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快穿]最新章节 → 14.武林绝色13

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快穿]最 14.武林绝色13

    白延听到这个回答,一颗心如坠冰窟。

    他下意识收紧掌心,试图抓住点什么,结果只抓到了曲凤剑的剑柄。

    木韵看着他垂首对剑出神的茫然模样,差些愧疚得演不下去。

    她转过身,打算先离开海边缓上一缓,以防被他看出什么破绽。

    回去路上她问k24:“我这么说,他应该会对我彻底失望了吧?”

    k24:“……应、应该吧。”

    木韵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十分不是人。

    k24其实有些不理解:“以白玉璇的性格,就算你不配合,之后她肯定也会想办法逼得白延放弃你选择剑的吧,你何必亲自去伤害他?”

    木韵:“长痛不如短痛啊,如果他迟早要屈服于这把剑,那还不如在屈服之前少煎熬一点。”

    k24:“……”怎么说呢,他觉得不管怎样白延都好惨啊!

    木韵给自己做了一个月的心理准备,这会儿真的把话说出口,倒是比当初想象中要冷静不少。

    她琢磨着她该走了。

    k24:“等等?这么绝情的吗?”

    木韵:“不,我怕我内疚之下,天天对着他会心软。”

    像韦连霄那样彻底断情绝爱走上无情道的人到底是少数,木韵虽然能为了任务冷静地做出选择,但也不是一丝都不曾为白延动容过,她无法保证自己不心软。

    何况现在该说的话已经说完,剩下的事有一心报仇的白玉璇在,出不了什么大岔子,她留在这反而碍事。

    k24看她真的立刻动手收拾起了行李,一时无言以对。

    就在她快收拾完的时候,白延回来了。

    他手里还提着剑,一推门看到她的动作,表情一滞:“阿韵……”

    木韵身形一顿,却没有开口。

    她不知道这种时候还能说什么。

    白延上前一步按住她的肩膀,道:“是不是义母同你说了什么?是不是?”

    木韵没想到到这份上他还是在找理由相信她。

    她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他望着她缓缓开口道:“你方才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我不信。”他声音颤抖,“你若是从一开始就只想借我报复你师兄和段鸿,当初何必要把我赶走再一个人赴死?”

    木韵:“……”

    他要不说,她还真把这事忘了。

    然而事已至此,她只能临场发挥脑洞继续编。

    木韵深吸一口气道:“因为最早的时候我想过去长青门跟段鸿同归于尽。”

    “他把我当成一个能用来装点他武林盟主地位的物件,因为他想要,飞凤山庄就得乖乖拱手奉上,那我就让他尝尝被物件反咬的滋味好了。

    “可是到了长青门之后我才知道,我这种想法有多天真。

    “段鸿他早已不是二十年前那个风流成性到处留情的段鸿了,如今他半点女色都不近,我半点机会都没有。”

    “所以你就决定上吊?”白延按在她肩膀上的手骤然多用了三分力。

    “对。要我仰他鼻息在长青门过下去,我还不如直接去见我爹。”故事编到此处,木韵倒是说得一句比一句顺畅了,“可惜我还没见到我爹,你就来了。”

    “……”

    “我当时看你混进长青门也没被人察觉,心想我可能低估了你的本事,所以我就决定……”

    “……够了。”他神色痛苦地打断她,“够了,不用说了。”

    k24一边叹为观止一边瑟瑟发抖:“你们写文的都这么可怕的嘛,你这说得我都快信了。”

    木韵没理会这废物系统,她很轻地叹了一口气。

    就这么沉默相对了片刻后,她抬手去掰白延的手,说:“那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白延红着眼盯着她,良久才出声道:“我会赢过段鸿。”

    我会赢过他,我也可以不在乎你利用我骗我,所以你可不可以不要走?

    两人离得这么近,她根本避无可避。

    她只能闭着眼偏过头道:“那就等你赢过他了再说罢。”

    说完这一句,她感觉肩上那两只手骤然一松。

    “好,好……等我赢过了他。”他重复了一遍,声音低不可闻。

    木韵本能地想说一句我相信你,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幸好白延没注意到她这番欲言又止,他正低头端详曲凤剑。

    k24:“他不会是又想把剑还给你吧?”

    木韵:“……”

    完了,按白延的性格还真干得出这事。

    果不其然,下一刻他就抬起了头把剑推了过来。

    “你的剑。”

    话还是当初赢下叶辛时那句话,但语气却已经有了天壤之别。

    木韵没有接,她冷声道:“它若是在我手里,指不定哪天就被长青门的人夺去了,你不用还我,用它赢过段鸿就是。”

    白延想了一小会儿,表情变幻,最后他说好。

    木韵闻言,顿松一口气。

    之后白延又问她:“那你接下来有何打算?”

    木韵想了想,说先回蜀中看看吧。

    他垂着眼思忖道:“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

    木韵:“……”天哪他怎么能这么傻的?

    k24也目瞪口呆:“你有没有觉得自己的良心很痛?”

    当天晚上白延不知道跟白玉璇说了什么,总之三个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白玉璇的表情很复杂,期间还状似无意地看了木韵好几次。

    木韵只当没注意到,安静地吃自己的饭。

    饭后白玉璇如以往一般回自己屋子休息,而白延则是一边洗碗一边跟她说,他让义母帮忙,为她安排了从岭南回蜀中所需的护卫。

    “倘若不出意外,那些人七日后就能赶来了。”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等他们过来,你再走也不迟。”

    木韵闷闷地回了一句谢谢。

    他动作一顿:“不用,我拿了你的剑,本就该护你周全。”

    夜间海风肆虐,吹得窗户吱嘎作响。

    木韵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半夜,仍是一丝睡意都没有。

    她知道屋子另一头的白延也没睡。

    不知过了多久后,她听到他起身推门出去的声音。

    这一回她没有跟出去。她在带着凉意的月光中闭上了眼。

    接下来的六个晚上,他都会在子时之后出门练剑。

    第七晚木韵一直等到窗外的晨光漏进来都没有听到什么动静,然而就在她快要睡过去的时候,他走到了她床边。

    有熟悉的气味笼罩她鼻尖,之后是一个轻得好似幻觉的吻。

    木韵知道,这大概就是他的道别了。

    白玉璇召来的人马都是他们这些年发展势力培养出的心腹。

    这些人见到木韵,就跟段鸿那个叫段七的手下一样,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听完主人的吩咐应完一声好,便将她请上了马车。

    临行前白玉璇神色复杂地嘱咐了她一句,若是不想多生事端,此去蜀中路上,千万不要在人前露出自己的真容。

    木韵点头:“我知道。”

    白玉璇放下车帘,似是交代完了,但就在车帘彻底落下的前一刻,她又回过头对木韵道:“谢谢你,韦姑娘。”

    木韵:“……”

    k24:“看来你只骗过了白延,没骗过白玉璇啊。”

    木韵:“没关系,骗过白延就够了。”

    此时的木韵还不知道,被她骗过的白延,在安排护送她回蜀中的人马之余,还另外多做了一件事。

    一行人扮作商队沿官道从岭南入蜀,有白玉璇悉心培养的心腹在,一路上都没出过什么大岔子。但这一路上,木韵也听到了许多关于段鸿只凭十剑便赢下漠北七星的传言。

    因为这一战,江湖上甚至已经开始拿他和韦连霄作比较。

    不过在蜀地,韦连霄的名望还是远胜段鸿,大部分人比到最后,还是会感慨,倘若韦庄主还在世,哪轮得到姓段的逞威风啊。

    感慨完这句,他们又开始念叨,可惜韦庄主那个徒弟不成器,不仅护不住天下第一美人,也护不住飞凤山庄的镇庄宝剑。

    越是往蜀中走,这些议论便越是多。

    木韵也由此得知了飞凤山庄现在混乱极了,不是个好去处。

    她问k24:“你说哪里太平一点?”

    k24:“你这张脸,到哪都太平不了啊。”

    就在她最纠结的时候,她遇到了一个人。

    那人似是一早知道她的行进路线,在秋风中背着剑拦住了她的车马。

    墨袍竹冠,声音同面容一样清冷。

    他说:“林焕给我送了信,他说飞凤山庄乱作一团你镇不住,托我接你去青城。”

    木韵:“……”

    而他表情未变地继续道:“你放心,除了我,没人知道你真正的身份。”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