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快穿]最新章节 → 7.武林绝色06

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快穿]最 7.武林绝色06

    木韵闻言愣了一下,因为她原先的打算是到了蜀中之后,再循序渐进地跟白延说下战帖的事。

    毕竟她之前只跟白延说了想回蜀中一趟看一下她爹,完全没提过教训叶辛和拿剑的事,结果他居然先主动提了。

    白延见她愣住,便问她:“怎么?你不愿意我教训他?”

    木韵忙摇头:“当然不是!”

    停顿片刻后,她又试探着问:“那你打算如何教训他啊?”

    白延思忖片刻,说既是出气,就得光明正大地出,他不是最在乎权势地位吗,那就让他失去这些。

    木韵:“……”不会吧,难道咱俩想到一处去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白延就继续道:“我给他下一封战帖。”

    k24:“这都遇上了,为什么不直接抢啊!”

    木韵让他先闭嘴,而后继续用九流演技作纠结状:“可是——”

    她这话还没说完,白延就笑着打断了她。

    白延道:“阿韵不用担心,我若是赢不了他,本来也没资格站在你身边。”

    木韵摇了摇头,说我不是在担心这个。

    “你的确比我师兄厉害很多。”她停顿了一下,“但段鸿现在不还在盯着你吗,如果你向我师兄下战帖,被他知道恐怕会很麻烦,所以你最好不要用自己的真实身份。”

    这番话说到最后倒不全是在演了,人心都是肉长的,一路这么相处过来,木韵是真觉得白延这个人格外赤诚。

    就算抛开她来到这个世界的任务不谈,她也希望他不要像原本的剧情里那样,报仇不成还死在最好的年纪。

    而白延也似察觉到了她的语气变化,他将手中的伞压低些许。

    素白的伞面遮住两人肩颈以上,下一刻,他用空着的那只手挑起她的帷帽,低头吻了她的额头。

    “我真高兴,阿韵。”

    木韵倒没有很抗拒他的亲近,她只是在他靠过来的时候忍不住想,他这会儿可还穿着女装呢,这万一要是没遮好,岂不是大庭广众之下搞百合,会吓到人的吧!

    k24:“……”

    幸好紧接着白延就继续讲正事了:“不过不能用真实身份也没关系,我与你讲过的,我少时常被追杀,所以有很多身份,在里面挑一个分量重一些的也不难。”

    木韵:“比如?”

    白延问她:“你知道林焕吗?”

    木韵在原主的记忆里搜寻了一下这个名字,然后差点一个没站稳摔了。

    因为林焕这个名字几乎和“道上阎王”一样响亮。

    据江湖流传最广的说法,林焕应该是一个来自岭南的天才剑客,曾与青城派的首座弟子于青城山下一战,且赢得十分漂亮。

    青城派与飞凤山庄同在蜀地,关系也向来很好,所以那一战自然也曾传到过原主耳里。

    原主甚至还有与父亲聊起这个林焕的记忆。

    当时韦连霄是这么说的:“倘若他真如传言所说只用了五十招就赢了青城派那小子,那二十年后,他或许能与我一战。”

    而以韦连霄的性格,能说出这话,也算是相当看得起林焕了。

    毕竟他可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

    木韵震惊得不行,对白延道:“知、知道。”

    白延说那就用这个身份去给叶辛下战帖。

    木韵当然没有意见,但她点完头后加了个对她来说十分必要的提议:“既然要战,不妨添个彩头吧,你看到叶辛腰间的剑了吗?”

    白延作为一个剑客,当然不可能没注意到那把剑。

    事实上在木韵告诉他那是叶辛之前,他根本没看叶辛这个人,他只看了叶辛的剑。

    那实在是一柄不可多得的好剑。

    现在木韵一说,他也立刻反应过来了:“莫非那把剑就是传说中的曲凤剑?”

    木韵颔首承认:“对,那就是曲凤剑。”

    话说到这里,按正常人的思路,都该立刻高高兴兴地接受她加彩头的提议了。

    那可是曲凤剑啊,是飞凤山庄的镇庄至宝,是几代剑神的佩剑,更是所有剑客心里的白月光。

    但白延却摇了头,他望着她,目光里溢满温柔。

    他说:“阿韵,我为你出气,只是因为我想为你出气,和旁人他物没什么干系,所以这个彩头还是算了罢。”

    木韵:“……”天哪这个人真的太好了吧,原主是不是瞎啊!

    k24看她迟迟没有反应,就有点着急:“现在怎么办啊!”

    木韵想了想,说大概只能继续骗下去了。

    k24:“?”

    只见木韵深吸一口气,咬了好几次唇才纠结着开了口:“其实曲凤剑本该是我的陪嫁。”

    白延的表情瞬间一顿。

    而她开了个头,再往下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倒是顺畅了很多。

    木韵:“我爹生前说过,我是他唯一的女儿,所以我将来嫁给谁,曲凤剑就会给谁,但当初我师兄决定把我送去长青门时将它扣下了……我不想它落在我师兄手里,可你也知道,我武功太差,左右不了他。”

    她话音刚落,白延就冷声道:“那就添上这个彩头。”

    k24:“……我服了。”

    木韵难得没有搭自家系统的腔。

    夺剑计划商量完毕,他们俩就回了客栈。

    白延火速写完了要下给叶辛的战帖。

    那战帖写得非常简单,只列了时间地点和他想要的彩头,相当符合“林焕”这个人传言中不苟言笑惜字如金的冷淡性格。

    写完后他也没直接把战帖送去飞凤山庄,而是绕了个弯让青城派代劳了。

    这样一来,不出五日,整个蜀中都会知道岭南林焕给飞凤山庄叶辛下了战帖,叶辛若是不接,等于直接跟蜀中诸多武林势力承认他怕了林焕。

    约战地点定在了嘉陵江边,时间是半个月后。

    半个月足够白延神不知鬼不觉地逐渐变换两人容貌,恢复成男装。

    一开始木韵相当可惜,但当她看到玉带轻裘白衣胜雪的岭南剑客“林焕”后,她就收回了这份可惜。

    如果说扮成女人的白延是不再掩饰自己的好看,那么变身“林焕”的白延就是彻底放大了他的俊俏风流。

    假如要木韵来形容一下现在的白延,那大概就是皱眉如冷月,展颜似艳阳。

    木韵忍不住跟k24吐槽:“你说他当初要是用这个身份跟原主求婚,原主会不会同意啊。”

    k24对于好看不好看没有什么概念,他冷静地分析道:“韦韵还是不会看上他,她慕强,只想待在天下最有权势的人羽翼下享一生富贵。”

    木韵:“……那是真的脑子不正常。”

    半个月时间眨眼而过。

    约战之日来临时,嘉陵江边大大小小的客栈已住满了人。

    其中不乏在江湖上声名极显的剑客,毕竟这一战的彩头可是传说中的曲凤剑。

    昔年韦连霄凭这把剑在昆仑山连斩魔教十一位高手,以一己之力阻挡了昆仑魔教入侵中原武林,而他也正是靠此战稳坐了二十年武林盟主之位。

    现在韦连霄身死,飞凤山庄失势,但江湖上诸多豪杰在明面上还是得顾念这人当初对中原武林的贡献,所以就算对曲凤剑万般心痒,也没有这么急着动作。

    更何况叶辛的武功就算不是江湖顶尖,也绝对能称得上一句高手,一般剑客能不能赢过还难说呢。

    “这林焕是不是跟咱们蜀中杠上了,两年前让青城派颜面扫地,现在又给飞凤山庄下战帖!”

    “是啊……”

    “话也不能这么说吧,剑客之间约战很常见的,何况也没人逼着叶辛一定要应战啊。”

    ……

    木韵听着嘉陵江畔那些凑热闹的江湖人议论,忍不住偏头看了白延一眼。

    此时的她没有再戴帷帽,只用白纱遮住了下半张脸,但白延给她画的新胎记有一大半在上半张脸,所以照旧足够骇人。

    两人一路走过来,她已经不知收获多少同情中带着妒忌的目光了。

    这让她很是想笑。

    然而白延还是不太放心,他大概觉得她就算这个模样也美得很。

    所以犹豫了一下后,他带着她往青城派弟子聚集的地方过去了,说是想去拜托青城派掌门在他和叶辛比试时看顾好她。

    木韵惊讶:“青城派?”你不是让他们颜面扫地过吗?

    他点头:“两年前我赢下那一战后,曾被青城的韩掌门邀去青城山上论剑,我二人以剑相交,倒成了朋友。”

    说话间两人已行至那帮青城弟子面前,为首的老者见状,几乎是立刻迎了上来:“林老弟!你终于来了!”

    白延朝对方一笑:“久见了,韩兄。”

    他言简意赅地向这位韩掌门讲了他的请求,对方一口应下:“林老弟放心便是!”

    白延这才松了一口气,又认真向韩掌门道了谢。

    许是他的态度太过郑重,叫韩掌门也忍不住八卦了一句:“不知这位姑娘是……?”

    白延又是一笑,说这是他未过门的妻子。

    木韵:“……”

    这边他刚交代完,另一边叶辛也带着飞凤山庄的人马抵达了江边。

    韦连霄才死了一年不到,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所以这会儿的飞凤山庄依然有叫人忍不住屏息凝神的气势。

    叶辛就站在那行人最前方,手执名剑,目光森然。

    他盯着信手立在韩掌门身旁的白延,片刻之后主动上前一步,朝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白延却没有立刻过去。

    他侧过身,在所有人的目光里折下江边一株老黄葛的枝条。

    这意思便是他要以树枝为剑和手持曲凤剑的叶辛比试。

    围观人群霎时一片哗然,而叶辛的脸色已难看到极点。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