,听到这个消息后,便决定去已然门庭若市的飞凤山庄试一试。

    韦连霄收徒并不看出身,所有想当他徒弟的人都有见他的机会。

    洛燃进去之前,在外面听了不少关于这位天下第一的议论,多是在抱怨自己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没能让对方动一下眼皮子。

    那时的洛燃也不知道自己的天赋究竟如何,所以听了这么多抱怨后,他进去时基本没抱太多希望。

    他只是想,反正来都已经来了。

    结果韦连霄见了他,竟是多问了他好几个问题,末了让他先去隔壁那间院子先等着。

    他走到隔壁,发现里面已经有三个同他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子,眼里有不深不浅的戒备。

    之后的几日里,又陆续有人过来,最后一日结束时,加上他这院中一共有了十人。

    他们十个从飞凤山庄的侍从口中知道,韦连霄只打算收一个当徒弟,所以彼此之间的关系并不亲近。

    洛燃话少,连场面上的招呼都很少参与,多数情况下,他都是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看他的剑谱。

    等他把剑谱看完一半,韦连霄也终于重新来见了他们。

    这回他身后跟了个小姑娘,生得玉雪可爱。

    小姑娘自然就是韦韵。

    她听说父亲在收徒,便闹着要一道来看。

    韦连霄对这个女儿有求必应,听她一说就带上了她。

    这样一个娇软的小姑娘过来,还是韦连霄的女儿,很难不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加上她也有心和这群可能会成为他父亲弟子的人接触,半日下来,就有七八个人一直围着她转了。

    洛燃远远地看着这番场景,觉得相当没意思。

    他没想到韦韵竟会主动跑过来问他在干什么。

    洛燃:“看剑谱。”

    韦韵见他回答完自己的问题便再不理自己了,竟直接伸手去夺他手中的剑谱,闹出了不小动静,让院中侍从无从应对的同时,也惊动了正在屋内考验人的韦连霄。

    四岁的韦韵已经相当会恃宠而骄,一个不顺心就开始哭闹,反正一哭一闹,她爹就什么都答应了。这回也是一样,分明是她先动手抢别人的东西,结果韦连霄一出来,她就指着洛燃说,这个人欺负她。

    韦连霄看了看她,又扫了捧着被撕破剑谱的洛燃一眼,抬手招来一个手下,低声吩咐了两句。

    被送出飞凤山庄的时候,洛燃心中很是愤懑。

    倘若韦连霄是在考验过了所有人之后没有选他也就算了,但现在这样算什么?

    送他出庄的人见状长叹一声,从怀中拿出一枚令牌,道:“我们庄主说,你若真心想学剑,可以拿着这个去青城拜师。”

    洛燃犹豫了片刻,最终接下了这枚令牌。

    之后他就去了青城,用不到五年的时间成为了青城派首座弟子。

    韩掌门对他很好,青城上下也十分尊敬他。

    所以儿时那场闹剧,他当然也已经不再放在心上。

    只是他没想到,时隔多年,他居然还能同那个曾让他恨了好一段时间的小姑娘再见面。

    对方完全不记得他了,性子也变了许多,还会对他说谢谢。

    这让他心情很是微妙,以至于下意识感叹出了那句和从前不太一样。

    木韵:“……”

    对不起,原主干过的类似混账事真的太多了,而且一般干完就抛到脑后,根本不可能记得。

    但怎么说,这事真的很混账啊!

    木韵只能垂下头对洛燃道歉:“当时年幼无知,叫洛少侠受了这般委屈,对不起。”

    洛燃应了一声,说时辰到了,他该回前山了。

    木韵:“那……走好?”

    洛燃瞥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便转身离开了此处。

    这场景让木韵觉得莫名熟悉,然后她想起来,当初他带着韩阮来道歉时,就曾在离开时回头这么看过她一眼。

    难道那时他就已经认出她是小时候那个混账了吗?!

    木韵跟k24感慨:“……那他还愿意帮白延这个忙,他真的是个好人。”

    k24:“白延也是个好人。”

    木韵:“……”行吧,就她是混蛋。

    青城后山如洛燃所说,不会有他以外的人来,木韵正好乐得清净。

    但就算是木韵也没想到,她在青城这一住就是三年。

    这三年里,洛燃偶尔会告诉她一点外界的消息,比如段鸿又打败了谁。

    木韵对这些消息其实并不意外,但这么渐渐地听下来,也不可避免地生出了几分担忧。

    终于,在第三年年关将至的时候,洛燃对她说:“他给段鸿下了战书。”

    他没有直接说出那个名字,但木韵知道是谁。

    说实话,比她想象中要快。

    她抬眼道:“什么时候?”

    洛燃:“明年清明。”

    沉默片刻后,她又问:“他们在何处决斗?”

    洛燃说在武昌。

    从青城到武昌并不太远,若是走水路,半个月就能到。

    k24:“那你要去看吗?”

    木韵:“还是去吧,就当是去看我到底有没有完成任务了。”

    这样两位剑客约战,同为剑客的洛燃自然也要去。

    木韵原以为洛燃憋了三年,这回总该要忍不住问一问她白延究竟为什么要和段鸿杠上了,结果一直到他们出发去武昌他都没有问过。

    这让木韵又好奇起了他究竟知道多少,或者说白延究竟告诉了他多少?

    然而好奇归好奇,在面对洛燃的时候,木韵仍是一次都没有提白延这个名字。

    他们在清明前一日抵达武昌。

    清明时节雨纷纷,江上一片迷蒙,叫人连十丈之外船只的轮廓都看不清,木韵被自己的两个“保镖”从船上扶下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头忽然一跳。

    她有些紧张地回头一望,发现渡口对面,有一青衣美妇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是白玉璇。

    洛燃见她身形一顿,也随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

    他不认识白玉璇,但他认识站在白玉璇身旁的那个剑客。

    双方目光相接的那一瞬,他清楚地听到了木韵的抽气声。

    而他在这样气势万钧的冰冷目光下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停顿着缓了片刻后,洛燃偏头对木韵道:“走吧。”

    说罢他便朝那边走了过去。

    木韵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迈开的脚步,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跟了上去。

    白延就这么站在原地看着他们向自己走来,那目光跟看街上的任何一个陌生人完全无异。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