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都市书籍 → 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快穿]最新章节 → 4.武林绝色03

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快穿]最 4.武林绝色03

    白延原本的确已打定主意要离开。

    从关中到幽州的这一路上,他不止一次放下尊严问过韦韵,你当真一点都不喜欢我吗?

    韦韵从来不回答,她只会看着他,然后默默地别开眼去。

    白延能够在不及弱冠的年纪就成为关中的“道上阎王”,自然有几分真本事,也傲得很。

    在遇到韦韵之前,他不是没有见过所谓美人,但从来都是说拒绝的那一个。这回栽在她身上后,他不仅为她一再破例,甚至还放下自己在关中的基业亲自护送她来幽州。

    这滋味叫他憋屈不已,偏偏又无从发泄。

    长青门的人把韦韵抬进去后,他在门口和段鸿互相试探了几句。

    段鸿说自己今日恰好在门中设宴,邀请了关东这一带的许多武林英豪一道,问他要不要进来一起喝杯酒。

    他犹豫了片刻,拒绝道:“不了,我还有其他事要办。”

    段鸿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末了退了一步道:“既是如此,我便不勉强白小友了。”

    白延从小到大,听养母提过无数遍这个亲爹当年所作所为有多伤他娘的心,早发过报仇的誓。

    所以就算没有韦韵这一茬,他也不会在自己羽翼未丰的时候和段鸿有太多接触。他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给段鸿瞧出了什么端倪。

    离开长青门后,白延在幽州城里漫无目的地转了一圈。

    按他以往的习惯,每到一个新地方,他肯定会打听出当地最出名的酒馆去喝上一杯。但这回他却没了这个兴致。

    不仅如此,他转到最后,还在不知不觉中转回了长青门总坛附近。

    然后他想,那就再去看她一眼。

    一眼就好。

    长青门总坛今夜的确设了宴,此时正灯火通明觥筹交错。

    在这样的日子,这里的守卫也比平时要混乱一些,恰好方便白延混进去。

    他运气好,刚进去不久,便听到了里面有两个守卫在议论韦韵。

    其中一个道:“那韦大小姐不是天下第一美人吗,怎么我看咱们门主对她似乎也没太上心。”

    另一个道:“可不是嘛,都直接扔到最北边去了。我看这位韦大小姐将来得不了什么宠。”

    之后他们又好奇起了这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美人究竟能有多美,说的话也一句比一句出格,叫蹲在梁上的白延差点没忍住下去将这两人教训上一顿。

    好不容易按捺住这份冲动后,白延还在心中自嘲了一番。

    果然,只要一摊上韦韵的事,他的理智便会大打折扣。

    其实她有什么好呢?娇气任性不说,还总喜欢把人的真心往地上踩。

    这样想着,白延又坚定了先前那个看完一眼就走的决定。

    他小心地绕过长青门中的守卫,一路往北过去,果然见到了一座规模不大、有些冷清的小院。

    说冷清是因为他扫了一眼发现这院子里只有两个侍女,还都是武功平平,在他手下撑不过一招的那种。

    白延知道自己今夜最好能不出手就不出手,否则闹出什么动静来,不仅韦韵会有麻烦,他也不一定还能走得掉。所以他最开始根本没进去,只借着院外树影的遮挡掠到了院墙上。

    然而就在他掠上去站定的时候,他看见了屋子里的韦韵把自己吊上了房梁。

    那一瞬间,白延再也顾不得其他,他毫不犹豫地冲了下去。

    当然,破窗而入之前他也没忘记将院中那两个侍女先解决掉。

    此时此刻他把这个娇气任性的少女抱在怀里,心中尽是后怕。

    “你怎么这么傻?”他低声问。

    “……”

    “我若再迟来一步……”他根本不敢想下去。

    木韵先前为了不破功把头埋在了他胸前,这会儿被他越按越紧,都快喘不过气了,只能挣扎着抬手去推他。

    正好她也缓过来了一些,可以继续演了。

    木韵咬着唇抬眼道:“你、你来做什么……?”

    说罢不等白延回答,她又朝他胸膛用力一推,道:“你……你快走,快走!不要叫长青门的人发现了……”

    其实她演技依然做作,但胜在之前上吊得太真了,这会儿模样太过可怜,叫白延见了只有心疼,哪还会有所怀疑。

    只见白延忽然抓住了她的手不让她退,眼睛里的自责都快溢出来了。

    白延道:“我走了,你还会再做傻事么?”

    木韵别开了脸,她觉得这时候不说话的效果最好。

    果然,白延见了又多自责了几分,还重新将她揽到了怀里。

    k24感慨不已:“啧啧,真不愧是写文的。”

    木韵在心中嗯哼一声,很是得意。

    得意的同时她又挣扎了两下,刻意硬着语气道:“你不是说送我到幽州后我们便再也不用见了吗?”

    亏得她演技差,把这句狠话说得气势全无,叫白延直接理解成了逞强。

    白延甚至还忍不住开始想,他当初是怎么傻到都没能察觉她只是在装冷漠的?

    如此想着,他拂过她柔软的长发,将头埋在她颈间深吸一口气道:“我后悔了,阿韵,我后悔了。”

    木韵还在想接下来的戏要怎么接呢,他就揽着她站了起来。

    他说我这就带你走。

    说完大概是怕她再拒绝他一次,还顺便点上了她的穴道。

    木韵:“……”

    k24觉得进度喜人,兴奋地在她脑中叫唤:“可以可以,趁现在赶快离开。”

    木韵:“话说回来,我就这么走了,段鸿这边怎么办,按他性格,怕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k24:“你被劫走一次,他就已经觉得丢了个大面子,现在人回来了又没了,我觉得他就算再生气,也不会把这件事宣扬出去。”

    木韵还是有点担心:“我不信他不会暗地里找我们出气。”

    k24笑了:“你别忘了白延是道上阎王,他从十四岁那年成名起,想劫下的镖便从未失手过。想杀他的人多不胜数,但他还是安安稳稳活到了现在。像他这样的人,别的本事我不敢说,但逃命躲仇家绝对一流。”

    木韵想了想,觉得有道理。

    “那接下来就是带他去飞凤山庄拿剑了。”

    “光有剑可不行。”k24提醒她,“原本的剧情里,他就是在韦韵这受了刺激才回去潜心悟剑,成为武林中仅次于段鸿的剑客的,走的也是那种断情绝爱的剑道。”

    一流高手和顶尖高手听上去差别不大,但却有很多人穷其一生都无法跨越这里面的差距。

    现在的白延,武功比一流高手肯定要好,但与段鸿还是不能比。

    偏偏由于木韵的介入,他还失去了一个悟剑的好机会。

    木韵写文多年,一听就明白了k24这话的意思。

    她想这还真是够操蛋的。

    木韵:“那怎么办,拿了剑之后再刺激他一次?”

    k24想了想,道:“总之先去飞凤山庄吧,段鸿虽然厉害,但和原主的父亲也不能比,也许你们在飞凤山庄还能碰到什么机缘呢。”

    木韵想想也是,无论如何,这一次总不能再让曲凤剑落到段鸿手上了。

    他们俩说到这,白延也成功地抱着被点了穴的木韵离开了长青门。

    入了夜的幽州城比白日里冷清不少,加上长青门总坛本就建在城郊,所以附近连个鬼影都看不见。

    白延手里抱着她,动作依然快如闪电,七弯八拐之下直接进了山。

    北地的冬日本就严寒,山间尤其。

    木韵先前为了让自己上吊的模样显得凄惨一点,特地穿得轻薄了不少,此刻被夜风吹得整个人都要僵了。

    等白延好不容易停下来为她解开穴道时,她的牙齿已经在打架了。

    “冷……”她相当委屈地喊了一声。

    这一声可以说是再真情实感不过,因为她真的冷,不是在演!

    而白延的反应也和她预料中差不多,愧疚得不行。

    他脱了自己的外袍给她裹上,道:“咱们不能让段鸿的人发现,所以千万不能生火。”

    木韵往他这件皮裘里缩了缩,待手脚的知觉回来得差不多了才继续自己的表演。

    木韵垂着眼道:“就算不生火,他的手下依然可能发现我们,毕竟关东这一带都是长青门的地盘,你真的不该来的。”

    白延嗯了一声,说可是我放心不下你。

    她沉默片刻,方抬起眼道:“值得吗?”

    “我不过是被我师兄用来交换的一个筹码而已。”说到这她停顿了一下,“何况……何况我也不想连累你。”

    “你没有连累我。”他对上她灿如寒星的眼眸,忽然笑了笑,“是我心甘情愿。”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